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荷的坚守

冉令杰 2018-01-12 17:57:54



清晨,荷塘里很静,沿塘边游走,我看见一朵荷花正在盛开,我甚至能听到那花开时的铮铮之声,但我也看得见生命在荷塘里无奈的衰亡。此时,我会为荷的美丽绽放而欢欣鼓舞,也会为荷的生命衰竭而痛楚悲伤。但是,我只是我,一个拎着照相机的人,怎么说也只是一个俗人,只是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辰,我曾经走近它,并与它默默地对望......


面对荷塘,我觉得是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在它需要绽放的季节还没有正式绽放就已经要衰败或者正在面临死亡了。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残酷、无助,又那么现实。想安乐死,它没有条件,也不可能有,它最多的感受就是在冷风凄雨中能够自己战胜懦弱并顽强地生存,乃至痛苦地枯萎,然后再慢慢地归于沉寂。


虽然我相信生命是坚韧的,不管它经历怎样的磨难,荷都没有放弃自己绽放美丽的权利。它是花,它就要开花,就要美丽地绽放。不用问为什么。虽然有可能,它刚刚露出水面,就可避免、无可选择的面临肃杀。


不管是傲立群芳,还是轮回于泥淖,虽历尽沧桑,我自信荷的品质终不曾改变。也许时间会有记忆,会有虫洞,但这里些许的改变只能是荷的周围的环境。一年又一年,荷在水面颠簸,在泥中生长,在冷水中一寸寸伸展生命的顽强,然后,它在一个阳光普照的清晨,铮铮作响地绽放了自己。它张开笑脸,流出清翠的心灵和芬芳的花蕊。它静静地开放着,舒展着自己的腰肢,并随风飘舞,不管是否会有人、还是蜜蜂或者蝴蝶会欣赏它的洒脱与骄横。然后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陨落掉最后的一片花瓣,完成了其生命中必然的涅槃。然后,任花瓣轻盈地刺入水面,而渐渐融进它脚下的污泥,再没有对世间有一丁点的留恋。


......我不想太多阐述我对荷花的情感,但我也不想掩饰,我喜欢荷花,就是喜欢它的坚韧、它的高洁、它的君子之风、它的出污泥而不染!


然而,我就看见它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在婆娑的树下,缺少阳光,然后又缺少水;在扑所迷离的光斑里,它的躯体上飘满了枯叶;有时候,它碧绿的或者已经斑驳的叶片上还得趴上一只癞蛤蟆——很多时候,它也没有选择自己生存环境的权力。它上面要给癞蛤蟆晒太阳,下面还要给鱼儿遮阴顶雨。它还要面对现实,倔强地向水面伸展,以接受更多一点的阳光和雨露,然后迅速地成长自己,去完成自己开花结果的使命。我不清楚一次次挺过苦难的荷有没有过眼泪,我宁愿相信荷如果有眼泪,那也一定是别人附加给它的一个条件。你曾经看得见荷叶上有过晶莹滴透的露珠,可是你可曾看得见它与荷有过多少地纠缠?一阵风过,露珠滑落,而荷叶不卑不亢,犹在水面上跳着自己的舞蹈。你可曾看得见荷有过些许的悲伤?


如果是这样的人,我是该替他感叹还是要为他惋惜呢?但做为荷,我只能为它感到骄傲!


——别过荷塘,我从乡村走进城市。而城市的街道上,早已是车水马龙!






















——————————————

本号介绍:冉令杰,菏泽市人,山东省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会员、山东省青年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作品以纪实、风光、舞台为主。用相机记录着平凡的日子,和有缘人说有缘的话题。乐趣在心,无怨无悔。


等待成一朵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