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两个待业记者,在缅北闷声搞了个大新闻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作者 | 秦小海   来源 | 蓝媒汇


在这个“大新闻”之前,刘海川和孙俊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稿子了,而且没有工作。


昨天,腾讯网新闻中心推出一组图片报道《中国人在缅北:战乱中淘金》,即刻引起圈内人的注意,原本打算在第二天推出的文字版报道《活在缅甸果敢——一场赴死之约》,当晚就上架,又刷屏了。

刘海川在朋友圈说到,“这个选题,始于2015年2月,我尚在澎湃新闻,因为调查一篇幼童贩毒案,前往果敢。离开当地3天后,大规模巷战爆发。我意欲再次前往,但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后来他到另一家媒体,该选题依然被搁浅,此后因故赋闲,于是刘海川联系了腾讯探针的魏传举,双方一拍即合。

一切谈妥之后,4月18日,刘海川和孙俊彬动身前往缅北。

“到达昆明后,采购物品、联系学者等花了5天时间。4月23号过境到了果敢。我们在果敢呆了一周,又去了佤邦和克钦邦。因为缅北境内交通不好,三个地区又属于不同的政治势力,我们在边境上折返了三次,每次回国后再去往其他地区。我们5月25号结束此次旅行,6月中旬回到北京后,写这篇稿件我的写作时间大约是一周”,刘海川介绍。

同行都说他们“闷声搞了个大新闻”,但孙俊彬却觉得没多大成就感,因为“没有改变啥”,“作品来说,顶多75分。”

刘海川则直言,这篇稿件很失败,“很遗憾,其他不同类型的滞留者我们没能突破。构建这一群人需要更多的时间,最好能在当地生活半年的时间。这群人的内逻辑性小,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前往果敢,遭遇相似。那么,描述他们的生活,赋予他们经历以故事化,大概就是这个稿子的行文逻辑吧!”



刘海川:十年间,我呆过六家媒体,目前已消失了3家。


蓝媒汇:自己的稿子被刷屏了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刘海川:感谢兄弟们的抬庄和认可。情绪确实有起伏,虚荣心爆炸是很糟糕的体验,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你做得很不好,这不值得沾沾自喜。

孙俊彬:我还不知道别人的朋友圈是不是也在转,不过我的朋友圈还是蛮给支持的,肯定的也比较多,当然有些是友情“赞助”,哈哈,几个月没出稿子了。

蓝媒汇:似乎传统媒体记者很少做这种报道了?为什么?

孙俊彬:我觉得题材本身还是具备吸引力的,不过现在真有这个财力支持做这种报道的我觉得很少了,没钱了嘛,又不能马上获利,像有些纸媒号,私自剽窃就可以了,有人喊了就删掉嘛。

刘海川:从性价比来看,选题操作耗时耗力。从公共价值来看,当然值得做,它揭示了生活的另一面,那些中国人的日常,它符合新闻传播规律。但这个话题其实是个陷阱。因为你已经预设了第一个事先评估。传统媒体的困境首先是如何活下去,而不是做不做某个类型的稿件。

蓝媒汇:当记者以来,缅北之行是不是你最酷最有成就感的一次?

刘海川:我对酷没有概念。成就感和虚荣心一样,是很糟糕的私欲。要警惕私欲。另外,我们是职业记者,做报道是份内事,既不贬低它,也不迷信它。

孙俊彬:不是,没多大成就感其实,哈哈,作品来说,顶多75分。其实我们没改变啥,只是提醒大家,没事儿别往那跑,去了别进赌场,进了别吃那红丸子,万一吃了,赶紧回家。

蓝媒汇:有读者跟我说,虽然照片的新闻性足够,但是缺少冲击力,孙老师你觉得呢?
   

孙俊彬:这是我很想说的一点,大家对照片的期待其实跟阅读新闻时对当地的想象是一致,黄赌毒,暴力,剧烈冲突,但事实上,真相往往是隐秘而复杂的,照片无法承担所有事实的展现。至少我不喜欢拍那些所谓“冲击力”的镜头,照片不是想象的佐料。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现实问题是,我们接触的那些人都不能拍正面,因为得保护他们,开始甚至连照片都不能拍,一张平淡无奇的照片可能是两天的努力,因为这是一场心理拉锯,得让他们信任你,放下警惕,有时,相机拿出来的时机不对,信任可能就被打碎。因为时间不多,我们还说没办法突破到他们的生活圈里去,这个太难了。也是我觉得遗憾的地方,不是冲击力不足,那些不重要,而是不够深入。有时一天8个小时跟着,回来文字问怎么样,我说,只拍了一张照片。拍照片是个蛮难的事情,特别这种非自由状态的拍摄。尽力了尽力了。



孙俊彬:先后在南方都市报、无界新闻担任摄影记者


蓝媒汇:在缅北的中国记者多吗?好像不知你们两个,你们是组团去的吗?

刘海川:凤凰网主笔柴春芽老师在今年春节前后去了缅北,呆了两个月。我们是好朋友,其他人我就不了解了。

蓝媒汇:你们在缅北住哪里,条件如何,饮食方面呢?

刘海川:老街和佤邦首府邦康住宿条件很好,各种档次的酒店都有,但价格真的很贵,跟昆明差不多吧。饮食种类很齐全,餐馆很多。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为难老孙跟我吃了一个多月的清真餐。

蓝媒汇:你在缅北的时候有遇到过什么险情吗?去之前有想到过吗

孙俊彬:我被军队的抓了两次,一次在果敢的难民营,一次在佤邦,拿着枪指着讯问。佤邦那次比较可怕。我们刚到一个矿区,我拎着相机出去,结果被几个人叫过去,它门口的牌子说个门诊所,我就过去了,完了原来说当地武装政府的,那个头目喝了酒,刚坐下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他就开始盘问,然后开始翻查相机,搜身,拿着枪威吓。扣留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找海川过来,给佤邦的一个官员打电话,然后就放了。

蓝媒汇:此次缅北之行达到预期目标了吗?

刘海川:并没有。现在缅北是雨季,雨季结束后,我们会再去一次。佤邦和克钦邦的预设报道会在今年内出来。

孙俊彬:计划是拍摄缅北华人的生存状况,目前完成,我觉得三分之一吧。

蓝媒汇:关于此次报道,请你们自己问自己一个问题并回答。

刘海川:如果在当地染上毒瘾怎么办?让老孙回国带几强壮的兄弟把我绑回国,强制戒毒。

孙俊彬:为什么有些有钱人要跑那去呢,难道我们社会主义的物质水平还不足以让他们乐起来吗?回答是,不懂。




如果你有招聘求职诉求,欢迎注册大咖推荐信,两种方式可任选其一:
 
1.打开公众账号“记者站”,点击底部“推荐信”,注册求职。

2.点击“阅读原文”直达“推荐信”。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