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我买了一个罐头,里面装的是人

尖椒部落 2018-05-15 21:48:07


摘要:从商品和服务背后,找回活生生的“人”。

合约

有关:清洁事宜

有关清洁工作之责任保险,清洁工人之劳工保险,强积金,假期,医疗等等,自行处理,与本公司无关,责任自负。

这份清洁工合约被印刷在陶瓷罐头上。数十个冰冷的陶瓷罐头整齐地排成一排,令人联想到清洁工人被压缩的生活空间、被廉价贩售的劳动,以及被标签掩盖的个人价值。


梁祖彝《罐头》

以上内容是香港“劳力是……#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的一角。在这个由公益机构举办的展会上,十多位视觉艺术家透过自己的作品,“再现”基层劳动者的生存状况,呼唤公众关注贫穷背后的结构性不平等,并参与推动政策改变。

“劳力”又是“劳力士”,是一众用劳动为生活拼搏的斗士,他们当中包含着多少你和我。我们都活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世界,正是他们辛劳但贫穷的身影,成就延续了“富裕社会”的传说……我们以为用钱买来了方便之际,这方便也夹杂着他人无数的身体、无数的生命、无数的幸福。

——策展人谢至德


劳力是……#穷得只剩份工·视觉艺术展

“穷得只剩份工”,意味着一旦停止劳动,生活将失去保障。为了改变贫穷,我们能做什么?除了在社交平台上打出#穷得只剩份工#的话题之外,我们该如何将这种关注延伸到生活之中?如何开展行动?或者在此之前,不如先询问:我们如何透过商品和服务,“看到”背后默默无闻的劳动者?

劳心劳力

《劳心劳力》使用保安、环卫工、快递员的劳动工具,模拟工人工作场景。参观者可使用经环卫工人改良的扫把、扛起模拟真实重量的快递袋,或者进入保安亭,从保安的视角望向窗外……尝试体会工人平日的工作。

陈嘉兴《劳心劳力》

环卫工的清扫工具;叶片上写着“热”、“汗”、“晒”、“蚊”

陈列这些装置不仅为了让参观者感受到工人工作的辛劳,也展现出其中的工作智慧。

青年创作×劳工基层

在“法宝创作室——青年创作×劳工基层实验计划”中,十九位香港中学生进入社区,接触了七十多位清洁工人,了解工友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状况,随后在导师的协助下,尝试通过设计改造劳动工具,来改善工友的工作环境。

学生设计作品也在展会上展出:

透气手套

三合一太阳帽

香香口罩及毛巾圈

在设计的用具当中,一些很受工友欢迎,一些则难以实现或并不适用。对学生们来说重要的是,通过与工友的交流,他们不仅了解工友的处境和需求,体会到不公正的制度对工人的压迫,同时也在行动中不断反思、成长。

看见不看见

“看得见的劳动阶层,你如果看不见,我就拍给你看。”

——摄影师·赖忆南

摄影师:赖忆南

清洁工、快递员、保安、建筑工……劳动阶层可说支撑起整个城市的运转。然而为什么工人却总是难以出现在大众视野?是真的看不见,还是选择“不看”?

摄影师通过极富对比和冲击效果的黑白照片,使随处可见的工人身影凸显在参观者眼前。

有名有姓

兴姐,倒楼清洁工,每天在垃圾房内弯腰俯拾;吴安仪,女子桌球世界冠军,每日俯身在桌球台上。这样的两位女性,会有什么样的交集?


左为吴安仪,右为兴姐;摄影:谢至德(图片为尖椒部落拍摄后拼接)

基层工人身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独立个体,却被磨平于大众刻板印象。名人和工人,同样是有名有姓的人,没有人应该被忘记,或被社会轻描淡写地略过。“有名有姓”人物主题摄影,不仅让劳动者面对镜头,表述自己的生活和经历,也让名人换个身份,穿上工装,身处基层劳动场所,寻找不同职业中共同的身体经验。

吴安仪穿上袖套,向兴姐学习如何清理一座大楼几百个住户的垃圾,一面和兴姐讨论如何舒缓工作导致的肌腱疲惫。吴安仪说:“你们才是香港之光!”

在一些照片的侧边,隐藏着用荧光剂写下的字句。

不要老提着我晚上要倒垃圾倒垃圾倒垃圾,有天我会不小心倒掉,已物化的你。

本文图片均为尖椒部落拍摄

延伸阅读

【话剧】《世界工厂》:什么是我的工厂,什么是我的世界?

工人的命运铸成史诗,唤醒时代中沉睡的灵魂——《我的诗篇》观后


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二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