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反腐——严肃查处以权谋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中央巡视组近日向有的地方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中提出,“存在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等问题”。“新华视点”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在中央巡视组对多个被巡视对象的反馈意见中,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的表述多次出现。


(绘图:重庆苇子 策划:杰文津)



以权谋房问题不容忽视


自2015年以来,中央巡视组在巡视一些地方和单位过程中,均提及“以权谋房”问题。


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中指出,航天科技集团有领导人员低价购买下属企业开发的“商品房”或建设超标住房;中国邮政有的领导人员在住房和薪酬分配中违规牟利;铁总也存在领导干部多占住房的情况。


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中,一些领导干部涉房腐败的问题比较严重。被称为“双百院长”的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在2004年至2014年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房产100套,总价值超过8000余万元。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之外,还拥有68套房产。


在领导干部“以权谋房”问题中,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很典型。中纪委披露,吕锡文在担任西城区和北京市领导期间,对辖区国有企业金融街集团给予帮助扶持,从金融街开发集团开发的高档小区中以低价为自己购买一套住房后,陆续为家人、亲戚购买五套住房,购房价与市场价相差上千万元。


2月20日,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吕锡文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对扣押在案的受贿所得财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官员腐败谋房显现三大途径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山鹰说,近几年,一些大中城市房价节节攀升,与住房相关的“以权谋房”不正之风也不断出现。从过去福利分房时期的违规占用、分配向利用职权收受房产的权钱、权房交易转变,一些官员收受房产数量令人“瞠目”。


——直接收受房产。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三师中级人民法院去年审判的石河子市原市委书记宋志国受贿案中,宋志国接受下属国有房地产开发企业总经理王某请托,对公司经营发展提供支持,并为王某弟弟调动工作。作为回报,宋志国先后收受王某送的住宅一套,商铺四间。


近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银川市原党委常委夏夕云受贿案审理查明,2010年8月,夏夕云想给父母在银川买一套住房,苏某为感谢夏夕云多年支持,出资在银川市兴庆府大院买了一套房装修后送给夏夕云,夏夕云又以90余万元将房屋转卖给他人。


——违规分配谋房。天津市纪委2016年11月份通报显示,河东区综合执法局副局长孟晓光在担任区房管局办公室主任期间,在无拆迁购房证明情况下,违规购买三套经济适用房,供本人及亲属居住。中纪委通报显示,北京市纪委机关生活服务中心原副主任杨晓成隐瞒已购买过经济适用房的事实,以无房人员名义违规购买了一套经济适用房。


——低价“打折”购房。一些领导干部认为低价买房只是“小节”,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特权背后,也是腐败犯罪。在原北京市交管局局长宋建国受贿案中,宋建国为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某某办理多副“京A”号牌,为此,宋建国为其情妇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94万元购买到翟某某公司开发的房屋两套。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2007年“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已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的,按照受贿论处。


严格落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制度


一些落马干部为何偏爱房产?专家指出,过去不动产登记制度尚未联网,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等制度落实存在漏洞,房产价格逐年飙涨,低价打折购房等“以权谋房”比直接收受钱物更隐蔽,诸多因素造成贪官受贿经常选择房产。


专家建议,针对领导干部“以权谋房”现象,应加快推进不动产登记制度、严格落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抽查制度。适时对领导干部多占住房、“以权谋房”问题进行专项集中整治,限期腾退违规占有和占用的住房,对超期不退和监管不力的严肃追究。


目前,一些单位和地方已经对违规侵占公房开展清理整顿工作。国开行在巡视整改情况通报中介绍,关于利用职权低价向贷款单位购房涉嫌利益交换问题,按照市场化原则,采取补缴补价房款等方式整改。关于有的领导长期占用周转房、有的多地分房、有的未如实申报个人住房等问题,彻底摸清公房底数,列出公房清单;认真做好多占和无故占用相关房屋的清理回收。


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地方通过大数据平台比对,有效发现与查处利用职权违规购置经济适用房、领取廉租房补贴等“以权谋房”问题。


湖北省黄石市纪委对城建部门提供数据比对后,发现大冶市金湖街道办事处五里堤社区党支部书记冯声义,其妻子购买经济适用房,两个女儿享受低收入家庭住房租赁补贴的异常情况。纪检部门核查发现,冯声义利用职务便利,为妻子制作虚假申请材料,骗取经济适用房申购资格,并购得经济适用房一套;伪造两个女儿的住房条件等材料,违规申请城镇低收入家庭住房租赁补贴,共计领取1.9万余元。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表示,对利用亲属他人持有房屋等隐蔽的“以权谋房”现象,仍然需要加大举报、查处力度。


【延伸阅读】


反腐新亮点  “官邸制”根治“以权谋房”乱象


来源:人民网


“探索实行官邸制。”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短短几个字,如同吸铁石般牵动中国社会的神经,这个过去曝光率很低的词儿,瞬间成为社会热点。


探索实行官邸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的亮点之一,这是党中央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健全预防腐败体系中的又一个制度保障。官邸制,通俗地说就是由国家为重要官员在任期内提供住房的一种制度,官员只有居住权没有产权,任职期满后退出官邸,也是我们常说的“铁打的官邸,流水的官员”。这种官员住房制度在国外是很常见,如美国的白宫、英国的唐宁街十号、法国的爱丽舍宫、俄罗斯的克里姆林宫以及韩国的青瓦台,都被世人所熟知。


此次中央提出官邸制,其目的是为了防止官员们“以权谋房”,防止住房腐败的乱象。这是继“饭桌上的腐败”、“车轮上的腐败”后,中央提出要治理的又一个让人们深恶痛绝的腐败乱象。这种防腐的态度又一次大快了民众之心!但是,疑问也就来了,我国官员群体的数量基数非常庞大,需要迁入官邸的远远超过了国外发达国家,到底谁有资格入住官邸,谁没有资格入住官邸?这还需要更为深入的讨论。


既然实行官邸制的为的是防止“以权谋房”,那么,我们就应该把重心放在如何防止“以权谋房”上。近几年,某些公务人员,占有多套公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的丑闻多次被爆出,如原山东省副省长黄胜有房产46套,原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有房产25套,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名有房产67套,原浙江省药监局局长黄萌有房产84套,而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贪污腐败案中,仅涉及的房产竟然高达374套。真是震惊世人,骇人听闻!当普通百姓为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而耗尽心力的时候,坐拥数十套甚至上百套房产的官员无疑成为众矢之的,这对我们党和政府的公正廉洁、社会的和谐稳定的伤害是巨大的。


在把部分官员纳入官邸制的同时,还应该对大多数没有纳入官邸制的官员、公务人员以及国企领导设计相应的监督制度,而实行公务人员的住房公开,是防止大多数官员、公务人员“以权谋房”的有效举措之一。但是,既没有见有关方面彻底大范围调查公务人员房产问题,也没有见彻底清理公务人员多套房产。尽管《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县处级副职以上干部申报的事项中包括房产,但由于核实环节工作不到位,房产申报后并没有发现多少问题。


看了一些大家议论的针对官邸制的建议,大都是在限定官员范围、由国家统一配置,以及建立严格的住房监察制度。其实,官邸制里的中国特色,更多的应寄希望于“严格的住房监察制度”,这恐怕也是官邸制防止“以权谋房”的核心所在。唯有官邸制和公开公务人员、国企领导的房产,才能减少住房腐败的乱象。这样才能使楼市调控政策落到实处。官邸制,开辟了新的反腐格局。



来源:新华社、人民网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