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连霸、最高票数和“中华炮”,聊聊这届 AKB48 总选举背后的粉丝经济

理想生活实验室 2018-03-12 09:30:41

现在来说这届 AKB48 的总选举好像有点晚,因为这是前几天晚上(6 月 18 日)发生的事情了。但到现在,我们还是能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对这场总选举的讨论和对背后事件的追寻,那么这场阵势浩大的活动就仍有价值存在。


这是 AKB48 的第 8 届总选举,却创造了前几届都没有诞生过的奇迹, HKT48 的指原莉乃第三次成为总选举冠军,并且是首位连霸两年冠军的成员,她今年的票数达到了 243011 票,是前辈们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神奇数字。许多看热闹的路人不断发问,“为什么是这个人(指原莉乃)得到冠军?”“为什么前辈们都没有拿到连霸的荣誉?”“她的票数凭什么那么高?”“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愿意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豪赌游戏?”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恐怕还是得从 AKB48 是什么、48 系是什么说起。



48 系从来就不止 48 个人



和那些一开始就签订了事务所、听公司安排自己出道和工作内容、和粉丝们保持适度距离的偶像们不同,AKB48 从一开始甄选就定下了“可以见面的偶像”的口号,表演也是先从小剧场开始的。“AKB”的命名来源就是东京的秋叶原,那里的小剧场被称作是“梦开始的地方”,成员并不限于 48 个人,而是按照不同的特色分成了“Team A”、“Team K”和“Team B”,以及之后的“Team 4”和“Team 8”(早年间各队的特色很明显,近几年倒是还好了)。


既然是“可以见面的偶像”,那除了只能装下几百人的小剧场之外,AKB48 还需要更大的空间去和粉丝之间亲密接触,于是“握手券”顺势而出,成了“48 系”的特色之一。这些握手券都随专辑附送,早期粉丝还不是太多的时候,握手会的福利很多,像是入场的规则、握手的时长包括偶像们给的反馈都是更用心有优势的,靠着这样的亲和力,以及制作人秋元康的作词及营销水平,AKB48 慢慢走红了。



而随着 AKB48 的成功,拓展分部也就成了非常有必要的事情了,名古屋出身的 SKE48、大阪的 NMB48、福冈的 HKT48、新潟的 NGT48 都是和地域相关的分部。而早年间吸收年纪较大成员的 SDN48 早已经解散,但 48 系又把手伸向了海外地区,印尼的 JKT48 包括上海的 SNH48(现在已被官网移除了 banner)都是 48 系的范围。每一个分部都已经远远超过 48 个人的体量,把 48 系加到一起会有好几百个人的超长名单出现。


在 48 系里,每个人的身份都不固定,可能你这次公演还是某个队的成员,到了下次你就会被移到另一个队里去。而总部(AKB48)和各分部之间的人员也会有所关联,总部的成员出错或者单纯是分部需要一个有经验的成员来带团队,那么就会出现总部成员到分部做 leader 的情况;同样,那些在分部里表现亮眼的,往往可以获得兼任 AKB48 的机会,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曝光量,当然也会更加辛苦。


松井玲奈(已毕业)和松井珠理奈是 SKE48 成员,也曾经兼任 AKB48 职务


为什么是指原莉乃?


公平来说,指原莉乃并不算是天生偶像。在不少路人的评价里,她不算特别好看,因此受到了“这样也能得冠军”的质疑;而在知道些经过的老粉丝那里,她的黑历史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整个 48 系“禁止恋爱”甚至“禁止私联(指私下联系粉丝)”的铁规下,她被《周刊文春》曝光和粉丝交往而受到处罚,被移籍刚刚出道半年多的 HKT48,去带领新的团队,而之前那些被曝光恋爱的成员们要么被降级做了研究生,要么就干脆退出了团体。


但在喜欢看综艺的路人们眼里,指原莉乃才能突出,是一块做艺人的好料子。靠着最初的“废宅”设定和在综艺上的活跃表现,她拿到了不少综艺节目常驻的机会,自己手里也有好几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任务。毕竟,日本人对于综艺表现良好的艺人都有难得的好感。


指原莉乃会在节目中拿自己的事做效果


自己本身就是资深偶像团体粉丝的指原莉乃是看着偶像们的表现们长大的,也认真思考过偶像们处于什么环境下应该有什么样的应对、以及怎样做偶像才会成功,并且把这一套都用到了自己的工作里。看看这次总选举入了前 16 名的名单吧,第 1 名、第 6 名、第 9 名都来自 HKT48,虽说这些上位的成员们自己也很努力,但说到底,也是指原莉乃带得不错。


而为什么前辈们都没有拿到“连霸”的荣誉,其实也很简单。曾经的 AKB48 有所谓的“神 7”,是指前田敦子、大岛优子、篠田麻里子、板野友美、渡边麻友、小嶋阳菜和高桥南这 7 名成员,她们是 AKB48 最早一批成员(篠田麻里子算是 1.5 期生),也都为 AKB48 的江山站稳立下了功劳,曾经她们在的时候,前几名的变数基本不会太大,而激烈的竞争往往让所有人的票数都追得很紧。


曾经的“神 7”是电视媒体都会进行报道的存在


前几年的首位长期在不动 ACE 前田敦子和人气极高的大岛优子中间徘徊,这两个人有着不同的性格特点,但也都有着非常固定的受众群体。而如今,“神七”里只剩下渡边麻友一个人孤军奋战,她的大部分人气也来自于 48 系粉丝圈内部,指原莉乃的知名度和受众更多的是来自非粉丝群体的好感,对于投票的人们来说,这只是“指原莉乃刚好要参加一场投票选举”,而不是“AKB 的选举开始了,我要给其中的成员指原莉乃投票”,这种团体粉丝外的好感才是如今高人气的基础。


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参加这长一年一度的投票“豪赌”?


每年的总选举都会促成一次 AKB48 单曲的百万销量。因为总选举会把 48 系的成员们都纳入选举范畴,是对她们人气的一次大检视。投票需要用到专门的选票,这些选票往往随着单曲 CD 和其它服务附送(比如握手会),为了给自己喜欢的成员投票,帮助她们攀上人气的顶峰,粉丝们在总选举时往往会重复购买 CD 来获得选票,价格最低的通常盘算下来也要 50 多元人民币一张,大量购票花掉大量金钱,每年一次就像豪赌。


但花钱是有必要的,这些人气排位可以直接决定下一年内成员们的工作安排。17 位到 32 位的成员可以参与单曲 CD 里非主打歌(C/W 曲)的演唱,第 17 名会是这支曲子的 Center 位,得到最多的镜头和唱句。1 到 16 位则可以拿下主打单曲的演唱,每个人的站位、唱句和镜头也都是按照排名来的,此外,前几名的成员还有可能会获得更多工作机会。对于粉丝来说,这种投票可以直接决定偶像们的出镜率,这种参与感会让他们付出得更加心甘情愿。


“中华炮”的崛起


在这场决选中,并不只有日本粉丝在战斗,隔着荧幕的中国粉丝也在努力投票。“中华炮”的名字正是来源于中国粉丝凑钱帮助某成员登顶,公布的账面让日本宅男们瞠目结舌而诞生的。中国的粉丝可以通过代购买到单曲 CD,用券投票,或者直接登官方网站去投票。而在日本,有些所谓的“握手厨”(主要参加握手会这类活动的人)往往会只要握手券而对投票没那么多感兴趣,所以有些粉丝也会选择从这些人手里买到更低价的票,攒着去为自己喜欢的成员投得更多。



相对应的,“中华炮”占得越多,其实也说明成员在日本本土的人气得不到稳固。AKB 出道十年,新老交替明显,运营们出于自己的考量也会有不同的主推对象,曾经的人气成员也要慢慢面对被后辈追赶和自身人气下滑的现实。积极拓展圈外的影响力是最好的路子,除了指原莉乃的综艺之路,近来越来越多 48 系成员也开始在常规日剧中露脸,渡边麻友参演了富士电视台的特别剧《大奥》,而今年获得第 3 位的松井珠理奈则在 TBS 的剧作《我不是不能结婚,而是不想结婚》里扮演了女主中谷美纪的高中时期。


不过“中华炮”也让 48 系认识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其实从 SNH48 筹备时就认识到了吧),今年的直播也创下了历年来之最——国内同时有多个平台对 AKB48 第 8 回总选举进行直播,其中除了往年一直都在的 ACFUN 和斗鱼(这俩原本是一家)之外,优酷土豆、战旗 TV、酷狗繁星直播、来疯直播、悟空 TV、花椒直播、天猫魔盒、百视通 IPTV 都加入进来,把这场直播网络铺得相当到位。


和韩国相异的粉丝文化


说到这里,还是得对标题里的“粉丝经济”做一个点题。所谓“粉丝经济”,就是指通过提升用户粘性,并以口碑营销的形式获取经济利益与社会效益的经济运作模式。具有经济属性与文化属性并重的特点。


日本的偶像文化和其它地区的还是有些不太一样。


韩国讲究的练习生制度,一群素人通过选拔成为练习生,而练习生们经过努力和公司的首肯之后正式出道,观众们能看见的基本是经过了漫长的培训过程已经培养好了的成熟结果,也就是一盘炒好还摆好盘的菜直接端到你面前。对于韩系粉丝的受众来说,这种包装好了的样子正是她们愿意接受的,而练习生时的苦和累其实更多的是一种“固粉”的资本,让粉丝觉得“他们花了这么多功夫才能出来,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守护”。


而“守护”和“应援”也正是韩系偶像文化里的另一对关键字眼,粉丝们用有组织的行动去表达她们对偶像的爱。每一首歌有固定的应援方式、每个出道组合也都有自己专属的应援色(之前还发生过两个组合撞应援色而撕起来的情况),粉丝们喜欢接、送机,但相对应的,韩饭圈子里的“私生”情况也很可怕。


对比起来,日本的偶像更讲究“养成”,直接把成为偶像的过程放到你的面前来给你看。当观众们看着那些十几岁甚至更小的孩子们慢慢成长为光芒万丈的明星,中间的过程是非常吸引人的,粉丝们会有一种“陪伴感”,这种“我看着你长大”的“亲属感”会让他们投入更多。


而日本培养偶像的事务所们也倾向于用直接的方式来获取利益——规范粉丝会员制度,按月上缴会员费,收取相应的偶像情报。除此之外,粉丝们也要通过购买正版专辑、周边、杂志等物品来支持自己的偶像,对于日饭们来说,直接支持正版能让偶像们抽取版税,之前也有不少玩笑话,说“一想到他现在用的香水里可能有一滴是我贡献的也就开心了”。


偶像文化的本质就是“贩卖梦想”,从业者们通常把粉丝的需求分成 4 个层次,“梦想感”是粉丝经济运作的最高目标。一般来说粉丝追星都有一种参与感,这是最基础的;而当下流行的转评其实就是在加深粉丝在追星路上的“互动感”,再之后的是“主角感”。如果偶像们能让粉丝们产生“梦想感”,那么他们之间的黏性就会得到最大化的增强。


放到 AKB48 的现实里,或许就可以用指原莉乃在去年夺冠时的发言来做范例,“我是丑女,贫乳……被人欺负而宅在家给父母添了很多麻烦,我又拿了第一……我是掉队者,并不是被选中的人。全国掉队的各位,请让我的第一给你们带去自信吧。”一个“废宅”也能成为顶点上的偶像,粉丝还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她呢?



有必要提一下的 SNH48


刚刚被 48 系官网移除了 banner 的 SNH48 暂时还说不清楚未来的走向会如何,被官网移除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们“违规”了,在日本运营方还没正式承认和授权的时候就在北京和广州成立了 BEJ48 和 GNZ48。



今年 SNH48 也将要举行第 3 届人气总选举,由于去年的冠军赵嘉敏不参选,今年的战火主要集中在去年的第二、三明鞠婧祎和李艺彤身上,前几天第一轮投票速报出来,两人分别拿下了 2 万多票的好成绩,而这些票也同样需要花钱来完成。


SNH48 的投票通过口袋 48 APP(需要投票券)或者网页版投票专题(同样需要投票券)来完成,投票券随《梦想岛》EP 附送,电子票则定价为 50 元 1 票。为了激励粉丝,SNH 48 还在速报成绩中公布了成员的最大票数来源,其中不乏贴吧出战,也有不少单人的 ID,对于这些单枪匹马战斗的“土豪粉丝”,饭圈里通常叫他们“石油王”。


在规定中,这些成员绝对不可以和粉丝们保持联系,连微博回复和转发都非常少见,一旦被发现私联就会受到处罚,第 1 届总决选冠军吴哲晗就因为被发现私联粉丝,于是被降级成四期研究生。


但其实如果你有在微博上关注过她们,你就会发现不少成员给普通的粉丝送过生日祝福。这些粉丝并不是成员们心血来潮“翻牌子”,要想获得它还是有条件,而这个门槛就是必须成为“金丝瓜”。在 SNH48 粉丝俱乐部 VIP 会员级别中,“金丝瓜”是 VIP 金卡会员,必须累计“丝瓜币”满 20000 及以上才可以。而获取“丝瓜币”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在专属的平台上进行消费来获取积分。



上面讲到的,大多都是在分析粉丝的想法,而真正的路人恐怕并不愿意为这些选举真正地买单。尽管 48 系的粉丝们再三强调,“我们的总决选不是审美比赛”,但依旧有不少路人觉得“美颜才是正义”。尽管相处起来并无难度,但粉丝和路人之间的消费观念还是有着天然的隔阂。


虽然有诸多不理解,但粉丝们要的很简单,推成员上位、帮助他们赢取更多的资源,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有人通过这些综艺、电视剧、广告爱上她们,加入粉丝的行列呢?


要知道,粉丝永远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