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这部电影将沉默拍出了太多意味,男人女人和马都美的帅气!《都灵之马》

麦田电影院 2018-07-03 10:09:45

凡麦田推荐电影,文末必附资源!

可直接拉到最后查看哟~

    “1889年1月3日,都灵。弗里德里克·尼采在维亚·卡罗·艾尔波特酒店的六号门前驻足。他的目光被酒店外的一个马车吸引。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小马车。马车的车夫遭遇到了一匹倔强的马。不管车夫怎么喊叫,马匹根本没有要移动的意思。最终,车夫失去了耐心,拿起了鞭子,朝马匹打去。尼采见到此番情景,挤进人群,冲到马匹跟前,阻止住马夫,抱住马的脖子,痛哭起来。酒店的主人赶来,拉走了尼采。回到酒店的尼采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一动不动地躺了两天。随后,他小声地说了几句话。接下来,就是尼采精神错乱、神经颠颠的十年,由他的妹妹和母亲照顾的日子。谁也不知道,在都灵,在那匹马的身上,在尼采的心理,发生了什么。”

   该片导演正是大名鼎鼎的贝拉·塔尔。贝拉是匈牙利影史上继米洛斯·杨索之后又一个风格前卫、风格独特的艺术片导演。他2007年的《来自伦敦的男人》曾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引起广泛争议——这部长镜头沉闷到失控的催眠片,竟耗费了他四年时光,他的好友兼制片人因影片超支而自杀身亡,这也使得《来自伦敦的男人》成为2007年欧洲影坛的一大话题。《都灵之马》是贝拉的最新作品,耗费了三年的拍摄时间,其浓烈的实验性风格,将给柏林评委和观众带来挑战。

   虽然这个奖项肯定了《都灵之马》的艺术价值,但贝拉·塔尔明显有些高兴不起来,在颁奖典礼上他拿了奖后一言不发便走下台,在其后的发布会上他干脆空手而来,还开玩笑说他把刚到手的奖杯给别人了。不过,谈到颁奖,他表示自己一直反对电影为奖项的竞争,“艺术作品之间就不应该互相竞争,有些东西之间也不具可比性。得奖固然令人感到兴奋,我相信发行商也会很高兴他们要发行的影片得了个什么奖,但不能通过这个来衡量一个电影的成就,人才是最重要的”。据悉,《都灵之马》是贝拉·塔尔的收山之作,之后他将暂时放弃电影,投入到绘画当中。

   影片基调不难把握,沉默的长镜头,深入骨髓的配乐,压抑,死气沉沉。如此着力,用意何在?我们只能从尼采切入,如文章开头所说,影片就是尼采文本的一个影像化表现,那么具体说来,首先就是尼采的《悲剧的诞生》。其主题乃是在于揭示希腊悲剧由埃斯库罗斯到欧里庇得斯的演变,使希腊悲剧丢失了“酒神”精神,而欧里庇得斯在古代悲剧艺术中的地位,恰恰和苏格拉底在古代哲学中的地位相当。在尼采看来,在哲学中经过苏格拉底,就像悲剧经过欧里庇得斯一样,“酒神”精神丢失殆尽,而“日神”精神成了“无源之水”。尼采以“梦幻”和“迷狂”分别指日神和酒神两种不同的精神。希腊悲剧所体现的意志活动本是要使这两种精神合一,使人发现只有在梦幻世界里万物才有一个美的外观,而在狂醉世界里人的情感欲望得到释放。

  在影片中,两位主人公千篇一律的生活让人窒息,起床,穿衣,打水,吃土豆,吃土豆。生活几近形式化,没有希望,也没有欢笑。我们看不到属于生命的迹象。看不到欲望,看不到情感。


  影片开头在结束了有关尼采疯掉了的黑暗旁白后,一匹马拉着男主人公和观众,在经历了漫长、沉闷、曲折的行程后到达了被风暴裹着的宽大且牢固的石房子里,从此观众的视线再没能“逃脱”房子及房子的周围,导演令观众和主角一起,在石屋子里坠入黑暗。片尾的旁白降到,风暴消失了,而这里却意味着死亡。旁白似乎在暗示,圈囿这人们的不是风暴,然不是风暴,那是什么呢?

  生活的必需品——水、火、光、土豆、酒,生活的工具——马。

麦田电影院

       maitian_movie

今日送电影

【都灵之马

微信后台,

回复电影片名,给你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