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今天,我们来谈谈雾霾

美景美境 2018-01-12 02:06:56




> 这个冬天,雾霾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街头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这些难道只能怨城市,只能怨气候?


当许多城市宣布了史上第一次雾霾“停课通知”,学校的大门在灰黄色的空气中紧闭,孩子的反应是欢欣雀跃的,雾霾引发的停课,很多人也支持。但短暂支持,短暂欢呼之后呢,我们只能等风来吗?

 


自雾霾2013年成为年度关键词以来,这个不速之客每年冬天都会不请自来,与郑州这座城市的人们作伴。当无数车辆蠕动在郑州的条条道路之上,你可曾想过为何会有这穹顶下的仙境?“你我之间虽近在眼前,却视为不见”,这句话恰恰能形容眼下人们面对“仙境”的万般无奈。



> 我国的国标空气质量标准大大低于国外,美国的良好空气质量标准PM2.5的浓度不高于每立方米12微克,中国“良好”的标准是不高于每立方米34微克。根据2008年4月至2014年3月收集到的2,028天数据,只有25天的空气质量在美国标准下可被视为“良好”,“良好”天数几乎没有!报道称,前年2015年的PM2.5浓度平均值为每立方米80.6微克,是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最大年均值10微克的八倍多!


中国为什么会有雾霾?很多人一直想找到答案。许多城市都开始被雾霾“伏击”,而且越来越嚣张。


要找到雾霾的主因,就要从我国的能源结构入手。人们通常感觉是汽车尾气、污水排放、甚至乱扔垃圾之类,事实上,汽车和餐饮的排放跟燃煤比起来,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显然不足以造成如此严重的雾霾。



要找到雾霾主要来源,其实也不难,就是看我们主要的能源来源于哪里,就很容易找到雾霾的真正原因。中国的火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80%左右,火电站是我国主要能源提供者,而火电几乎全部都是以煤为燃料。


钢铁、水泥、石油这些重污染行业,无一例外地都需要燃煤,即便是我们汽车燃油的生产,也是需要煤提供能源或原料。所有这些行业,也都需要消耗电力,而电力80%左右来源于煤。排放导致雾霾,煤是主要排放污染来源,而汽车尾气只占很少部分。




只要污染物排放量足够大,那么,一旦遇到不利于污染扩散的气象条件,就会产生雾霾天气。 


2015年中国水泥消耗量占到全球水泥消耗总量的55%左右,2015年中国钢铁产量占到全球的60%左右,中国的钢铁产量比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印度等全球其他所有经济体的总和还要多。


作为一个能源消耗大,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多煤、少气、缺油”的国家,短期内停止用煤,甚至仅仅是减少到一半,都是不可想象的。



> 自从2004年,美国NASA在天朝上空监测到了一片“褐色的云”,并在向其他国家扩散时,雾霾这家伙已经在天朝走过了一甲子,过了一个本命年。


“空气污浊、烟雾弥漫,白天也难得一见日光和晴朗的天空。直到太阳冲破重重云雾,显露出它黄铜色的圆脸来,人类生命缓慢前行,他们从出生到死亡都呼吸着那些有害于精神与肉体的,充满着雾、油以及黑烟的空气。”




这本是一段对19世纪欧洲和北美环境状况的描写,谁能料到,进入21世纪的我们也“遇见”了这场环境之殇。


美国和中国数据相符的是“非常不健康”和“有毒害”的天数。在调查过的2,000多天中,约311天属于“非常不健康”,约94天属于“有毒害”。PM2.5是能渗透到人体肺部的有害细微颗粒物,这个数字同比下降了6.2%,但市民所呼吸空气的PM2.5浓度仍然是中国自身标准的1.3倍。


美国洛杉矶等城市就经历了“烟雾之都60多年空气污染治理史”,在纽约和芝加哥等城市,居民都以能够“拼车”(car pool)或骑自行车上班为时尚。在法国,不必要地频繁使用私人汽车已经成为一种使人反感的行为。




郑州在这个冬天出尽了风头:雾霾多次爆表,赶超北京“霾都”。当大家抱怨雾霾带来的不便,或用段子自我调侃,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泄着自己对雾霾的不满时,我们却用身体感知到“老天变脸了”。


| 20天,一个五口之家对“雾霾”的控诉


> 老郑作为郑州的一位中产阶级代表,生活上的富裕并没有给他增添生活上的幸福度。老郑说,一个总是用空气净化器麻痹自己的人,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最让老郑揪心的是,在雾霾来袭的第二个星期,他的三个孩子都因呼吸道炎症病倒了, 其中最小的女儿竟得了肺炎。三个孩子一个接一个住进了医院,挂了近半个月的吊针,小手上扎满了针眼。这么小的孩子,对世界最深刻的认知竟然是消毒水味。


老郑的生活全乱套了。工作上疲于应付、家里又忙个不停、拖着累到不行的身子,他甚至觉得,雾霾是他生活的“刽子手”,把平静的日子剁的乱七八糟、苦不堪言。


| 雾霾之下,我们谁都逃不了


> 窗外,是雾蒙蒙的一片,30米远的那栋高楼若隐若现。触摸着干涩的嗓子,你是否有种窒息,想要逃离的冲动?


雾霾围城,不是第一次。在2015年稍早一些的时候,一场持续十多天的雾霾天气,就曾笼罩十余个省份。严重的雾霾天气,不仅仅导致呼吸道患者增多,也让航班、高速、城市道路交通遭受不同程度影响。


有人真的开始逃离。城市中产阶级用一半资本换取国外或南方的一间房,想借此找到一块干净居所,不再做“行走的绿萝”……然而更多的人留恋这块土地,它寄托着我们从出生开始对这座城的感情、记忆与愿景,别的地方哪会有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也没有纯正家乡味的胡辣汤、烩面。



我们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割舍自己拼搏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成就、社会关系,去一个陌生地方从头开始。走和留,对于任何人都不是很任性的随意决定。外乡再好,故土难离。


最悲哀的是,如果和英国伦敦的模式一样,你跑到哪,还是会或多或少受到雾霾影响。暂时躲避了雾霾的天气影响,却躲不过雾霾的危害效应。人要是都逃离到一个地方,那么逃离到的地方会不会又出现新的危害?




其实我们都明白,谁都逃不了。与其无谓或短暂挣扎,真不如好好想想能为自己、为这座城市做些什么。

 


> 在2016年12月的这波雾霾红色预警中,我们被雾霾覆盖的状态是这样的:戴着违背呼吸原理的口罩,行进在郑州的雾霾中,我忽然觉得人固有一死,或毒死于雾霾,或憋死于口罩。如果这会儿想起岳母刺字的故事,让我妈在我身上刺四个字,我想她一定会写“凑合活着”。



无论你愿不愿意,可以遇见的未来几十年,雾霾大概都要继续与我们同在。又或者,我们不在了,它还在。 


面对雾霾,2014年春节后,母亲兰燕飞举家迁往丽江。有人说她冲动,有人觉得她矫情,也有人问:好不容易在郑州安家落户,孩子也进了一家不错的公立幼儿园,还折腾什么呢? 但是她始终认为“健康是第一位的。没有健康,其他一切都是虚的。”




新年伊始,面对郑州这仙境,一位摄影师说:云里雾里仙里,我觉得我需要更换滤镜了。某互联网公司的资深程序师说:编完代码,站起来我一拉窗帘还以为我瞎了呢!地产公司的策划总监说:雾霾与房价比翼齐飞,让我是又爱又恨。


在2017年开年的第一局,我们就败给了雾霾。



> 然而作为大郑州的渺渺一粟,我们并不是很关心雾霾产生的原因,我们也没有办法在众多说法中选出最靠谱的那一个。我们最关心的是,如何防护雾霾,以及它究竟什么时候会消散。


关于如何治理雾霾,伦敦、洛杉矶、神奈川都成功过, 我们的政府也一直为之努力。树木对雾霾具有极强的吸附作用,除了一些基本的防治措施外,郑州市绿化率正在逐年攀升,预计2020年,建成区绿化覆盖率45%以上,人均公共绿地面积13平方米以上,届时郑州将建成独具一格的生态城市景观。 




知名导演陆川曾在微博转过他导师写的一段话:“我今天去协和医院部长住院处听那的大夫说:我们中国人普遍对雾霾缺乏认知,都不注意防护,如不戴防雾霾口罩,不戴帽子,围巾,手套等等,吸入身体和肺里的雾霾永远排不出去,而且侵蚀身体和肺,一般10或20多年才发病。


“大夫说:尤其他看到街上有大人带着孩子出来时,他特心疼孩子,因孩子器官短,呼入肺里的雾霾比大人多,永远在里边侵蚀着肺。如果必须带孩子出来,一定戴200多元的能换过滤片的口罩,戴上羽绒帽子,回家后一定好好洗鼻子,洗脸手,羽绒服拿外边拍打。大人也一样。大家一定要重视了。


所以,改变首先要从个人开始。 我们要加强防护,家里放置空气过滤器,出门带防雾霾口罩(一次性口罩对于“雾霾”见效甚微),能不开车最好别开车。改变自己,也许就是改变这个世界的开始。


适当改善居住环境也很重要。安装新风系统,进行室内室外的通风换气,会呼吸的“家”,能帮助主人洁净空气,减少呼吸道疾病发病率。相关企业也应该适当减少排污量,我们改变自己,再试着引导或改变别人。“拒绝雾霾”是一件耗时久、成效慢的工程,需要很多人、每个人参与,一人一步地走下去。



在饮食上,多吃含蛋白质、维生素A、维生素C的食品,增强体质、提高抵抗力。多吃萝卜、黑木耳、雪梨、蘑菇、莲藕、山药、银耳,多喝薄荷茶、紫罗兰茶、金银花茶、南瓜蜂蜜水等清肺润喉,预防一些呼吸道疾病。




空气是不分贵贱的, 郑州持续增长的房价挡得住穷人居住,却挡不住恶劣的空气。在雾霾的过去十多年中,我们几乎犯了人类所有能犯的错误,无知的狂妄,阴谋论下的自我蒙蔽,掩饰与责任推诿,乐观的吹牛逼,懵逼后的盲目参与、自暴自弃……


当一幅幅延时摄影,一幅幅“目击”的雾霾“犯罪”展示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蒙了。



面对雾霾,我们并不是无所作为,从科学角度说,去霾并不是件非常难的事,但从社会角度看,去霾却又无比艰难。前者靠理性的智慧,后者却要靠合理的筹划。我们再也不能束手无策的等待北风救驾了,即使暂时吹走了污染,也吹不来一个“美丽郑州”。




每个人都必须呼吸,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无论结局如何,这场致命的污染灾难与我们的缠斗,都将在经历过这个时代的所有人心中留下印记。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能做的只有通过自身和一切能想到的技术手段,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我们希望,在2017新的一年,能够拨开迷雾,在蓝天白云下尽情沐浴,在星光璀璨的夜晚,闭上眼睛,感受风轻轻拂过脸颊,触摸四周的静谧与惬意,在绿色健康的生活中恣意深呼吸!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