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蒋介石在西安事变中的绝密手谕首度曝光

国史馆 2017-12-06 20:39:47


1936年12月12日,时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和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军总指挥、西北军领袖杨虎城在西安华清池发动“兵谏”,扣留了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和西北剿匪总司令的蒋介石,时称“西安兵谏”,又称“西安事变”或“双十二事变”。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重要节点。图为张学良与蒋介石。(来源:网易新媒体)

西安事变在中共和周恩来的主导下,最终以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而和平解决,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十年内战的局面由此结束。图为1936年10月下旬,蒋介石(披斗篷者)在西安。蒋右为杨虎城、杨后为张学良。(来源:网易新媒体)

在西安事变两个多月后的1937年2月10日,蒋介石手谕“电话:程参谋总长:明日下午四时,在沪寓见。电话:陈主任布雷,回忆录中所改正之“民主政治”四字,应改为“三民主义”。电问杨虎城病。”本通手令文中的“程参谋总长”,指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程潜;“陈主任布雷”即侍从室第二处主任陈布雷。蒋介石在本手令中“电问杨虎城病”,字面上看似关心杨的病情,实际上是在关注杨在西安一举一动。蒋介石时刻警惕着,想要尽快善后西安事变。(来源:网易新媒体)

杨虎城是民国陕军的著名高级将领,参与了反清抗暴、讨袁护法、出师北伐、回陕主政等重大事件。自护国起义以来,百战沙场,历经二虎守长安,雪夜奇袭唐生智,在潼关截断西北军后路等一系列重大战役,终至第17路军总指挥、陆军二级上将,陕西省主席,势力遍布于陕甘两省绝大部分地区。后因与中央的矛盾,暗中联络红军,联合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民众抬着蒋介石的画像游行庆祝。(来源:网易新媒体)

西安事变后不到一个月,顾祝同就于1937年1月初被任命为委员长西安行营主任,2月率兵进驻西安。1937年2月中旬,正在上海修养的蒋介石向顾祝同下达手谕“电话西安,问顾主任:近日杨虎城情形如何,及其何日来沪?即覆。中正。”旨在严密监视杨虎城的一举一动。(来源:网易新媒体)

顾祝同(1893-1987),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江苏省涟水县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6期步科毕业。曾任黄埔军校教官、教导团营长,国民革命军第1军师长,素有“驭将之才”声誉。先后参与东征、北伐、军阀混战、“围剿”红军等役。抗战期间,任第3战区司令长官,兼江苏省主席,奉蒋介石密令,制造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在黄埔嫡系将领中,顾祝同初为“八大金刚”之一,后又名列“五虎上将”,国民党军政高层“军中圣人”。(来源:网易新媒体)

就在顾祝同领兵进驻西安的同时,1937年二月,蒋介石仍关注着西安事变的善后事宜。他向钱大钧下达手谕“钱主任:一、面访刘多荃病,并详问其军队内部实情,及其中之反动分子与部队,与其有把握之部队,详告。二、令康泽来见。中正。”当时手令里提到的刘多荃、许汝为都在上海接受南京政府对东北军的整编。(来源:网易新媒体)

本通手令的主要内容是关注西安事变的善后事宜,蒋介石在书写完此手令后,在尾部又交办一件事,就是“代访”许汝为,并嘱咐“不必查问”,说明代访之人仅是出于礼节性的问候。文中提到的“康泽”,即深受蒋介石宠信的国民党著名特工康泽。他毕业于黄埔军校第3期,中华复兴社、三民主义青年团创始人之一。图为被俘虏时的康泽。(来源:网易新媒体)

手令中的“汝为”,是民国早期元老许崇智的字,时隐居在上海。许崇智是中国国民党前期右派的代表人物、早期主要军事领导人之一。1915年,许崇智、蒋介石再加上张静江,3人结为拜把兄弟,他们此后的感情,总体上说还算一直都比较好。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的急于善后之际,想到了派人代访许崇智。图为许崇智将军。(来源:网易新媒体)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当然要逐步处理曾参与“兵谏”的部队。于是加紧将杨虎城部的第十七师调离西安地区,换防别处。于是在1937年3月份下达手谕“电话问西安:问十七师有否开动,催立即先开为要。中正。”(来源:网易新媒体)

手令中提到的第17路军在西安事变前共有两个军,即第38军和第7军,军长分别是孙蔚如、冯钦哉,辖两个整编师第17师和第42师(师长分别由孙蔚如和冯钦哉兼),3个警备旅,再加上直属部队,总计28个团,6万余人。1937年4月,杨虎城将军被迫辞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及第17路军总指挥职务。1937年6月,蒋介石令其“出洋考察”。从此,第17路军走上了一条被蒋介石逐步削弱、肢解、消灭的道路。图为武士敏、杨虎城、冯钦哉、孙蔚如的1933年春合影。(来源:网易新媒体)

就在蒋介石抓紧调离杨虎城部队离开西安的同时,他又开始对非“黄埔”嫡系的东北军开始秘查,以防东北军再生出像西安事变那样的乱子。他在给顾祝同的手谕中写到“顾主任:四十一与四十八两师各部之驻地,请查报,但不必直问徐克成,免其疑虑。中正。”(来源:网易新媒体)

本手令文中的“徐克成”,即徐源泉,“克成”是其字。徐源泉(1886-1960)是湖北黄冈仓埠镇(今属武汉新州)人。宣统二年毕业于南京陆军讲武堂。1911年秋,闻武昌首义,率学生300余人参加阳夏保卫战,任战时司令部学生队队长。后任上海光复军参谋、骑兵团团长。从手令中可见蒋介石对非“黄埔”嫡系的徐克成并不信任。此手令中提及的第41师与第48师,皆为徐源泉所部。徐源泉时任第26集团军总司令,集团军辖第10、第87军,徐亲自兼任第10军军长,辖第41、第48师。(来源:网易新媒体)

蒋介石将东北军逐渐分解和调离,原来整编后的东北军有6个军,西安事变后,离开东北军的第106师(师长沈克)、骑兵第10师(师长檀自新)、炮兵第6旅(旅长黄永安)、炮兵第8旅(旅长乔方)均依附蒋介石中央军,另立门户。原由东北义勇军编成的冯占海第63军番号被撤销,仅保留第91师。图为蒋介石、张学良与东北军将士。(来源:网易新媒体)

在西安事变结束后的几个月中,蒋介石逐步将参与“兵谏”的部队要么调离别处,要么收为己用,使他们不再具有威胁性。与此同时,他依然密切监视着杨虎城在西安的一举一动。1937年5月8日,蒋介石下达手令“钱主任:电话问顾主任,杨虎城今日有否离陕来沪?如其不来,应特别研究其原因详复,并切实注意其以后行动。中正。”手令中的“钱主任”,指钱大钧,西安事变后他在此时养伤基本痊愈,仍在侍从室随从蒋介石。“顾主任”,指顾祝同,1937年1月受命为委员长西安行营主任。(来源:网易新媒体)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杨虎城的军政职务全部被免。虽然没有像对张学良那样判刑,但要求杨虎城尽快离开西安,以“出国考察”的方式让他淡出中国军政界。蒋介石在请假休养期间,也一直密切关注杨虎城的行踪。图为1937年6月28日,杨虎城出国前在上海国际饭店饯行会上合影。(来源:网易新媒体)

蒋介石对杨虎城的处置,表面上看好似以宽宥待之,实质上是希望杨虎城从速离开西安,以便能尽快从速完成西北的善后工作。后来,杨虎城被蒋介石囚禁12年之久。1949年9月6日,在重庆戴公祠被国民党特务所杀害,终年56岁。图为西安事变后,杨虎城携家眷赴欧,这张照片拍摄于他和夫人谢葆真、次子杨拯中在归国的轮船上。(来源:网易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