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提名者性别比例失调 奥斯卡“沙文主义”再引争议

综艺 2018-03-12 05:34:39

导读

今年,没有一位女性获得最佳导演或最佳摄影奖提名,在所有非表演类奖项中,女性比例仅占20%。第89届奥斯卡再陷争议,舆论的矛头指向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沙文主义”


今年,没有一位女性获得最佳导演或最佳摄影奖提名,在所有非表演类奖项中,女性比例仅占20%。第89届奥斯卡再陷争议,舆论的矛头指向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沙文主义”。

本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中,一些重要的电影奖项鲜有女性上榜。最佳导演奖提名人清一色男性;最佳摄影自列入奥斯卡奖项类别以来,多年来一直被男性摄影师所把持。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今年《隐藏人物》的编剧艾莉森·施罗德(Allison Schroeder)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隐藏人物》根据历史真人真事改编,以三位黑人女性为主角,讲述了供职于美国宇航局的非洲裔女科学家的奋斗历程。该片真实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严重的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用励志的故事和细腻的电影语言向偏见提出了抗议。

讽刺的是,《隐藏人物》中主人公们面对的问题在当今社会依然存在,作为电影艺术领域最高奖项的奥斯卡也存在性别偏见的问题。

据一家妇女媒介中心的数据,今年奥斯卡非表演类152名提名者中,仅有37位女性,占比20%。女性电影从业人员表现最好的领域为纪录短片奖项,提名者比例达到一半。继前两年“奥斯卡太白”的指责后,或许会引发新一轮“奥斯卡太大男子主义”的讨论。

公允地说,奥斯卡这几年在保障女性权利方面也有进步,今年共有9名女性出现在提名最佳影片的制作人名单中,分别是最佳提名影片《月光男孩》的阿黛尔·罗曼斯基和迪·加纳,《隐藏人物》的唐娜·吉廖蒂和简诺·托平,《海边的曼彻斯特》的金伯莉·斯图尔德和劳伦·贝克,《赴汤蹈火》的卡拉·海肯和朱莉·约恩,以及《雄狮》的安吉·菲尔德。

这9位女制片人是本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中的“明星”。她们是提名最佳影片幕后30位制片人阵容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创造了历史。不过,不能忽视的是,过去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数为5部,现已增加为9部(最多10部)。一定程度上,基数的扩大也对女性提名人选数目的增多产生了影响。

如果说过去两年间奥斯卡对有色人种的忽视成为众矢之的,那么今年奥斯卡对女性电影工作者同样没有表现出应有的重视。在最佳导演奖项中,最有实力的竞争者《卡推女王》(Queen of Katwe)的女导演米拉·奈尔遗憾落选。 2008年,凯瑟琳·毕格罗凭借剧情片《拆弹部队》获得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及最佳导演奖,成为有史以来首位奥斯卡最佳女导演。至此之后,奥斯卡最佳导演中再不见女性身影,该奖项成为绝对的男权领域。

实际上,今年奥斯卡评选在性别上的失衡从去年秋季颁奖季开始时就已显露端倪。女性导演参与的影片市场表现并不突出,没有特别出彩的作品脱颖而出,也难怪各大奖项在评选时难以兼顾男女比例。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专门研究电影和电视界女性表现的一个机构做过一项调查,根据2016年电影票房统计数据显示,票房排名前250名的电影导演中,女性仅占比7%,相比2015年下降2%。此外,这些票房排名前250的影片制作人员中,女性编剧占比13%,女性执行制片人为17%,女性制片人为24%,女性编辑为17%,女性摄影师只有5%。

这些2016年曾经参与电影制作的女性幕后工作者,只有17%的人提名了奥斯卡非表演类奖项。这一数据相较于2015年降低了2%。

由此看来,奥斯卡对女性电影工作者的“偏见”并非毫无根据。虽然奥斯卡评奖展现的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对电影业成就的年度梳理和表彰,从那些提名的名单则能窥见过去一年电影业发展的趋势。对于成熟的电影工业而言,从影视公司决策层、制片人、执行制片人、制作团队,再到每一个镜头的拍摄,时至进入院线,每个环节对于电影成品都至关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奥斯卡的“沙文主义”实则需要追溯到电影制作的每一个环节。只有自上而下系统性变革才会产生效用,否则,一切不会改变。


推荐阅读


纪录片《航拍中国》:“俯瞰”的技术与艺术


《爱乐之城》能否拿满12座小金人打破纪录?


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更多资讯请登录

“综艺”订阅号投稿及业务联络:182-1013-1956,135-2158-7321

“综艺”订阅号已入驻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新浪微博、网易、搜狐、百家号、UC订阅号、UC头条号、360众媒、界面媒体平台。


现在请长按二维码图片,关注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