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我 爱 前 女 友

黄小白 2018-06-12 19:09:10




我拼命说服自己把你当做过去式

又希望你快快出现在我的未来式




/






六条和燕子分手,诸君默然。

我问六条,咱还要办个分手宴,昭告众兄弟一次吗?

六条说,不用了吧,再吃这都第五回了。

 

六条和燕子这是第五次正式分手,我们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第六次和第七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每一次分手都是极其冷静和坦然处之的,总觉得他们分了之后就不会再在一起了。有一次他们分手,我跟郭潇打赌说,他们这次真的分了,不信咱赌一顿满汉全席。

结果,我搭进去一个月工资。

燕子搬出来,我跟郭潇开车过去帮忙。房间里乱糟糟的,我看见那辆复古的二八大杠问燕子说,这个要给你拿走吗?

燕子说,都太占地儿了,不用了。

六条接话就说,别,这可是你当初死活要买来着,我兜遍了整个北京城才给你弄到的,这你的你得带走。

燕子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箱不说话,然后问我,这玩意拆了能卖吗?

我木讷的点点头,郭潇跟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飞快的摇摇头。

燕子冷笑说,得了黄小白,你狐朋狗友巨多,一定有路子,就当废铁卖了吧,得了钱哥儿几个自己吃一顿去。我马上堆上笑,这敢情好,妥妥儿的交给我。

我们帮忙收拾了一通之后发现这两室一厅的屋子空了许多,讲话都有点回音。燕子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落下东西要走,然后六条慢悠悠的指着书架上两位仅存的合影说,这你也带走吧,我这用不着,要是给新欢看见指不定跟我撕。

燕子点点头说,好哇。然后接过相框狠狠的砸在地上,玻璃渣碎一地,她拿起两人在交民巷的合影照片,那是我们一次醉酒乱窜在胡同口发酒疯,六条嘴里塞着支中南海,还嚼着串儿,眼神巨嚣张的看着镜头。燕子就跟只燕子一样靠在她怀里特幸福的看着他。

这照片真的是绝版了,绝不可能再拍出一张来。

燕子看了不过三秒,然后撕的粉碎。我见六条脸僵住了,这是从没有过的表情,感觉被人捅心窝子一样,一动就能死过去的那种。

燕子一转身,眼泪就滚下来,挥挥手说,走。

 

六条是自由职业,专门做企业咨询谢谢专业的行业文章的,其实收入还不错。问题是,他之前的经纪人算是燕子,很多活儿直接找上门来六条都推给了燕子,燕子负责帮他打理商务接待和帮忙挑选可以合作的客户,甚至连价格都是她定。

六条就是负责干活儿的那个人。

燕子是一个特别有条理的北京大妞儿,做事有板有眼有目标,干啥都有一套规矩。六条辞职之后就沦落成游击队了,纪律败坏,毫无章法。有时候我是真奇怪他俩怎么就合适了,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完全两类人。

分手之后,燕子介绍了大长腿朋友桃子全权代理了六条的“经纪人”工作,白纸黑字签了一份代理合同,六条每个月要开工资给大长腿。他在操作这些事儿的时候突然发现,燕子在给自己处理一些繁杂的对外工作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要给她工资,或者说除了恋人之外的一个工作关系上的保障。

而燕子做的这一切也毫无怨言,全身心的扑进去当做自己的事业为六条打理的仅仅有条。

六条突然才觉得,这次分手失去的不单单是燕子,简直是整个人生。

感觉自己太特么混蛋了。

 

三个月之后,六条和燕子没有任何复合的迹象,我们的聚会燕子也缺席了,才知道这次真的坏了事儿了。

最坏的是,六条再也无法查看燕子的朋友圈,她整天都干嘛,跟什么人交朋友六条一无所知。六条跟热锅上蚂蚁一样急坏了,有时候拿着手机跟我说,你不是特会修手机嘛,你给我看看,我咋看不了燕子的朋友圈儿呢?

我看着六条一脸认真的样子,就是觉得他有时候装傻起来能直接拿奥斯卡。

 

我并没有卖那辆限量版的二八大杠,而是骑着它招摇过市,有一种六十年代开吉普逛大院儿的自豪感。那天我照样骑车遛弯儿来着,看见以前我们经常厮混的酒店旁边出来俩人,燕子和一个膀大腰圆的肥土豪,我马上拨通了六条的电话说,出大事儿了,我刚刚看见燕子跟一肥仔开房来着。

六条气急败坏的说,什么!你他妈说什么!

我又重复了一遍。

六条电话里各种卧槽,然后问了地址,杀气腾腾的开车大切就狂奔过来了,一来就揪住我领子喊,什么情况!我说,你赶紧别,跟燕子开房的人又不是我。我指着前面说,俩人刚出来,上一A8,走了。

六条开车跟打麻将一样完全不过脑子,横冲直撞的,这好歹是大下午的,要是早高峰没准儿碾着车就过去了。在车上六条的眼睛跟狼一样到处搜寻那辆A8。我说,六条你得专心开车啊,别到处瞎看行吗,车上四条人命呢。

郭潇也说,没准儿不是开房呢,没准儿就是困了上去睡一觉啥事儿没发生呢,淡定淡定啊。

大长腿白了一眼郭潇,不会说话就闭嘴!

大长腿说,六条我了解燕子,她不可能这样的,一准儿是黄小白眼瞎。

六条闷闷地一句话也不说,看着挺吓人。

我们瞎逛了很久,在东长安街看到那辆A8,六条抬头一看说,嚯!真是财主儿还是,都换了五星了!

我拦着六条说,咱有话好好说,别打人行吗?

六条说,我们都已经分手了,还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

我们一进去就看见燕子跟那肥仔在聊天,似乎聊到什么开心之处,燕子笑的合不拢嘴。六条直接就冲过去。燕子一抬头莫名其妙的看着六条,还没说话,六条就说,杨燕!你也用不着这么欺负我吧!

肥仔皱着眉一脸懵逼的看着燕子,燕子的表情比较尴尬。

六条说,我们是已经分手了,但是我六条真不是那么薄情寡义的人,我还爱着你呢,你好歹给我点时间缓冲会儿吧,你这会就找男人,你丫忒着急了吧,怎么着,丫活儿比我好怎么地!

燕子突然就甩过来一巴掌,神经病吧你,胡说什么!

六条被打蒙了,然后眼泪就下来了,那五个指印清晰可见。我们在一边也懵逼了。

六条提高音量,特别不服气,说,我承认了!我没那么快就忘记你,真的。我怂逼行了吧,我今儿就当众承认我还爱你呢,我就是嘴硬。六条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但是我他妈也没这么伤害过你啊,你凭什么在我这作天作地然后就对别人投怀送抱,有你这样捅人刀子吗!

六条入戏状态特别快,就跟这酒店大堂众人围观之下哭的稀里哗啦完全不顾形象。

还是那肥仔看不下去了,一口台湾腔说,在我们台湾也没你这样的男人,太丢人了。

六条还撒泼,管你什么事儿,你丫得了便宜还跟我这卖乖!

肥仔说,杨小姐是跟很不错的人,知道我住不惯那边的酒店,特地给我安排到这里来,非常的细心独到,到是你居然到这里来胡闹,你说你是不是男人!

六条突然就收声儿,一本正经的问肥仔,什么情况?她安排你来住酒店?

燕子冷冷的说,你以为呢,他是我客户,你今天让我丢尽了脸。

六条突然发现四周一堆围观的人,还窃窃私语的偷笑,然后看了我一眼,我只好耸耸肩表示当时根本阻止不了他。但是让我无法预料的是,六条突然说,那什么,什么情况刚刚,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然后突然非一般的夺门而出,整个过程不足三秒,快的让人无法相信。

他就这样风一般的不管我们逃了出去。

 

我也是后来从大长腿那才知道,她现在帮助六条处理那些井井有条的事儿都是燕子交代过的,六条这人有什么毛病啊,什么坏习惯啊等等,都被列成清单给了大长腿。

大长腿曾问,六条这么多毛病,你怎么还爱的死去活来。

燕子说,我是真习惯了,习惯这种事儿是戒不掉的。然后又说,那就是他,真要改掉了那些毛病,可能我还就不爱了。

大长腿特鄙视的说,真贱!

 

六条喝酒的时候要死要活,跟我们说,完了完了,我爱上前女友了。

对于“前女友”这个称呼,我们一直对他嗤之以鼻,无论六条跟燕子分手多少次,我们始终觉得他们在彼此心里都不会成为过去式,前任这词儿基本上已经免疫了对他们来说。

六条赶一个企业的咨询稿,连着两个通宵。大长腿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送医院的时候医生说这人都快没救了,都找不出病因,就一顿心脏激活。

六条打点滴,我看见燕子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然后扫了一眼我们,没说话。看见六条硬邦邦的躺床上然后问大长腿,是不是熬通宵了?

大长腿点点头。

燕子又问,又是东企的活儿?

大长腿点点头。

我以为燕子好歹要哭一场,没想到燕子直接把包甩六条身上大骂,他妈的跟你说多少遍了不准熬通宵写案子就是不听,去年已经进去过医院一次,你是不是想进太平间啊你,说多少次都不听,你真想死还不如我直接捅死你算了!你个王八蛋!

说完就软了一样趴在床上鬼哭狼嚎,谁也劝不住。

只是听到大长腿弱弱的说了一句,有个事儿他不让我说,我也就没敢告诉你。

燕子说,你不说,咱俩就完。

六条买了房子的事儿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这段时间疯狂的赶活儿是为了要买钻戒,这事儿我跟郭潇完全不知道。大长腿要时时帮他对接客户,才知道这些。郭潇是清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加上跟家里人借的一笔钱偷偷去付了首付,然后准备早点能买钻戒直接跟燕子求婚。

我这也是想起来,他上次说:我爱上前女友了。这话还真没说错。

大长腿说,我也是让他不要那么熬着,身体吃不消,但是他说戒指的钱还没够呢。

燕子不说话,擦了擦眼泪。

大长腿接着说,我是没弄明白,为啥他这次就这样了,还给我看了房本儿让我别说出去,连黄小白和郭潇都不知道。燕子,我觉得六条这次是真的跟你卯上了。

燕子说,王八蛋。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直接砸六条身上说,就你会买,我不会吗!

我拿起来一看,嚯,这金灿灿的钻戒之光闪的我一愣一愣的。

 

六条和燕子结婚我没随礼,直接把二八大杠完璧归赵。

六条后来问燕子,你啥时候买的钻戒?

燕子说,我也不记得,我就是觉得你迟迟不买,干脆我自己买了算了。

六条猛拍大腿说,卧槽早知道我房子也不着急买了,没准儿你也给买了呢!

燕子直接甩了一个大耳刮子过去,不过这次跟摸上去的一样,没声儿。

 

我其实很难定义“前女友”这个称呼,而过去式的感情几乎成为了不可饶恕的回忆,也更无可能出现在未来的生活中,它就像历史一样躺在那儿了。但是六条和燕子的起起落落突然让我明白了,哪有什么前女友,是你很想放弃的时候固执的将她变成了过去式。

但是,那份感情还在,一旦触及了你某个神经或痛点,就会肆无忌惮的燃烧起来。

到那个时候,你不得不生无可恋的不承认,你爱上前女友了。

 


- END -



黄  小  白

一   个   脱   离   低   级   趣   味   的   文   艺   直   男

长按二维码,一键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