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一朵暗自凋零的木槿花 —— 写在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批捕之际

濮要这样吧 2018-07-03 20:28:13

3月31日凌晨,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批准逮捕。

韩国的木槿花,凋零了。

木槿花是韩国的国花。

它色彩艳丽、花期长久,又叫“无穷花”。

1952年2月2日,朴槿惠出生,她是长女,也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我们能够想象她的降生,带给父母的极大喜悦。

这种喜悦就像我们降生时候带给自己父母的喜悦,也像我们初为父母时候,孩子带给我们的喜悦。

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是韩国历史上的一代传奇,曾任韩国第3任、第5至第9届总统,执政长达18年,带领韩国实现工业化和经济腾飞。

1952年,朴正熙还是韩国陆军本部一名不为人知的军人。

朴正熙夫妇翻阅典籍,煞费苦心,为长女取得此名。他们希望女儿作一朵无穷花,用持久温和的芬芳施惠于人。

木槿花迎着春风,破土而出。


当你我在内的所有中国民众,熟悉“朴槿惠”这个名字的时候,时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2012年12月20日,朴槿惠当选韩国第18届总统。

木槿花在朝鲜半岛摇曳绽放。这时,我们再回头去看,原来她尽管是名门之后,一路走来无比坎坷。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她以“第一女儿”身份入住青瓦台。

1974年,22岁时母亲陆英修遭刺杀,她匆匆结束法国留学生涯回国,一度代行“第一夫人”职责。

1979年,27岁时,父亲朴正熙遇刺身亡,她被迫远离政坛,销声匿迹20年。

出生名门,命运多舛,这样的人生好吗?

在1992年5月21日的日记中,朴槿惠写道:“如果我要再次过这样的生活,我宁愿选择死亡。”

我们无法选择出身,甚至也左右不了命运。

大富大贵,我们都朝思暮想。但有谁愿意为此,把自己的双亲当成祭品?

我们认识了朴槿惠,一个美丽的女人,像花儿一样美丽的女人。

她像谁?宋氏姐妹,如此端庄妩媚,知性优雅。

韩国,对于中国人来说,像它反目成仇的兄弟朝鲜一样,尽管风格迥异,却都是神奇的国度。

朋友一旦变成敌人,比敌人更危险;敌人一旦变成朋友,比朋友更可靠。韩国是中国的可靠朋友吗?

起码在几年前,中国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我们喜欢韩国,喜欢它的设计一流、品质精良的产品,喜欢它时尚无比、领先潮流的文化。

我们也喜欢朴槿惠,这位来自韩国的总统。

2013年6月29日,访问中国的朴槿惠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在开头和结尾都使用了中文。

“我见到各位清华大学学子们,就想到中国古典《管子》中一段句子: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百年之计,莫如树人。”

经过半个多世纪野蛮生长的木槿花,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

木槿花朝开幕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回,生生不息。

这种蜜月期,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2015年中国九三大阅兵,朴槿惠力排众议,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对于国家来说,更加入木三分。

2016年7月8日,韩美两国正式对外宣布,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此举对中国国防安全造成巨大威胁,两国关系急转直下。

韩国人血性,做出的决定九头牛也拉不回头。

对于朝鲜咄咄逼人的核武威胁,韩国部署萨德好像是无奈之举。但是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呢?

韩国人不想给中国更多讨论的机会。

此时的韩国,就像宿敌忽然“相逢一笑泯恩仇”,曾经比亲兄弟还亲,但当面对国家利益的重大考验时,一下子打回了原形,它是美国牢不可破的盟友,我们又成了不折不扣的敌人。

拍板定案的朴槿惠,在你我的心里,叫人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是不是就像你曾经心仪的女人,回首往事时候也有卿卿我我的美好时光,而睁开眼睛,她正端着一支上膛的抢!

世事难料。仅仅过去几个月时间,朴槿惠就卷入“闺蜜门”,步步沉沦,从狼狈下台到锒铛入狱。

再强大的女人,也抵抗不了孤独。

在表面逞强的背后,是一颗孤苦无依的心。孤立无援的时候,她选择了依靠闺蜜崔顺实。她貌似权倾天下,实则脆弱不堪,这种毫无边际的“依靠”,实则是一种可怜巴巴的“投靠”,闺蜜成了她在政治激流中的唯一稻草。

入主青瓦台后,为避免亲信干政,她曾与唯一的弟弟朴志晚切断联系,她并非毫无察觉。

然而,崔顺实辜负了她,她辜负了韩国。稻草非但没有救她一命,反而把她推入巨大的旋涡。

这个长的像中国小胖的女人,自己长的难看,也办了朴槿惠大难看,直到灰头土脸,一生蒙羞。

2016年韩国年度成语:君舟民水。韩国人决定把这个女总统推下水。

2016年12月9日,韩国国会通过对朴槿惠的弹劾案。

2017年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进行最终宣判,朴槿惠的总统职权被剥夺,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总统。

竞选总统时她说,“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这位嫁给韩国的女人,最终被韩国人抛弃了!

在这个世界上,她一直是一个“孤儿”。

我们幸灾乐祸吗?

作为一个夹缝里生存的小国的总统,我们无法阻止她做出自己认为的最好的决定。

你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萨德,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抵制韩国。

你爱你的韩国,我爱我的中国。也许,我们都没错。

只是,我仍感觉深深的遗憾。

如果没有萨德,没有“闺蜜门”,你还是那个像木槿花一样美丽的女人。

她曾经说过:人活在世上,难免会经历坎坷或吃亏,也有可能经历背叛,这些都是无法逃避的。就像这天气,不可能永远都风和日丽。

人在年轻的时候,无论经历多大的磨难与挫折,只要生命不死,终有翻牌的机会。只是此时的朴槿惠,已是风中之烛。

似乎没有人心疼过,这个可怜的女人。

那个在镜头前嗷嗷着要切腹的思密达大叔,折腾了多日之后回家一定有一个酣畅淋漓的睡眠,有谁还顾得上今夜的她,一个人蜷缩成一团。

这个初春的晚上,首尔看守所,不到7平方米的牢房里,孤灯照孑影,对影自忧愁。那朵木槿花,暗自凋零——

朝开而暮落的木槿花

月夜低头啊 心里想着她

记忆着已经流逝的那一段时光

温柔的坚持 在月光下

我走在异乡 遇见了她

素颜犹未改啊 沉默不多话

……


精华链接

为什么在国家安全上  我们不作“乐天派”  

乐天无辜,改名何苦 —— 有感于“濮阳乐天”改名  

为了永不凋零的青春 —— 从市一高命案说起


八条人命能否惊醒爱喝酒的“老司机”



作者:中原雨城,本名魏利民,作家,时事评论家。

目前6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喜欢你来!

       

       

关注 濮要这样吧微信号:puyaozheyang8 


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