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全球背景下的课堂教学是否有共同元素(上)

中国民办教育共同体 2018-06-13 06:07:31



全球背景下的课堂教学是否有共同元素(上)

BBC 的纪录片,更多地反映了媒体对中国教育经验方面的刻板印象。在反思英国这种简单、片面借鉴中国教育经验的同时,值得我国的教育工作者反思:在异质文化背景下进行教育、教学经验借鉴时,应当充分认识到教育活动与特定社会文化背景紧密相连,借鉴学习时,应当避免带有放大、扭曲和变形特征的“旅行者式教育借鉴”;同时,更需要深刻探讨世界范围内哪些课堂教学的理念是具有共通特征的,加强对这些教学的共通特征的研究,才能避免借鉴教育经验时的简单化做法。

2015年4月,英国BBC电视台4频道组织中国教师执教英国初中学生。在汉普郡博航特中学,50名9年级英国学生自愿参加的大班,由五位来自中国的教师执教数学、科学、英文和中文等学科。BBC将此一个多月来中国教师与英国学生的经历拍成名为《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国学校》的纪录片(以下简称《中国学校》)。这一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教育实验之所以引起中英两国部分教育界人士,是因为包括“两操”(课间操和眼保健操)、升旗、励志宣传语以及延长学习时间等一系列外在的的“中国教育”符号化特征,被电视媒体放大,并解读为中国教育元素与英国福利社会下的英国学生产生尖锐冲突。媒体上述浅表化的理解,容易让观众对两国教育的特点以及各国教育领域的相互借鉴、交流认识产生误解。这里仅从纪录片中一些片段,谈谈英国借鉴中国教育经验背后的一些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中英两国课堂教学的优势在自身教育文化环境中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在《中国学校》这一纪录片中,节目组首先突出的是博航特中学这一“实验”项目所具有的中国教育外部特征。正如纪录片开头给中国教育贴上的标签:“绝对的权威、绝对的纪律和无情的竞争”。

50名自愿参加的英国学生所组成的中国实验班课堂,以“秧田型”的布局就与其他英国学生的“小组式”的课堂呈现出鲜明的对比。BBC电视台“规定”了中国教师在这样的中国教育环境中进行教学。因为这样的课堂布局,正是对中国教育进行外部观察的英国教育研究者、实践者获得的有关中国教育的直接印象。“面向学生的整体教学”(speak to the class as a whole from the front,现任英国教育大臣尼克·吉布(Nick Gibb)对中国课堂教学方法的说法)意味着中国教师就是这样用传统方式板书、知识的传递是通过教师的讲解完成的(“chalk and talk”)。这次“实验”显然从一开始,就将BBC编导、创作人员对中国课堂教学的某些刻板印象放大了:大班教学在客观上就限制了中国教师与长期在讨论式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英国学生进行对话、交流,中国教师无法也象英国教师一样,对每位学生名字的熟悉。因此每次上课,只能通过中国课堂中的上课仪式将喧闹、无序的教室环境拉回到学习环境中来;向英国学生高声强调“安静”、“不许说话”等命令,来强化课堂管理。在这样的一个“模拟班级”中,中国教育经验是被扭曲和变形的:随处可见的镜头,都是英国学生并不整齐的起立,甚至对中国教师的命令性话语毫不在乎的肢体行为;甚至纪录片使用的背景音乐都是英国二战时期的抵抗音乐---一经剪辑,中国教师一副副严肃的表情,与英国学生的挑战、叛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博航特中学的英国小班化教室中,英国学生按照小组就座,他们发表意见、与教师和同学互动交流频繁。英国学校教育中对个体的关注,清晰地体现在BBC对英国学生课堂的镜头中。尽管有时是散漫的提问、相互的打趣和玩乐,镜头下的英国教师,绝没有中国教师团队反复突出的班级纪律要求。

从《中国学校》一片中来看,BBC电视台镜头中最为缺失的,恰恰是对“什么是中国课堂教学特点”这一核心问题的关注。英国教育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常常谈到的中国式“全班教学模式”(whole class teaching methods)的优势究竟在哪里?其实BBC纪录片已经触及了这些问题,只不过被编导和主创人员忽视调了。这里,仅分析其中的一个细节:中、英双方教师对三角函数内容的教学是如何进行的。


尽管李爱云老师李老师讲授三角函数的过程在纪录片中并没有完整地呈现出来,只是一晃而过的。但是,恰恰是这个实例,充分体现了中国教师通过示例,对基本概念进行讲解、分析的过程。他首先让英国学生分析下图所示的三角形“边与弦”的关系。李老师通过对一个特例:锐角为30°的直角三角形,让学生来分析边与弦的关系。当然,这对于英国的初三学生来说,未必都能马上跟上李老师的思路。但是,李老师是通过勾股定理(直角三角形的两直角边的平方和等于斜边的平方),帮助英国的学生理解这个直角三角形的特例。


李老师正是假设这个三角形的短斜边为1,斜边长度则为2, 根据勾股定理,向英国学生展示了直角边即为

。李老师让英国学生做的,正是通过分析这一特殊形态的直角三角形中,30°角对边与斜边之间的长度关系、对边与邻边之间的长度关系来掌握正弦、余弦和正切的概念。正如他在黑板上引导学生推导出



尽管后面几个英国女生抱怨中国老师仅用15分钟就把三角函数讲完了。纪录片中也没有对后续的内容切入追踪。对于中国的初中数学教师而言,通常的做法一般都是上述示例返程后,进一步以此为基础,分析锐角为45°角的直角三角形中,锐角对边与斜边、对边与邻边之间的关系。进而得到下列关系:


这种用典型的正例,来帮助学生一步一步推出三角函数的概念、通过各种变化的例子,覆盖三角函数概念基本属性的做法,是中国数学教学通常使用的方法。与英国教师通过简化符号的方式来理解三角函数,教学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从李老师的板书中,也可以大致看出中国教师对三角函数概念这一内容的“教”早已谙熟于心。他化繁为简,通过逻辑推理一步步揭示三角函数的特征。从课堂管理角度看,这一教学过程对于有学习自主性的部分英国学生来说,是非常好的学习引导。李老师善于在他们熟悉的旧知识基础上,丝丝入扣地帮助学生掌握核心概念。一旦掌握三角形角与边的关系,能力强的学生对于如何进行公式的推导和演变,自然就谙熟于心了。有心的学生甚至可能对于如何进行数学学习这样的元认知问题都学有所得。但在大班教学中,由于个体学生能力的差异、课堂注意力的不同,能力不逮或稍有分神者,就可能会落在后面,难以掌握个中奥妙。

四位在李老师的课堂中说说笑笑的英国女生,正属于此列。她们显着然无心静听李老师的详解。于是课下只能找到自己的数学教师布瑞默寻求帮助。布瑞默马上明白了学生的问题:理解不了三角函数的特点。他很快在黑板上用学生们能够理解的符号,帮助他们理解正弦、余弦和正切的位置。这也是英国九年级函数教学中典型的教学方法。


O(对边)
S(正弦)  H(斜边)(正弦对着的是对边与斜边(之比))
A(邻边)

C(余弦)    H(斜边)(余弦对着的是邻边与斜边(之比))

O(对边)

T(正切)    A (邻边)(正切对着的是对边与邻边(之比))

对于四位英国女生来说,这种形象化、简约化的识记比起一步步推导三角函数的过程更容易让接受。她们跟着布瑞默老师念叨着S-O-H、C-A-H、T-O-A这些符号,用她们自己的话来说:“真像非洲的音乐节奏(那么好记)”。对她们来说,记住黑板上的这些符号,就意味着学明白了三角函数。

布瑞默巧用音律,让学生记住三角函数符号的这个细节,从某种程度上看,被BBC编导视作了英国课堂的正能量。但是,也正是这个细节,折射出了英国中学数学教学的特点:教师缺乏对基本概念的缜密的分析过程,如何推导出三角函数的核心特征?如何让学生学会分析各种变化的三角函数角与边的关系?这些都不是布瑞默关注的焦点。他最了解的是英国中学生“学”的特点---如何让她们记住这些繁复的公式?如何让她们在数学的学习中乐于尝试?他巧妙地避开英国学生不善于进行严密逻辑推理的弱点,用极为简化的符号,充分考虑英国学生日常生活的特点----喜爱打击乐、乐于接受节奏性强内容,让学生把复杂的三角函数公式内化心中。在这一过程中,其中的女生甚至可以在课堂上身口齐动,表现一番,在彰显个性之中,学到三角函数的内容。

尽管这样的学习,很难说把握了三角函数的概念,而对于三角函数中边与角之间的关系,更是布瑞默所忽视的。琅琅上口的节奏和简易的图示很容易将三角函数的核心概念淡化。尽管这个片段不能完全展示英国教师的数学教学,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英国中学数学教育对核心概念的深度和广度突出得不够。正是由于英国的数学教学中过多强调贴近学生的接受、生活情境,忽视对核心概念进一步分析和思考的问题,这就容易造成学生以后在解题方面陷入困境。这可能是此次并非严格的教育实验中,中国教师任教的大班化的英国学生组以10%的成绩优势“战胜”小班化的英国学生组的原因之一。


本文发表于《人民教育》2015年第19期。



本文作者:阚维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


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部分图片和音频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



欢迎大家点击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绘本教学”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