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掐花‖友圈四季

黄爱东西 2017-12-06 19:56:46

▲烟雨江南的图,拍得像吴冠中的画。(摄影:泽丹)


万能的微信朋友圈里,熟和不熟的人们都在晒图。


晒,粤语里除了正常曝光晒太阳的含义,还暗搓搓指炫耀,比方说,这人真是晒命,意即这人在炫耀自己命好。


这么说的时候,褒贬的态度不重,就是指状态情形,所以一般都是笑嘻嘻地说的。

 

众人像开了个小窗口,吉光片羽地播放各自的四季。


这段时间能看到早春的北方,蓝天下桃杏李丁香海棠万花齐放,日本的樱开成了浩大烟花,伦敦的花事扰攘,新西兰某个小镇上的百子莲和绣球野生得铺天盖地。


有朋友晒出烟雨江南的图,拍得像吴冠中的画;另一位晒的是桂林山水,像水墨画。

 

▲另一位晒的是桂林山水,像水墨画。


岭南此时开的,各路红花是刺桐、木棉、扶桑、澳洲火焰木、朱缨和红檵木,橙色花的是无忧树,粉和白的是羊蹄甲、毛杜鹃和水蒲桃,香的是四季桂、含笑和柚子花。


一年朋友圈的各路报道看下来,基本上就是岭南花事领先一个季度,感觉我们被偷走了冬天。也还剩了一些,零星混在岭南的春天里无序插播。


▲柚子树上的柚子花,很香。


别人晒雪景时,广州友圈晒短袖;别人晒春花时,粤地银民一时准备度夏,一时成功入冬,衣柜里乱成了神经病。五星酒店里,有开冷气的,也有开暖气的,穿短袖衣和穿羽绒小马甲的人坐在饭桌旁相洽甚欢。

 

清代关涵的《岭南随笔》里说:“越地阴阳多不得其和,三冬恒暖,即冷亦不过数日,至立春后,反有奇寒。盛夏亦热,入夜便解,至立秋后反有奇热,俗所谓春冷于冬,秋热于夏者也。谚又有之曰:‘四时皆夏,一雨成秋’,”……

老先生还解释了通原因,顺带聊了阵一熟二熟三熟的谷物。


看完就觉得这一年三熟的谷物,种的时候,时间要卡得刚刚好吧?否则对强迫症流程控可是个焦虑大折磨循环。

 

▲水蒲桃开花。


习惯了写字楼里准确到分钟安排时间的人,放去种一季稻子,体验一下看天吃饭,继而人力预设流程各种失控的感觉,估计会有如下反应:


终于对祈祷风调雨顺有了切身体会;


人工大棚绝对是个好主意,虽然是用来种花种菜;同样条件下,别人种得好你种不好,那就是综合技术和经验问题。

 

四处探头探脑瞎好奇胡琢磨这事,按说是未必有什么用,身处资讯爆炸纪元,无数聪明人的经验都摆着那里共享。


只是对于身为农活智障的本人来说,像只树獭一样慢慢想些有的没的事情,是旁若无人的时间。


旁边确实没有人。



▲泡桐在岭南也开得很盛。



本文文字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