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校友谈 | 不带偏见的投资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原文发布于:港股那点事公众号 作者授权转载 ]

校友谈

莱斯特大学校友对投资这件事的感悟


《百年孤独》里,梅尔基亚德斯痴迷于摩西和索西莫的倍金配方。既然“万物皆有灵”,我们只需要运用“哲学之卵”点石成金,即可唤醒它们的灵性。炼金术在那个时代不足为奇,大科学家牛顿也曾在实验室里孜孜不倦地制取黄金。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那些古老的妄想:从埃及的炼金术到古代中国帝王的长生不老的炼丹术,用来忘记忧伤的仪器......都被逐一证伪。资本市场上,投机依然像群山一样古老,暴富、从众以及对于财富的不劳而获的幻想,依然不减其当初生机勃勃之态势。


金钱本身是没有属性的。每个人都有权力在生产创造的同时追求财务自由和富足。金钱不是用来开启我们毫无节制的生活,只有其被发挥出败坏人性、误入歧途的属性时,它才是可警惕的。然而,人们在追逐金钱上显露出来的本性,如果我们可以有仪器检测的话,依然像中世纪的炼金术士,迷信而狂热。




▌为什么需要审视群体的本能和易错性?


从出生开始人们就没有选择的卷入到一场又一场群体性事件。世界是如此理所当然的把我们拥入到这个所谓的“对”或者“别无选择”的循环里。在这个体系里,人们情商爆棚、经验富足、在工作中的智慧如星光闪亮。当音乐戛然而止,混乱之后的人们又会很快恢复,继续投入到下一场群体性的活动中。


人们对本身的认识模糊不已,只有在光景不好的时候才会在这种由少数人操纵的游戏里感觉到怅然所失。每个人不真正乐意花费时间去思考他们在真实世界中的位置,他们每天忙于从事的那些事务远远没有触碰到应该去探索的更重要的部分。绝大多数人之所以被定义为普通人,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认知上易犯错的人,因为我们认知本身的局限和偏见。而由这样的绝大多数构建的社会,当然就成了索罗斯眼里的“易犯错的社会”。


虽然每个人都想跳出来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当有人说我没有那么蠢时,往往意味着他比自己想象的更蠢。”(塔勒布《黑天鹅语录》)


生活如沉重的包袱席卷了人们,考虑不切实际的问题貌似是游手好闲的哲学家们的事情。讨论哲学是不是游手好闲的事情不是本文的重点,但是能让人们能够放下手中的忙活和跳出所有的限制,气定神闲的来谈论作为普通群体的易错性,他们生活中隐藏着的很多问题就会浮出水面而变得显而易见,才会警觉到有少数不带偏见的人正窥探着我们生活的社会和财富。稍有机会,他们就要让我们为我们的无知和傲慢买单。




是谁在我们身后如影随形?


“利用情绪,不把精力浪费在摧毁它们的无益努力上。”这是帕累托针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关系的献策。从社会科学的角度出发,定性为看似带着密谋色彩的冷漠,亦是对人性不带感情色彩的认知。也是资本市场上的金玉良言。成功的投机家或者投资者,在情绪管理上,肯定是“凭借他人的偏见而获利的不带偏见的人。”


“只有掌握住群众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场,即必须了解群众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在某一种股票、货币或者商品周围,才有成功的可能。”索罗斯就是持有着这样的观点在资本市场上狩猎,谁将是下一轮被围猎的猎物?


“黑天鹅之父”塔勒布在其《随机漫步的傻瓜》中以格言的形式讲到:“失败者的特点是会抱怨人类的缺陷、偏见、自相矛盾和缺乏理智,但又不利用这些东西追求自己的利益。”


巴菲特很早就意识到群体性的认知错误:“在市场上,你要去应付很多愚蠢的人。就好像在一个豪华的赌场里,所有人都在豪饮,而如果你坚持喝百事的话,你将会赚上一笔。”(巴菲特,1974年11月《福布斯》)。

......




做一个不带偏见的投资者


看到了他们的忠告,人们仍旧需要清楚的一点就是:要掀起群体性的警惕性、统一认知以及反易错性革命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古往今来我们的社会中不乏智慧之人士悟出各样的警示妙语,但是群体从众性和易错性的特性还是没有因此进步多少。


了解了作为人性本身的易错性以及承认自身认知的局限性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目的不是让读者每一日惶惶不安,草木皆兵。而是努力去训练自己做一个不带偏见的少数人,训练自己用智者的模式思考、生活和投资。相信是相信者的通行证,你需要相信除了你,总还会有人发现这一切,并且能够从群体性的思维中脱离出来,通过对个体认知的不断改善和学习,境况会越来越好。


当然,按照波普尔的说法,没有人能够掌握终极真理。科学定理是不能被证实的,只能被证伪。所以完美状态的理性行为是不存在的,每个人都会犯错,甚至像索罗斯、巴菲特,更不用说我们自己。




发现优势 践行自己的认知


为什么股市里90%的人都是输家?而凭什么完全不懂游戏规则的你能不亏钱?偶尔的运气可能会让你在股市或者赌场上赚上一笔,但是偶然性并不能持续,任何不能持续性的,都不值得我们去追捧。没有人能够为你提供一本现成的炼金术手册,却可以通过阅读大师们的思维,建立起自己的理论框架和体系,并在市场上践行。这样令投资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站在金字塔尖的人是极少数,各个行业里有非凡成就的人并不多。不用纠结自己不具备那些非凡人士所具备的非凡能力,因而不能去做一些非凡的事情。相反,投资是每一个人应该学习的一门课程,人们可以试图从了解自己的优势出发,通过努力达到财务自由。很多情况下,如果你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么你至少先要弄清楚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人们模仿大师的方法,需要的是借鉴他们在投资认知上的眼光和智慧,而非具体战术上的个股的挑选去跟风。大师们的思维并不能帮助我们走捷径,你需要补齐的知识,构建的优势体系,该走的路,该做的专研,还是需要自己一步步的去挖掘。



用巴老的一段富有浪漫主义情怀的话作为结束语:“光景好的时候,泡沫就像舞池中的灰姑娘,她知道午夜来临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会变成南瓜和老鼠,但是那里却拥有如此多该死的乐趣。在那里跳舞,小伙子看起来更有精神,会更频繁的喝酒,而墙上没有钟表,这就是资本主义世界里会发生的事情。当泡沫起来的时候,我们都会很开心,而我们都认为午夜来临之前的五分钟,可以抽身离开,可墙上并没有可以看时间的钟表。”


每次读到它,每个人的人生好像都被定格在这个镜头感十足的欲望与理性的情景之中。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很多次的欲望纠结,都以为在最后的五分钟可以抽身离开,然而,谁会因为事先有所准备而悠闲自得?谁又会因为来不及而草草收场?



更多校友的故事链接






英国莱斯特校友会 | Leicester-Alumni

—— leicesteralumni@qq.com ——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