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飞跃疯人院:被网戒中心改造的孩子们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2016年9月17日,年仅16岁的黑龙江女孩陈欣然向警方投案自首,她将自己的母亲绑在家里的椅子上,以不给吃喝以及殴打的方式折磨了8天,最终导致其母亲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悲剧。中秋节后的一天,团圆的滋味还未散去,一起“少女弑母”案惊煞旁人。在黑龙江省肇东市,16岁的陈欣然绑架并杀害了母亲,此前她刚从一所标榜为“问题少年纠偏”的网戒学校出来。“问题少女”、网戒学校、失格人生,构成了一幅沉重的画面,虽然尚没有证据将“少女弑母”和“网戒学校”直接关联,但其中的问题不可不说。


舆论场·论辩



 问责网戒学校



陈欣然在离校后的日志中,记录了她被设套“诱捕”的过程,在校期间教官体罚打骂,甚至被要求对着便池吃饭。网戒学校的多名校友也讲述了校园中的暴力,一定程度上佐证了学校是“恐怖、自私、失格的牢笼”。这所名为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地方,在办学、师资、管理等多方面存疑,山东省教育厅已成立省市区联合调查小组,会同公安、民政的协同调查结果值得期待。

 

招生办大厅走廊尽头的字幅:叛逆网瘾坏孩子是可以教好的


叛逆网瘾坏孩子是可以教好的——涉事网戒学校的标语如是,可他们不仅没有教好孩子,反而用暴力手段进一步伤害了孩子,这样的学校为什么一直没人管?

 

教育不能是一本糊涂账,涉及到孩子的身心健康更是如此。网戒学校,是针对所谓“问题少年”而开设,教育和纠偏的方式异于一般校园培养。有没有科学有效的教育体系?有没有对症下药的教育方法?有没有可供评估的教育标准?

 

时代在变,外部环境也在变。以往,网戒学校多以封闭式、军事化的管理方式,强力让患者远离网络;如今,网络遍布各地,手机也成了“身体器官”,更何况,网瘾是不是精神疾病本就存在争议,在这种情况下,网戒学校将如何与时代共处呢?毋庸置疑,借暴力控制并打造一个难以飞越的“疯人院”,肯定是要被时代淘汰的。



 问责父母家庭



原本陈欣然的母亲对女儿关爱有加,作母亲的总是先把女儿送到学校再去上班,女儿没有考上高中,母亲下班后跑回家给女儿烧饭吃。而孩子的父亲则脾气暴躁,控制欲极强。孩子在这样的家庭教育环境下,再加上学习不太好,变坏恐怕是必然的。一味的溺爱孩子,不懂得科学的教育方法,没有用心去教育孩子,孩子则是很难有出息的,而成为一个“坏孩子”的概率就变得很高了。



涉事网戒学校 


仅仅是这样的家庭教育,还不足使孩子会弑母,其最后的稻草则是在孩子一无所知的情形下,将孩子“逼”入了网戒学校。今年上半年,这个孩子曾在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待了四个月。7月发表的一则帖子里,这个孩子详细回忆了那天被“抓”去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的情景。

 

在进入学校之后,孩子曾经向自己的小姨形容过网瘾学校里的情况——“学校非常恐怖,有内幕。”比如,教官让学生端着饭碗,蹲在便池旁边吃饭。教官打人是没有原因没有理由的——可孩子的小姨并没有把孩子的抱怨特别放在心上,自然也没有去解救孩子,让孩子处于“崩溃”的状态之中。这个孩子想逃跑,计划却失败。试想,在仇恨和暴力的双重压力下,孩子出了学校之后,恐怕要发疯了。


回到所谓“问题少年”,我们常说没有问题孩子只有问题教育,对于成长出了偏差的孩子,爱、尊重和陪伴才是最好的药,这些远比暴力更有效。家长们该醒醒了,别再把孩子送进这样的“牢笼”。作为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父母负有将他们抚养成人的义务,但在履行这项义务的同时,他们并没有伤害子女的权力,更没有让他人来伤害自己子女的权力。


学生在公寓楼下站队打饭,四处都是铁栅栏和铁丝网


我们经常看到因为孩子拒绝去戒除网瘾的机构,有的父母甚至会配合这些机构的人员在网吧、街头,以多人突然袭击的方式强行将孩子带走,送往戒除网瘾的机构接受所谓的治疗。他们不知道,这种行为其实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8条的规定,涉嫌非法拘禁罪。



 问责相关部门



据称,每家网戒学校都有自己的“独门功夫”,催眠、针灸、呐喊、电击、药物、体训“各显神通”,其中的“乱”“杂”“黑”早有曝光,却至今仍未断绝,足见相关部门在教育建设和监管整顿上的缺位。其实,这些手段都背离了教育和治疗常识,其后果往往是,不少孩子在这类学校里,心灵和身体受到二次伤害,甚至仇恨父母、报复社会、行为极端,“少女弑母”或许早已埋下了祸根。

 

一所网戒学校的背后是一个世俗眼中的特殊群体——比如网瘾、厌学、叛逆,也是一个需要严格规范、监管的教育生态。网戒学校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而兴起,也随着管教方式的曝光而颇受质疑。至今,网戒领域依然混乱、模糊,有多少机构、有多少患者、有多少治愈率,似乎都成了谜。教育部门也该行动了,别再对类似学校放任自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