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紫江诗刊专辑|100位女诗人来袭(第四辑)

紫江诗刊 2018-05-15 21:00:45


第一、二、三辑推送了以下诗人(30位)

陌上寒烟/霜扣儿/敬丹樱/颜儿/孙桂莲/小手/琚雪/张娟/喙林儿/郭爱武/杜维娜/瑭诗/李树侠/林珊/蔡小敏/爱斐儿/呆呆/吴维/念奴娇/铃兰花开/邹冬萍/艾茜/林火火/宫白云/倩儿宝贝/林妹/红线女/海烟/雨倾城/杨秀芳




【排名不分先后,照片不按秩序】

第四辑推送以下诗人(10位)

明子\田螺/高士杰/林非夜/高晶/寐影·语嫣/湘小妃/颜笑尘/李看蒙/陌年(按约稿先后为序)




■第一位||明子,女,诗人。

 

只是孩子

  

唤我“贝贝”,说我是你如水的安宁

天蓝的孩子,我们就只是两个孩子

吻——生动,画架上描绘简单,纯洁的面容

怀揣着神秘——像一种视觉许是听觉?

为——爱,为——自己,灵魂在这里

在这个珍奇时分,四周羞怯的风

把我们抱紧——跃入黑暗

火之花瓣就在附近:

那火热的投射——隆隆——闪发光:

那团振动阴柔而富保护性:

哦也许依恋,也许唯一的倾心

是我们晕眩的自由精灵

 


■第二位||田螺,一个略自卑,略自闭,略诗意的姑娘。

 

早安,我的亲爱

 

风在还水中

鸟啼早已卷起珠帘

亲爱,你若还在梦中

就去南山,采一束野菊花吧

 

一朵别在耳后

一朵别在胸前

当我吻你的时候,露水轻轻侧身

抱紧秋天的第一个清晨

和我在一首诗里消失的十三分钟

 


■第三位||高士杰,农民工。吉林市作协会员,14岁辍学。2015年开始投稿,作品散见《星星》《国防时报》《湖南日报》《边防文学》《作家林》《关东诗人报》《吉林农民作家》《乐山日报》《北斗》等。

 

三月桃花

 

认识桃花吧

我骨头的红颜

掌心里一颗红豆

我今世的女人

爱情里轮回往返

 

我决定了

为你留下

尽管六界的花有开有败

你来或走

千言万语

都是我梦乡外

远远的秋声

 


■第四位||林非夜,原名,林丽如。78年生人,广东省潮州人,爱写诗。

 

致一枚钱币

 

你扔出了一枚钱币。你描绘了它。“在浊水中淹没”

不可挽回。它用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流通

沉沦,腐蚀。好像我的心里也被丢进过一枚钱币

你抛出的弧线,完全符合它落在我心里时的印记

用同样的方式流通,甚至沉沦,腐蚀

我一直未曾察觉。它在黑暗里,曾有的那一点金属亮光

“处于时间和它的迷宫中间而不自知。”

现在我开始翻寻,从蒙得维的亚。从我的心里

这个过程,好像也陷入一种淹没

我总是会想到它,或是它们

各在各的深渊

 


■第五位||高晶,70后,张家口广播电台新闻记者。写诗两年。现为张家口《长城文艺》签约作家,参加第一期河北青年诗人改稿会。

 

遗产

 

有人于深山闻鹧鸪,他会在松树下

摸樵子世代相传的斧头

鹧鸪一叫,山晃动了一下

庙宇灯火、墙壁笼罩于轻寒

有潋滟之色

提着斧头下山去

霓虹的城市,倒也看出一丝岑寂

藏在怀中,他不能说出,

之前那些钝伤的痛感

他藏了很久的草木之心

峰回路转,他竟如斧鉞沉湖的慢镜头

城市草木比山中幽深,园林各不相望

擦身而过,有人看出他怀中形状,

看见他已经朽木如斯,世上千年

“不为寻仇而来,胸怀利斧,眼藏寒光”

如荆棘、榛芒、乱石和蛩虫

如鬼怪、巫蛊和罴,一遇再遇

如一把斧头,在他怀中,被养,浸润

他穿过那些业障,白发如花瓣,

如处子之泉:

“我与斧终有归处,最终奉于,草木知秋”

 


■第六位||寐影·语嫣,出生宝岛台湾,现居台中市。爱唱歌,弹琴和写诗。崇尚自由,乐观阳光,一个诗意的女子,作品中追求真实自然,曾有作品发表于《诗刊》。

 

夏夜

 

这个夏季来得不早

我泡好一杯咖啡的时候

乌云比我更早摊开手掌,看吧

一朵剩下的花也没有

一个站在海滩捡贝壳的少女也没有

台湾是空的

心里挤满了避台风的人

 

暴雨倾盆而下

来不及反应的小猫

靠着墙角的枇杷树

母亲在厨房点燃了蜡烛

这一角落很温暖

母亲随手递给我一件外套

 

彷佛听到了欢快的音乐

青蛙开始呱呱叫了

一道闪电从眼睛上空一瞬而过

我看见桥,房屋,珊瑚和鲸鱼

在一个镜头里吞下安静的玻璃

 

窗外,紫罗兰羞涩的低下头

神圣的事情悄悄降临

 


■第七位||湘小妃,狮子座,行走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女人,写诗,不售。现居湖南娄底。

 

野花

 

经过这片荒芜的

不是昨天的那个人

明天来到这里的

也不是今天

背着湿淋淋的

风的口袋的那个人

你看后来者

踩着前行者的影子

他们互不交谈,低头疾走

哎,野花

你不可自顾自地

抱紧墓碑,和身后

无边的空旷

哎,野花

等我沉睡之后再来

你要喊出我的名字

 


■第八位||颜笑尘,本名颜彦,95后诗人。

 

与世书(组诗选二)

 

(四)

 

我曾因铁锤声音摄魄,跟随卖麻糖的老人行走

那样的背篓潮湿又陈旧,我怀疑载过婴儿

寄居在大地上的星宿幻灭,是叶子吗?

白茫茫哗啦啦的水鸟,在冬季降落

嘎吱作响的冰面上,重物不堪年少之轻

 

初次醒来,收税的城管和鹈鹕同时上门

我只想继续饮酒,到嵇康身边拉风箱

芒果的味道在深夜出海,返还多季的芬芳

目力所及皆有谄媚,少女涉水时

圆润的关节,冰糖梨造梦的丰满

 

在于刀刃经过的弧度,尚未能命令我褪去衣衫

“并非所有的死亡都源于爱情”,我们戴上圆顶帽

戴上低垂的节日,餐厅,西红柿被抛出固定路径

我依靠城墙取暖,从建筑工人的殓衣里摘取棉花

万物彼此陌生,又沉沦于同一个公式

 

连续三天,孕妇迷恋大厦最底层玻璃房内的重芝士

丈夫在小腹照见自己的表情,苍穹深蓝而透明的睡眠

他哼民谣时系鞋带,吹走蟑螂,算作顶楼游戏

万物清澈,这阳台,离树枝近,离人群远

第二次醒来,我们已交换了所有的家庭事故

 

(五)

 

这不是最后一次,我与凌晨对弈

我摸黑下床、擦汗,试图模仿黑暗的厚重

几盘模糊的残局,如今在我高烧的额头冷却

我体内对药材的排斥,等同自闭者患者逃避白昼

这里多的是不完整的物什,他们等待安慰

 

以母亲嘱咐我去买盐的腔调,撒向萎靡的果蔬表面:

“美是一种巨大的损失和一列默默的送葬队列。”

多年后我已不再为悲伤停留。

情愫常煽动罪恶,没有人身处童年审视天真

南风在狩猎者的眼眶里,河水住进枪口

 

这里终将无人,仰卧喧嚣的炕沿

苜蓿巷冷却了,赌桌冷却了

暗酒色的大海冷却了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书架冷却了

 

我是从破砖深处的烂纸堆里潜逃

在讥讽的面孔和舌头边缘,这里如此普通

符合任何一个清晨,我坐在愈加炎热的屋檐下

打量到即将再造的蜃楼,刚刚从何处醒来

 


■第九位||李看蒙,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诗人。

 

一件衣服

 

可以说它是曾经的

可以说它是现在的

可能是上午的

也可能是下午的

是不是你挡住了它的飞翔

停留在送别前,它站着

的时候,是陡峭的鸟

甚至远远超过一只鸟

它站着,人们正好睡着了

面容那么夸张

我看见它裹进塞北

裹进奏岭

裹进洱海,裹进河流

两岸的猿声在,轻舟在

苍茫在。嗨

你看仔细了,我捉住它双肩

使劲抖、抖、抖

闪电一样轻

闪电一样重

 


■第十位||苏陌年,女,重庆江津人,十八岁未满十八岁将至,一棵暴烈植物。

 

撞击

 

夜幕总是熟练地剥开她的花瓣,她想到初潮

 

不由得叫了两声。吓溃经久封闭的火山

不能忠于内心,我们至少要忠于身体

 

手指的进退维谷,这些年她也一样面对过:

试卷上不经意多出的一处标点、陌生的旅店

和男人

 

在行事以后也从来没获得过谅解,也一样

敞开乳房

告诉世界,她所怀揣的欲望和空洞。把

失意的日子带到陌生的床榻,把故乡睡成

 

一座衰老的旅社。这迷人的河流,飞溅着逶迤的浪花

落花们一丝不挂地在上面游泳,把嘴唇和手掌都

探进水面。这些年

男人们像四季的柏木,开而又谢败而复兴

 

最后用作棺材。她的丈夫已不再是,可以用夜晚教训她的

青壮年

她的身体已经不再新鲜,她还是周而复始地流血

做爱,乳房变得松软蓬大,可以

居住三三两两的男人。即便每一寸土地

都住进了萎靡的月晕


本期选稿:苏陌年


往期
回顾

紫江诗刊专辑|100位女诗人来袭(第一辑)

紫江诗刊专辑|100位女诗人来袭(第二辑)



紫  江  诗  刊

微信︱zjskgz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高雅  前卫  经典  包容

主编|亘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