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诗词讲稿(六)

一片空白之王某人 2018-02-12 08:01:04


第六课

上次作业给大家布置了律诗或者绝句,不管是完成作业的还是暂时还没完成作业的,想必应该对格律诗有了比较直接的体会吧。想必是对诸多的要求折磨得够呛,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害怕,因为我们在课堂上讲的都是条条框框,就像我们日常遵守的法律一样:民法、刑法…几十部法律和我们息息相关,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并未感到太多的束缚,那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人类共同认知的许多准则,我们的行为只要在这些准则之中,我们也并非时时刻刻感到束缚,对于格律诗而言也是一样。大家觉得课堂上讲的平仄、韵部、起承转合是限制,那是因为我们并不熟悉它,第一次接触它,难免觉得限制太多,等我们熟悉之后,便习以为常,也如同我们生活一般自然。这是先给大家鼓鼓劲,不要畏惧。

接下来要说格律诗中最难的是什么,刚开始学,总以为格律、韵脚、章法最难。但是,想必完成作业的几位同学已经有了一些感悟了,这个答案肯定是不对的。对于一首诗而言最难的永远是语言情感和场景的统一,如何用自然的景物,凝练的语言,表达出最深层的情感。这是需要大家在课余之后对自然观察、多看古典书籍,以及多对生活思考。

在这里,我想请问一下大家,是否知道现代诗歌的评价标准呢?由于大家刚接触古典诗歌,还很难一下找到古典的感觉,我们不妨就以现代诗歌为例,简单说明一下。闻一多先生总结了现代诗歌的三个评价标准:建筑美、音乐美和绘画美。但是,我认为闻一多先生的这三个标准,其实也是来源于对古体诗歌的理解基础上提炼出来的。其实这个标准对古体诗歌也适用。所谓的建筑美,是指诗歌的形式,就是句子的长短,对格律诗而言,句子是比较整齐的,对于词而言,错落有致,其实古人已经做了建筑美的基础工作。而音乐美就是指诗歌的节奏韵律,比如格律诗的平仄、韵脚,以及后续我们要讲到词的声情等等,都是保障其音乐美的。而绘画美则主要强调的是诗歌的画面感。也许在大家的印象里,诗歌是文字的艺术,诗歌是靠文字来寄托情感和传递个人诉求的。这个说法固然没错,但是我今天要强调的是,优美的诗歌是画面的艺术,是有镜头感的。所以大家在写诗的时候,脑海中出现的不应该先是用什么样的文字去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而是应该有一副完整的、可以动的镜头。这个镜头可以拉伸、可以缩小、可以时而朦胧、时而又可以清晰,每一个镜头的移动,都是符合我们内心的走向、自然的规律、或者情感的发展。这样的诗,也才具有诗的美感。希望大家可以细细体会一下,尤其是看比如自然频道的节目的时候那个镜头的走位。比如: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个就是很明显的,镜头从近处一直到远处,从有声到无声,从时间的近处走向时间的远点,这样的顺序表现出来的。所以,希望大家在今后自己的创作中也要在脑海中清晰的有这样的镜头感表达。

所以,归根结底,相比较而言,格律、平仄、章法只占了一首好诗一成的重要性,九成来自于自己的体会和修养。我能给予各位的,不过是一成而已,大家后续的感悟和联系,更为重要。

押韵

Ok,闲话了好多,我们正式开始我们今天的内容。上节课我们讲解了格律诗的平仄章法,句式的布局以及用韵的基本规则。但是一首好诗,是不是朗朗上口,除了平仄决定之外,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韵脚是否清晰明亮。所以,一首诗韵脚选得好,基本在声律上得美感就成功了大半。因此,我们这节课,讲专门花些时间来讲押韵。为了方便大家的记忆,我在前人的基础上,给大家总结了叫做“押韵十忌”,希望大家着重记一下。

第一忌,忌凑韵。首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凑韵,顾名思义,凑韵就是为了把一些不相关的字,硬生生的把它变成韵脚。这个不光新学诗的人会犯,有些人即兴题诗时,思虑没有形成完整的句子,为了写诗押韵,生生的放个字上去,单纯补充音节,或者本来不想表达这个含义,为了韵脚多一个含义出来,都视为凑韵。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苏轼这首诗《次韵代留别》:“绛蜡烧残玉斝飞,离歌唱彻万行啼。他年一舸鸱夷去,应记侬家旧姓西。”这是苏东坡次韵别人的一首诗,为了强硬的次韵,最后一句:应记侬家旧姓西。这首诗是写西施的,但是大家知道西施并不姓西,他硬生生的让西施姓西了,这就是很显然的凑韵了。明知不可为,或者明知不知何意,但是又要用韵,这样硬生生的用韵,皆可以视为凑韵。再比如我们同学自己的作业中:“世道古来多生事,冰心久会有知臣。家和体健高一切,笑对红尘早日伦。”这是七律中节选出来的,大家注意看最后一句:笑对红尘早日伦。这个伦字用在此处,前后都不搭配,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所以此处就可以看做一个明显的凑韵。诗中没有废字,诗不像曲,可以用些衬字来填充韵脚,诗中的韵脚有两个作用,一个是保证诗的朗朗上口,另一方面,诗的韵脚还承担着一定要有明确含义的意思。

第二忌,忌落韵。还是先解释一下什么叫落韵,落韵其实就是不押韵的意思。我们依旧举个我们朋友作业中的例子:“君自含悲出屋门,天涯沦落两秋春。堂前白发怜孤子,镜里明眸盼贵人。”这个还是某同学七律作业中节选出来的四句。大家注意看韵脚:门、春和人。虽然读起来还挺押韵的,但是门是十三元,其余韵是十一真,并不符合临部借韵的要求。即使这样,读起来似乎是押韵,但是并不符合我们押韵要求的韵脚,我们也视作落韵,这就更不用说那些既不在同一韵部,也不符合临部借韵,读音也不押韵的那些字了。这个尤其要强调一点就是,像一东二冬这样的读音非常接近的韵部,即使读起来是押韵的,但是在非临部借韵时也不能混押,否则也被视为落韵,就是不押韵。合辙和押韵是不同的,戏曲小调板块合辙即可,格律诗则必须押韵。合辙我们就不讲了,合辙分了十三辙:姑苏、江阳、人臣…这些在戏曲中可以,但是格律诗是不行的。

第三忌,忌重韵或连韵。重韵是同一个字,做了不同句子的韵脚;连韵是同音不同字的字,在诗句中充当了韵脚。重韵,就是韵脚的字不能用一个,不能这次押了,下句还押。但是连韵这个是许多书上有点争议的,有的人认为,连韵没有关系,因为字不同,所以算是押韵符合要求的,但是也有人认为,连韵诗歌忌讳,至少诗不是很朗朗上口。给大家举个例子:“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这是王昌龄的诗。大家看,第一句韵脚“昏”和第四局韵脚“浑”就属于同音。再看这首:“寒风冷月老苍山,迁客重临涕暗潸。多少长城由内毁,狼烟几度雁门关?”这是我早年间的一首习作。第一句韵脚“山”和第二句韵脚“潸”就是同音字。由于这个是多大的忌讳,存在一点争议,所以我只能给大家一些参考意见。以下的意见是我的个人观点,大家自行取信。关于同音不同字在格律诗中个的使用:1.在宽韵部,比如一东二冬七阳等字比较多的韵部的字作为韵脚时,同音字应避免。2.在窄韵部,尤其字比较少得韵部作为韵脚的时候,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回避的情况下,应当尽量让同音的韵脚位置相对远一些。

第四忌,忌倒韵。倒韵就是为了押韵,把已经约定俗成的语序可以的颠倒。这个有点像凑韵,但是比凑韵强点的是,意思还大概能理解,但是就是不顺畅。我们还以我们同学中的作业为了给大家看下:“君自含悲出屋门,天涯沦落两秋春。堂前白发怜孤子,镜里明眸盼贵人。”大家注意看第二句,两秋春。一般来说,春秋指的是一年,几度春秋就是多少年的意思。这里的两秋春原意也是表达两年的意思,但是为了押韵,把春秋颠倒,这样也是不可以的。

第五忌,忌哑韵。哑韵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是一个主观感受的词语了,就是这个字,不明亮,发音不是很好发,或者各地读音存在较大差异。因为古代人认为,押韵的字,一定要音色明亮无歧音,读出来让人觉得清晰,感受舒服的字,才适合做韵脚。比如四支里的这个瑕疵的“疵”,这个字的读音就要求牙齿严丝合缝靠气息摩擦才能发出的声音,放在韵脚就不够敞亮,发音就不够好听。所以,即使它和四支其他的字放在一起也押韵,但是却很少用来作为韵脚使用。再比如还是拿个我们同学的诗当例子:“独往寻芳绕玉池,芙蓉破蕾又添姿。遥看雁塔香遮路,喜见寒窑鹊踏枝。遍历长安行乐处,低吟故土离别词。即今曲岸花开日,正是他乡寂寞时。”大家看池和词,枝和姿,这个字啊古代多为同音,而且发音都不是很容易就发出来。所以,就并不适合一起做韵脚,单独一个还可以,但是一起用也有哑韵的感觉。

第六忌,忌险韵。险韵就是韵脚这个字不常用、不常见,认识的人不多,就被称之为险韵或者僻韵。古人认为是个虽然是需要文学性的,需要一定文学修养的人才能品味的问题,但是同样不赞同用生冷怪字去卖弄学问。这部单单是对韵脚的要求,在诗内除非同意思的词太过不典雅、不雅致,否则应该尽量回避用险字、僻字,这点我在对联前面的语言要求章节给大家讲过要求。

第七忌,忌相同意思字做韵脚。这个其实不用解释,已经给大家翻译的很白话了。就是比如六麻这个韵部,“花”做韵脚了,“葩”一般就不能做了,这两个字意思比较接近。再比如十一尤的“忧”和“愁”也是比较类似的。还有七阳的“芳”和“香”。这些字意思非常接近,韵脚出现一个就行了,对于诗而言,重复的元素太多,也不是好诗。

第八忌,忌同一个字而不同的意思作为韵脚。这句话本身有点拗口,但是内容很好理解,其实就是多音字在不同韵部,引起歧义的问题。我举个例子,比如“重”这个字,有两个读音,一个读chong2,一个读zhong4。chong2是重复、繁多的意思;zhong4是沉重的意思。比如张籍的这首诗:“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这个押韵,“风”和“重”就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换一句:“洛阳城里见秋风,鸳鸯瓦冷霜华重。”这个“重”就变成了沉重的意思了,这里就不能和二冬在押韵了。也就是说,忌同一个字而不同的意思作为韵脚这句话的解读。

第九忌,忌撞韵。撞韵就是在不用韵的那句(白脚,比如七绝的第三句)尾字也用了韵脚同韵母的仄声字。给大家举个例子:“驱车兴来每独往,毗接无喧五柳堂。极目青山平野阔,涧边幽草竹梳凉。”我们同学作业中的例子。大家看第一句,不押韵,仄结尾的“往”和韵脚“堂、凉”韵母相同,这样就叫做撞韵。再比如这首:“遍历长安行乐处,低吟故土离别词。即今曲岸花开日,正是他乡寂寞时。”花开日的“日”和韵脚“时、词”韵母相同,也是撞韵,这样也是不允许的。为了大家好理解,再给大家举个古人的例子:“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个是韩愈的名作。第三句白脚“处”和韵脚“酥、无、都”也撞韵。曾经有学生文我:撞韵不是挺好的么,读起来更朗朗上口了,感觉都押韵一样,多爽啊。这个就不得不说说中国人对审美的认知,中国人对审美是讲究疏密有致的,就像国画一样,密的时候密不透风,疏的时候可以跑马,在疏密之中形成了美感。所以,对于诗歌而言也是一样的。撞韵不是绝对不行的,不是绝对禁止的,只是撞韵之后,减少了许多舒缓之美,让诗感到很促狭。古代人也讲了一些关于如何破解撞韵的方式。比如,不要把整句的重音放在白脚等等。但是这些方式对现代人来说难以掌握和形成统一标准,所以我只好再次给大家一个我的观点:尽量别撞韵。

第十忌,忌挤韵。所谓的挤韵就是指在句子中出现了韵脚要押的那个字或者和那个字读音一样的那个字。依然举个例子:“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王宰相的名篇。大家注意看这首诗,第二句:钟山只隔数重山。韵脚是“山”,但是句中还有“山”,这个就叫挤韵,这个字就像一个高富帅的男二号,一出现就很容易抢走了男一号“韵脚”的光彩,所以就把韵脚伤害了,这个就叫挤韵。所以,山是韵脚,那么句子当中就不应该再出现“山”了,更为严格一点的要求是甚至在这句连和“山”同音的字最好都不应该使用,这样才能保证韵脚的风采。

有人会问:“是不是押韵就只有这么多讲究啊?”其实不是,如果在苛求下去,还有什么大韵小韵之类林林总总,许多更为细细微的限制。一下我将阐述我的观点,这个是诗词书里没有的,权代表我个人的理解,大家姑妄听之:关于诗词的韵律之美,古人虽然做了许多的规定,看似苛刻,但是我们需要辩证的去理解这些限制。第一句话,当大家写诗,遇到很美好的意境、很高大的境界而被专属名词所限制的时候,请淡化这些禁忌,毕竟诗歌是有生命的语言艺术,不是带着枷锁的语言奴隶;第二句话,当大家联系的时候,自我修炼的时候,如果还可以寻找到更合适语言来打造一个更美好的声律场景的时候,请牢记这些禁忌,这些禁忌可以帮助大家练出一首更具有美感的诗。大家不妨再看一眼王安石的这首诗:“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不但挤韵,而且还撞韵,而且“春风又绿江南岸”还涉嫌抄袭。但是,由于各方面的美好存在,不影响其成为一首千古流传的名篇。所以,请大家自己去理解和体会那些诗歌的禁忌。

救坳

想必大家都看了王力先生那本《声韵格律》里面大篇幅的都在讲各种救坳。乏味、枯燥,但凡只看那些坳句,就没办法学。所以,我给大家的答案是,暂时不要学习救坳。但是,完全不学当然也是不负责任的,所以,我们只好选择一些适合我们现在来学的学。

现在我来和大家一起回忆一下,我们再对联里的课程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多少?大家还记不记得我在对联补充里讲到过的,如果出现了这个句式:平平仄仄(平)平仄,这个字是可以为仄的。括号里的这个字,是可以变为仄声的,即这句的最后三个字会出现“仄平仄”结尾的。我说当出现“仄平仄”为结尾的上联,下联两个对法,可以选择“仄平仄=平仄平”,也可以选“仄平仄=仄仄平”,那么这条法则在格律诗中同样可以适用。所以大家在写诗的时候遇到:平平仄仄(平)平仄,这两种对法在对联里叫做“半拗可救可不救”,在律诗里依然这么叫。这是关于救坳的第一点:半拗可救可不救。

关于救坳的第二点:三连仄和三连平的讨论。这个是在对联里没有的,因为对联里,三连仄和三连平都是不允许的。来给大家看个句式:仄仄平平(平)仄仄,这个是格律诗中的一个句式。注意我括号里的这个字,本来应该为平声字,放在律诗中是可以为仄声的,即允许“仄仄平平(仄)仄仄”的出现。大家注意看,括号里的原本应该是平声的字,变成了仄声后,就成了三连仄了,这个在格律诗中允许,但是在对联中不允许。当上半句变成了“仄仄平平仄仄仄”这样子后,那么下半句呢?“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这半句还得是原来的样子,下半句却不能用三连平去救,依然要保持下联“仄平平”的结尾。所以,关于格律诗补充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两句话:

1.半拗可以写,可救可不救;

2.允许三连仄,不允许三连平。

关于其他救坳的只是,需要大家熟练掌握截止到第六课以前的知识一段时间后,才能再继续深入。我们就不在这里再深入过多的去设计救坳的问题了,因为那些东西更枯燥、更乏味,还必须对声律非常熟练。最好熟练个两三年之后,再去学习救坳会比较好理解。





(扫一扫就可以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