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所谓父母子女,亦是一场修行

甜蜜的大枣 2018-04-15 18:22:26

甜蜜的大枣508

所谓父母子女,亦是一场修行

          文/琴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写父母子女情深似海的文章,总会收到这样的后台留言。

 

“为什么别人的父母那样情深,我的父母却那样冷酷。”

 

“父母对我只有索取,我感觉自己不是他们的儿女,而是他们的取款机。”

 

“从有记忆起,父母给我的只有打骂,如今他们老了骂不动了需要我来爱他们,可是,如何爱?”

 

类似留言不是主流,但三三两两总有出现,我不想讲太多大道理仅从道德的高度告诉留言的读者应该怎么做,我只想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当记者时,采访过一个女人,大家都喊她夏总。

 

夏总是那种白手起家的女强人,文化程度不高,精明能干,有一家很大的编织公司,在本地小有名气。

 

有一次,市里一家媒体来报道夏总,我陪同采访。车子抵达夏总公司,门前人山人海。一个瘦骨伶仃的老太太,穿着一件玄色外套,席地而坐,嚎哭不止:“大伙儿给评评理,她当着大老板天天吃香喝辣,爹娘都快饿死了,还有天理没?”

 


得知我们是采访的记者,老太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把薅住走在最前面的市里的记者:“正好,你们好好报道下我这个没良心的闺女,家里的房子眼看要塌了,让她出钱盖几间新房子居然不答应,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她混好了用不到我们了就不要爹娘了?”

 

市里的记者被老太太推推搡搡的差点跌倒,我去帮着解围,老太太另一只手一拨拉,我的手背上赫然几道深深的指印。

 

正闹到不可开交,夏总红肿着眼睛出现,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给老太太,老太太掂掂信封,拍拍身上的土一溜烟走了。

 

这种状况下,采访自然无法进行,送走市里的记者,夏总可能是太过郁结了,控制不住的拉着我吐槽:“你能想到吗,这就是我的亲娘。”

 

“从小到大,父母对我都像是拣来的,什么好东西都是紧着弟弟先吃先用,本来我学习成绩优异可以升大学,可高中没毕业,她们愣是让我退学打工赚钱帮着弟弟攒钱娶媳妇。现在,生意有点起色,她们就总是各种来闹,其实她们的房子好好的,但弟弟要盖大房子,又没钱,于是我这亲妈就主动出马来要,不给就在地上撒泼……”

 

夏总泪如雨下的边说边哭,我垂头看看自己手背上那几道深深的指印,对这个事业成功的女人充满了同情。

 

夏总离异两三年了,一个单身女人经营这么大的摊子,本就不容易,亲生父母还这样,这是多么命苦呵。

 

 

02


后来,工作更换,我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过了大约十余年,居然再次遇到了夏总。

 

秋末的公园,硕大金黄的叶子落得满世界都是,好多人在金黄的落叶上选景拍照。夏总正把一条大红围巾披在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肩上,一边冲着前方举着相机的温厚男人笑:“你凑得近一点嘛,给老娘来个特写镜头。”

 

我和她打招呼,夏总特别惊喜的抬起头来,跟着一同抬头的,还有坐在落叶上被围在红围巾里的老太太。

 

虽然过去了十年,可夏总母亲给我的印象太过深刻,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照顾老太太拍完照片后,拍照的男人和老太太去了另外一株树下选景,夏总和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我这才知道,她再婚已经六年了,拍照的男人就是她的爱人:“我老娘不用介绍了吧,你应该还记得。”说着,夏总爽朗的笑起来:“当年我别提多恨她了,那个时候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亲近成这样。”

 

看着手脚已明显没有十年前利落的老太太,说实话,我也讶异夏总居然有这样的胸怀,难道是老太太终于懂得闺女的好了?

 

“不,在老娘心里,我弟弟还是第一位的,不过,我现在不在乎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必要分那么清楚,她再怎么爱弟弟多一点,我不也还是她的亲闺女么。”

 


说笑间,夏总提及,十年前母亲来闹着要钱的时候,她和父母的关系已近决裂。后来,父亲一场意外去世,葬礼她都不想参加,可是,远亲近邻都劝,她到底还是去了。去了之后,她本意就是应应景,可眼见哭到肝肠寸断的母亲和弟弟,居然也不能自已的泣不成声。

 

父亲葬礼之后,夏总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再婚的时候她本想不告诉母亲,可老太太得到消息带着儿子在婚礼当天早晨跑来了,她给闺女送来了新崭崭的几条被子:“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娘,但不要让人家认为你娘家死没人了。”

 

再婚两年后,夏总怀孕生子,难产。危险关头,爱人第一时间派车去把她的母亲和弟弟接了来。

 

老太太在产房外面嚎天嚎地的和医生闹,虽然卖相很难看,可躺在产床上昏迷的夏总,因为这熟悉的声音一下子醒过来了。

 

“她又来给我丢人了。”她喃喃嘟囔着,止不住的泪如雨下。

 

脱离危险期后,她怪老公:“你通知她们干嘛啊。”

 

“你再怎么不喜欢她,她也是你的亲娘啊,她再怎么不疼你,听到你那么危险,也是急得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听了老公的话,夏总眼眶子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

 

老太太本来要伺候夏总坐月子,可夏总不习惯她突然的殷勤,于是让老公拿两千块钱打发她走。那么爱钱的老太太,一把把钱砸到女婿脸上,什么都没说,一路嚎哭着走了。

 

“她的哭声让我很丢脸,可是,我的心却没来由的暖了很久。”

 

孩子满月时,老太太又来了,拿了一个纯银的长命锁,给孩子往脖子上一套,来了一句:“有了这个孩子,以后再怎么着,也会有人管你,我就是马上死也能闭眼了。”

 

夏总本想责备她乱说话,一张嘴,却泣不成声的说不出话来。

 

 

03

 

“从那一刻起,我突然开始反思,老娘是真的不疼我吗?不,我只是不如弟弟在她生命中占的比重大。因为比重的失衡,所以生活中遇到的所有单选题,弟弟都是唯一选项。加之她没文化,人又泼辣不讲方式,以至很多时候让我产生了恨意。只是,她再怎么不疼我,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有了第一次反思,第二次反思就变得极为容易。

 

“后来我又发现,我和父母不能达成的和解,表面看只是我和他们的关系,实际上却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的整个人生。所以,虽然事业很成功,可我从来感觉不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有了孩子后,我试着学习接受老娘,她察觉到这种意向后,惊喜万分,反馈积极,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过去多年来母女关系的疏离,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而是我们双方共同用力的结果。当我开始懂得与她和解,力的方向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变了。”

 

夏总静静的说着,目光不时望向远处拍照的母亲,深秋的微风拂过她的脸颊,那一刻,我在这个中年的女人脸上,看到了过去从未看到过的幸福和安然。

 

夏总和她母亲的故事讲完了,这对母女给我带来的震动,却一直萦绕在心头。

 

与更多父母而言,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忘我宠爱和照顾,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不由自主的天性。

 

也是因为这样的天性占据了主流,以至很多人都有了那样的错觉:父母就应该是神一样的存在。

 

可千人千面,这个世界,有把儿女疼惜如命的父母,也有一些父母,天性中自私的成分大过舔犊之情。

 

像已经仙逝的梅艳芳,她和母亲多年关系不睦,去世后,大部分遗产留给慈善机构和朋友,每月留给母亲的抚养费仅仅三万块。梅姑的干妈何冠昌太太更是爆料梅艳芳生前怨母亲只关心她的钱,并无关心自己。

 

年轻几岁时,看到这样的故事,总会愤怒不平,既然没有能力爱孩子,为何还要生下她。人到中年之后却顿悟,父母子女一场,其实是三生石上注定的缘分:父母遇到怎样的儿女是天意,儿女遇到怎样的父母,亦是天意。

 

能够母慈子孝的家庭,自然是极大的幸运。双方关系差强人意,表面看是一场悲剧,可悲剧背后,却藏有更深远的、更需要智慧来破解和抵达的生命高度。

 

 

04

 

经常看情感调解类节目,发现一个共性问题,几乎每个不孝的儿女,都会有一番对父母不称职不合格的控诉。这控诉,部分是儿女认知观错误无理搅三分的牵强附会,也确实有那么一部分,是为人父母者没有尽到足够责任才造成的。

 

儿女眼中,既然父母做得不够好在先,自己理所应当可以以牙还牙。我不想站在道德高标上批驳这样的对峙不正确,我想说的只是,亲子关系不和谐的人,哪怕不和谐的根源确实在父母,他也会终生难以获得真正的幸福。

 

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睦,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和有血缘关系的父母不睦,无论言语上如何掷地有声,内里都会藏有一把利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暗暗捅自己那么一下子。

 

对父母的怨恨心结,决定了一个人面对挫折的态度和能力。一个由内而外散发幸福气息的人,不是拥有的一切都合心合意,而是他本身有能力同遇到的各种挫折不顺达成和解。

 

在这个角度说,不原谅宽宥赐给自己生命的父母的人,终生都不会真正原谅宽宥自己。这样的人,无论父母多么不堪,如果不能真正从根源上与缺点累累的他们和解,再高级的包装裹着的也会是一颗苦涩的核。

 


我最近经常在想,生命的终极意义到底是什么?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答案,但无论怎样的答案,都不应离开爱和温暖这两个关键词。

 

爱和温暖,是所有生命的唯一救赎。

 

为了得到救赎,无论我们拥有经历的是什么,都必须从这种拥有中找到正能量的积极的东西。

 

爱情如是,亲情更如是。

 

别人的父母伟大无私得仿佛神,我们的父母却是有瑕疵的人,这样的事实可能会让人有暂时的失落,但是,亲爱的,你想过没有,上天为什么要给你安排这样一份亲情?通过这样一份亲情,它又到底想让你悟道什么?

 

我们生命中来到的每一个人都有他存在的独特意义,有瑕疵的父母来到我们的生命中,他们的意义又是什么?

 

人间处处皆道场,父母亲情更如是。不那么完美的父母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终极意义绝不是让怀有不满和仇恨的孩子抱团去开辟一个类似“父母皆祸害”的小组吐槽,而是老天交付给不一样的你一项额外的“作业”——它要通过不一样的你来亲见不同的生命如何通过蜕变和升华成长为丰富包容的崭新生命的过程。

 

有瑕疵的父母,是另一种意义上度化开启我们心智的“菩萨”。

 

同有瑕疵的父母从敌意到相爱、从排斥到接受,是每个需要蜕变的生命必要经历的不可或缺的阶段。蜕变了,囚于困境的生命破茧成蝶,从此拥有不一样的温度和光芒。蜕变不了卡壳在那里,父母的瑕疵就成为你一辈子都绕不过的死结。

 

学不会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学不会原谅包容和爱,毁的不仅是亲子关系,更是自己。


作者简介

琴台,知名期刊写手,《读者》《意林》签约作家。

 

追热点,她独树一帜;写家常,她感人肺腑;说爱情,她令人动容;论世情,她犀利深刻;儿女情长,她笔游八荒、戳中泪点。

 

一笔写尽烟火人生。亲情、爱情、友情、世情信手拈来,特别适合有一定生活阅历的读者共鸣。

 

原创公众号:甜蜜的大枣

公号ID:tianmidedazao

 

个人微信:cangzhouqintai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琴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