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30 雾雨山城

徒托空言 2018-02-18 17:34:24

去往九份附近的民宿时,已是夜晚。汽车行驶在弯弯曲曲的上坡路上,随着地势攀升与深入,黑漆漆的半空中逐渐出现了一大片橘黄色星星点点的灯光,傍山而亮。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同在北部的九份亦是阴寒湿冷,在约一车宽的沿山小路上先上坡后下坡地绕了数个急弯后,我们终于在这个雨夜抵达了住处,汇入那片暖色星海的其中一颗。

意料之中,翌日亦是阴雨绵绵,目光所及之处皆自动加上了一种名为“黯淡”的滤镜,天亮之后、天黑之前,天色始终保持着下午六点时将暗未暗的挣扎而纠结的灰白,背后的山、远方的海,在云雾的笼罩下与天空几近融合,时隐时现,空气中充裕的水汽或雨滴,则依着目光的远近依次减淡了远景的色彩,直至将其隐没在白茫茫一片之中。

房东遗憾地安慰我们道:旅游还是要随遇而安啊。我倒是觉得缥缈朦胧的山色,未必输于天朗气清的时节。雨天亦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的其中一天,下雨的九份不还是九份吗?

此处的旅游巴士车身的广告语是“惊艳水金九”,后三个字便是这一片区的三个景点的合称:水湳洞、金瓜石以及著名的九份。这块区域依山而建,三面环抱山中,朝海一面左右依旧是小山斜坡,露出一块倒三角形的海面来,由瑞芳上山是一条路,渐次爬坡升高,在聚落地区绕一圈,途径九份与金瓜石等地再下坡,直至沿海平缓公路,通往福隆。

一趟公车从头搭到尾,这片区域也就大致转完了。金瓜石是起点,这里是曾经的采矿据落点,从前宿舍、旅馆、警局,乃至半山的采矿设施皆大致修缮保留了下来,有不少日式建筑。这里也算地势较高之处,眺望过去可以看见建在对面山头的独栋小楼房,这一栋的顶楼恰巧与那一栋的一楼在同一水平线上,以及再那边、更远处的山边楼房,像是交错地叠了许多层画面。

搭乘公车便是现代版的走马观花,亦无不可。车上乘客寥寥,当地居民二三,游客只有我们,当我想看远方景色时,便坐到左边,想看山边景色时,便坐到右边,公车调头返程时,再换座位便是。车一直开着,景也随之变化,山峰依旧望不到顶,因为盖着厚厚的云雾;各种各样的小楼房看准了平地立起来,各色砖瓦与翠黛山色形成对比;看上去颇有历史的巨型管道、方形建筑坐落在荒地与芒草之中,自带一股神秘感;逐渐展开的海面只比天空的颜色稍深一些,却也广阔地足够震撼——湛蓝的大海我心向之,当我终于在此处看到心心念念的大海时,海天同灰又如何呢。




公车在九份老街附近的上落客最为密集,到了此处忽然热闹起来。老街要晚上灯笼点起时最是好看,然而许多店铺关门较早,不过,当我们从平溪线赶回时,时间早已晚得一般店铺全部关门谢客了。于是,我们匆忙找着众多游记照片中的九份红灯笼,然而眼前的店铺不仅关门了,还根本见不到红灯笼的影子,恍惚之间,我仿佛回到了鼓浪屿其中的一条商业街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九份?为什么和网上介绍的大相庭径?我不甘心地拿出手机地图,誓要找到为许多人所向往的九份老街,虽然我对其并没有很大兴趣…

终于在一个地图显示交叉道路的地方,一个侧身,视线豁然开朗,一条不宽不窄的石板阶梯延伸下去,两旁密密地立着各式房屋,悬挂的灯笼、电线、招牌灯亲热得不分你我,终于有了些游客。实际上我对九份的兴趣不高,商业化程度必然伴随着知名程度,不过,鼓浪屿也有清静之地,九份老街也有与游记照片不一样的地方。

不远,就在那一片挂满五光十色的餐饮招牌路段再往下走一点的地方,这里大概是尚未商业化的居民区,灯光黯淡寂静下来,路两旁的庭院栽着花木,晾着衣服,回首一看,两边的房屋好似一道门的左右门框,框住了门那边的繁华喧闹。




某处民居的门外旁边摆了一个烤鱿鱼的摊子,老板娘站在屋子里催着孩子睡觉,我看了一眼,提不起兴趣,随意问朋友一句:要不要吃烤鱿鱼?没想到她欣喜地说:啊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我讶异于无心插柳,却也有些暗暗庆幸。

老板娘闻声走出,从玻璃柜里拿出一些鱿鱼,正以为她要递过来的时候,却是拿进屋里放进烤箱之中——不是早早烤完放冷的呀!在等待的时候,我们玩起一边的弹珠游戏,其实就是三维弹球的现实版,弹珠落入有一定分值的洞里,三次累计在一定范围内便有奖励。我幸运地获得了一份未见过名字的奖励,便询问。老板娘介绍说,那也是鱿鱼的一种,若是在晴天,顺着这条阶梯看下去,可以看到窄窄的海面上渔船的灯火,便是在捕捞那种鱿鱼了。



取完烤得暖乎乎的鱿鱼,我们沿着湿漉漉的石阶走下,身后的九份老街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一颗明亮星芒,走出窄路,眼前又是昏黄静谧的社区与远方高高低低忽明忽暗的闪烁灯火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