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创新创优 《叮咯咙咚呛》:真人秀和国粹的协奏

广电时评 2018-07-03 21:04:06

“2015年度广播电视创新创优节目”之《叮咯咙咚呛》,以明星学习中国戏曲为主线,用真人秀包装传统文化,凸显传统文化与大众文化的融合,同时展现中国文化与韩国文化的碰撞交流。




6位韩国明星、4 位中国明星,兵分三路,向京剧、越剧、川剧三个传统戏曲的名家大师拜师学艺、体验精粹。这是《叮咯咙咚呛》为弘扬中国传统戏曲文化作出的尝试。


2015 年3 月1 日,《叮咯咙咚呛》在CCTV3首播。当时恰逢第二季度,综艺节目陷入“新老混战”的形势之中,在引进模式的风潮下,《叮咯咙咚呛》反其道而行,邀请韩国明星学习中国传统戏曲,也唱起了一出自主模式的原创大戏。


研发策划:立足不同文化的交叉点

《叮咯咙咚呛》由中韩制作团队联合研发创作,从研发策划、中期拍摄、后期制作到正式播出,历经一年的时间。


节目立意是用真人秀包装中国戏曲艺术,让中韩两国明星协同合作又相互竞争,一方面凸显传统文化与大众文化的融合,另一方面展现中国文化与韩国文化的碰撞交流。



在节目研发阶段,《叮咯咙咚呛》经历了一个“难产”的过程,中国有300 多个戏曲剧种,是只选影响力最大的京剧,还是同时选择多个剧种多线展开?选择一种,也许会有单一性和局限性;选择多种,又会削弱剧种的独特,信息量太大不易观众消化。节目组选择与调研的过程相当费功夫,最终呈现时,观众看到了京、川、越三个剧种。这样一来,三个剧种同步推进,既制造了难点,也丰富了看点。


接下来,如何把古老戏曲的艺术内涵转换成电视观众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达到真正的寓教于乐,是导演组和编剧组耗时最多的一个部分。通过对京剧、越剧、川剧的深入了解,诸多程式动作、服饰妆扮、人物角色、唱腔念白等戏曲元素,经过分解与重构,以带有戏曲特征的电视综艺表现方式呈现,例如障碍设置、游戏设计、户外碾转、竞技任务等等。诸如此类的设计在节目中还有很多,这种尝试虽然较为简单直白,却也是能最直接打破文化边界的捷径。文化的隔阂被消除后,开始逐渐融合,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不同文化之间的交叉点(即共通点),有助于文化的快速融合。



戏曲是真正的“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让没有相关经历、甚至语言不通的中韩明星进行戏曲学习是很大的挑战。为了使中韩明星的学艺成果形成前后强烈的对比,在最终剧目呈现上,节目组采用“中韩合作、混搭编创”的形式,对名家名段进行了立体化的重新编排与编曲,既不能破坏戏曲唱段的原汁原味,又要用易于年轻人接受的方式表现。例如,曹世镐与刘雨欣演唱的越剧《春香传》,它本身就是一部极具朝鲜民族特色和民间文学风格的经典作品,因此这段唱段的词大胆的采用了韩语,再由中韩明星合作演唱,文化交流的意义得以凸显。


《叮咯咙咚呛》是中国较早尝试“剧情化”真人秀的综艺节目,如果概括剧情大纲,可以分为集结、拜师、学艺、考核和最终竞演五个部分,这也是《叮咯咙咚呛》的“内容模式”。每期节目的最后都会停留在一个悬疑点上,这个悬念设置也是为了营造观众追看的动机。这种叙述方式也是中韩导演团队的全新尝试。


中期拍摄:“真实拍摄”的本土化境遇

没有经典模式的拍摄指导,没有精准全面的流程把控,原创户外真人秀节目的摄制团队不仅要完成设计好的真实记录,更要捕捉难以预料的突发情况。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保证基本的“真实拍摄”,把控人物和情节,实现故事走向,并从人物的角度讲述节目的立意和高度,是原创节目在拍摄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


《叮咯咙咚呛》“中韩明星戏曲挑战”的主题立意和整季连续的叙事结构都决定了节目需要完整呈现明星的心理变化和故事的起承转合。在节目第三集《 寻师路漫漫》中,川剧组的三位明星在重庆金刀峡中寻找川剧导师。前期剧本讨论时,导演和编剧希望能够凸显川剧的雄伟大气与神秘莫测,便将导师的出场设计在重庆的山谷之中,明星们循着导师的高腔寻找,塑造出一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意境。在原本的环节设计中,明星们需要完成峡谷内三道关卡的考验,最终到达导师所在的藏刀洞。但是金刀峡峡谷两岸石壁如削、水流湍急,全峡长约 10 公里,依山栈道全长近7 公里,全程为单向路线,最狭窄的地方需要单人侧身通过。当时,整个摄制团队加上当地辅助工作人员多达 100 余人,为不影响节目拍摄效果,只有少数导演和摄像在明星和导师身边,其余工作人员沿峡谷逐个排列前进,列队长度近 3 公里。明星们经历了艰难困苦后,体验到了想要学习戏曲就必须经历困难的道理;对摄制组而言,这也是职业生涯中一次难得并难忘的体会。


后期剪辑:“影视化叙事”的思维转变

剪辑是户外真人秀最重要的叙事手段。成熟经典的节目模式有着最直观可见的成片作为剪辑参考,而对于《叮咯咙咚呛》而言,成片风格、叙事结构、视听语言是完全陌生的。戏曲知识的游戏化呈现多是以游戏为原型,多机位重复剪辑、注重细节放大的剪辑风格是节目组需要强化的;韩国电视节目的叙事节奏缓慢、情节冗长,是需要规避的。



《叮咯咙咚呛》首集为明星在北京集结、分组并寻找队友。由于涉及多个环节的内容,第一集迟迟未能进入戏曲主题,抓住节目受众,还受到了部分观众的质疑与不解。根据收视反馈和思路转变,导演组和剪辑团队对第二集的叙事结构和节奏做出了及时调整,将大观园看戏选戏、长城戏曲初体验、兵分三路寻师衔接地自然流畅,并加快了剧情的行进速度。


第一季的三个剧种、三个地点、三组明星、三种风格将叙事彻底割裂成三个影视空间,这些影视空间看似彼此相通,关联却又较弱,是剪辑过程中的一大难点。为了能够给观众呈现一个完整统一的影视空间,减少组与组之间的跳转,保持叙事的连贯性,镜头并列、蒙太奇、高难度平行剪辑等拍摄手法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叮咯咙咚呛》历时一年之久的制作历程,从侧面体现了中国原创电视节目制作的艰辛和不易。但庆幸的是,中国的电视制作人依然坚毅勇敢,愿意接受挑战、迎难而上、创造机遇。


延伸阅读

《中国诗词大会》| 台前幕后的温暖

《挑战不可能》|“有筋骨”,第二季8月录制

《我是先生》| 因为“难做” 才更显“难得”

《中华好家风》|创新表达,堪称荧屏文化暖流

觅文化印记 寻声音之美

创新创优系列报道|高效、实效的电视众创实践

创新创优 | 用声音讲述精彩故事 传播大爱之声


选自《广电时评》杂志第七期(7月10日刊),文章有删减,完整原文及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订阅《广电时评》杂志。


【版权声明】本文系《广电时评》独家稿件,《广电时评》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