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就算天塌下来,没准睡个好觉就过去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今天本是一个普通的周五,

一早起来就为新书的截稿做最后冲刺。

谁知一到下午,

微信朋友圈里、微博上、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们,都在为一件事伤心难过——任航自杀去世了。

他是个摄影师,也是个诗人。

在国内也许没多少人知道他,

但他在国外是个炽手可热的艺术家。



2015年初,

那时候正在做第四本书《跟自己说声晚安》,

我想着要在这个有关卧室跟隐私的话题之下聊聊“性”,

因为“性”不是遮遮掩掩的事情,

人吃五谷杂粮,打嗝、放屁,都是日常需求。

但是在国内的大众面前,

提到这个字,还是会是脸红、尴尬。

任航的作品都和“性”有关,于是我找到他。


我们约在一个下午在传媒大学地铁站出口的咖啡店见面。

这个来自东北的男孩儿又高又瘦,

说话腼腆,笑的时候看得见两颗虎牙。

“我刚从曼谷回来,家里太乱了,尤其是卧室都没地方的下脚。”

说着他跟服务员点了杯西瓜汁。


在正式深入地聊天之前,

我含蓄地表达了接下来聊得会很露骨,

他说:“你们敢印,我就敢说。”


谈话里说到学生时代,

他说“其实我不是在传媒大学毕业的,只是在那里短期地上过培训班,后来有段时间国内对我的采访很密集,有深有浅,有时谈话的过程中没有足够的解释空间,所以大家一直在说我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有机会我得好好解释一下。”

没过多久,他真的在微博上说了这件事情。




虽然直到现在我心里还存在一丝希望,

别扯了,他还有好多性作品要拍呢,

但还是在《跟自己说声晚安》里翻出下面这篇对谈,

然后跟自己说声晚安。


编号223╱photo



日和手帖 你把你的作品和性联系到一起?

任航 对呀。我希望我的作品都和“性”有关系。


日和手帖 为什么?

任航 因为我喜欢“性”啊,是很个人的原因。但是风景我也拍。



日和手帖 你觉得外界对你的作品的评价吗?

任航 我之前在乎,因为控制不了,但时间久了就不在乎。别人夸我我会高兴,因为满足了虚荣心。别人骂我我会不高兴,但是影响不会那么大。所以,现在的高兴与不高兴都只是那么一瞬间,听一听就过去了。说起我拍我妈那套片子,有人专门给我发了好长的邮件骂我,我没看完就删了。


日和手帖 有人说你的作品为“软色情”,那你是怎么看待你镜头下的男男女女的?

任航 我不觉得我的作品是“软色情”,我更希望它是“硬的”。




日和手帖 你的诗、照片都很“下半身”,想法都来自于卧室吗?

任航 不会特意地在卧室里面想。我之前出过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就叫“卧室”,是在不同的房间里拍男孩儿。这不是一个主题,是因为我发现我的很多作品都有共同之处,都是在卧室里面发生的。而且卧室里的场景一律都是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后来发现在卧室里面拍的作品太多了,所以我选出了一些,做成一本书。


日和手帖 你的睡眠怎么样?

任航 时好时坏。睡眠很好的时候会很快就睡着。睡眠差的时候会很难受。以前失眠时还是会告诉自己一定要睡。



日和手帖 失眠的时候都干什么消遣?

任航 我会想尽办法让自己放松下来,去找一些自己平时认为最无聊的事情做,比如平时没看完的,或者是认为没意思的书,这个时候可以看一看。我觉得睡不着是因为自己的头脑一直在转,所以应该想办法停下来,当头脑真正停下来的时候,你就可以去睡觉了。而且我不会在睡觉之前刻意地去想怎么拍照,包括拍照之前。思考和拍照是同时进行的。有几次我试着把睡觉之前想到的很好的点子记录下来,但是我发现一旦当我开始拍照,从来都不会按照计划来拍。现在就不会,我会起来看书、收拾房间、洗澡,什么都做。


日和手帖 性和卧室之间在现实生活中总是无法回避的,美国的一个摄影师还专门用摄影来揭露人性和性癖。人们白天的表现很正常,晚上回到卧室就会变得狂野不羁,你对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

任航 我活着的时候估计揭露不了什么现实。我管不了那么多,好好活着得了。所以我从来不会做什么项目,也不会利用照片揭露什么、阐释什么,包括以后也不会。至于如果不拍躶体以后去做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刻意地去想。也许有一天我觉得拍照没有意思了,就不拍了。



众生皆苦,天塌下来也要找到方法,睡个好觉。

跟自己说声晚安。



Echo╱interview & text

任航、编号223╱photo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