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听说,“公检法”最近日子不太好过

半月谈 2017-11-28 16:41:58


  “这一阵,弟兄们都没法好好干活了。”薛国骏,这位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被逼得以戏谑的口吻,说了句江湖气很重的话。


  “绝不是因为马上要司法改革了。”他解释道,只因为一件小事:最近他们办案时,打电话通知当事人或证人进行取证,却多被当成诈骗。


  在电话里,薛国骏他们的开场白通常是这样的:“您好,我是苏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话还没说完,接电话的人就脱口而出:“骗子!”然后立刻挂断。“这还是好的,”薛国骏很无奈,“还有‘问候’我们祖宗十八代的。”


  为了教人们防范电信诈骗,一些媒体总结出了类似于“六个一律”这样的口号,其中就有一条是“接到电话,只要一谈到是公检法税务机关或领导干部的,一律挂掉”。由于简单明了,所以深入人心,可是相关机构却因此躺枪,连正常工作都难以开展。


  被诈骗电话误伤的不只是公检法等机构,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越加猖獗的电信诈骗导致人人自危,甚至出现了矫枉过正、以邻为壑的情况,把很多并不是诈骗的电话,也误认为是诈骗,反而耽误了正经事,甚至又给新的犯罪行为带来机会。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家住河南南阳的孟明铭今夏考上了一所广州的大学。开学报到后,为了方便,她换了一张广州本地的sim卡,换完就给爸爸打电话。前两次拨,都是响两声就被摁掉了,孟明铭想可能是爸爸在忙。过了几小时,她又打过去,爸爸终于接了电话,明铭还没张嘴,就听爸爸说:“你烦不烦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们这群骗子!”


  明铭吓一跳,战战兢兢叫了声“爸”,然后说:“我刚换的号。”她爸愣了几秒,说:“哎哟,我一看是陌生电话,177开头,还从广东打来,就以为是诈骗的……”



  类似的情况,邓联成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他也遇到过,不过不是被他爸当成骗子,而是把他爸当成骗子。


  年初邓爸爸去电信营业厅给家里的网络缴费,业务员推荐了上网、打电话一体的套餐,还包括只要开通一个新号就送手机的优惠项目。邓爸爸正好想换手机,就顺势换了号。可毕竟上了年纪,不太会用,也不知道怎么充值,他只好向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求助,就给儿子发了条短信:“给我充50块钱。”

  等了一上午,儿子也没回,他才想起来这是新号码,忘了跟儿子说,就又发了一条“我是你爸,换号了。”这下儿子很快就回了:“骗谁啊,我还是你爸呢!”老邓气得两眼发晕。晚上邓联成给家里座机打电话,他妈抓起电话就埋怨他:“你怎么说话的?你爸就让你给充50块钱,让你给气得血压高,躺了一下午,晚上饭都没吃。”邓联成哭笑不得。

  暑假期间,姚米去楼道倒垃圾,想着一扭身的事儿,就没拿钥匙,一个不小心,顺手把门带上了,被锁在家门外。她到电梯里找了几个邻居借电话,打给去附近同学家打游戏的哥哥,都被哥哥当成诈骗电话,后来干脆不接了。

  姚米只好在家门口等哥哥回来。那时她刚起床没多久,还穿着睡衣,连内衣都没穿,尴尬极了。“重庆今年夏天又格外热,等了3个小时我哥才回来,我感觉像等了三十年。”姚米说。


17X号段和010开头,都是诈骗吗? 


  此前,确有媒体曝光过“170”“171”号段超四成为诈骗电话,不少人杯弓蛇影,将17这两个数字开头的手机号,都当成了诈骗电话。


  因为手机号是174开头,京东配送的快递小哥刘冲吃尽了苦头。联系客户时,他的电话经常被人当成诈骗电话,要么拒接,要么挨骂。

  今年中秋节比较早,天气还热,节前不少人在网上买了冰激凌月饼送亲友。冰激凌月饼多是做成月饼形状的冰激凌,可供配送的时间很短。北京进入9月以后,经常暴晒得厉害,刘冲好几次送货联系不到人,眼瞅着冰激凌月饼都快化了,对方那边还是响一声就挂。

  “明显是把我的电话拉进黑名单了……”刘冲说没办法他只好回取货点。有一次他当晚就被客户投诉了,第二天终于送到了还是被骂。“是您自己死活不接电话啊……”他跟收货的大爷解释。“谁让你电话是174开头的!”大爷特别横,“报纸电台都说了,17几开头的都是诈骗,压根儿就不能接!”



  现在随着手机的普及,陌生座机号码的来电已经越来越少。有些办贷款、做股票、房产中介、保险推销的骚扰或者诈骗电话,却是用010开头的座机打来,于是在一些省份,有些人会把北京区号“010”开头的电话,当成推销或者诈骗电话。

  “我就没离开过四川,也没有家人或者朋友在北京,接过几次010开头的电话都是‘那种’,所以现在我看到010开头就直接摁掉,”家在四川广元的林丽说,“没想到会耽误事。”

  林丽的爸爸妈妈还不到50岁,身体好,也像年轻人那样爱玩点刺激的。8月底,爸爸妈妈和几个年轻的朋友一起去康定的嘎贡山徒步旅行,山里没有信号,联络不便,林丽一直悬着心。约莫爸妈上山前后那两天,林丽接到了“010”开头的陌生来电,听到个陌生男人说了声“喂您好”,她赶紧挂断了,觉得肯定是诈骗电话。

  类似电话前后一两天又打来了几次,林丽再没接听过。等爸妈徒步结束下山联系上林丽,她才知道那个电话是他们拜托领队用卫星电话打给林丽报平安的,卫星电话8块钱一分钟,显示的就是010开头。她听到那声“喂您好”,也白白花掉了爸妈8块钱。


误判一个诈骗电话,耽误一条人命


冯兵夫妇对一个电话的误判,差点耽误儿子上北大。


  儿子冯诚在高三整个学年的成绩不是特别稳定,既考过年级第一,也掉出过年级前50名,对于考北大清华,无论是家人还是学校,都没过多地期望。因此,两个多月前,当冯兵夫妇接到北大招生组打来的电话时,最开始误以为是诈骗电话。

  为了抢生源,北大清华在广东省的招生组会比考生略早些拿到他们的高考成绩,拿到后立刻联系考生,说服他们报考本校。冯诚记得非常清楚,广东省今年放榜时间是6月25日,而6月24日夜里11点47分,他父母接到了北大招生组的电话,表达恭喜,还约他们第二天见面聊聊,目的就是想抢在清华之前,把这个学生“忽悠”到北大来。

  因为来电的时间太晚了,还要约他们第二天见面;电话归属地显示是佛山本地,并不是北京;再加上确实没想到儿子会考得那么好,冯兵夫妇不敢相信,怀疑这是诈骗电话。

  为了求证,将近夜里12点了,夫妇二人还是拨通了冯诚高中学校校长的电话,紧接着两人又接到了清华招生组的电话,才终于确认了儿子是真考得不错,这才敢真正开心起来,也没耽误这个佛山市理科状元上北大。



  可翁婷玉却因为自己对诈骗电话的敏感,耽误了一件大事。

  半年前,翁婷玉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红十字会的,说她捐献的造血干细胞与某位患者通过配型初筛,打电话是为了向她核实个人信息,并让她提前做一下相关准备。那段时间翁婷玉正焦头烂额地忙着找房子搬家。电话给了房产中介之后,她就总收到各种骚扰、诈骗电话,翁婷玉立刻认定这是诈骗电话的一种,一声没吭就挂了。后来这个电话在两三天里频繁打来,翁婷玉干脆拉黑。

  两个月后,等她找好房子搬完家,在书柜前翻书查资料时,从一本书里掉出了一张印有鲜红红十字的荣誉证书,证书记录她2007年曾在浙江捐献过造血干细胞血样。“我当时就蒙了!”翁婷玉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我才想起来我07年在杭州上大学时曾经登记捐献过!那个电话是真的!”

  “那个电话还在我手机里,”翁婷玉哽咽地给《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看她手机的黑名单通话记录,“我留着它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该乱怀疑人!可我没敢再回拨……我怕听到他们告诉我,那个和我配型的病人已经没了……后来我查过,造血干细胞的非亲缘配型成功概率一般只有十万分之一,他们应该很难再找到第二个了吧……都是我的错……”


真检察院电话被当成诈骗电话


  确有不少诈骗冒充公检法或税务机关,再加上个别媒体概而论之的总结,导致不少人只要听到自称是公检法等机构的电话,就认定是诈骗,不仅影响到了相关机构的工作效率,甚至又给新的犯罪行为带来机会。


  “打电话联系当事人,却被误认为是诈骗的情况,从三四年前就开始了。”现年50岁的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薛国骏对《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说,随着近期徐玉玉案等电信诈骗的频繁曝光,人们对他们打的电话更加谨慎。

  “也不能怪人家,骗子确实太多了,我们只能说:‘我真的是检察院的啊!真的啊!’可问题是,没有一个骗子说自己是假的呀……再加上有媒体扣帽子,说:‘凡是自称公检法的,一律是骗子’,我们就真的没法干了。”一气之下,薛国骏在自己开办的微信公号“法海行舟”上写了篇文章吐槽。

  在这篇名为《听说,“公检法”最近日子不太好过》的文章里,薛国骏列举了自己及同行们遇到的窘迫,也教大家了一些辨识真假“检察院”的方法,比如电话里是否谈到转账汇款,是否肯在检察院当面约见等。

  令薛国骏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章在三两天之内,阅读量就达到了一百多万,有四百多个人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而此前,他在自己微信公号上发的文章,单篇最多也就两千左右的阅读量。薛国骏说:“我真的没想到这篇文章会火。朋友圈里都在转,简直像‘病毒式传播’。我想肯定是因为引起了相关机构的共鸣吧。”

  在读者互动的四百多条留言当中,有一条让薛国骏印象深刻。

  “有人给我留言说:为了让群众不受骗,你们公检法就委屈些,牺牲点自己的利益嘛!”薛国骏说,“我觉得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我们公检法办案的最终目的,不也还是抓坏人嘛。影响我们办案,就是影响我们抓坏人啊。说难听点,公检法人员工资收入和办案量、破案率并不挂钩,我们并没损失什么,损失的最终还是人民群众呀!”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周治成曾接手过一个案子:王大姐通过网购花五万元买了一幅画,选择当面支付。画到手以后,大姐把五万元给了送货上门的快递员,快递员把钱收下跑路了,没有交还给卖家。

  “这个案子的案情很简单,王大姐是唯一的证人。”周治成告诉记者,他电话约王大姐到公安机关提供证词,刚说完开场白,就被王大姐一顿狠批:“你这个骗子,我要报警!”“您听我说完,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您可以听完再决定报不报警。”周治成劝她。王大姐说:“我不听,你个骗子,我现在就报警!”

  后来周治成让一个声音温柔的女同事又联系王大姐,劝她来作证,王大姐依旧听到自称是检察院的,就一口咬定对方是骗子。最终由于缺少证人证词,他们无法逮捕作为嫌疑人的快递员。“我之所以对他印象很深,是因为不批准逮捕以后,他又实施了别的犯罪行为。”周治成回忆道。


(除薛国骏、周治成外,报道所涉其他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草地周刊

记者:尹平平 邓陈晖 


监制:孙爱东

编辑:魏春宇 郑雪婧

觉得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