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先拿冰叔帅照镇个楼

2017.02.09

GOODNIGHT







《乖,摸摸头》的作者大冰,读过他的书或者大约知道他的人会怎样评价他?如果用两个字的话一定离不开“洒脱”“潇洒”相关的字眼;如果用一个字的话就是“帅”,黄金左脸,长的帅、活的帅 !

大冰的简介也是有意思的特别:野生作家,老背包客,不敬业的酒吧掌柜,资深西藏拉漂,知名丽江混混,黄金左脸,业余皮鼓手,业余……(各种业余,说白了就是各种会玩)

看过他的三本书:《乖,摸摸头》《阿弥陀佛么么哒》《好吗,好的》一看书的封面,一看书的名字,就知道是他的风格,在书店里闲逛,看到他的书,必是要欢欢喜喜的读上一会的,但我喜欢先大致翻一下别的书,雨露均沾你懂吧?

无意发现了一个事情,就是他的每本书差不多三十万字吧,三十几块钱,同样的,别的书也是三十几块,十几二十万字的样子,我当时就深深的觉得:大,冰,好,实,在,啊。

我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大冰的名字的第一印象,一听就是个糙爷们儿,哈哈哈,人糙文字不糙(我是不是说错话了,大冰不要打我,我会喊妈妈的)。

那时候我读的是《阿弥陀佛么么哒》,知道么?我在大学寝室就着厕所灯光和窗台用了一夜,把它一边看一边记读书笔记,渐渐的我看到天色一点点亮了,朝霞升起的时候真的惊艳到我了,短暂却美的妙不可言。

合上书本的时候上床已经凌晨五点了…而且我的一双腿应该养活了三五只还是拖家带口组团吸血的蚊子…

大冰用半生闯荡,结交了各路大神,他用老酒换他们的故事,写下了这些书,带些艺术手法却是真实的。

也有喜欢黑人的网友给他评论你咋不上天啊?你咋不去南极写书啊?于是他刚上市的新书《好吗,好的》就是在南极写下的。哈哈,大冰专治各种不服…


我就摘录一些有趣的句子分享给大家哟~看看人家如何做到迷之潇洒的~

我有一个神奇的本领,再整洁的房间不出三天一定乱成麻辣香锅。

所有的物件尘归尘土归土金表归当铺,连袜子都叠成一个个小方包,整整齐齐地趴在抽屉里码成军团。

反正在这个世界挣来的银子少也懒得拿到那个世界去花,少点儿就少点儿。

有些话年轻的时候羞于启齿,等到张得开嘴时,已是人近中年,且远隔万重山水…

中年人大多被世俗的生活覆上了青苔,棱角未必全被磨平,只是不轻易揭开示人而已。

我们的午夜对酌,一般分为三个步骤,先就着烤肉喝啤酒,然后啃着烤蚝饮青梅酒或樱桃酒,最后是大杯的老黄酒。我把它分为三个时代,啤酒是青铜时代,青梅酒是白银时代,老酒是黄金时代。

八千里山河大地,他两手空空,独行天涯。

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猝不及防的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来,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情义这东西,一见如故容易,难的是来日方长的陪伴。

作文如做饭,需切点葱丝先爆爆锅。

腌臜的东西见得多了,自然懒得去敷衍,你精我也不傻,我既不指望靠你吃饭,又不打算抢你的鸡蛋。


(关于普通朋友的相处之道)

我不勉励他的成功,他也不劝诫我的散淡,彼此之间都明白,大家都在认认真真的活着,都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不就足够了么?废那么多话干吗?喝酒喝酒!把桌子上的菜吃光才是正事。普通朋友间不评论不干涉不客套不矫情已是最好的尊重!

话说,你我谁人不也曾当局者迷过呢?

这个世界病的不轻,失眠的人们听歌去吧。

该喝醉的时候一定不能少喝,该唱歌的时候一定不能干坐。

也许无趣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我们没有坚持那些有趣的活法而已。

我总觉得,对年轻人而言,没有比认认真真地去“犯错”更酷更有意义的事情了。

月无常满时,世事亦有阴晴圆缺。

你我都明白,这从来就不是公平的世界。

人们起点不同,路径不同,乃至遭遇不同,命运不同。有人认命,有人顺明,有人抗命,有人玩命,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攸尔一生。

是啊。不是所有的忍耐都会苦尽甘来,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换来成功。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获得的,于你而言,或许只是个梦,可是谁说你无权做梦?

古人说: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满天风雨下西楼。

古人说: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古人还说:无言独上西楼,古人说的不是西楼,说的是离愁。

情不深不生婆娑,愁不浓不上西楼,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每个人的每一世,总要历经几回锥心断肠的别离。

每个人都有一座西楼。

(关于养宠物的看法)

对很多赶时髦养狗的人来说,狗不是伙伴也不是宠物,不过是个玩具而已,玩坏了就他妈直接丢掉。她喊它孩子,然后干净利索地把它给扔了。

没法儿骂她什么,现在虐婴不重判,打胎不治罪,买孩子不严惩,人命已如草芥,何况狗命一条。

(关于对待流浪狗的看法)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自己不要的东西,狗来讨点儿,不但不给,反而还要踹人家。

踹它的也未必是什么恶人,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而已,之所以爱踹它,一来是它反正没靠山没主人,二来反正它又不叫唤不咬人,三来它凭什么跑来吃我们家的垃圾?

反正踹了也白踹,踹了也没什么威胁,人们坦然收获着一种高级动物别样的存在感。

(关于“网络狗”的看法)

当然,此类高尚行径不仅仅发生在古城的人和狗之间,微博上不是整天都有人在“踹狗”吗?踹的那叫一个义正词严,以道德之名爆的粗就是踹出的脚,狗则是你我的同类,管你是什么学者、名人、巨星、管你是多大的V,多平凡的普通人,只要道德瑕疵被揪住,那就阶段性的由人变狗任人踹,众人是不关心自己的,他们只关心自己熟悉的事物,越是缺少德性的社会,人们越是愿意占领道德制高点,享受头羊引领群羊般的虚假快感,敲着键盘的人想:反正你现在是狗,反正大家都踹,反正我是正义的大多数,踹就踹了,你他妈能拿我怎么着?

是啊,虽然那些义正词严,我自己也未必能做到,我骂你出轨小三是混蛋,呵呵,我又何尝不想脚踩两只船?但被发现了曝光了的人是你不是我,那就我还是人,而你是狗,我不踹你踹谁?反正我在口头上占据道德高峰,俯视你时你又没办法还手,反正我可以很安全的踹,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一份高贵的存在感。

你管我在现实生活中匮乏什么,反正我就中意这种快捷的便捷的快感,以道德之名带着优越感踹你,然后安全地获得存在感。

于是由人变狗的公众人物老老实实的戴上尖帽子,弯下头,任凭众人在虚拟世界里踹来踹去,静待被时间洗白。

忽晴忽雨的江湖,愿我们每个人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好吗?好的。

T h e     e n d  



隔着南方北方的距离

而我恰好想分享点心情给你

晚安

好梦


❖ 作者简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