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三评“释永信事件”:不辩是智慧,辩却是责任

滴水坊123 2018-01-12 20:41:19

三评“释永信事件”:不辩是智慧,辩却是责任

滴水坊·周长帅


2015年7月,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实名举报,主要涉及经济与生活问题。2017年2月,调查组将调查结果公布。不出所料,网络再一次炸开了锅。“想不到,如此强大!”“调查结果果然不出老衲的意料。”“佛祖保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微微一笑”……一时间,各“内幕党”“白莲花”“心机婊”再次甚嚣尘上。

针对举报,释永信学习古代大德,采取冷处理的方法。诚如当年寒山老和尚问: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乎?得道高僧拾得老和尚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此即所谓的“不辩是一种智慧”。但是,现如今世道变了,他不知道“不辩”在别人眼里是理亏、是变相承认。互联网时代裹挟着社会舆论肆意表达,“预先定罪”早就是个人判断的常态。但是,“事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不辩是智慧,辩却是责任,事态恣意发展,只会导致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

仔细分析,“释永信事件”引发大家关注的症结无非有以下几个:少林寺作为寺院为什么要赚钱?释永信你到底私藏了多少?一个和尚为什么要用手机、坐豪车?私生子、假户口到底是不是真的?

寺院为什么要赚钱?这还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在古代,每个寺院都有分封的土地,少则数十亩,多则数千亩、上万亩。寺院合法所得的土地租给农户,通过收租来维持日常开销(包括吃饭、穿衣、寺院维修、寺院活动等)。近代打土豪分田地,寺院土地自然要收回,甚至寺院的房产也被收归国有。而1980年7月6日,国务院批转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国家建委等单位《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国发[1980]188号)中指出:“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占用的教堂、寺庙、道观及其附属房屋,属于对内对外工作需要继续开放者,应退还各教使用。”说的直白些,寺院的房子必须无条件归还佛教。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只有房子没有土地僧人怎么生活,多数只能依赖信徒供养,也有些靠卖点香火钱维系。第二,也是最重要,部分地方政府并没有落实该政策!!!为什么?因为钱啊!所以当前部分寺院存在僧人团体和政府的博弈:政府具有拥有权,所以将寺院承包给开发商,开发商为了赚钱只能通过雇人算命、卖高香等手段非法敛财。但是文件有规定,寺院无僧人不能对外开放。怎么办?要么友好协商,门票归我政府,旅游产品收入归开发商,功德香里面的钱归僧人;要么直接玩假的,雇佣一些假和尚来“上班”,反正游客大部分都是外行,谁能分清楚。少林寺就是这样的一种模式,门票大部分归政府,少林寺只拿一小部分门票收入和功德香收入,用以各种开销。

释永信到底有多少钱?这就不得不说说僧人的“工资待遇”问题。僧人的“工资”在佛教界称之为“单金”,个人所见一般每人一个月四五百,仅供购买日常生活所用。毕竟,佛教是修行的,不是享福的。僧人还有第二个收入,就是信徒供养。比如,你感觉这个和尚面善,心生欢喜,给他点赏赐(佛教称之为“供养”)。这个因人而异,越有名得到的供养肯定越多。这是合法收入,符合国家法律,也符合佛教戒律,个人完全有资格自由支配。永信法师接受的供养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另一个问题,功德箱的钱、信徒供养给寺院的钱,去哪儿了?谁来管?用途是寺院日常开支,不再赘述,毕竟和尚也得穿衣吃饭不是?!一般寺院都有管理委员会,由寺院的僧人和一些居士共同参与,住持或方丈肯定是管委会主任,成员有公众选举得出。每一笔资金流向,都由管委会通过才可以。当然,通常是住持自己说了算,然后签个名,开会的时候让大家能够理清收支明细就可以了。换言之,住持就是公司的总经理,注意,他有支配权、使用权,但是没有拥有权,准确的说是代管。所以,少林寺的钱怎么花、花到哪儿,永信法师一定程度上说了算,但并不代表都是他的。

一个和尚为什么要用手机、坐豪车?一方面,正如前述,佛教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倒逼着僧人必须走进社会,疲于应付各种俗世;另一方面,佛教作为一个文化、宗教、信仰、生活等方式,必须要积极入世,承担更多的社会功能;再一方面,时代在进步,和尚也是人,为什么就不能共享信息化社会的“红利”。所以,关键不是他用手机、坐汽车,而是他用手机、坐汽车用来干什么。至于“豪”的问题,笔者不了解,就不多说了。但是有一点,2013年我曾听武汉大学麻天祥教授说,少林寺平均两天会接待三个副部级以上的干部。其它的,你懂得。

“释永信事件”之所以产生,之所以受热议,除了历史原因、政策原因之外,其实也反映了当前我国的社会心态问题。浮躁、功利、显摆、非理性、软暴力,是主要特征,社会学家称之为“反智主义”。比如,释永信肯定有问题,你看他长得肥头大耳,一看就不像个和尚;比如,我还没有车呢,一个和尚竟然比我还自在;比如,你一个和尚不好好吃斋念佛,整天乱处跑干啥;比如,和尚都比我有钱,老子不骂你自己都不得劲;比如,佛教有啥用,都是一帮骗钱的人……这个社会上,有太多无知无畏的人,自己什么都不了解就干妄下结论。当道德绑架搭上网络暴力的快车,网络让思想表达更自由,却也逼迫受害者只能选择隐忍。

可能你会问:释永信真的没事吗?我不知道。可是,我选择相信调查组是本着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原则进行的调查。退一步讲,就算释永信真的有事,那也不能一竿子打死。毕竟,少林寺对当地经济做出了突出贡献,少林寺让中国功夫走向了世界,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代表符号。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七一讲话中强调,我们要提升文化自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佛教也好,功夫也罢,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挺立中国精神脊梁,佛教自然不能缺席。而在这方面,永信法师及少林寺自当有一席之地。

再退一步说,释永信有事了怎么办?国家多次强调“法安天下,德润人心”。正如我在《初评“释永信事件”:切莫过度消费“释永信”》中所说:对于释永信的“丑闻”,既有俗世法律利剑之高悬,又有佛家因果报应之不爽,键盘侠,可以休矣!文末,我想借用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一段话结尾:

“如今,即便释永信真倒下,也不会有什么浩劫。这个时代真美好,哪个大侠倒了,我们都能愉快的生活。释永信的故事,总让我感觉,事实与舆论所讨论的完全是两码事。无需知道最终结果,现在可以言之凿凿的是,舆论中不少人用想象出的情景,硬套到了释永信头上。上世纪早期,李普曼就在《公共舆论》一书里说,舆论啊,就是一个“拟态环境”——试着向读者描述现实,但终究不是现实的样子。这套把戏,见多了也就烦了。替司法做决定,替寺院做决定,就是做不好自己人生的决定,是为键盘侠。”

              周长帅,2017年2月4日晚,于济宁市格林豪泰酒店

 

附:前两篇“释永信事件”评论


初评“释永信事件”:切莫过度消费“释永信”

又是知情人士曝光的“丑闻”,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与多名女性育有子女,释永信包养了某名牌高校女大学生,释永信个人存款超过三百亿……“释永信”俨然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

为什么释永信会如此刺激公众娱乐狂欢的G点,为什么人们会如此对这种“丑闻”乐此不疲。我想原因应该有以下方面:一,释永信是和尚,一个和尚不好好念佛还这么“折腾”,显然不符合公众对僧人的传统认知;二,伴随“打虎拍蝇”的高压态势,我们更期望听到“某某人被查被双规”,“释永信”无非是个能满足公众期待的符号;三,网络信息的快速发展,不管对与错、是与非,先看了、传了再说,免得显得自己落伍没情调;四,网络媒体的转载,可以提高点击率,扩大经济收益,利益链条水很深……

然而,当在热衷于在论坛、空间点赞和意淫的同时,不禁要问:“释永信们”到底怎么了?犹记得圣凯法师讲过这样的笑话:当游客看到佛学院下课后法师们竞相奔往厕所的场景,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和尚也要上厕所。一直以来,我们都把佛教神鬼化、理想化、刻板化、娱乐化,僧人就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身怀绝世武功、常住深山老林、常年神出鬼没……其实,和尚也是人,也食五谷杂粮,也有贪嗔痴慢疑,不然怎么活,不然修什么。

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和尚也能坐豪车,用iPhone;我们不能容忍一个和尚竟然比自己过的潇洒;我们不能想象,一个和尚能有啥用……释永信似的狂欢,表面看是网络信息的泛滥、网络监管的缺位、网络暴力的肆虐,实则是公众公平感缺失的隐疾,是舆论引导的失范,是公众丧失判断能力的使然。

释永信到底有没有问题?查!但是,在未有确凿证据前,我们不妨学会保持沉默。永信法师以小学没毕业的学历,将少林寺由破败不堪变为海内外驰名,将少林寺旅游成为拉动登封发展的支柱产业,将“少林寺”、“功夫”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名词,仅此,便值得钦佩。有时,过度的亢奋和绝情的冷漠都同样会掩盖事实的真相。

如果这个和尚有问题,那就依法严办;如果他没问题,受伤最严重的不是他个人,而是整个佛教僧团的形象和群众基础。犹记得易中天老师在《开讲啦》节目中曾义正言辞的说:是谁规定知识分子就一定要穷困潦倒?!同样,和尚也可以、也必须现代化,关键问题在于其:修行做事是否守法,资金来源是否正当,过程监管是否到位,惩戒机制是否完善。

正如曾质疑柴静雾霾调查是靠女儿炒作,正如曾谴责陈光标之慈善是借机宣传……面对此类事件,我们不能站在道德高地上对任何人进行评判。对于释永信的“丑闻”,既有俗世法律利剑之高悬,又有佛家因果报应之不爽,键盘侠,可以休矣!

 

再评“释永信事件”:这是一盘很大的棋

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人们对释永信隐私的关切近乎癫狂。然而,在网友“鸡血似”狂欢和少林寺“半遮面似”回应的背后,我们不妨把永信事件真假放一边,探究下其背后的“黑幕”。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研讨会上强调:对传统文化,我们要结合时代条件加以继承和弘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演讲时也强调:我们应推动不同文明的相互尊重、和谐共处,让文明交流成为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

为什么要继承和发展传统文化?因为这是前人智慧的结晶,因为这是今人信仰缺失的根结,因为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精神支柱。为什么要强调文化的推广和交流?说的好听点,“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说的直接点,如果你丧失了民族文化的魂魄,外国势力就会处心积虑去渗透、去剥落你内心最深处的价值坚守。但如今,外国文化的侵蚀极其严重!

你肯定知道都德的《最后一课》,你不一定知道孔子学院在国外的步履维艰,你肯定不知道少林寺在国外的影响力。你可知道,孔子学院是国家发展的战略布局,是举国之措;你可以知道,少林寺在国外弘法传武,是少林自生自养。“少林寺”、“功夫”在国外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名词。当然,少林寺之发展,更多是其沐浴皇恩之浩荡的结果;传统文化的推广,必须有赖全民民族文化意识的觉醒。

其实,孔子学院在国外的发展并不顺利,从“欧洲第一家孔子学院的停办”,到“俄罗斯孔子学院遭起诉”。少林寺亦然。你在人家地盘弘扬你的价值观和信仰,你想做什么?不收拾你才怪。征服一个国家或民族,最粗暴的手段是战争,最简单的手段是经济,最聪明的手段是文化,最彻底的手段是信仰。因为战争破坏的是建筑,经济打碎的是饭碗,文化颠覆的是精神,信仰征服的是灵魂。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释永信事件和绑架小孩的信息并无本质的区别。因为它可以营造人人自危的社会氛围,可以让人丧失自我判断权而盲听盲信,可以让人潜意识种下分裂的种子。媒体报道只是追求新闻性、利益化,很少有人去探究事件背后的真实性和人文影响。更何况还有很多媒体是无德、无底线的狗腿子。

释永信到底有没有问题,这已经不重要。人们对僧人的误解已日渐加深,少林寺的名誉已逐渐衰减,传统文化的影响已日趋式微……正如我的师父上仁下修法师曾痛心疾首的说:我以与某些佛教败类同伍为耻。也许,对于佛教的“内幕”,我可能比你了解的更多;也许,未来佛教的发展是不破不立。但我更担心的是“破而难立”。

释永信事件是很大一盘棋。可能是僧人内部的羡慕嫉妒恨,也有可能是别有用心人恶意撒泼,更有可能是境外势力的精细谋划。但我只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明确:永信有没有问题是他个人问题,我们需要理性看待。佛法依旧是积极入世的智慧之道,国人精神信仰依旧需要坚实挺立,传统文化的传承、解行与推广依旧是我辈不可推卸的时代责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