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山大时刻 | 全国第三!且听我山辩论队如何在央视舌战群儒!

山东大学 2017-10-19 05:17:50



山东大学辩论队,在"世界听我说——两岸及港澳大学辩论赛"中拿到了季军!

今天姗姗把台前幕后精彩故事大放送,

看我山学子如何在辩论舞台上大放光彩!


(左一 郭大庄  右一 刘松煜  右二 盖午阳)


这事儿还要从16年11月18日说起,当天节目组“央视四套听我说“微信号的推送中,对参加本次比赛的16支队伍48名辩手进行了介绍,而我山三位辩手的参赛宣言显得格外“清新“



(山大代表队的参赛宣言)


在之后的比赛中我山辩论队承儒辩之风,展浩然正气,一路过关斩将,先后与武汉大学队、台湾中山大学队、大连理工大学队、香港联合队激烈交手,火花四溅。

我山辩论队的四元大将分别是,一辩数学学院郭大庄二辩历史文化学院刘松煜三辩电气工程学院盖午阳,以及来自法学院的教练臧雨萌


就在前天晚上,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播出的"世界听我说——两岸及港澳大学辩论赛"的季军争夺战落下帷幕。季军战的辩题紧贴当下生活:手机让人更亲密还是更疏远?正方山东大学队反方香港联合队唇枪舌战,场面激烈。我山辩论队认为,手机让我们听到彼此的声音,让大家更亲密。香港联合队则换个角度出发,认为手机带给了我们更精彩的世界,此我们变得不爱交流;他们认为,大家应该放下手机,寻找曾经的自己。


最终,山大队赢得比赛,获得了全国季军的优异成绩。


这个季军有多棒,我们再往前看

“赢了”


初秋的济南和北京还漂浮着炎夏的残影。9月14日,初赛的辩题送到了盖午阳等人的手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对不对?”。他们一共有两个星期的准备时间。与辩题一同到来的,是关于初赛对手的通知——这一次,他们首先要和武汉大学队来一场比赛。


武大辩论队,对于山大辩论队来说可谓一座“山“,2010年,在国际大学群英辩论会上,山大辩论队也曾与武大辩论队狭路相逢,最终惜败,止步四强——当时,那是山大在国际辩论赛事上取得的最好成绩。一直以来,盖午阳他们都将武大辩论队视为非常强劲的对手,所以在这次比赛前,盖午阳他们的压力非常大。“我们都不敢想象他们在两个星期里会准备出什么东西来。”


9月28日,他们抵达北京,进入比赛前的准备状态。那个晚上,4个人把战术换了又换,总觉得这里不对,那里也不对,一直战斗到凌晨五点,才浅浅睡去


“交锋的时候,的确有压迫感。”盖午阳回忆。在辩论现场,正方武大辩手提出要站在父母的角度想问题,尽量安抚他们的心;反方山大辩手则认为要坚持自己的想法,父母和子女之间应该达成真正有效的沟通,不能通过“哄”和“安慰”父母这样的方式去暂时安抚长辈“催婚”“催子”的心情。正反方选手均在不同环节选择了场下教练指导。


4:1!赢了!这是由评委与观众共同投票得出的比赛结果。


山东大学队成功晋级下一轮比




(《世界听我说——两岸及港澳大学辩论赛》山东大学对阵武汉大学)


初赛之后的比赛进程更加紧张。有时候前一天下午拿到辩题,第二天下午就得比赛。甚至有时盖午阳和郭大庄的睡眠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往往凌晨四、五点的时候躺下,七、八点就起床继续准备了。


在山大内部进行的辩论赛,辩手们往往有一周的准备时间,能够进行大量的逻辑梳理;而现在,他们果断决定直接标定几个必须坚守的攻防结点,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整个论题的展现上——比如讨论的角度、事例的选取。这是因为他们认识到电视辩论与传统辩论的不同——电视辩论的观众不限于辩论爱好者,白领、大妈、大爷都有,他们对辩论本身并不是十分了解。因此,在注重逻辑严密性的同时还要提高专业辩论的可观性,这样才能在这激烈的比赛中杀出重围。


两次和港台同学的交锋让盖午阳颇有感触。港台同学在比赛现场展示观点时锋芒毕露,反应也非常快——这一点也成为山大校队努力的方向。




大二的刘松煜是第一次代表校队参加比赛,一开始他阐述观点的时候有些拘谨保守,但在短暂的磨合后,他逐渐迸发出自己的激情;盖午阳一直在做校队指导的工作,阔别辩台许久,如今重新成为一名赛场上的辩手,他在整个比赛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郭大庄身为三人之中的学长,当他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一同搭档时,凭借丰富经验展现出优秀的思辨能力;作为一名教练的臧雨萌赛场经历丰富,参与辩题的讨论,提供经验的同时,又操持着团队大大小小的事务。


掌声和赞誉的背后,有无数个与困倦、饥饿斗争的深夜,有漫漫无边的压力——然而,尽管有忙碌与紧张,他们却依旧能够在每一次比赛中展现精彩绝伦的辩,让每一声“山东大学”都洋溢着骄傲与自豪


“虽然我们团队是第一次组成,但团队协调非常好,各有各的特色。大家配合在一起,展现了我们山东大学优秀的辩论水平。”盖午阳说。


“请问反方二辩,你的微信号是多少?”


除了紧张的准备与激烈的角逐,比赛场下也有不少轻松的时候。


山大辩论队在央视导演组和参赛同学中都具有很高的人气,成功“圈粉”一大波人。人称“188男神”的刘松煜是三个男生中第一个被人要了微信号的人,这一点让郭大庄和盖午阳“耿耿于怀”。


“庄爷”和“盖爷”在大家眼里更是一段“佳话”:彼此只需一个眼神,就什么都能相互懂得。“庄爷”的表现力强,很有舞台感,作为一辩能够带大家迅速进入讨论的氛围;“盖爷”在辩论的探索上更加扎实严谨,能够冷静剖析论题。两人一张一弛,配合默契


盖午阳曾经认为央视的导演应该都是工作狂,很严肃,然而后来,他的想法却大大改变。他们曾和导演讨论辩题至深夜两点,然后开车去外面吃羊肉串;他们建了选手群和导演群,彼此称兄道弟、不分你我,最后甚至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的,所以比较放松。”谈到“圈粉”无数的原因,盖午阳说。


季军争夺战结束后,整个比赛也落下帷幕。那天,四个人都没什么食欲,打完比赛才终于感到饥饿。晚上九点,节目组带着各大高校的同学大吃了一顿。十几天来在各位选手心中的紧张感,在此时得以释然。大家纵情饮食,交流互侃。




山大的辩论时代

2013年的时候,学生在线上一篇名为《山大的辩论时代》的文章曾指出,校内辩论氛围淡薄,学生辩论激情不高,辩论的普及度相较于武汉大学等高校来说偏低。当时,盖午阳也是采访对象之一。


(文章截图)


而三年后的今天,在盖午阳看来,过去的几年间山大辩论的整体氛围是在不断改善的。这个改善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学校加大支持力度,使得更多的资源能够得到有效调动;二是山大辩论队的曝光率提高了,从15年年末到现在,校队走南闯北,参加各种比赛,很多人的朋友圈和空间中都出现了山大辩论队的身影;三是校队和各个学院的接触增多了,从这次的个人(辩论)挑战赛中,校队补充了大量新鲜血液。


今年是盖午阳打辩论的第十年他喜欢辩论,辩论给予人们自由发表意见的空间;让大家对许多事情产生思考,从而使一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在言语的激辩中不断趋向合理;在这个过程中,言语本身也得到了雕琢。



(山东大学辩论队合照)


纵观整个山大,和盖午阳一样热爱辩论的人很多,自校队成立以来,前前后后一共有四十多个同学为山大的荣誉而战,而在校队之外,各个学院里,逻辑与语言的赛场还在紧锣密鼓地铺展,大量喜欢辩论或者是对此有兴趣的同学活跃在班级、学院提供的舞台之上,而正得益于如此饱满的热忱存在于这片校园,山东大学辩论队的实力才能够不断提高,山东大学的辩论氛围才能日益浓厚。


正如山东大学辩论队的队训所言,承儒辩之风,展浩然正气。保持思考,保持探索,逻辑与语言的交流不会停止,这份热忱,我们仍在路上


为我山辩论队点赞!



文/张小冰

采访/张小冰

图/山东大学辩论队

编辑/郭智阳 张钟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