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皮诺崇拜,全世界都爱黑皮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杰西斯·罗宾逊  

国际著名酒评家  

知味特别顾问  


一旦关乎黑皮诺,人就变得非常滑稽。而且其中不少人都充满热情,所以世界各地都有关于黑皮诺的特别节日。


国际黑皮诺葡萄酒节从1987年开始每年六月在俄勒冈举办,后来还复制到了加州中央海岸地区。而新西兰至少有两个黑皮诺庆典,一个在首都惠灵顿,另一个在中奥塔哥的滑雪胜地(皇后镇)。双方还在谁能吸引更多参与者、谁能邀请到更著名的勃艮第生产者等方面彼此较劲。甚至在澳大利亚,这个很多欧洲人认为对黑皮诺来说太热的地方,2003年也诞生了莫宁顿半岛黑皮诺葡萄酒节。



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影《杯酒人生(Sidways)》将美国人从梅洛的粉丝变为黑皮诺爱好者之前。只因在这部电影中男主Miles为这个勃艮第红葡萄品种唱了两个小时赞歌,黑皮诺葡萄的价格就迅速上窜,还引发了美国葡萄酒品牌在全球范围内搜罗公道价格的黑皮诺,或者可以在酒标上著名黑皮诺的玩意。(结果就是法国南部朗格多克被曝光,出口的黑皮诺是其总产量的数倍之多)


能令真正的黑皮诺爱好者内心激荡的当然是勃艮第红葡萄酒。


这种精细,泥土风味,难以预测和淘气的品种在酿酒师圈子里是如此魅力非凡,以至于全世界只要稍微凉爽点,能让这种早熟的葡萄品种有机会在枝头上待些时间,发展出一些有趣的风味的地方,就有人在尝试这种勃艮第品种。



因为黑皮诺是如此挑剔,尤其是和波尔多的赤霞珠这种移植遍全世界的“快乐旅行者”相比时,这些尝试的结果并没有取得明显的成功。事实上,为了迎合商业需求,美国有太多以黑皮诺之名销售的葡萄酒不过是简单的(比其他葡萄酒)更甜一点、更柔和一点,并没有黑皮诺那种精致、有趣的香气诸如:覆盆子、草莓、红醋栗、苦樱桃、紫罗兰、蘑菇、咖啡(一般来自橡木桶而不是葡萄)、秋日灌木丛、松露等等。


新兴产区的皮诺常见问题是颜色太深、酒体太重、太有嚼头、太浓缩,总之,太像赤霞珠了。但是这一切都正在迅速改变。我们称之为世界黑皮诺大热(冷凉?)产区,如新西兰、俄勒冈还有德国和澳洲的部分产区,他们正变得越来越精通于黑皮诺的酿造。



在最近一次莫宁顿半岛黑皮诺葡萄酒节上,我遇到了来自Chambolle-Musigny 的Frédéric Mugnier,他是第一次来澳洲。我问他对在那里喝到的黑皮诺感觉如何?“我以为他们会酒体很重、颜色很深、果酱味满满,很难喝”他承认:“但实际上,我喝到的皮诺都非常可口,流畅轻盈,非常适合享用。我想酿酒师们也许已经改变了他们原来所追求的风格。”



在中奥塔哥皮诺节之前的周末,我也觉察到了同样的现象。四年前,同样的这个庆典,我惊讶于黑皮诺竟能有如此漂亮果味,同时却没有更多的复杂度。如今的中奥塔哥,或者说整个新西兰,皮诺通常都没了过去那种明显的甜味,更加克制,同时变得更加复杂和微妙。(顺带说一句,也许以前那种水果炸弹风格的酒更迎合大众市场诉求,但黑皮诺就是有种特性,会促使专业人士追求生产那些更像勃艮第最佳作品的葡萄酒。)尽管这些变化很可能归功于(大多数新栽的)葡萄藤都比过去更老,拥有更深的根系,但我觉得也因为这些葡萄酒人有了更大的野心。


我猜测皮诺风格转变的重要因素,和勃艮第酒被进口到澳洲和新西兰数量激增有关。对这些原型(指勃艮第的黑皮诺,编者注)的仔细了解,雄辩的证明了黑皮诺可以在风格纤细的同时诱人非凡(或者如托斯卡纳的Paolo De Marchi最近和我聊到他那优雅的经典奇昂第时所说的“好音乐没必要非得大声放”)。


从新西兰回家途中,我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逗留了几天,遇到一些堪称澳洲最佳的黑皮诺。



这些酒大部分来自维多利亚凉爽的地区,塔斯马尼亚(Tasmania)也提供了一些“挑战者”。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受南极稳定的凉爽气候影响,当地我品尝的黑皮诺(以及霞多丽)都有可爱清新的天然酸度,有着以澳洲红葡萄酒来说令人惊讶的通透性,就像巴罗萨(Barossa)设拉子的极端对立面。之后,我首次访问了我遇到的澳洲最好的皮诺之一的生产者。在马其顿山脉海拔560米的珂莱酒庄(Curly Flat),庄主Phillip Moraghan说这里是澳洲最凉爽的种植区,我完全相信。


酒庄位于墨尔本市区以北,从雅拉谷以东的中间处,距离两地都不到一小时车程。


那天早上,我正好遇上了皮诺的采摘。微风拂过Curly Flat的葡萄园,皮诺葡萄依然小巧、坚硬还带一点明亮的绿色。维多利亚州的所有地块都足够凉爽,黑皮诺获得了较长的生长期,每个年份酿出的葡萄酒正越来越好。


除了勃艮第,俄勒冈应该是全世界最依赖黑皮诺的产区了。这里灰蒙蒙的天气比加州更凉爽,给予了产区最有影响力的先驱David Lett带来最初的灵感,这位2015年去世的艾瑞酒庄(Eyrie)庄主被称为“皮诺爸爸”。在这里,皮诺的风格也正在转变,这是来自勃艮第的黑皮诺新克隆大量实验的结果。



而以前这里的皮诺住来来自瑞士和加州克隆。他们比新的“第戎”克隆表现出些许更加明显的风味,且看起来非常适应俄勒冈皮诺核心种植区,维拉美特山谷(Willamette Valley)的生长季。


因为勃艮第比俄勒冈要冷的多,所以当地金贵的皮诺克隆在威拉美特温暖的夏天总是会成熟的太快,所以这种克隆还需要再进行一些精细的调整。


尽管如此,一些来自加州的黑皮诺和来自俄勒冈的风格有着显著不同。这些加州黑皮诺(我下面列出的除外)对于习惯了勃艮第的人来说太浓烈太甜了,尽管他们在当地市场非常受欢迎。也许,皮诺的酿造是加州人开创自己“特色之路”的又一个领域呢。


  • AUSTRALIA
    Bass Philip
    Bindi
    Curly Flat
    Eldridge Estate
    Epis
    Freycinet/Wineglass Bay
    Gembrook Hill
    Kelvedon Estate
    Hurley
    Paradigm Hill


  • CALIFORNIA
    Au Bon Climat
    Flowers
    Hanzell
    Littorai
    Navarro
    Saintsbury
    Sanford


  • NEW ZEALAND
    Bell Hill
    Felton Road
    Greenhough
    Julicher
    Muddy Water
    Neudorf
    Palliser
    Rippon


  • OREGON 
    Domaine Drouhin
    Evening Land
    Eyrie
    Ponzi
    WillaKenzie


※ 本文原文<Pinotphilia and Other Afflictions>, 知味在发布时略有修改。查看原文,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



翻译 | 侯哥
校对 | 王鑫

© 知味葡萄酒杂志


回复你感兴趣的关键词,立即获得相关精彩文章:


传奇 | 康帝 | 拉菲 | 威士忌 | 清酒 | 雪茄

礼仪 | 新手 | 行家 | 波尔多 | 勃艮第...




关于知味

公众号ID: TasteSpiritMag

专注于为葡萄酒爱好者提供

轻松的美酒文化 | 专业的品酒知识

实用的买酒建议 | 精彩的品鉴体验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