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无乐不作”连州国际摄影年展重庆巡展今日开幕

中摄协影像中文网 2018-05-15 10:29:27

今天,渝中区“城市发展三部曲”终章《永远朝天门》影像文献展暨连州国际摄影年展重庆巡展开幕。展览的地点就在鹅岭二厂文创公园。


连州年展巡展展区鹅岭二厂文创公园



主题展

“无乐不作”,关注过度消费与娱乐


克里斯坦·米洛万诺夫


花园

“花园”系列呈现细节、色彩和堆叠的美学。现实主义与波普艺术的碰撞。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


欢乐的钱币


我是现居荷兰的白种纳米比亚人。我上一趟回家带了100欧元,到了换成1700纳米比亚币。然后我开始到处问人愿不愿意让我拍他们的照片,他们可以随意说一个价格作为佣金。同意拍照的人里出的最高价大约相当于五欧元。他们可以随意摆出被拍的姿势,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他们必须将得到的钱作为拍摄的道具,以让这些照片能清楚显示出其背后存在的交易和被拍摄对象热情的来源。这个系列完成于我花完这一百欧元那一刻。这就是花100欧元在纳米比亚,你能得到的所有照片与欢乐。

 

 

土制超跑


我们生活在人们从未如此关注个性、自我主张和个人身份的年代。可过去数年里,我们却越来越不在意我们所驾驶的汽车是否有“个性化”。正因为如此,我决定在清晨时分上街,帮帮那些不知情的司机们改造他们的汽车,让他们能拥有自己的廉价超跑。

 


从头到脚趾


许多游客在越南度假时,都抓紧机会去体验一下越南那便宜得离谱的美容与保健产业。在越南按摩的价钱是欧洲价格的四分之一,尤其是做美甲,几乎等于不花一分钱。作品系列“从头到脚趾”试图突出在美丽光鲜的脚趾甲背后那些劳动者的脸。照片中旅客的大脚趾就成为一片画布,印着修甲姑娘们的特写肖像。

 


让-克里斯蒂安·布卡尔


卡姆登市


太荒唐了。我刚在网上搜索,想知道美国最危险的城市是哪一个。我想重寻那奇异的能量,当处于社会规则与规范被削弱或废除之地时所感觉到的那份混杂着危险的自由。我想知道是否我还有可能走近陌生人,无论他们看起来多么不同或奇怪。费城的对面,新泽西的卡姆登市,是危险城市名单上的首选。


我发现隐藏在污名与刻板印象之后的不过是一张张寻常的贫穷面孔。卡姆登市的人们生活艰难,但笑声同样真诚。一名妓女在抢走我身上的钱后,还给了我十元好让我回家。我感兴趣的是这座城市的人们与我们的共同之处。但与此同时,我们总是拍下那些差异之处。也许我是在制作物证,关于这拥抱又否定了我们的巨大经济社会机器。

 


玛丽娜·加多内


远程控制


所有人员都已离开,灯光被关灭。在话语和图像都被清走后,场所成为这空壳中的幕布,带着繁复的结构和语焉不详的功能。浸没在晦暗之中,建筑物并没有背叛它们炫耀的本质。这是曲线、直线、对角线在演出,这是建筑物欣赏着自身在墙壁上的反射。一幕高潮带着主旨出现:五彩的火柴棒几何而抽象地安静排列。那些色块则在电视节目播映前的这片安宁中,将它们的彩虹撒在这布景之上。

 


埃里克·皮克斯吉尔


移除


在这些大画幅肖像照片里的人们一副手握着各类电子设备的姿势,只是这些设备都被我从他们手中拿走了。在拿走这些手中的设备时我会要求他们继续保持原有的姿势与目光的方向,然后我按下快门。我得到的这些照片都是每日所见场景的重演。我们已学会了去读人们使用着电子设备时的身体语言,照片中的意符被激活,这些设备仿佛不需要在场便能被我们看到。

 


杨美美


无法丢弃,不再需要


杨美美在作品中用讽刺的手段曝光消费社会中人们的毫无节制与缺少反省。过度的消费导致大量的废物被生产。在这片塑料的海洋,这些由电子零件、玻璃弹珠、护身符和各种小玩意的图像之中,反映的不仅仅是其可能导致的环境问题,也是市场生产力过剩的空洞本质,而这一本质让我们被淹没在这些无用的物件与物件所生成的更多废物之中。

 


朱诺·卡普索


乔伊丝


在私底下拍了二十年自己的照片后,2011年我开始在自拍时扮演一名为乔伊丝的虚构人物。尽管当时的我无法解释如此去做的理由,我开始在我祖母的房子里,或在网上租房,并在房东睡着的时候拍摄自己。在独处之时,作为乔伊丝的我重演着女性的私人生活,荒诞而仪式化地展现她们那被工作所塑造的女性特质。

 


墨利斯·迪维尔


美国60年代


因负责法国著名汽车制造商雷诺的推广工作,墨利斯·迪维尔曾多次有机会穿越大西洋。正如许多欧洲同时代的人一般,迪维尔被新世界的现代性与矛盾之处所吸引。城市的灯光,轰鸣多彩的汽车,奇装异服的人们,所有令人惊喜、讶异、甚至厌恶的事物。事实上,这部作品归功于色彩和亮度。他拍下的是对色彩与光线的致敬。


在1975年,墨利斯·迪维尔的数千张私人照片和相机收藏被赠予了尼埃普斯摄影博物馆。这套庞大的收藏从1840年代开始,至1970年为止。

 


德尼斯·达扎克


亢奋


在“亢奋”(Hyper)中,德尼斯·达扎克拍摄年轻舞者在鲁昂、巴黎和沙隆的超市(hypermarkets)中跳跃的身影。影像里的身体舞蹈,动作狂喜却毫无目的性,扰乱着超市中的空间秩序与动能顺序,阻断着那为创造更多消费而设计出的动线。


这些身体运动源于对身体运动本身,以及其快乐之处的追求。正如保尔·瓦雷里在他对研究舞蹈的论文中所述,这些身体运动不朝向任何目标,并拒绝对任何外在因素妥协:“它们是它们自身的终结。” 并置在一起的是,活力四射而灵巧的舞者身体,与整齐划一的货柜以及柜上被井井有条陈列的货物们;他们自由的动态,与超市空间中具有目的性的消费动线;他们狂喜与富有生机的身体,与贩卖中那些虚假,发亮的塑料货品。

 


李政德


新国人


2005年11月我来到深圳,2006年正式开始拍摄我的专题《新国人》。计划拍摄十年,现在是第九个年头了。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深圳从一个小渔村一夜之间化身为中国最为瞩目的大城市。它的一举一动无不走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在当代中国最重要的城市化进程中,深圳自然成为最具代表性的城市。从全国各地汇集而来的人们,在这个新兴的滨海城市拼博,以谋求一席之地。大多数人来自二线城市和以下的县镇、农村。大城市的环境与他们之前的工作生活和成长经历是迥然有别的。每个人都面临着完全陌生而又充满变数的新生活。人们不得不进行个人的城市化进程。


社会地位与收入高低决定一个人的活动空间,不同阶层往往不可能在同一场合出现。有趣的是在一些大型的企业活动上,不同阶层、各色职业的人汇集在了一起。我游走于城中大小活动:豪华楼盘开幕、五星酒店派对、时尚大牌发布会、艺术展览、私人生日聚会。在这些权利金钱集中展示的舞台上,汇聚了这个城市中所有阶层的人物。从政界名流到商界翘楚,从艺术家到农民工,从服务生到小白领,从富二代到礼仪小姐,从钢管舞女到京剧演员,从寺庙方丈到风水大师,从50后到90后,包罗万有。


民工负责清洁,礼仪负责接待,乐手负责演出,贵宾负责抽奖,名人负责亮相, 官员负责致词,老板负责揭幕,活动外围还有各色人等负责看热闹……人们身份各异,表情各异。在不同的场合我看见不同的面孔,如此鲜活又是如此变化不拘。巨变中国,国人巨变。城市化的过程中,中国人会以怎样的变化来适应这个大时代呢?在这些开幕仪式、派对和展览上,我自觉找到了一个着力点,一个角度。这个主题需要长时间拍摄积累,十年不长二十年也不算长。希望能够通过这么一个角度,留下一个时代变化中的大肖像。 

 


唐景峰


倘若天堂会下雨


中国人相信,当人死后,人世间的物质都不能随他而去,所需品要由他的后人供给,直到他轮回转世。衣纸由粗竹纸制成,燃烧后作为献给先人的祭品。不同地区的衣纸缀以不同的装饰,有些印有图章、有压印,亦有涂上金或银漆的。它们多被折成金锭或银锭的形状。一般的衣纸供给刚去世或不知名的先人;银衣纸供给袓先和地方的神祇;金衣纸供给各大神明,如玉皇大帝。


有人相信,衣纸能让先人在死后过着奢华的生活,亦有人相信衣纸是用作贿赂冥府的守卫和判官,以便令先人更快地离开地府。衣纸随着社会发展变得越来越前卫和西化,冥府钞票和纸制信用卡的出现便是好例子。在过去50年,纸扎祭品的款色层出不穷;汽车、仆人和房屋等祭品均在丧礼中常见。随着消费文化横扫中国,纸扎祭品变得逾加费尽心思。虽然这一习俗在中国内地是被法律禁止的,但它依然在不被干预的情况下继续进行。


这些祭品被视为对死者生前没法得到的一切的补偿,也有人认为这些祭品反映现实社会的生活价值观。2006年,有报告指出,有人于墓地外摆卖纸扎妓女、壮阳药、避孕套、迷幻药和赌博用具。这引起了大众打击极端纸扎产品的风波。

这一作品的影像是一些现时市面上可买到的祭品。

 


王宁德


无名


王宁德用摄影的方式从不同城市的墙壁上收集了大量覆盖小广告的痕迹,这些笔触也是两种人群对抗和矛盾的记录,艺术家给这种隐蔽的过程赋予了某种形态与重量,让每个笔触显现为冲突的基因。图像最后指向无名的痕迹制造者,无名的场景,群体活动中无名的参与者。


从城市公共空间的参与和行动对抗性的角度上来讲,这些痕迹和涂鸦有部分类似的属性,艺术家通过对社会景观元素的收集整合,探寻社会矛盾的基本组成方式,从现实的微观叙事中探寻出个人对社会历史的主观表达。


王宁德没有让照片成为时间的容器,而只是让摄影作为一个媒介,图像被物化为笔触,伪装成绘画语言的一部分,艺术家用一种一本正经的幽默感,指涉了在艺术史里摄影与绘画间纠葛缠绕的复杂关系。

 


袁天文


地产


2005年,我离开传统纸媒,进入到一个对我来说全新的领域:房地产摄影。


11年来,我置身于中国房地产发展最快的11年,致力于为中国百姓描绘他们理想中的家园,这是中国百姓最现实的“中国梦”。房子,是每一个中国人绕不开的话题,是梦想,也是压在肩头沉重的负担。


11年来,我拍摄过全国几百个楼盘,或山清水秀,或欧陆风情,在蓝天白云下花团锦簇,在夕阳下如童话里的城堡,总之,这就是我们向往并为之倾其所有的梦想家园。


11年来,一座座城市旧貌换新颜,疯狂扩张。房地产行业为我们建造了一个又一个崭新的城市,即使它们逐渐丧失个性而趋于雷同,但谁也无法否认的是,这种变化让我们的居住越来越好,让我们离梦想越来越近——如果价格不是那么贵,一切都将是那么美好!

 

照片并非为纪录而拍摄,而是为了描绘——变为现实的乌托邦。

 


陈灿荣


空房


作为一个特定的生活空间,客房体现出的空间构成意义并不拘泥于其物理属性,尤其当客人退房后,客房虽然成为空房,但其百态的线条折射出曾经在这个空间里的人的生活痕迹,包括人在客房里使用、控制和改变这个空间的行为。酒店客房的入住者总在频繁地更换,那些入住者总是带着各种各样的习性、偏好和需求,他们在入住酒店客房的过程中,总是在这个特定的空间里面制造出凌乱百态的景象,并在他们退房离店之后仍然还遗留着,最后是酒店的整房员才把这个空间复原到整洁有序。


我不希望以场景对人做道德评判,也不想凭借场景构想人物故事,我希望的是当图片引导观看者由物联想到人的时候,能马上进入到入住者的情感体验里,进而对人性有所思考和理解。

 


欧阳世忠


新地带——土豪系列


土豪系列以珠三角地区居民自建小楼入镜,在富裕的现代民居(新中式的建筑风格)的变化与各种观念、利益、文化的相互碰撞、冲突和磨合中,建立起幸福和谐的岭南水乡,她独特的社会生活习俗,展现了人和生存空间的密切关系。建筑与人之间的对照,呈现出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


这些建筑细节十分丰富,每一幢都融合了中西、城乡合并交融的特色,是岭南水乡区独具特色的建筑历史档案,也是珠三角地25年来活生生的家园纪录。

 


张晓武


追欢作乐


我的家乡温州瑞安乡村经济很有特色,在这个消费的时代,人们需要各色各样的娱乐来获得满足感。于家乡城市外围有限的乡村地域中,我保持着一定距离观看,通过娱乐元素的各种关系来呈现乡村娱乐的特点,从中思考城市化进程中温州乡村人们的生存状态和文化观念。我拍摄乡村娱乐不是为了展现乡村娱乐的趣味性和特殊性,而是希望寻找人的娱乐精神的共性,让这种共性带来更多的思考。这个项目我已经拍摄三年多,还在继续拍摄中。

 


刺点摄影奖特别展


Debi Cornwall (USA), “Welcome to Camp America”

德比·康尔沃(美国):《欢迎来到美国兵营》


俄罗斯摄影大师特别展


Sergey Chilikov (Russia), “Photoprovocations”

谢尔盖·奇里科夫(俄罗斯):《挑衅》





“无乐不作”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 巡展


展览时间:2017年3月14日——2017年3月31日

地点:重庆市渝中区鹅岭正街1号二厂文创公园


开幕时间:2017.3.14 10:00

幻灯放映会

时间:2017.3.14  20:00

地点:重庆市渝中区鹅岭正街1号二厂文创公园嶺上一號





总监:段煜婷   


总策展人:弗朗索·萨瓦尔(法国) François Cheval (France)


策展人 :

段煜婷 

奥尔加·丝维布洛娃(俄罗斯) Olga Sviblova (Russia)


展览:

《无乐不作》 主题展


Christian Milovanoff (France), “Le Jardin”

克里斯坦·米洛万诺夫(法国):《花园》


Marina Gadonneix (France), “Remote Control”

玛丽娜·加多内(法国):《远程控制》


MM Yu (Philippines), “Waste not, want not”

杨美美(菲律宾):《无法丢弃,不再需要》


Maurice Durville (France), “America 60”

墨利斯·迪维尔(法国):《美国六十年代》


Max Siedentopf (Netherlands), “Slapdash supercars”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荷兰):《土制超跑》


Max Siedentopf (Netherlands), “Funny Money”

麦克斯·西登托普夫(荷兰):《欢乐的钱币》


Eric Pickersgill (USA), “Removed”

埃里克·皮克斯吉尔(美国):《移除》


Juno Calypso (UK), “Joyce”

朱诺·卡普索(英国):《乔伊丝》


Denis Darzacq (France), “Hyper”

德尼斯·达扎克(法国):《亢奋》


Jean-Christian Bourcart (France), “Camden”

让-克里斯蒂安·布卡尔(法国):《卡姆登市》


Li Zhengde (China),  “The New Chinese”

李政德(中国):《新国人》


Deng Dafei (China), “ Hashtag Entertainment ”

邓大非(中国):《娱乐标签》


Kurt Tong (Hong Kong), “In Case it Rains in Heaven”

唐景锋(香港):《倘若天堂会下雨》


Yuan Tianwen (China), “Real Estate”

袁天文(中国):《地产》


Chen Canrong (China), “Empty Rooms”

陈灿荣(中国):《空房》


Ouyang Shizhong (China), “New Zone - Tuhao Series”

欧阳世忠(中国):《新地带——土豪系列》


Zhang Xiaowu (China), “Countryside Entertainment”

张晓武(中国):《追欢作乐》



刺点摄影奖特别展


Debi Cornwall (USA), “Welcome to Camp America”

德比·康尔沃(美国):《欢迎来到美国兵营》


俄罗斯摄影大师特别展


Sergey Chilikov (Russia), “Photoprovocations”

谢尔盖·奇里科夫(俄罗斯):《挑衅》




编辑:蒋得好


长按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