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环保不是虚幻风景 | 看全球

时装男士杂志 2018-01-12 04:15:15




Cinema不吃牛肉的正确性


「Let us not take this planet for granted.」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得到了奥斯卡之后,将致辞的主体放在他最关注的环保上;自《荒野猎人》之后,李子一直致力于纪录片《Before the Flood》(《洪水泛滥之前》)的拍摄。在这部由拍摄了《海豚湾》的导演费舍·史蒂芬斯执导的电影中,观众跟随李子的脚步,目击全球变暖的可怕现实,同时也会看到许多环境污染区域—从冰原到沙地,从逐渐减少的雨林到北京街头的雾霾......李子在全球各地与许多科学家、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面对面交流,一起讨论了地球的未来,也提出了在洪水泛滥之前,公众力所能及的一些实事:步行、骑车或坐公共交通出行,把白炽灯和荧光灯换成 LED 灯泡,投票给关注关心为气候变化做实事的政治家,更为具体一点的是:少吃或不吃牛肉!





Design 事半功倍


「事半功倍!」这个理念在 2016 年的夏天被炒得火热,「最节俭奥运会」科技环保、创意十足却又惊艳不断,在外界不看好的情况下逆袭成功。在这其中,瑞士 RAFAA 设计事务所和很多参与里约奥运会的机构一样,为环保「设计」出更多花样:他们设计的「太阳能城市塔」(Solar City Tower)外形是一座 105 米高的巨大瀑布,它可在白天利用太阳能发电,抽取海水制造瀑布,日落后再利用抽蓄水系统发电。它的最大亮点就是在视觉上,它是一个又大又高的瀑布,好像来自天空,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发电塔为里约奥运会提供了大量电量,还同时可以提供能源给里约热内卢的市民使用;而在瀑布塔当中有露天剧场、礼堂、餐厅、商店和多种娱乐设施—当然啦,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高达 105 米的瀑布—象征大自然力量的瀑布倾泻而下的场面只会在特定场合时出现。






Music 环保你的生活


朱哲琴的《丹顶鹤的故事》、齐豫的《欲水》、李宗盛的《大地之歌》、周杰伦的《梯田》、马修·连恩的《水事纪》《狼》《海角一乐园》《美丽新世界》......有关环保的歌曲和音乐已经汗牛充栋,但其中不能不提及的扛鼎之作,就是人人耳熟能详的《地球之歌》(《Earth Song》)。


1995 年,世界战争不断,污染越来越严重,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迈克尔·杰克逊亲自作词作曲以及编曲和制作,创作了《地球之歌》。这首歌曲最初以《我们呢》为名,后经重新制作和优化,入选了《历史》(HIStory)专辑。


杰克逊的歌词以设问的形式展开,引人反思;这首歌代表了杰克逊灵魂里的许多东西。而其 MV 则以倒放镜头的拍摄制作手法,在荧幕上完成了一个现实中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境。这部天真而煽情的短片引起了世人的瞩目,然而这个已经充满危机的世界的真正得救之道,还在于人类自身的觉醒、即刻的行动和不懈的努力,引起全球歌迷广泛而深切的共鸣。




Art 消融的生命


冰雕成的小人在阳光下慢慢融化—巴西艺术家 Nele Azevedo 把冰做成的小人放置在城市广场的台阶上,在艳阳下,成排的小冰人融化殆尽。


《Melting Men》(融化的小冰人)是 Nele Azevedo 的得意之作,自从 2005 年起,已经在世界各地「上演」。作为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公益项目,这个「世界正在慢慢变暖,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融化」的作品,让仔细观看了冰人晶莹剔透的质感与最终一切幻灭的公众,意识到全球环境恶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问题。


公众可以眼睁睁看着冰人融化殆尽,也可以与小冰人互动—把它们放在手中,以挽救它们的动作让他们融化得更快。融化中的倒掉、断裂,和冰块喀拉喀拉的响声,伴随着冰人以不同速度和时间来完成的毁灭,缓慢,沉静,却又充满强烈的悲剧美感。



花式环保抗议—妙招狠招无奈招


伴随着帝都的「跨年霾」,你采取了戴口罩、装新风系统、代购洗肺茶,甚至筹划着移民匈牙利等等措施,可除了这些,你是不是恨不得去环保部门前静坐、或者拉横幅、或者是绝食,或者是用大喇叭质问政府到底是怎么治理雾霾的。没错,从古至今、国内或者国外,关于抗议这回事儿,人人大多会采取如上所述的办法,当然不乏联名上书、公开场合论辩、甚至是「裸奔」,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抗议这件事儿里来,尤其是环保抗议,更是花样翻新极快、各式「妙招狠招」层出不穷,挑战你的想象极限。讲真,好多人开始把抗议变成创作了......



花样一:文案广告霸占街头


提到新式环保抗议,业内人士往往把 1995 年的 Brent Spar 海上储油废弃平台事件当作一个「分水岭」来说道,壳牌本要沉掉一艘重 4000 吨、高 137 米的废弃平台,却遭到绿色和平组织的强烈反对。该组织的船只亲自驶向被废弃的平台,呼吁在陆地上拆解它而不是将其沉入海底。最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及全球 100 多个国家达成一致,使得壳牌花费重金将该平台拉回挪威。


或许没几个组织能豪气到随意支配自家的船只,但海报、横幅、标语一直是抗议的主要媒介。自命名为「Brandalism」的民间组织做了一次惊人尝试,在 2015 年第 21 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照猫画虎了各大公司的广告文案,并在一夜之间霸占了主会场巴黎街头的六百多处户外广告牌。仔细看看这些广告牌,「对不起,我们被抓住了。」「我们正在努力让你觉得我们很关心环境保护。但我们不是唯一一个。」这些稀松平常的广告语,却是在讽刺本次峰会的各大赞助商,包括德国大众汽车、美国陶氏集团、法国航空公司、苏伊士燃气集团等。这些海报由 80 位来自 19 个国家的艺术家创作,抨击跨国公司在石油污染问题上屡屡失信。


Brandalism 的成员 Joe Elan 是这样解释行动初衷的,「通过赞助 COP21,这些大公司就可以吹嘘自己为环境保护提供了解决方案,而事实是—他们本身就是问题的所在。」再如出席峰会的领导人,比如默克尔、奥巴马、安倍晋三等也成了他们的调侃对象。


Brandalism 是「brand(品牌)」和「vandalism(故意破坏)」的拼接词,这个 2012 年发起的民间组织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公共场所和广告商捣乱,用一些原创作品反对大公司的洗脑宣传。



花样二:把抗议当成一次创作


在早些年,一群男男女女裸着身体去抗议环境污染还能上个头条,现在这样的抗议只会让人觉得低俗。现如今,更多的抗议者开始尝试运用绘画、雕塑、戏剧、快闪、行为艺术等方式表达不满、诉说诉求。


绿色和平组织就曾邀请美国插画师绘制了一幅反金枪鱼过度捕捞的海报,直指泰国 Thai Union 公司的破坏性捕鱼行为,以及侵犯人权的问题,多个复杂的抗议诉求集中在一张海报里。该组织的发言人曾经表示,他们希望并且在尝试用更创新的方式来打动人,「尤其是当这件事是关乎全球的—图像是最有能力完成跨语言沟通的媒介,艺术家们的这些创作某种程度上确实能够拓宽科学、政策的讨论,而这一类的好作品仍然太少。」


艺术家们依旧在努力,比如英国艺术家 Jasonde Caires Taylor 的雕塑「涨潮」,四匹在泰晤士河涨潮时会被淹没的马,警示英国的洪灾问题。还有艺术家 Olafur Eliasson 和科学家 Minik Rosing 从北极圈的格陵兰岛运了一大块冰到巴黎,希望这块一路融化的冰能直观地提醒政府气候的严峻变化。


再比如,德国艺术家 H.A.Schult 利用其丰富想象力用各种垃圾材料制造出了一批来自未来的「垃圾军团」,他们的口号是用地狱的形象来征服世界,当然这里的征服世界并不是打仗而是宣扬推行环保主义。在 2009 年联合国第五次气候变化谈判会议现场外,演员们进行着戏剧表演,警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而艺术家们的努力有时候也能看到希望,2015 年,300 多名音乐家、演员和作家聚集在巴黎签署公开信,督促协议的达成,其中就包括 David Bowie、Emma Thompson 等人。当年的 12 月 12 日,法国外长法比尤斯宣布,《巴黎协议》获大会接纳,近 200 个缔约方签字,承诺本世界中叶全球实现碳中和。



花样三:行为艺术夺人眼球


还是在 2015 年,一群表演艺术家占领了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状大厅,抗议英石油公司赞助的画廊。他们在地板上写字、戴着黑纱坐在那看石油危机相关的书籍,这场用身体和文字构成的表演长达 25 小时。


法国也发生过类似的行为艺术抗议事件,抗议者们在卢浮宫外示威,呼吁取消博物馆和法国石油巨头 Tatal 和意大利石油公司 Eni 的合同。人们赤脚走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脚印,借此象征石油公司操纵了博物馆。


在「世界水日」的纪念活动中,绿色和平组织向遭受严重污染的里亚丘埃洛河中倒入对环境没有影响的绿色燃料,以引起人们的关注,呼吁阿根廷政府尽快解决这条河流的污染问题。


还有诸如采用手工刺绣的方式来抗议的,由公益组织 Share Action 雇了一家叫 做Craftivist Collective 的手作公司通过把自己的诉求变成刺绣手帕寄给政府。冰淇淋品牌 Ben&Jerry's 联合气候保护联盟在伦敦举办了一场「艺术、手工、行动和冰激凌」的活动。人们把一颗绿色爱心别在手臂上,作为运动的一部分。


当然还包括利用弗拉明戈舞快闪去抗议的,抗议者认为舞蹈能够展现力量,促使各方正视环境保护这个问题。


这么多花样,多有用?


抗议的花样越来越多,你方唱罢我登场,那么,不可避免的一个现实问题来了,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有人说,抗议这事儿,永远是有利有弊,就像壳牌的那个废弃的海上储油平台,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沉入海底是更好的选择。人们有时候确实会采取激进的方式来吸引别人的注意,表达自己的焦虑,但这个世界如果想要越变越好,还是需要那些异见者,因为所有的这些花式抗议的存在,大公司和政府们才会持续地感受到压力,让更多人参与到这些关乎所有人的讨论中来。


相信大多数人并不晓得,有个名叫蕾切尔·卡逊的女科学家,她写过一本特别有影响力的书,叫《寂静的春天》。这本书有多有名,它入选了「最影响美国发展的 100 本书」的评选,和这本书并列的是哈里特·比彻·斯托写的《汤姆叔叔的小屋》。


这本书在 1962 年出版,「作者在里边提到当时的世界和她小时候的样子不同了,那些可爱的小鸟、昆虫都不见了。」她把这些变化的原因归为是人类使用了农药,特别是 DDT。而作者本人当然也已经被查出患了癌症,她也试图用一些证据证明,DDT 是让人致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在卡逊的书出版后,很多国家的政府开始重视 DDT 可能引起的问题,并禁止生产和使用这种高残留的农药。但是,卡逊并不是一个被一边倒推崇的伟人。很多人认为由于卡逊不够严谨的证据所导致DDT的停产,造成了 2000 万到 6000 万儿童,特别是穷困地区儿童死于疟疾等传染病。从这个角度看,卡逊客观上杀死的儿童比希特勒和斯大林还多。


所以,各位看官,环保的言论、各式抗议总是充满争议的,但存在即合理,能表达诉求的多样性、能引起政府和各大公司的重视总归是好的,然而更重要的是从小做起、从我做起,环保无小事,人人有责。





lofficiel.cn  我 们 期 待 与 你 相 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