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诗同仁精读|樱小桃的诗

诗同仁 2018-07-03 06:35:57

——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可快速关注 ——


我还在静静等待



樱小桃2016自选诗

四川人,女,单细胞生物,喜欢一切从简。


春 分

花朵把自己撒得满坡都是
湖水唱起童谣
捉蝌蚪的少年,弯腰撩起星星和云朵

多少年了,我还是那个明媚的词

还没丢掉娇羞的小心思。春风吹一次

我就绿一次



惊 蛰

这里的泥土明明是暖的

细碎,她的唠叨

就是这样的;蓬松,她的笑容就是这样的

青冈树下,落叶低低叹息——
还有好多好多爱
来不及求取;还有好多好多爱,来不及用完

小虫子呀,你们唱歌要悄声些
走路要轻声些。我的外婆她累了,我的外婆
她睡了

 


 

好兆头来自大雾天的豌豆尖

水芹和新韭

在井边淘洗菜叶,咬青宴将使我们内心明媚


更多时候,我们承受被咬的痛楚:

蚊虫、野蜂、狗或者蛇


一定有什么每天都在小口小口地咬

直至被天狗整个儿吞服,我们的嘴角还挂着

月亮的笑容



雨  水


宜捣衣,不宜捣药,允许聆听

不允许落泪。豌豆,樱桃,蒲公英,梦境

一切圆润之物

都将得到祝福,成为菩提子

清洁,澄澈,明亮

雀鸟啄破天空,你打马经过,在一滴雨水里

留下深深的蹄印



烟 火

 

鞋子磨破脚跟,菜刀割破手指。

落座,对镜邀杯;起身,西窗半掩。

相顾多时,两朵云渐渐偎作一处。
春深了,雀鸟是几点烟灰,被夕光掸落林中。



蓝花楹

 

琐碎而宁静

天桥上,一位蓝花裙女孩先于我

与你久久对望。风一窝窝涌动

薄薄的裙摆犹疑着

 

枝叶间落下来的花瓣,比从大楼落下来的人

轻很多



给你

 

我情书起句的称呼

我墓碑末尾的落款



海螺吟

贴近墙壁,会听见低矮的歌唱——
“大海呀,故乡”

光线昏暗。空荡荡的庙宇,最小的神,也无法入驻


听久一些,眼眶会潮湿

更久一些,会有海水,溢出来



繁 花

 

她梦见了,一树繁花

梯子,以及扶着梯子送她高过屋檐

接近天空的人

她向上攀爬。直到梦醒

她一次也没有低头,没看清繁花下的那张脸



  

日记本幅员辽阔,黑字落满白纸
叹息细若游丝,心跳闷如鼓点。自古蜜语皆胡话

大地守口如瓶,从不提及
榆树下的马匹如何竖起耳朵,听了一夜雨



南 无

 

电话里,语气如覆在梅蕊上的雪

我居然不悲伤——

咽下的茶,仍有绰绰花影

从《归去来》间奏飞出的鸟鸣,仍能准确抵达耳蜗

目光定在图片上

寺庙外墙,“南无”浮动如云

这一生呵

不过一朵花落,一朵花开

不过比朝生暮死的蜉蝣,多得了几句度我的钟声



时间软壳

 

踩在咯吱咯吱的积雪

仿佛一个人,在尘世阅读诗行

我喜欢静静聆听

指针搬动,光线腾挪,万物在自我轨迹中运转

旋律恩慈。自省。偶尔呈现尖锐的棱角

那是被割裂的镜子

不时用疼痛发出灵魂的颤音

我相信句子的两面性

相信它柔软的部分来自月亮

来自梦中的歌莉娅。来自歌莉娅被泉水清洗过的歌声

而领受如星芒点点,有的在眼睛里

有的在心里



卷 尺

就这样一条道走到黑吧
蔓生植物,就要有蔓的秉性:柔软,坚韧,紧致,缠绕
小小的执拗

狭小的房间里,灯火是多余的
我们顺应,以获取相对饱满的弹性,刻度是必要的距离

那是氧
刚刚够我们自由呼吸



古镇之夜

没有晃动的红色液体

没有高脚杯,高跟鞋笃笃,切割着虫鸣水声

 

屋檐下,灯笼紧绷
露珠从爬山虎的藤蔓慌张跌落,抱住了她

飘忽的裙角

球状的灯,这低悬的明月
洞见了她的秘密——


石阶上,一片黄叶

发出萤火的微光。她拾起它,这黑暗中的喜悦

孤独症患者,遇见了同谋



邮电博物馆

 

光线昏暗,我埋头写着——

我想从做旧的时光里,寄给你整片汪洋

 

黑字,落在白纸,落在海上的灯塔

海边的教堂。收件人不详。黄昏的雨湿漉漉的

敲在心上



金沙滩

海鸥一样,迎向海,紧贴海
盘旋。俯冲。翅膀拍起波涛,笑声一浪高过一浪

 

海水亲吻着裙角

夕光下,你赤脚的样子美极了


细碎的沙,是被我们辜负的时间。每一粒

都呈金色



胶州湾跨海大桥

灌满风,身体像被倾注了光

隔阂消解,海天之间界限模糊。看风景的人

在风景里飞


心里攒下了好多话

我用一条海岸线串起来,寄给你  



晓看红湿处

木椅上,老人放下菜篮
翻看着报纸;木椅下,灰猫目送着蝴蝶

木椅周围,一场秘密战事拉开序幕
我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穿越几十棵怒放的木芙蓉
布下的温柔工事

秋风良善,安抚婴孩那样
摩挲着菜篮里惶惶然的番茄、茼蒿和扁豆



长 海


你说,喜欢我安静的样子
长海一样波澜不兴;你说,要送我一面镜子
长海一样澄澈清明

很想百灵一样唱给你听
很想孔雀一样美给你看

湖水注视着我,它的深邃
同你一样;波光照耀着我,它的慌乱
同我一样



爸爸,你去哪

起身。披衣。拿行李。熄灯。关门。
这些年,从一处异乡
辗转下一处。分别时她已不再撕心裂肺地哭

俯身亲吻,泪水仍能在眼角遇见

窗外所有的植物,都有一把长在故乡的根须

晨光熹微,火车待他如亲人



成绵高速

 

轮胎的持续运转是快的

 

山边的芦苇,低缓的草坡,饮水的羊群

惊艳亮相的身影,是快的

 

一只白鹤用硕大的翅膀填满了谷物收割后的田野

它起飞的念头,是快的

 

我的心是慢的

领受是,赞美也是



火车窗外的白鹤

越过开碎花的苦楝树
穿过青翠的柳林,掠过籽实蓬勃的油菜地
三只白鹤在小水塘停下:耳语,啄食,小跳

最小那只,是我的女儿

她刚从蒙族舞里结束一串漂亮的侧手翻

她反复弹奏a小调舞曲,她与绿山墙的安妮亲如姐妹
哦,她羞于提及她的脸是蛋壳做的
一捏,就碎了

山高水远,朝着三个方向
三只白鹤振翅飞离
火车巨大的轰鸣声咽下了电话里细小的哭腔

今日天气晴好
愿上天为她的泪滴里倾注阳光



班车上的睡眠

困意潮水般漫过来
人间越来越小,风景枯槁或者葱茏
都在窗外

从水蓝色的窗帘
采下几句偶然的蝉语

颠簸的摇篮里
心里装满蜜糖的人,会梦到世间的甜



寒山寺

菩提子被小贩养得圆润光亮

就像从屋檐

拓印的雨珠。一首诗被慕名而来的游客
反复采摘,框在墙上的分身

等待着更多游客

 

渔火不再,江涛已远

唯月光不厌其烦,照罢古人,又照今人

青苔之上

枫叶红得情深意切。香火袅袅,钟声穿透雨帘

把我唤回人间



小野猫


梅花从椅子一路开到桌面
路线图画进被窝,张牙舞爪的对峙发生在床底

刁蛮,任性,不讲道理
控诉结束,电话线微微摇晃。手臂上新添的血印
竟不是她挠的,听筒里传出的轻叹
几不可闻

电话线是道伤痕
静静趴在话机一侧

 


七里香


苦修瑜伽,为了够着那位等车的少年

携带暗香,在春天里造出更小的春天


青绿的瀑布细浪飞溅

公交泊岸,那少年抽身而去。啊,差一点,还差一点……

小南风蒙在鼓里,一个劲儿吹呀,吹

 

那年春天,我追到火车站,朝着夕阳下你的背影

我的指尖差一点,也差一点



太古里

没有香烛味。紫藤细碎

大慈寺正在修缮。红墙另一端,视野豁达——

纤尘不染,彬彬有礼
太古里良好的修为,隐含着拒绝

涟漪温柔地开解着花岗石板

直走,穿过人潮涌动的春熙路,那个牵着爱侣的男人

笑容明媚,外套下摆被春风掀绿

蓬勃得

足可以假乱真



公交车上

 

两只耳塞,把世界关在门外

俯首将自己框入手机,关心陌生人动态

胜过自己的掌纹

车厢岑寂,恍若禅室


车灯闪烁,红绿灯交替,斑马线前走走停停

一幅动态尘世图。抬眼所见——

建筑、橱窗、树木、花坛,清一色妆容齐整,精致乖巧

秩序的作品

 

一只黑鸟从大厦顶层俯冲而下

城市如蒙尘的镜头。一个误入者,让构图格局

陡然突兀



崂  山

 

浮生半日,开始相信

相信传说中的道士和狐仙,相信山中的松果

蘑菇,清茶,板栗和野樱桃


铺开生宣,云雾和石头
两门力道相反的美学,经由水墨的规劝

达成和解

阳光恰好。崂山空出怀抱,俯身拥紧了此起彼伏的童声

托起的几扇翅膀:

“凤凰——倾——金翅鸟——

鹅——小——鹅——”



线 索

 

枯枝栽在头顶,是鹿角

芦苇安在身后

就是尾巴。她安静下来,猫一样蜷着

 

儿童侦探小说第七章

叶脉书签和东野圭吾设置的线索

若隐若现

 

关于成长,我们的线索

略有不同。比起算术作文,我更爱看她追蝴蝶

捉蝌蚪,抓拍草茎上即将起跳的螳螂

 

灯光下,她长长的睫毛

两排柔软的栅栏。雨声穿越时间的甬道,脚步渐渐急促

我轻轻翻身

揽住自己的线索

  


海鸥飞处

 

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

不知疲倦的海鸥,白茫茫的信笺不着一字

 

隔着电话,你几不可闻的叹息

那种寒冷

也来自西伯利亚

 

你从不给我写信

你甚至无法生出一双,海鸥的翅膀



谒陈子昂墓

 

青苔爬上石阶,穿越小石桥

漫过石栏石桌石椅,最终抵达衣冠冢

 

守墓的聋哑老人

虬枝般的手指剑一样挥向苍天,声嘶力竭的呐喊

字字带血

仿佛刚从命里剥离的好诗

 

冷风灌进脖子,纸钱四散纷飞

山脚,红梅零落成泥;山顶,庙宇金碧辉煌



  

漫天银杏为山峦披上黄金的华服

虎丘之中没有虎,攀爬者眉宇间刻着隐形的“王”字


洗剑池的剑气被几尾锦鲤化解

白墙上的绿藤红藤枯藤,仿若人生的三种况味

折返。银杏叶不知疲倦

被吹拂,被踩踏,被再次抛向半空



  


围坐在茴香豆,蜜饯,桃片四周
天光,被聊得晨昏模糊
同名者几行留言,让兴奋不已的江南名士从三毛茶馆
退回孩提
一杯手忙脚乱的绿茶,泼湿了两份真纯

溪畔,巷陌,亭台
俯仰之间,不同的手机辑录相同的景致——
雕花窗棂,竹筒花器
双眼皮的石桥,娴静的乌篷船,船娘青团般甜糯的浅唱……


折枝杨柳,离别的身影
被夕晖攫住

周庄水做的骨肉,斜映在缓慢的时光里



告 别


风拂霜发。遥望山梁的苞谷大豆
田间的稻米,河畔的桑树,像是一种告别

不再背太阳过山。鸡鸭鹅叫声
此起彼伏,仿佛一种陪伴。她被需要,是有用之人

痛,从四十年前就开始了
风瘫两年后,她奇迹般起身,撑起倾伏的梁柱

撇下的五张小嘴


疼痛加剧。神一样

供奉着的土地,总也给不够合理的答案
总有跌不完的跟头等在前方
最后一跤,从床上到床下,丢开拐杖,她再度俯首于宿命

 

她决心喊出所有的痛,而眼皮越来越重

还有些面孔正辗转途中,未及咽下的那口芋头粥

是句温热的遗言


 

晚 餐

 

雨下起来,停电了

荷叶粥咕嘟咕嘟掀着锅盖。那时,最先起身

端煤油灯盏的是你

“呲啦”一声划燃火柴的也是你


而风从门缝挤进来,我没能拢住

气息微弱的火苗。 大地种下你,我把刺藤

一根一根从坟头拔去,干干净净地,无私地爱,这是我

就像你,一步步守着我出芽,长叶

从摇篮到背篓

从田埂,到校园……

雨停了,灯火通明
荷叶粥出锅。外婆,下饭的每粒豆豉都香喷喷的
跟你把它们装进坛子那年

味道一模一样



往期阅读










·END·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诗同仁

微信号 | zkshige

主编 | 仲诗文  

副主编 | 窗户 张远伦 张二棍 吴晓  江浩 江湖海 缪佩轩

编辑  | 张小美 幽幽雪  黍不语  一江 大雪  田铁流 霜白

邮箱:zongsiwe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