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作死青年的骑迹之旅[2]“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

美骑 2018-05-15 06:54:08

美骑编辑按:本篇连载游记是由骑友“锦字”原创,作者个人公众号“行走中的锦字”,美骑网获得转载授权。在上一期的作死青年的骑迹之旅[1]辞职后骑去珠峰大本营!

我们看到了作者出发前的凌云壮志,结果第二天就遇上了永无止境的爬坡,虽说爬坡是川藏线必不可少的经历,可是这起起伏伏的陡坡着实让人崩溃,真是应了那句话: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


▲“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

Day2:邛(qiong)崃(lai)市卧龙镇--芦山县飞仙关(骑行80公里)

第二天一觉醒来,浑身酸痛特别是大腿部分,我自认体能已经是很好了,结果是我高估了自已,经过第一天81公里的高强度骑行以后,第二天伴随的就是各种酸爽。

不过当都市上班族们还在挤公交地铁上班的时候,我已经在去往珠峰大本营的路上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行者。

长途骑行本身就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川藏线前期风景一般的时候,更只有闷头一路骑。骑了半天遇上了一个坡,坡爬到一半的时候已经蹬不动得停下来休息会,看着车上还拉着50斤的装备 ,那一刻对“上坡如吃屎,下坡如拉稀。”这句话有了很深的体会,我用尽全身之力才爬上那“大坡”。

曾经的那个“大坡”

当时那个坡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个大坡了,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那坡都不能叫坡,最多算一个起伏路,只有当你强大了,你才会觉得那些曾经你过不去的坡,都只是一条起伏的平路。

▲雅安的标志性雕塑“马踏飞燕”

下午两点左右终于到达雅安市,但中间骑的几个坡实在是让人生无可恋。以至于到了雅安后还手在麻,腿在抖。看来得来三两老麻抄手,一碗醪糟汤圆还有一份成都老酸奶才能平复我这抖动的身体。

过了雅安也正式进入了318国道,去年川西之旅的时候我就来过这里,所以倍感亲切。在318国道往前骑行了10公里,结果因为刚吃饱睡意上头加上烈日难忍,索性就不骑了。

在路边找了个树荫停下来补一觉。当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1小时后了,睁开眼睛看到阳光透过叶子照射在瞳孔上,有种迷醉的感觉。

抵达飞仙关已经是傍晚了,我和秋天(第一期的“小天天”)决定在飞仙关停下休整,同行的骑友小卢则决定一个人接着骑到新沟。

虽然只同行了一天,但他是我们遇上的第一位同伴,分别时总是有点不舍,不过世上也没有人能陪你一起走到最后,所以祝福后我们送别了他。

安顿好以后,我们就在飞仙关周边转了转,看看有什么有趣的地方。 客栈边上有一个公园,环境不错,就溜进去在桥边上拍照玩。

▲兴致高涨,爬个桥玩玩,不过还是挺危险 ,千万别模仿

▲这是大疆“小精灵4”航拍器

这次带着航拍器出来,第一次用,顺手拍了组飞仙关全景图。


▲飞仙关位于芦山县最南部,人口约11500人,国道318线和省210线贯穿全境,交通非常便利

带的另一个神器是大疆“灵眸”手持稳定器,主要用于车载拍摄,比GOPRO更好,光学防抖更优秀,可以轻松拍摄4K 30fps或1080p 60fps视频,以及1200万像素照片。94度广角定焦镜头,三轴云台系统支持360度无死角拍摄,特别是针对高速移动中的情况。

▲这简直是骑行神器,价格也不算太贵,但非常好用

8月23日,一早起来打开窗户就看到这样的景色,心情顿时美好了许多。收整好行李,吃过早饭就接着第三天的骑行,今天的计划是从飞仙关去往小鱼溪,预计骑行50公里。

爬了十公里的坡,尤其是看到3个骑友驮的行李还没我们一台车多,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和秋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出了那个字(大家懂的)!

开始进入大山,从飞仙关至天全县短短15公里的路程,我们硬是骑了快3小时,上坡下坡上坡下坡,简直是折磨人,在经历了不知道第几个上坡下坡后终于是到达了天全县。

中饭在天全县一家五代同堂的饭馆吃的,两个人三菜一汤。

▲三菜一汤在当时对我们来说已经是相当好的伙食了

饭后,打算一口气赶到新沟驿站,结果在到达小鱼溪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雨,天色又已经黑了。

▲去小鱼溪的路上,太阳渐渐下山,天上已经乌云密布了

对于刚骑行的我们来说,此时又是山路,我们就没继续赶夜路,掉头折回小鱼溪,找了一家旅馆准备留宿。

刚进旅馆外面就下起了暴雨,那一刻真是长舒一口气。


Day4:小鱼溪--泸定县(骑行74公里)

大清早艰难爬下床,全身虽然酸痛,但只能咬着牙接着出发,今天的目标是翻过二郎山到达泸定县!

老板得知我们是骑行来的,给我们下了一碗比我脸还大的面条!

饭后启程,途径一个隧道,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的路段连隧道灯都没有,实在太带感了,所以决定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

▲每次拍的时候都是看着前后没有车了才敢拍

不知道穿过了几条隧道,爬了几个坡,眼前开始明朗,看来新沟就在眼前。

终于到达新沟,找了间旅馆住宿,这间旅馆整个房间的墙面都是涂鸦。

▲这种涂鸦在川藏线上简直太多了

你可以理解成这些涂鸦是一种骑行文化,是他们在分享自己的心情和经历。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陋习,一种去哪都恨不得昭示天下,在每个地方都留下自己记号的陋习,而在川藏线上这种事每天都能遇到。

午饭过后,接着上路,从新沟出发,我们铁了心今晚要骑到泸定。一直到二郎山隧道之前一路全程上坡,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载着50斤的行李向上爬坡,而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途中的吊桥,顺手拍了几张照片

晚上九点半看到这个距离二郎山还有2公里的指示牌时,都快热泪盈眶了,这时天还下着一点的小雨。

▲虽千万里,吾行矣

半小时后终于到达二郎山隧道口,都不知道怎么形象当时激动的心情。晚上10点天太黑,路边刚好停着一辆大货车,和司机大哥商量了一下,给我开着大灯补光拍了几张照用来纪(zhuang)念(bi)。

这虽然是我们在川藏线第一次放坡,但我之前在网上了解到,下坡时不用骑,速度又快一定会很冷,为了防止感冒,进入隧道后我马上将湿透的衣服换掉,换上冲锋衣冲锋裤,这也是第一次穿上这些。

允许我摆一个深沉的pose

一出隧道,我们两个人都懵逼了!二郎山隧道出来以后还有两公里的上坡,爬上去以后才开始真正的下坡路,为什么攻略上没有写!?

结果就看到两二货,穿着厚厚的衣服在那卖力骑,刚骑500米我们就开始脱衣服。骑了半小时,终于把这两公里骑完,衣服也基本全脱完了,到顶又得把衣服再穿上,那画面简直不忍回忆。

第一次放坡,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天又黑,更没想到的是,才放了20分钟虎口就已经全麻,只能停下来休息让手缓过来了才接着放坡。

二郎山下来全程30公里的下坡路,在凌晨2点的时候,总算安全到达泸定,客栈基本都关门了,就随便找了家骑行客栈住了下来。

骑了整整15小时,其中爬坡爬了13小时,从海拔962米爬升到2253米,那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不会明白,两个人两台车从白天骑至深夜。

我们一路骑一路骂,这破坡怎么就没完没了了,每蹬一下都得使出吃奶的劲,每次在转弯口都以为是下坡,结果柳暗花明又一坡,还是上坡!

不过骂归骂,我们从没有后悔过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藏,进藏不是为了什么让心灵得到净化,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心会给磨出一层层的茧,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

▲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虽千万里,吾行矣


如果你还想关注更多的美骑旅行资讯,可以扫一扫我们新成立的公众号和微信群喔,在微信上与我们一起互动吧!我们很期待大家的投稿和留言。

美骑旅行频道官方公众号:

如果你还有兴趣了解更多,与更多的骑友交流,可以扫码添加小编tommy的微信,我们会邀请你加入美骑旅行频道官方车友交流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