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给“精彩一群”的祝福

刀哥看教育 2017-12-06 16:41:08
与其忘了江湖,不如点击“刀哥”关注

刀按
远在酒泉的晓蓉,突然在微信里呼叫刀哥,说她们的教师团队“精彩一群”,准备在“十一”时开第三届年会,让我说几句话,录个视频,激励、引领一下,她们在年会时播放。引领说不上,激励也不容易,安慰倒是可能,毕竟,我也做过教师团队,有感受,也有体会,所以应承了。

平常信口开河惯了,但这次,想让自己显得庄重些,诚意些,所以写了个梗概。没想到,站镜头前时,莫名紧张,梗概竟成了依赖,总怕离题太远,拘束乃至拘泥,表情也极不自然。但到底,还是表达出了自己的期愿和祝福。

文字稍作整理,暂放这里,只为祝贺和祝福,期望“精彩一群”,有更精彩的明天。
精彩的各位“美人”,各位精彩的“美人”,大家好。

在国庆之日,作“精彩一群”的第三届年会,我觉得是个非常精彩的创意。这让我恍惚觉得,“精彩一群”也有自己的国度,自己的国民,甚至自己的国庆——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教师团队,或者说一个教师共同体,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的国,不是大一统的,而是共和制的,不是专制式的,而是自治式的。每一个加盟的教师,都代表着教育的一个州,一个王国,既有独特的个体风景,又有共同的文化背景。

在我看来,这个国,应当奉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原则;这个国的环境、空气、水土、温度,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教育思想、教育理念,教育文化、最终会深刻影响到每个成员的教育生活、教育生态,进而深刻影响到每个成员所面对的孩子、课堂、同事,甚至家长。

很遗憾今天不能亲到现场,感受各位的精彩,但我能够想象现场的精彩。去年,“五朵金花”在绵阳亮出了精彩的旗帜,今年,“精彩一群”又在武穴有了精彩的展现。李晓蓉老师、郑小琴老师、鲁燕老师,包括今年的陈瑞玲老师,她们的教育情怀和精神面相,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据我所知,在此之前,“精彩一群”在市内外已经有很多精彩的展演,有着广大的影响。

一个团队,在四年时间里能够有如此大的动静,如此大的成长和进步,真是可喜可贺。这样的成长和进步,我相信既与个人的努力有关,也与团队的助力有关——尽管我知道,共同体是个外来词,但我仍愿意以汉语的方式理解:所谓的共同体,就是共同体验。其目的,不过是让成员间互相交流,互相促进,最终共同成长。

我曾经说,教育是孤独者的事业,所谓的孤独,既意味着孤单,也意味着独立。因为很多时候,尤其是教师进入教室、站上讲台以后,就是真正的“一个人在战斗”。在接下来40分钟或45分钟的时间单元里,课堂上所发生的一切状况和问题,都需要他自己去直面,去应对,就是上帝也帮不了他的忙。

事实上,几乎所有创造性的事业,都不可能是热闹的、喧嚣的,而只可能是静谧的,孤独的。无论阅读,还是写作,无论是思想的孕育、还是观点的剖理,都只能是在独自面对自己的内心和灵魂的时候,才可能真正发生——有时候我会觉得,成长其实也是孤独的,孤单而独立的,一朵花是怎样开放的、一棵树是怎样长大的,一只鸟是怎样学会飞翔的,我们几乎都不知道,这既是生命的神秘和神圣所在,也可以说,所有的生命,其实都是在无人注视和关注中,孤单、独立而缓慢地完成了自己的成长。

尽管如此,我还是比较赞同古人所说的“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一个好的教师共同体,首先是要建立在每个人“独学”的基础上,没有“独学”意识的人,无论在怎样的团队中,都不可能有更好的发展。但仅有“独学”,便不会有共同体的意义。共同体的价值在于,让我们能够通过“共学”的方式,遇到心跳相近的人,在彼此的欣赏和关注中,在彼此的温暖和温情中,让自己有更好的成长和发展。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10年前,我创办了国内比较早的教师民间团队“知行社”,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去年,我和张文质先生共同发起了“教育行走”教师公益研修夏令营活动。而知行社十年来的发展旅程,教育行走两年来的影响和效果,让我更加确信了自己对共同体及成员的一种基本判断和认知:我们既需要抱团取暖,更需要各自发展。或者可以说,只有抱团取暖,才会有团队的精彩,只有各自发展,才会有个人的风采。

各位精彩的美人,虽然川甘遥隔,但此时此刻,我们的心跳是相近的,我们的心律是同频的。因为我们是为着共同的教育,共同的体验。我期望明年,能够在厦门看到大家精彩的表现,包括我们的建军主任,迎峰书记,我谨代表我自己,诚邀你们光临。


我也期望,我们的“教育行走”活动,有一天能够走进“雍凉之地”甘肃,走到能够发射卫星的酒泉,那时,我们或许可以一起努力,不求发射卫星,只求能够发散自己的光芒,让我们自己更加精彩,让我们的孩子们更加精彩,让我们的教育生活,更加精彩。


最后,祝大家假日快乐,心情愉悦,祝我们的团队,和团队里的每一位成员,每一天都能更快乐、更精彩!谢谢大家,祝福大家!

刀哥看教育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