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外星人:“田园二三事!”

外星人的小窝 2017-12-06 20:06:17



~

黄鼠狼。


我正稀里呼噜吃着排骨汤呢,就发现一个黄色的毛茸茸的小东西迅速窜进了厨房后面的小屋,那是鸡舍没错。可是鸡一大早就都跑出去觅食了,既然鸡是抓不到的,莫非它还想偷一两个鸡蛋不成?


我赶忙端起了手机想拍摄下来,但我才切换到视频选项,它就跑出来了,蹲在门口一只眼斜睨着我。我小心地点了一下录入按钮,它就一扭身箭一般地钻入了屋角的杂物里。


只拍到一个影子。我坐回到椅子上,正为没拍到什么镜头而失落呢,就听到草丛里有吱吱吱的叫声,像是一种常听到的鸟鸣。我立刻站了起来慢慢走过去,这时就见两只黄鼠狼一前一后往舅母家的菜地那边跳了过去。可惜,我还是没拍到什么。


舅母家昨晚丢了三只鸡。


~

叶子们。


有时会回看公众号里的内容,我发现自己写了好多的叶子。这个词出现的也的确是挺频繁的。近期就是屡次提到杨树的叶子,和枇杷树的叶子,甚至是它们的影子在水泥墙上或者地上的投射。如今这两种叶子离我最近,而我暂时也只能接触这两种。


还有一棵楮树,在涵洞的那头,下面是个水跳,这个夏天我就想在那里度过的,可惜我都错过了。桃树就不说了,刘欢家门口一棵,大勇家棚子那边有一棵,我家也有两棵小的,那是我和倩倩有一次跑去果园那儿偷回来的。


再往小河的前面走一点,就是几棵水桦树了,后来我知道这种树的学名叫做“枫杨”,真的是很优雅而且富有意韵的名字。我特别喜欢这几棵。初春时凡是天气好的日子我就每天都会去河边看它们,盼望着它们快点发芽。


等它们发芽了,我又期待着它们快点儿长大。直到仲春时,你就能看到成片的树叶长成了一个冠子,还垂下无数个果穗儿,每一个小果儿都像一只飞翔的小鸟。满眼的绿色,大片的树荫,终于,它可以避雨遮日啦。


~

小河。


我一直提到的小河,其实就是一个“7”字形的人工抗旱渠,由于多年无人清淤和管理,里面杂草丛生,河水也肮脏至极。赶上梅雨时节,河水上漫,什么古里古怪的东西都有。


5、6月份的时候几乎连着下了一个月的雨水,已经漫到厨房地面的边缘只差几公分了。妈抓了好几斤小龙虾,上次让鲁小东帮着叉上来的红鲤鱼就是梅雨时从涵洞里跑过来的。


在臭水沟的另一边,是鲁小东去年冬天的时候挖的鱼塘。今年春节时我在那儿钓过鱼,都是草鱼啦,钓了可能有十几条,都是一尺来长,后来全放掉了。


现在那些鱼估计怎么也得有个3、4斤,让我去钓我也不敢,我的鱼竿是几十块的淘宝货,实在“承担”不起啊。后来有一次我又和倩倩骑车跑到远处去钓鱼,回来时因为缺氧和疲惫头疼的不行,感觉快炸裂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真的,其实它就是一条臭水沟。只因为它是组成家园的其中一个物件,我就对它多了几分热爱与幻想,仅此而已。


No.2354    2016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