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全球囧闻】艾滋病毒正被围剿,但网络信息“病毒”却防不胜防

FX678 2018-06-29 10:35:06

汇通网12月2日讯——囧闻第427期:


每年12月1日都是所谓的“世界艾滋病日”,这种起源于非洲类人猿动物的普通RNA逆转录病毒,在阴差阳错转移到了人类的身上之后,竟然引发了一场人人谈之色变的“世纪瘟疫”,在全世界范围内夺去了数千万人的性命,于是,俨然间它成了全世界政府的大敌,尤其是每年到了“艾滋病日”前后,媒体就会纷纷拿这个专题来说事。

而艾滋病之所以令人万分畏惧,是因为它一旦发病之后无法根治,病人只能痛苦地等待死亡一步步逼近,更糟的是这种疾病到现在还没有有效的疫苗。所以,艾滋病一度被视作死亡的同义词,大家遇了患者也像见到瘟神一样地避之不及……而所幸的是,医学技术的进步使得许多患者虽然无法根除体内的病毒,但是已经可以在药物的辅助下长期无症状生存,并和正常人一样工作学习。

随着公共卫生干预和媒体宣传的增加,全球艾滋病新发病人数趋势出现了逆转,开始逐年减少,这使得世界卫生组织开始有信心相信人类到2030年代就能像当年消灭天花一样消灭艾滋病,只是到时候,又不知道会有什么新的疾病冒出来了。开一下脑洞,引发这种疾病的,或许不是普通的细菌病毒,而是人类人工制造的一种纳米级微型机器人,侵入人体后会蚕食人体组织为原料自我装配复制,而一切传统的生物药物,对此瘟疫都是没有效果的……

话题扯远了,还是先不要那么异想天开回归现实吧。话说回来,即使疫情得到了控制,要消除社会公众对于艾滋病患者的恐惧和排斥心理,却比控制住病毒本身更加不容易,这便成了新时代的新难题。就连受过专门训练的医护人员也不愿接诊HIV携带患者,而患者因此也选择隐瞒病情,反而这会导致疫情更加得不到控制。

其实,普通大众完全无需对艾滋病太过恐慌,因为引起艾滋病的HIV病毒,本身是非常脆弱的,怕光怕热怕干燥,离开人体组织数分钟就会失活。也就是说,被传染上艾滋病毒的前提是和病毒携带者有大量深入的新鲜体液交换,而这在日常生活中是很难出现的。与此相比,还是各种流感病毒杀伤力更大,不管是人流感、猪流感还是每到鸡年必搅局的禽流感,传染力都比弱不禁风的HIV强太多。小编的同事中又有一位在今天告假挂出免战牌,理由就是,她之前刚刚白天上班,晚上照顾患了流感的孩子心力交瘁,而孩子病刚好,自己就又被传染上了……

不过,大多数人潜意识里都还是认为艾滋病比感冒可怕得多,哪管在主要发达国家中,每年死于流感并发症的人比死于艾滋病的要多上好几倍了。这就和全世界每年空难摔死1000个人,每年车祸撞死100万人,但还有只有大批的人“恐飞”,却未曾听说有人因为害怕坐车而每天步行10公里上下班。这种利用人的非理性恐慌心理达到恶意传播目的的网络谣言,则可谓是一种另类的精神病毒。

比如,微信朋友圈流传多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个花样的恐吓谣言段子,就和艾滋病有关。内容万变不离其宗,说是有一群艾滋病患者,或许是为了报复社会,或许是背后有恐怖集团撑腰,反正正想尽一切办法传染病毒给普通人。在朋友圈流传的段子中,他们使用的方法包括把带血的针头故意插在公共场所让人坐上去,或者混进餐馆的后厨,把自己的体液偷偷加在客人的饭菜里,或者干脆就是在大街上直接拿针头扎人……这些消息确实引起了一些恐慌,但基于上文所科普的艾滋病传播基本原理:大量、新鲜的体液交换必不可少。所以这只不过都是煞有其事吓唬人的谣言而已。

与之类似的谣言还包括,有不法分子在街上推销兜售含有麻醉剂成分的香皂,只要一闻那个味道人就会被麻翻晕倒,然后或是身上钱物被洗劫一空,或是人都被拐卖到深山里去当苦工挖煤。其实,临床上的麻醉是个繁琐复杂的大项目,就算是浸泡过高浓度乙醚的棉球,也得在人的口鼻上捂上好几分种才能见效,而受害者在被麻醉过去之前,可能已经先因此窒息身亡了。反过来说,如果有人真发明了简简单单闻一下香气就能让人深度麻醉的神药,那么他完全可以去申领诺贝尔化学奖和诺贝尔医学奖两项巨奖,还犯得着干麻醉抢劫的营生吗?

至于更烂的段子,则包括在酒吧宿醉之后一夜醒来发现自己肾被偷了,或者KFC的养殖场里真的有六个翅膀八条腿的畸形鸡,以及菜场里混入了一种用塑胶和颜料调制的,几可乱真但却没有营养的假鸡蛋……等等等等。对于早就接触了互联网的年轻人来说,这些烂谣言早已经不值得费口舌去澄清反驳,当它空气就是了,但是刚刚接触移动互联网,并且严重依赖朋友圈获取消息,却在手机里没有安装诸如“汇通财经”这类正规新闻渠道APP的中老年人来说,他们还是会把谣言当新闻,并且还出于关爱,向亲朋好友兜售传销。

其实,这种病毒式的谣言段子,并不是在微信朋友圈普及之后才开始流传的,所以大家也别急着声讨马化腾叔叔不厚道。甚至,在前互联网时代,它们就开始通过每每把你家楼下的信箱塞得满满当当的保健药品广告小报和小册子开始流传,并令许多人坚信不疑。比如,小编家小区旁边菜场的楼梯拐角处,就煞有其事贴着所谓的“食物相克表”,而许多大妈大爷也确实会以此为准则为家人搭配每天的食谱,小心翼翼地避免犯忌。但这在小编看来,就和因为黄历上写着“忌出行”就一整天请假不上班,是一模一样的逻辑……

只不过,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垃圾消息的传播效率变得更高,这就好比是病毒找到了传播效率更高的媒介。而微信朋友圈相对封闭私密的环境,则给了也病毒消息藏匿的空间,好比HIV病毒藏在本来该用于杀死病毒的免疫细胞体内,使得常规药物鞭长莫及一样。所以,“信息代沟”就此铸就,无良谣言营销者拿到了点击率,拿到了广告商的报酬,阅读这类消息的中老年读者自以为长了见识,了解到了这个世界有多么危险,在面对后辈时也有了自诩“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的虚荣资本。只是,事实真相却因此躲在一旁的角落里偷偷地哭泣……

如果光是上面这样,倒也就算了,毕竟那种不实谣言只是混淆视听,还没上升到谋财害命,伤天害理的地步。但若是故意去利用人的善心作恶,那就罪加一等了。这就那种是之前很常见的、真的以“病毒”的方式传播的虚假消息,格式基本为,来自XX省XX市的XXX家人出车祸/患重病,想让其回家见最后一面,但是无法取得联系,故借助网络力量,让大家分头转发,看看会不会出现奇迹……而有心的去查一下就会发现,网上有多起类似的“寻人启事”,前后时间跨度相差好几年,但帖子的内容除了人名和地点不同之外,其他格式,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如果无脑转发这种消息,你就等于是帮忙传谣,助纣为虐了。

更恶劣的行为则莫过于利用网络编造虚假消息诈骗钱财了,而一种比较隐蔽的方式,则是编制捏造或夸大事实,通过煽情的文案来骗取陌生人的信任和捐助。这两天,一位父亲在网上为据称患有白血病的女儿众筹募捐医疗费的事件,最终就被网友扒出是故意策划好的“带血营销”,而募集到的善款也远超过了实际所需。这件事最终以当事人声泪俱下道歉,并表示愿意转捐善款而暂告一段落。但许多网友还是表示,他们的感觉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其实,这也是整个社会对于慈善的认识过于肤浅,再加上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和互信严重缺乏而造成的。这种为了具体的人和事而去一事一捐的筹款,与其说是慈善行为,不如说是变相的乞讨。而在真正成熟的慈善文化下,捐助者不会过多过问善款的具体去处,更不会要求和受助者见面,因为大家都相信专业的慈善机构能够把每一分钱用在最需要的人的身上,而不会出现一个困难者被媒体曝光后一夜之间大发横财,而其他与其境遇与之相似的人却继续苦苦挣扎等待救援这样的事。

更重要的是,慈善的第一目标是保护受助者的尊严,而不是让捐助者花钱买名声。国内前些年有土豪捐助贫困学生后,竟要求受助者上台向他高歌一曲《感恩的心》来致谢,这种强迫别人吞下“嗟来之食”的嘴脸,在网上被传至境外,几成国耻。而与之对应的则是,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被政敌攻击为富不仁,在慈善事业上一毛不拔时,他却只是未作辩解,一笑而过。因为道理很简单,左手做过的善事,应该右手就忘掉,如果行善的目的是为了让人知道,那么这也就不能称之为善了。因为,人不能消费他人的苦难来荣耀自己!

至于真正成熟的慈善事业该是怎么样的逻辑,我们改天接着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