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在越来越热的中国电影市场里,魔幻题材为何总是让人感到恶心?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毫不怀疑《西游记》或《封神演义》的影视改编成就将远远超越《权力的游戏》,也相信这一天必将到来。

开演10分钟后,我推醒我老婆,诚恳地说:“对不起。”

“滚开,别烦我。” 她拨开我的手,又睡过去了。


魔幻、想象、呸:

一部以现实主义为基础的魔幻现实主义逆天神作

《封神传奇》可能不是一个有关中国电影的好例子,但却是有关中国魔幻类电影的最好标本。在国产电影保护月的尾巴尖上,这一部 “超炫酷合家欢的中国远久神话故事”,3天豪取2亿票房,以及3.0分的豆瓣评分。豪华到爆炸的明星阵容和5亿制作费,成为了所有人集中吐槽的话题:有这些人和这些钱,干点啥不好?有人悲愤地在豆瓣短评中写道:“中国魔幻电影的历史地位,马上就要赶上中国男足了。”

1星的评论占70%

要扶中国的魔幻电影起身再战,难度并不在于特效技术和推广渠道,这些有钱就能办到的事并不是必须解决的当务之急 —— 毕竟真正有些里子的光靠网络口碑也能逆天改命,算是一个魔幻题材的小奇迹。然而面对《大闹天宫》或《封神传奇》这样的例子,需要想明白的,就不仅仅是它有多糟糕,而是它为什么花了这么多钱还这么糟糕。

严肃地讲,中国传统题材魔幻电影的文本来源,并非真正定义上的 “魔幻”,而是东方专有的 “神话” 体系。四千年一脉相承,承载于汉字的传说与故事,在每个时代被增删、改编和提炼,最终形成了深植于中国人脑海中的一种 “印象”。

从《山海经》到《西游记》、《封神演义》乃至《聊斋志异》,所谓的神鬼之力,并不仅仅是对超自然力量的想象,而是从古至今的多元文化融合与再创造。神话不仅是具备文学价值的文本,更需要在现实世界中具备 “实际效用”,它可能是对社会风俗的合理化解读、对特定情境下的道德指引、统治者的背景合法性……几千年的打磨与检验,使留存到今天的东方神话,成为了一种特定而复杂的世界观设定。

中国的传统魔幻世界观,实际是各路教派与神仙鬼怪的大联欢

但是说回到电影上,味道就变了。所有人都必须承认,拍商业电影是为了挣钱,拍魔幻题材商业电影尤其是为了挣钱。而对于挣钱这种事来说,当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尤其是在 “娱乐至死” 的当下,金主们纷纷担忧的,并不是观众是不是可能因为脑洞过大所以挑剔连连,而是故事是不是不够简单,导致超出了买票人群的脑容量。

所以《封神传奇》的出现并非是个偶然。它充分展现了 “钱多不怕人傻” 或 “一力降十会” 的千古哲理,如同当年的一般,令观众们叹为观止,屁滚尿流。纵然大多数人不知道《封神演义》的根基是截教与阐教的对决,也不妨碍他们在银幕前面对黄教主的造型和申公豹的坐骑笑到捶胸顿足,或睡到口水横流。

当一部电影的想象力击穿有关想象的逻辑下限时,我们应该对其保持敬意。毕竟 Ed Wood 的和 Tommy Wiseau 的,在今天都进入了电影学院的课堂,那么在20年后,《封神传奇》是否会成为一部值得纪念与致敬的经典也说不定。

 

制作、票房、堆:

导致中国传统题材魔幻电影落入如此尴尬局面的,说穿了其实就三个字:“图方便”。近十年来,在银幕与电视屏幕上展现的东方魔幻故事,几乎毫无例外地都选择了 “神-魔对立架构” 和 “天-地矛盾冲突”。东方神话不过是一层利用公众记忆伪装自己的外衣,只要剥掉它,大部分电影和电视剧下面隐藏的不过是一副劣化版的西方骨架。

当今电影的主力消费人群(15-40岁),是不折不扣地从西方童话与魔幻小说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一代。现代化的进程以及文化交流的高度密集,让东方孩子们对安徒生、格林或 J.K.罗琳 耳熟能详。今天的父母们,有几个能像刘社长那样咬牙切齿地给混血儿子猛灌《西游记》?文化输出的弱势,导致了电影或其他娱乐方式在取悦观众的过程中,必须拖来成熟的方式方法 —— 真金白银扔下去,要的是全国人民都作出一点微小的贡献,而不是叫好不叫座。

基于现代传播理念,伪装成儿童文学的魔幻世界观,当然卖得更好

与之对应的是,虽然西方魔幻影视是纯粹的现代产物,但它们转化至电影/电视媒体的时间要长得多。在经过多年的市场磨炼和模式创新之后,搭建世界、讲述故事、塑造人物对于好莱坞而言都已经是驾轻就熟的套路。中土世界或漫威宇宙,所验证的不仅是故事的价值,更多的是观众的钱包到底塞在哪个兜里。

所以,当《西游记》《封神榜》这些古典神话遭遇现代电影工业,其下场几乎顺理成章:请一堆片酬七个零起步的大咖,造一场两小时内能讲完的激烈矛盾冲突,搞几个一秒钟看过去就知道从哪里来的种族,做几个看一眼就会把爆米花喷到前排后脑勺上的神奇造型,堆一坨鬼知道花了多少钱的鬼特效,齐活!观众老爷们是否在观影途中口占 MDZZ,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手里的钱是否转化成了票房。

《西游记大闹天宫》日版海报,嗯

之后,本土影业对明星群聚、特效堆砌的方式,似乎产生了爆棚的信心,并将无视文化、无视智商的势头上升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今天的中国观众是如此幸福,因为只要买一张电影票,就能享受到2200个特效镜头,以及《指环王》的世界观、《绿巨人》的造型、《魔兽》的阵营乃至《银河护卫队》的赛博朋克。

 

诚意、尊重、嘿:

做一件与文化有关的事,最终是否能获得成功,往往并不取决于有多少钱,而在于主导这件事的人有多少文化 —— 或者说,能够挖掘出这件事上积累的文化价值。当缺乏这种能力又要强行描绘一种高端大气上档次、丰富奢华有内涵的情境时,口碑的崩溃几乎就成为了硬点的结局。

单就《西游记》而言,它所铺陈的世界观其实是一个宏大无比的立体世界:地表世界内有四大部洲,外有龙庭四海,上有天庭三十三重天,下有地府十八层地狱,还有传说中的海外十洲三岛。在西天取经这条主线上,即使任意截取其中一个片段或场景,都能够为影视的再创作提供丰厚的营养。譬如,周星驰的尽管毁誉参半,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110分钟里仅仅讲述了西游启始阶段的故事,却塑造出了一个基本完整的西游世界观。

西游世界观架构,来自知乎网友@苏沉船

不过,虽然讲好一个故事是几乎所有电影的基本要求,但是否能够认真讲好一个故事,在今天却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衡量良心的标准。一个拥有正常民事行为能力的中国成年人,在经年累月的传统文化濡染里,几乎不可能不知道孙悟空、姜子牙或白娘子的大名,却也不妨碍他们在渠道的满负荷饱和轰炸下,掏出钱来买一张电影票检验自己的智商。

毕竟,在这个宣发为王的时代聊诚意,大家都会毫无例外地默认你是套路。而当大家都认为没套路不能活时,真正的诚意就变成了奢侈品。套路堆叠起来,所有人就都忘记了怎么简单直接地做好一件事或讲好一个故事,更遑论诚意。

而诚意的根源是尊重。

尊重文化、尊重历史、尊重人类的平均智商与知识水准,做到以上几点,本应不难。但是,当一个所有观众都亲切熟悉,能够或长或短地娓娓道来的经典故事,最终被大刀阔斧地改编成一个偏西方魔幻式的粗暴作品时,尊重必定荡然无存,所以别的也就不用提了。

更主观一点儿,甚至都不能把这种行为叫做 “试错”,因为凡是打算这么搞的,或者已经这么搞的,一开始就有问题。只不过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特别遵循我国传统礼制,蒙眼捂嘴堵耳朵,不一而足 —— 就算一如既往地收获滚滚骂名,只要宣发到位,票房仍在,大家都能相安无事。那么,何苦说穿皇帝的新装呢?

但是这一切应该有个尽头。

我们知道,中国电影的蓬勃增长取决于两个核心力量:首先是影院设施的基础建设,其次才是内容。而票房规模的持续增长,在近年来的推动力基本上直接来源于银幕数量的增加。2015年,中国银幕总数达到31627块,与全球最大的北美市场只差7000块,几乎已经达到同等规模;一二线城市影院建设接近饱和,三四线城市是未来的主要市场。

中国城市票房贡献数量与比例,2014

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有人吹嘘 “小镇青年” 将是未来中国电影消费的主力军,并以此暗度陈仓,试图把 “烂” 和 “烂俗” 划上等号,借以给不断天雷滚滚的烂片潮打上一针鸡血。然而鼓吹这种观点的人,总会有意识地忽略:无论影院开在哪里,无论作为个体的观众在宏观语境下如何不值一提,大多数人仍然具备朴素的审美直觉。即使缺乏对单片好坏的精准分析,但连续的教训会让他们本能地停下脚步。

未来的中国魔幻电影,或中国商业电影会怎样?再次重复一遍 “雅达利冲击”(美国80年代的游戏产业崩溃大事件) 这种老生常谈毫无意义,今天的中国不是1983年的美国,今天的观众也不是那时的玩家,两者毫无可比性。

但是,消费者的成长总有相似的轨迹:当中国观众被教育得具备了更高的电影鉴赏品位,并拥有了寻找、识别和筛选产品的能力时,从事电影行业的人们以及背后的资本也许才会懂得 “诚意” 的商业写法到底是什么。我毫不怀疑《西游记》或《封神演义》的影视改编成就将远远超越《权力的游戏》,也相信这一天必将到来。

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忍受《大闹天宫》或《封神传奇》这种电影霸占银幕的时间,能再短点,越短越好。

作者:白广大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回网站)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