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时间之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上方“塞尚服饰”免费订阅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


电路流着铁的思想,


茎干流着玉米的汁,



星星起床又睡下,


不停反复着。




时间上生长的青苔,


浑身上下长着绵羊似蓬松的诗句、格律和韵脚,


灵魂深深地在绒毛中躲藏。



绿色的骨骼在石头上起舞,


有一块甚至撕碎了浮云。



象牙色的石块在为永恒修炼,


躺成一块垫脚石,沉默悄悄路过。



树叶曾长在肩上,


颠痕如符号,青苔亦星座,


你把自己雕刻成一幅图像。



你非青铜铸就,


你非冷铁打成,


青苔和霉斑却在你身上涂写着。



石块之间的罅隙,


仿佛有信封往里挤,


咵啦咵啦


地上掉了好多信纸。



长着鳞片,扭身游动


在无水的林里。



你这土地的麻脸,


被落叶追杀,


呕出苍白的血。



四处出没的蚊蚋,


在你头顶来回盘旋,


第一眼的感觉就将它们生吞进肚。



偶然和必然是同一回事,


树皮能感觉到恐惧,


同样的斑痕不会出现两次。



气根是善意而喜乐的星宿,


我们命中注定要去寻找,


那儿软弱会得到抚慰,意志将会得到坚强。



生长的刮擦声,


有时微弱,遥远,随即,突然间,逼近。



空无和万有均可使用锯子和锉刀,


蹲在林子里,在你的门槛上打磨,


弄出噪音,磨出裂痕。



不该掉落的掉落,不该延伸的延伸,


中间是墙体死亡时的呻吟,留白。



硬化,菌子,散漫,浮起,


隔夜的枯叶挣脱张力,


惊呼着飞起。



我的眸正欲入镜头之中的聚焦,


远处的殷红群青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雪开始扯着谎,


眼睛,


将死去的碎冰捞起。



水中没有人,


浮冰,与这寒冷的力,


一起消弭。



指甲暴长的时光,


流放中,你们枯萎。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