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头条 | MPA考核演义:最后关头中小银行急寻债券代持

普惠金融开放平台 2018-03-12 06:59:44




刚刚过去的一季度末,银行业经历了“史上最严MPA考核”,众多非银机构也跟着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陪考”。

Tips

所谓MPA,即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在MPA考核制度下,央行每季度会对商业银行诸多指标进行事后评估,同时按月进行事中事后监测和引导。值得关注的是,从2017年一季度开始,表外理财被纳入广义信贷口径,成为MPA考核中的一项重要指标。

  例如,在3月29日、30日这最后关头,一些中小银行为规避监管紧急寻求债券代持,券商、基金等非银机构不顾去年“萝卜章”代持事件的教训,义无反顾的帮忙接券。

  同时,受MPA考核等因素的影响,一季度末资金面较为紧张。一些非银机构拿了银行的货币基金,这段日子产品收益表现较为一般。反倒是一些以散户资金为主的货币基金呈现净申购,这些基金经理凭借手里充足的弹药趁势做高产品收益。

下面,听小编为您一一道来。


第一

最后关头银行急寻代持冒险接券

非银机构自有思量

画外音:已至MPA考核的最后关头,但偏偏此时,有银行落难,考验非银机构的时候到了。


  3月31日下午,一位资管机构固收人士坦言,逼近一季度末MPA考核,特别在29日、30日这两天,不少中小银行在银行间市场紧急寻找代持机构,想把手里的一些信用债先转出去。

  中信建投证券近期的一份研报认为,虽然冲击较预期小,但一季度MPA考核仍呈现部分压力。

首先

D1

今年一季度广义信贷的基数来源于去年一季度,其中表外理财的基数明显较低;


第二

D2

今年部分银行收到容忍度取消的通知,严厉程度部分上升,并且没有包含在银行原先的计划内;

第三

D3

一、二月信贷资产部分回暖,即表内资产增长方面也有一定的压力;

第四

D4

在中性货币政策环境下,当前资金面较脆弱,流动性的边际变化影响加大,一季度末叠加光大转债冻结资金及3月末大量同业存单到期,导致冲击加大。

  “对于这一次考核,很多机构没什么经验,一些中小银行估计是直到最后几天才测算出风险指标超了,所以在这几天赶紧找代持”,前述资管人士坦言,由于券商、基金等非银机构不参与MPA考核,因此接券的多是这类非银机构。

  业内人士介绍,所谓债券代持,是对一类操作手法的俗称。其操作手法可简化为:债券持有方A与代持方B达成线下协议,A将持有的债券转让给B,约定在一段时间后以特定价格赎回,并给B支付相关费用。

  值得关注的是,在去年年底债市大跌中,国海证券“萝卜章代持违约事件”被曝光,后在多方撮合之下,国海证券才与相关接券方达成解决方案。该事件暴露出债券代持业务中潜在的道德风险,一度加剧了债市机构之间的不信任,不少机构甚至因此停止债券代持。

  然而,在MPA考核的关键时分,“代持”为何又会如此活跃呢?业内人士坦言,代持亦有着较强的市场需求。例如在此时点,银行通过代持可以“无痕迹”地规避监管,非银机构也可以通过帮忙代持维护和银行的关系。“你这次给人家代持了,人家以后才可能给你借钱,”前述资管固收人士半开玩笑地说:“毕竟,在目前的金融经营体系下,大家还是得围着银行转”。


第二

奈何银行“余粮”有限

哀叹委外难欲玩“拼单”?

画外音:跟着银行有肉吃。但怎奈如今银行“余粮”也不多,非银机构只得一边哀叹一边各显神通。

  

去年,凭借着银行委外,公募基金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至少一些基金公司的规模是蹭蹭蹭往上涨。不过,当前MPA考核的核心是对商业银行表内外资产负债表建立起了全面的资本约束机制,针对的正是此前未受控制的银行表外信用体系的扩张。受此影响,多位公募基金机构销售人士坦言,今年的委外业务难做了。

  “银行委外虽然仍然是大趋势,但步伐肯定会放缓”,某大中型公募的市场人士告诉记者,“大股东给我们下达了今年的指标,委外这块的增量要超过去年规模,但这在我们看来根本没可能。我们领导包括整个团队的压力都很大,就算增量与去年持平,年底也没有年终奖。”该人士所在的基金公司,去年凭借委外资金的巨额增量,公募专户和子公司专户的规模都实现了令外界艳羡的“三级跳”,然而今年怎么办,却令这家以固收类投资见长的基金公司发了愁。对于委外业务,另一家市场知名公募基金公司的机构销售负责人亦倍感迷茫。他说,在MPA考核的背景下,现在从中小银行拿钱已经很困难了,只好再想办法,找其他机构的委外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监管机构也对公募机构出手,规范委外业务。3月中旬,证监会向公募基金管理人和托管人下发机构监管通报,严禁公募基金“通道化”,要公平对待所有投资者。同时,通报明确了委外定制基金需采取封闭运作(或定期开放运作)、发起式基金形式等模式;若不是委外定制基金,单一持有人占比不可超过50%,并覆盖到已获批复但尚未募集成立的基金,对于已成立的委外定制基金也将一视同仁。

  近日,有公募人士透露,目前已经出现个别产品,通过两家机构“拼单”的方式规避了上述监管。不过,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方式存在的问题显而易见。例如,前述公募市场人士就表示,实际操作中,前述方法不仅面临潜在的违规风险和道德风险,还有可能使基金经理的投资操作变形。对于这一新规,他进一步表示,“现在我们能做的,一方面是加强和银行委外金主的沟通,进一步研究监管文件的细节,为下一步的产品形式做准备;另一方面,结合今年债市面临的种种不利因素,我们从资产端为金主提供了更多的可选项,例如量化多策略产品以及指数增强型产品等,主要满足机构的绝对收益需求。不过,这类产品肯定不能替代债券型产品的主体地位,只能起到补充作用。”


第三回

非银机构唯恐被银行抛弃

凭小散者反倒收益颇丰

画外音:三月末,银行正“大考”自顾不暇,货币、基金等非银机构因此再遭考验。业绩分化背后,当有更多启示。

临近一季度末,受MPA考核等因素的影响,资金面较为紧张。在此时点,虽然同为公募货币基金经理,但他们的心情可能大相径庭。记者了解到,近期,一些以散户资金为主的货币基金呈现净申购,基金经理靠着手里充足的弹药趁势做高产品收益,与此同时,一些机构资金主导的货币基金却要紧盯流动性风险,产品收益表现较为一般。

  毕竟,这已有前车之鉴。2016 年以来,大量机构委外资金涌入公募基金。由于持有人结构高度集中,机构同质化,资金呈现“大进大出”特点,市场突变情况下赎回行为高度一致,给基金投资运作带来较大压力。特别是在 2016 年底债券市场大幅调整,货币市场利率快速上行,机构投资者短期集中大额赎回,个别货币市场基金面临投资者赎回与市场流动性缺失的双重挤压。

  一位货币基金经理坦言,对于基金经理而言,首先要关注产品的流动性风险,对于客户集中度较高的产品比较头疼。但公司销售人员相当青睐银行委外等机构资金,毕竟很容易冲高规模。因此,从这方面来看,如何有效解决投研与销售之间的“矛盾”颇为重要。

  值得关注的是,3月31日晚间,证监会公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规定,基金管理人新设货币市场基金,拟允许单一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比例超过基金总份额 50%情形的,要求80%以上的基金资产需投资于现金、国债、中央银行票据、政策性金融债券以及5个交易日内到期的其他金融工具。

  多位公募基金经理指出,上述现金类资产收益较低,80%资金投向这类低收益资产,必然影响这类货币基金的收益率。该政策如若出台,将进一步降低银行等机构来公募做委外投资的动力。但这一政策对于基金经理而言,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相关阅读 

MPA考核趋严

MPA自2016年正式推出来已经一年了,但是中金公司梁红团队的分析认为,去年很大程度上是MPA的测试运行阶段,但今年,它是金融去杠杆和风险防范的主要抓手,将获得更严格的执行。

梁红表示过,原先MPA的主要激励机制是差别准备金利率,但春节后,央行对不达标机构额外提高了SLF利率100个基点的惩罚,目前还不能排除央行对1季度考核采取更严厉奖惩措施的可能性。

宋雪涛也表示,现在的MPA考核结果不达标,央行会采取惩罚性SLF利率(上调100bp)、控制金融市场准入等惩罚措施,但是否与创新产品实验挂钩,并未有相关规定。而在未来,业务资格申请、二级资本债发行、存款保险费率、MLF利率、再贷款开展等都有可能挂钩MPA考核。

除了奖惩措施的增加,一年以来,MPA考核指标的多项口径也在“微调”。

据银行业知情人士表示,MPA考核2016年以来,调整较为频繁的指标是资产负债中的广义信贷。比如,2016年二季度,“买入返售资产”剔除从境内银行业存款类机构买入返售债券余额。此时,广义信贷包括: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的余额合计数

同时,从二季度开始,对资产质量的要求也更高,对不良的评估进行了调整。以全国性重要机构为例,原来的规定是不良率如果低于同类机构不良率,得分就是50的满分,如果高于同类但是低于5%,得分为30-50分。对于不良“双升”的机构,如果不良率的初始得分是30-50分之间,统一微调按照50分的60%即30分确定为最终得分。

前述人士表示,在2016年三季度,“买入返售资产”也调整了统计口径,从2016年9月起,“买入返售资产”余额增加表外理财资金运用项目。

2016年四季度,广义信贷考核统计口径还是原来的,但是测算数上已经加上了表外理财和应收及预付款,同时为了防止重复计算,在表外理财中剔除现金和存款。

宋雪涛也认为,MPA的考核在收紧,广义信贷增速除了在资产负债情况中占60分的重要比重,也在资本与杠杆情况(一票否决指标)中,对资本充足率产生巨大影响。经初步计算,要想达到资本充足率指标,机构的广义信贷增速需要低于M2增速。与此同时,央行取消资本充足率指标容忍度的可能性也很大。从这两个指标上,央行控制广义信贷的思想是比较一致的,所以我们认为体现出MPA考核的收紧。

2017年以来,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升级。也有消息称,央行加大对房贷比重的控制,如果房贷增速过快,将在货币政策执行情况一项给予扣分。



您可能会感兴趣





  本期编辑:普惠传媒    来源:中国证券报

【投稿邮箱:wj@cifc123.com】    普金会微博:CIFC普金会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