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树大招风:另一个时空里的“三人行”

北方纪事 2018-06-12 18:10:21


上个周末,连着看了两场与杜琪峰有关的电影,《三人行》无惊无喜,唯一能拿出来值得聊几句的除了钟汉良的乖戾也只有那个十分钟的长镜头慢动作表演。看片头的时候我期待着“银河映象”标志的出现,可是到了正片开始也到底没有出来。直到看完全片,我终于明白,这个片子虽然是杜琪峰与游乃海的作品,片中也处处展现出银河电影所特有的宿命论的基调、立足于香港本土的故事、聚焦于边缘的人物、冰冷刺骨的影像、峰回路转的情节和御用的表演班底等等,但这依旧不是杜琪峰所想要的银河电影,也不是他为了银河二十岁生日所做的献礼。

直到我看到了《树大招风》,杜琪峰虽然不是导演,却可以光明正大的在片头打上了银河映像的标志,也许在他的心里,这才是他想要的那个“三人行”。


1997年,对于许多香港人都是绕不过去的坎,尤其是对电影人而言,每个导演恨不得都在自己的电影里或多或少提到一下,来抒发自己对于这个年份的复杂的感情,《古惑仔无》有,《无间道》有,《2046》有,《老港正传》有,《寒战》也有……

《树大招风》的故事改编自1990年代香港“三大贼王”张子强、叶继欢与季炳雄的犯罪经历,分别由陈小春 、林家栋 、任贤齐出演。这部电影无论故事本身还是其背后的倾向性以及导演的拍摄手法都大胆而自由。故事放在1997年香港回归后,三个导演以三大贼王职业生涯的终结作为三条主线,串起了1997年前后大陆和香港高速发展的社会百态,从而描绘出了一个时代终结的悲歌。

这部片子和贾樟柯的《天注定》非常类似,不光是拍摄手法和表现形式上的雷同,就连便是其题材决定的倾向性和塑造人物的争议性都如出一辙。在两部片子里,导演对于主角的呈现方式和故事讲述都如出一辙,一样的客观冷静的,一样的不预设任何立场。

但是这个片子区别于《天注定》的地方就在于,它并非由三个独立章节组成,而是全程将“三人三条线”平行剪辑呈现,本片在项目筹备之初,在监制杜琪峰的授意下,欧文杰、黄伟杰及许学文带领各自编剧,分别对进行三个人物展开资料搜集和人物创作,其中,欧文杰对应撰写叶继欢(片中叫叶国欢,任贤齐饰)部分、黄伟杰撰写张子强(片中叫卓子强,陈小春饰)部分,而许学文则负责季炳雄(片中叫季正雄,林家栋饰)部分。导演们透露,在创作剧本阶段,他们彼此并没有进行沟通,而是完全分开完成的各自部分剧本。但是杜琪峰给三位导演制定的总规则就是即三个贼王最后的“时间点”一定要交汇在同一天的同一时刻——1997年6月30日。

电影的最终落点虽然是1997年,但是片中隐喻的却是当下的一部分香港人所面临的种种困境,这种困境的缩影在三个贼王的身上一一展现,季正雄隐匿在街头巷尾,忍辱负重避着往日的风头,这是香港人的一种坚守精神;而卓子强却一直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再次兴风作浪渴望干出一番大事业,代表着香港人的不服输;而叶国欢则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代表了一部分北上致富的香港人和北上拍片的香港导演,如果生意想要赚钱,电影想要上映,那么必须要遵守大陆的规则。97以后,香港电影逐渐走起了下坡路,本土电影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映射政治,这是个商业的时代,到大陆赚钱就必须要电影局喜欢的东西。所以我们看到坚守的导演和演员陆续北上,如果不来大陆,等待的就是封杀。就像电影里说的一样,看在钱的份上,为了资金必须牺牲自由,即便没有电影局的审查,商业也教会了你自我审查,这就是香港人面临的自由问题。

三位导演包括监制杜琪峰似乎从未想过让这部片子在大陆上映,片中到处充斥的反讽镜头不知道是穿帮还是有意为之。

三位导演在杜琪峰拍摄《华丽上班族》期间跑到广东番禺偷拍空镜头,在叶国欢这条线里展示种种贿赂官场手段,就连出演大陆公安和海关的演员,无一不是充斥着脸谱化的凶狠、蛮横、点头哈腰、故作深沉与脑满肠肥。就这一点来说,从1994年的《赌神2》和《国产007》就形成的对大陆的脸谱化表演,20多年过去了一点都没有进步。

香港十分热衷于拍摄以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仅仅张子强叶继欢案就有四五部之多,最出名的则是任达华主演的《惊天大贼王》和吕良伟主演的《绑架大富豪》,两部电影拍摄期间正值香港电影最后的黄金时代,极尽渲染张子强和叶继欢两大贼王的江湖豪气,反而警察这个角色在电影中显得微不足道。而《树大招风》的出现,则区别于以往的同类题材电影,选取的和讲述的却都是他们片段式的事迹,琐碎的生活,和他们压抑、不甘和蠢蠢欲动的内心。在这部片子里,卓子强开着跑车拉着几麻袋现金大摇大摆的奔驰在公路上;叶国欢为了走私生意不得不低声下气的向内地的官员行贿陪酒;季正雄每天流连于阴暗的街头巷尾杀人踩点。他们在过着本来生活的同时却又被命运的大手推动着向前踉踉跄跄的奔跑,97年成了改变他们命运的一个重要的砝码。卓子强为了干一票大的之身前往大陆寻找叶国欢和季正雄却被大陆武警逮了个正着;叶国欢再也忍不了和官员的唯唯诺诺拿起了AK返港重操旧业,只因忍不了被骂“大陆咖”愤而举枪复仇却戏剧般的毙命街头,季正雄看到博彩业光明正大的洗钱比自己拿枪搏命轻松而心生退意,却被昔日兄弟出卖。他们每个人在面临97来临之前都有过焦灼的过去。97就像片中无处不在的风一样,吹过了卓子强那辆停在旷野中炸药散落一地的卡车、吹过了叶国欢在午夜街头上冒着硝烟的枪口,吹过了季正雄住所天台上床单,这一阵风,像是蝴蝶扇动着翅膀,带起他们命运的最后的车轮,戛然而止的停在了1997年回归之前的这一天。

有趣的是,这个片子的英文片名为:“Trivisa”来源于梵文,取佛教用语“三重炼狱”之意,本意是“贪瞋痴”,对应片中的三人,导演言明,在政治风云巨变中,大人物受到影响才能展现出人性的迷失、贪婪和仇恨。这一点与《无间道》的禅理立意不谋而合,也是银河片中一以贯之的宿命论的结果。

而《树大招风》这个中文片名,在片中最明显的注解莫过于“风满楼”这座三大贼王擦肩而过的酒楼。这个酒楼孤零零的矗立在城市中,四周皆是黑暗,唯有风满楼灯火通明,叶国欢、卓子强、季正雄三人在楼里彼此相望却互不相识,在人声嘈杂的餐桌前,说着普通话的服务员在他们三人之间穿梭周旋。楼外,山雨欲来……


1997年真正到来的时候,叶继欢在监狱服刑,张子强在大陆被抓,季炳雄在香港潜伏,王菲生下了窦靖童,贾樟柯拍完了《小武》,王小波从人间奔向天堂,冯小刚用《甲方乙方》开创了贺岁电影,银河映象第一部片子诞生,查尔斯王子缓慢地诉说着“我们会以最关切的目光,看着你们开展非凡的新时代”,香港就此回归祖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