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从郭曹对骂的感悟

糖人青 2018-04-15 17:51:09


全世界只有不到0.1% 的人关注了糖人青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文 /  糖人青  


相对于郭德纲与曹云金对骂中展现的文采,我还是更喜欢他的相声。

   ——引子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郭德纲的相声,而真正开始接触是从朋友介绍的《欢乐戏剧人》上。郭德纲的相声,陪伴过很多人的成长,幽默风趣,不失传统,确实是相声界里难得的一股清流。


等曹云金和郭德纲事件过去好久,我才后知后觉地得知最近的郭德纲活跃的很,讨伐起徒弟来有板有眼,各种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均拿他的《天涯犹在,不诉薄凉》文采侃侃而谈,有望赶超高考满分作文。


简单来说,整件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

郭德纲在微博将曹云金等两人除出家谱,称其欺师灭祖,而后曹云金给予反击,称郭人不厚道,举例如何如何;而后互相给出证据,相互指责,表面上一片和谐,实际上暗流涌动。


这里面的谁是谁非,对于一个不明真相吃瓜群众的我来说,实在没有什么是非标准的判断,再加上“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角度问题,这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争执深渊,所幸的是我看到更多的网友也表现出非一般的理智。


忽然想起老舍评蒲松龄《聊斋志异》一联:“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相声原本志异,博人一笑而已。如今背道而驰,为博人一骂而博人一笑,看官真的只能一笑而已。


记得潘云侠早年间曾经说过郭德纲的教学方式:“不断的通过一次次去触碰你的底线,让你的底线越来越低,会去尽力打击你的自尊。做相声的基本要诀,就是臭不要脸。


而这一点,从曹云金和郭德纲的对骂中“相声基本功”可谓是展现的淋漓尽致,对骂其实是一种最极致的沟通方式,特别是以“网络暴力”形式的对骂,可悲的是我们这些内心还抱有童心的吃瓜群众,看着昔日情深的师徒以格外难看的方式在放大他们的龌蹉,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如同切肤地感受到那还未说出口的恶意满满。


不过话说回来,大网红咪蒙总结的好:“撕逼时,不要心浮气躁,最好明话暗讲、明褒暗贬,姿态上要俯瞰对方,这才是制胜要诀,生活中千万不要跟人对骂。若一定要对骂,我希望你们骂赢,相爱相杀。”


不凑巧,我的朋友柚子恰好有一段类似的撕逼经历,我曾经在前几篇文章《你善良的够久了,这次我想变坏一点》中提到过她的故事,作为小公司的一名正式期员工,忽然某天下午被分公司老总叫到办公室叮嘱她明天不用来了,过两天直接给她剩余工资。


当时的她心里忽然间晴天霹雳,表面上还是装作镇定的答应了下来。接下来她开始问做律师的朋友,查询了《劳动法》及其相关的所有法律法规,均得到一致的答案:该公司违背劳动法操作,辞退正式员工必须提供正式手续及证明,并赔偿员工相关社保和经济赔偿金。那一瞬间她知道一场撕逼不得不即将上演,而从未上过大场面的她必须是主角。


第二天一早她首先回到办公室一楼拿伞,其次回到二楼优雅地敲开门,然后告诉她的直接负责人:“你好,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边了,昨天的辞退手续我忘了讲清楚,真是不好意思。公司辞退我,按照劳动法必须提供辞退证明手续和相关赔偿金(按规定补偿三个月工资)。这件事于情、于理、于法都上不了任何的台面,若不处理,我会将分公司连同总公司一起状告法院,并通知当地相关的媒体部门进行曝光,麻烦你转给领导这件事,谢谢。


听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平常柔柔弱弱的柚子酷毙了,作为雇佣关系中的一方跟另一方签订正式合同,若非自然因素或员工有重大过失,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公司可以随意辞退员工,把曹云金和郭德纲的事情放在这里,大家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看:

郭德纲一直强调曹云金自大不合群,欺师灭祖(拜托二十一世纪不要再拿老一辈思维来说事,好么?),没有礼貌(拜托,你这么有礼貌能不能别讲指桑骂槐?),因没按合同签约所以扣上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


柚子所在的小公司里,那些领导后来因情理法都不合乎常理,只能跟她再一次协商,也开始举着不明不实、避重就轻的或真相或假意来企图洗脱自己的罪名,比如柚子出门得急不跟前台打招呼呀,工作忙跟上级说话没有站起来等等,实在是慌缪的很。


老板装傻充楞,学着郭德纲的样子一副高高在上俯瞰孩子的模样,柚子也接过茬:既然你要装傻,那我们就一起装傻到底。中国一直有很奇怪的现象,关键时刻总喜欢打感情牌,好像这样就可以避开眼之所见的事实全部,将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并且直接负责人永远不会和员工正式对话(特别的公关)。


这个小到从小人物如柚子和小领导的撕逼,大到公众人物郭德纲和徒弟曹云金,情侣之间合作伙伴之间之所以会分手,无外乎两件事:一是钱没给够,二是心受委屈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物质和精神的相辅相成,这条定律不但运用于工作,更加运用于感情,甚至运用于所有人的人际关系交往。


我最喜欢的网红曾说过一句话:“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毕竟我们感情不深,所以还是谈钱吧。”没有谁能说的明白,曹云金和郭德纲的师徒关系深浅多少,真心多少,用情多少,但是金钱在某个程度确实是个好东西,因为它能帮你平衡出你们关系的深浅几何,也能拆分得了感情程度的构成。


单纯从雇佣关系来看,在曹云金眼里:郭德纲给少了,所以不愿意跟他,想自立班子;而郭德纲觉着自己给多了,毕竟跟着自己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我还悉心栽培你。


这个问题就尴尬了,难以想象的出来背后的各种心理,但是明事点的群众一看就知道:这是大欺小,而曹云金该爆的猛料却一直没下手。虽然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但是谁又敢说自己是个特别善良、特别实诚的人呢。网络暴力最大的好处,是让我们更加能够直面人性的真实,更加看清自己,也更加看清别人。


闹到最后,柚子说放弃了去社保局告原单位,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遇到这种事,其实来来回回的跑倒没什么,主要觉着心好累,已经在协商下将赔偿金降到了最低,其中的缘由很难一下子说的清楚,劳动者和用人单位都应该站在更加宽阔的舞台,实在不想因为这种事而影响自己对世界的美好期待,期待中国法制社会的真正到来。”


凡事皆有前因后果,无论是郭德纲和曹云金,还是柚子与原公司,协商下的双方适当忍让才是与这个世界和谐相处的良策,人活着谁都不容易,如果非要较个高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还是想小声的拜托你:一定要赢呀!


 那么,晚安。






- END -




糖人青

本号由该微信号糖人青创立,

欢迎分享转发至朋友圈,

转载请联系以获得授权。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