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等我十年的前男友

每天读点故事 2018-03-30 06:27:00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何田田

禁止转载

我和余清流的孽缘源于一场比赛。


彼时我正在玩一款叫“球球大作战”的游戏。我一个菜鸟在里面横冲直撞,不知是东亚区的人太少还是我的运气太好,居然让我过关斩将,一举成为第一。


然而,当我吃到一个“刺儿球”分解成一堆“小崽儿”的时候,一直守在我旁边的第二名趁虚而入嗷,叽嗷吃掉了我一大半的球。


上帝作证,我没跟他计较,赶紧带上剩下的小球往边边逃。结果这货不依不饶,一直跟着我,打定主意要把我全部吃了。


麻辣鸡!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炸毛的我语音喊话第二名。不对,是现在的第一名:“那个叫‘明月间’的!

有没有意思啊!我都让你吃一半了,你还来?”


我是A城人,说话口音重。不太喜欢一板一眼的普通话,立马有人回应我说:“美女,你普通话三乙都没到吧?”


我恼羞成怒,还没来得及讲话,“明月间”也发了条语音说:“A城人!老乡啊!”


然后他就吐了一堆球给我。我也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哼唧哼唧把球吃光了,瞬间名次再次暴涨到第一名。


“明月间”又说:“合作吧美女。”


合作你粑粑。


我吃掉了他。


这场完了,我是妥妥的第一。


这个游戏还是老弟安利过来的。我一开始想不通,一个高中生,一个大小伙子,怎么会玩这样幼稚的游戏。


弟弟却说:“曾佩佩,你要是来我估计三分钟都活不过。”


胡说!我曾佩佩智商和身高一样,178!


然而第一场,我真的没活过三分钟。


这个游戏让我想起十几年前,抱着我爸的诺基亚玩“贪吃蛇”的时候,蛇总是不断变长,最后咬到自己。


这时候,我弟弟歇斯底里地叫我:“曾佩佩!有个买家打了差评!你丫快来!”

我虎躯一震,跑过去查看。讲真,身为一位开网店卖衣服的,最怕买家打差评。


一般我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尽量想办法解决。无非是买家觉得有色差、质量次,但是我曾佩佩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的衣服质量绝对过关。


我弟弟曾二愣同学表示:“我跟她说了,没有赠品没有赠品。一口一个‘亲’叫得我鸡皮疙瘩可以炒一盘子了。你还有脸玩游戏。”


我推开他坐下,回应道:“二愣子你给我闪一边去,看姐如何叱咤江湖。”


曾二愣同学炸毛,拍桌:“佩佩同志!我叫曾!云!帆!”


佩佩同志表示,她不是“同志”。并且告诉弟弟曾二愣,如果你不叫我姐姐,我也不叫你云帆。


二愣同学思考着未到月底,姐姐还没发工资,果断吞下眼泪。


身为网店店主,自然见识过各种各样难缠的买家,我轻车熟路打出一行字:“亲,我们店的活动昨日就结束了哦。您是活动结束后一天才下的单呢,所以没有赠品哦。”


做这行总是一口一个“亲”,虽然很多买家很反感这一套。但是去掉这个,对话反而更生硬了。


“这样吧,给我退款,我不要了。”


看到这条消息,我简直咳出一口血来。亲娘你自己说了,衣服很好只是没有赠品,而且差评都打了,你还跟我说要退货?!


“不好意思亲,这个不是七天包退换的那款哦……如果您要退款,我也别无他法。祝您天天开心……”


买家很有生活气息地发过来一句话。


“亲你大爷,退款!没有赠品我不想和你BB。”


二愣大兄弟在一旁笑抽搐。


我一拍桌子,挑眉,拧住他耳朵道:“下午客服,你做。”


忽视二愣同学的哀号,反正正值暑假,丫闲着也是闲着。


打开手机进游戏,有个陌生的id跟我搭讪,我懵了一会儿,决定不理。


然而这货抛出了极具诱惑力的橄榄枝——“我们以后合作吧,我段位高,你不是想要那个皮肤吗。”


我思考了一下,查看了一下自己在球球的个签,确定没透露自己喜欢什么皮肤。


然后扔过去一个地雷:“不好意思,你谁啊?”


对方很文艺地怼我一个白眼,并回答:“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我嘴角抽搐着回:“我记得我睡了她娘。”


对方继续回:“不是啊皇上!您是睡了我啊!”


……


“你谁啊到底?”


“我是上次吐球给你,你还把我吃了的倒霉蛋。”


我恍然大悟。鉴于这货有黑历史,而我更有黑历史,我三观很正地拒绝了他。

我曾佩佩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除非,那馅饼夹的是屎。


二愣同学凑过来看,撺掇我同意,并且一脸心酸地说:“为什么我玩游戏都没有妹子来搭讪?”


我回答:“因为人丑。”


二愣同学飞奔,揽镜自照。


不过我再在游戏里的时候,就非常容易遇到“明月间”了。


有好几次,我差点被大球吃掉,他直接分了一个球过来,把人家大球给吞了。

如此往复,我忍不住喊:“‘明月间’,组队组队。”


我不太懂为什么他们都管这叫“合作”。在我看来,“合作”是要比“组队”更薄情一点的名词。


和明月间混在一起后,我才真正领略到玩游戏的技巧。比起我只会生硬地吞“小虾米”,他会很多花哨而实用的动作,还可以完美地利用“大刺”。


这时我才认定,这个游戏并不比一般网游差,并非像我说的那么幼稚。


这种一局到底,时时都在比赛的感觉,就像真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好吧,多数情况下,我就是个吃软饭的。


我只玩了一段时间的游戏便弃了,缘于二愣同学痛哭流涕地求我:“姐,我的大姐,客服这活儿不能我一人干呀,电脑他说要雨露均沾!”


我一巴掌拍死之。


作为一个没有固定收入的宅女,客户便是亲娘。


今天却有点不寻常,因为……我收到了……传说中……客户的礼物……


不求客户对我好,只求客户别差评。


我拆开包装并不严谨的盒子,一大束包装严谨的绿萝映入眼帘。


我弟弟二愣同学,充分发挥了他坑姐的特性,在一旁故作深沉地叹息:“完了啊,绿萝大兄弟。曾佩佩二十几年来养死花草若干,仙人球无数。哪个不长眼的把你送进火坑!啧啧啧。”


我还没揍他,电话就响了,随手在二愣同学身上擦了擦手,忽视他的鬼哭狼嚎,接电话。


我模式化地说:“喂,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那头是个男的,像是崩不住一般,噗嗤笑了。然后还算好听的男声传过来:“曾佩佩,哈哈哈,我是明月间啊。”


苍天那个大地啊。我挂了电话查看,有备注,显示为“同小区的傻叉”。


啊!这不是这不是……那个同小区的倒霉蛋吗!


我左手随意翻开那张快递单,上面赫然写着“明月间”三个字。


我恍惚想起,曾经有个妹子问我:“同城可以免快递费吗?”


我笑眯眯回答:“不行哦。”


结果姑娘给了地址我才发现,这姑娘和我一小区啊!我便猥琐地包装好快递,骑着自行车,把快递放在了她家门口。


机智如我,却忽略了大天朝还没哪个快递,三小时就能送达。


于是姑娘给了我个差评,理由是:“送那么快,呵呵,同小区还收我快递费,无良商家。”


天啊!姑娘!我那么快送到了,你难道不开心么!秉承着良好商家的原则和一丢丢的愧疚,我给她打了电话,退了邮费。


然而世事无常,姑娘没删差评,并表示再也不来我家买衣服了。


我一怒之下把姑娘的电话拖进通讯录,气势汹汹地打上“同小区的傻叉”六个字。

我还大太阳下给你送快递呢!主啊!但愿我不要再遇到这姑娘。


回过味来的我,蓦然想到,这不是个姑娘嘛?怎么变成男的了?


我查看了一下那个姑娘的id,才发现是很男性化,而收件人叫“余清流”。


余清流……好像挺中性的。


但是上次接电话的还是女生啊!


我思考了一下,看看那束胡乱被二愣同学插在瓶子里的绿萝。默念“无功不受禄”“阿弥陀佛”,打了个电话过去。


“啊!是这样……上次买衣服的是我妹妹。我从不打差评的。”


我蹙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送我绿萝干吗?我认识你吗?你是余清流?”


那边沉默了一瞬,恹恹道:“曾佩佩,你这个薄情的女人。”


……神经病啊!


我清完下午的快递,在阳台找了个光线好的地方,穿着店里的新款,嘱咐二愣同学:“一定要拍得好看些啊!我要发微博!”


二愣同学表示:“人长得丑,怎么拍都丑。”


我叹口气,拿了束塑料花,摆出个羞涩的表情回答:“没办法,长得丑,也要拍出来!装逼啊!”


果然当天的新款卖得特别好,我思索着也有二愣同学的功劳,便决定带着弟弟出去玩一下。毕竟爸妈把他丢给我,也不是天天来吃挂面外卖的。


我把剩下的零碎活计交给另外一个店里的客服姑娘,带着二愣同学去吃韩国料理。


啊!又是一个装逼的好时刻啊!


菜前拍照,我把镜头拉远一点,同时拍到二愣同学和我。


说实话,二愣同学的颜值,可不是吹的。虽然我们老是互喷丑,但他的小迷妹的足迹,都踏到我曾佩佩的门前了。


不过我永远记得,二愣同学搂着他姐我,对小迷妹说,“我喜欢这款”的时候,小迷妹那一声三分委屈、三分痛心、四分愤怒的控诉,“原来你喜欢老的!”


……我好想狗带。


我还在修图,一个人就蹭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吓一跳,手机一抖。


那人笑眯眯:“曾佩佩,我是余清流。明月间啊。”


我客气地抬头回答:“对不起,我不认识。”


余清流一噎,指着我,犹如声泪俱下的控诉:“曾佩佩,你这个薄情郎!”


我看着他一脸“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表情,想了想,问:“余清流是谁我真不知道啊,这位大仙你快闪开,挡我光线了。”


二愣同学淡定回答:“曾佩佩,他是你前男友。”


我恍然大悟,继而转头:“请问你是我哪个前男友?对不起,我真不记得了。”


……


原来余清流同学和我是初中同学,貌似谈过一段恋爱,不过被我以“成绩差就知道疯”给踹了。


不过快十年没联系,大哥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余清流同学表示他对我念念不忘,“不信你看看你微博,每次都有我点赞。”


我冷漠回答:“不好意思粉丝太多。”


我突然想到什么,一拍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感谢我实际168的身高和168的智商。推理出来龙去脉,而幕后黑手就是我那亲爱的弟弟二愣同学。


我冷笑:“你和外人联合坑我,二楞同学你今天待这吧别回家了。"


余清流赶忙表示:“不关云帆的事,我看到我妹妹给你的店打了差评。想联系你又觉得唐突,就托云帆想想办法。”


哦!我明白了!原来当初激将我玩游戏,死磕着我的“明月间”,还有这一束唐突的绿萝,敢情都是为了套我这只大鱼。


我埋头深思道:“余清流同学,虽然被你记挂了十年我很欣慰,但是我不得不怀疑你的目的。”


我摊手表示,曾佩佩一穷二白是个穷鬼。


余清流同学表示:“没关系,我养你。”


……把我们家的萨摩耶养活了,就算你有钱。


曾佩佩同学一生钢筋铁骨,最怕没钱,所以不会和余清流在一起的。


我让二愣转告他。


我回家翻了翻初中的同学录,还意外发现了一本日记,贴着我和余清流的大头贴。


我不得不啧啧感叹,余清流少年期的颜值。


余清流孜孜不倦地往我们家送绿萝,我真是天生的植物克星。最好养的绿萝在我这里叶黄枝颓,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便打开门,攥住矮下身子给我放绿萝的余清流,说:“别送了,我又养不活。”

余清流说:“你养不活拉到,我爱送。”


呦呵,吃了几次闭门羹,脾气还上来了。


我一直觉得长得好看的男的大多是绣花枕头,但是余清流同学给了我的狭隘认识一巴掌。


事情缘于一次同行砸场子。对方请了差评师,和专门撕逼的那种口齿伶俐、脏话连篇的人。


我和几个客服MM着实招架不住。


我的店虽然低调,但是销量好,总会招人嫉妒。我虽然从未刷过单,但是不免被同行挤对。


余清流同学这会儿终于像了回清流,拿过我的电脑啪啪打字,一边还和我说:“曾佩佩,该骂还是得骂。你初中那股子泼辣劲儿哪去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想起我是手控的事实。


然后又有点委屈,你以为我不想泼辣吗?我早就收起了利爪,凭什么我变了你却没变?


我才发现余清流骂人真的很厉害,还是不带脏字的骂。


比如我看到他发了一句:“如果你这么说,那么请带着你的反射弧航行地球一周,再滚回子宫里回炉重造。”


好吧,中国式骂人总归是要以家庭族谱为单位画圆的。


余清流以长龙之势捣得对方哑口无言。


完美。


我彻底服了。


关键是,余清流的手指真的……很好看啊!我初中怎么就没发现呢!


余清流长舒一口气,把电脑旁的绿萝捏下一段插在我头上,含情脉脉地说:“小娘子,我帅不帅。”


我捏下已经死了两天,黏乎乎的绿萝。捏之,踩之,糊其于丫脸上之。


我想起要和二愣同学算账的事。我都没开门,余清流从哪儿进来的。


二愣同学主动招认:“我开的。”


二愣同学还说,他觉得余清流这个姐夫不错,可以托付终身。


我咬牙切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游戏里的装备哪儿来的。”


余清流攥住我的手,正经道:“曾佩佩,以前你总骂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了解你了解了十年。无数次想叫住你给你个拥抱,总怕你认不出我。我想了想,再晚点我都要放弃了。曾佩佩,我们在一起吧。”


我稍微有点感动,想了想说:“那你先把你妹给的差评删了吧。”


二愣同学憋不住狂笑。


于是,我和余清流,就这么莫名奇妙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二愣同学很悲痛,强烈希望时光倒流,因为余清流比他姐还抠。相比之下他姐真的很善良。


余清流还把他赶回了我父母家,美名曰:“好好学习。”


嗯,我很高兴他能有这个觉悟。


相比下,我对余清流,还是颇满意的。


但是某日和他去看电影,没有浪漫细胞的我看到大幅海报。男主角温柔帅气地揽着女主角的腰,一脸宠溺,将吻未吻。


我突然被戳中了死了多年的少女心,跟余清流说:“卧槽,我们也摆个这个姿势吧。”


余清流一脸便秘表情,回答我说:“假如你想让我穿高跟鞋的话。”


哦,海报上,男女主角身高差大概有二十厘米。


余清流说:“你没事长那么高干吗?”


我回答:“对不起你长得太矮,我找不到你了。”


我踩着平底鞋,悲愤地走进电影院。


余清流在后面狼嚎:“曾佩佩你的男朋友掉啦!”


我看着路人奇异的眼光,加快了脚步,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人,你们爱谁谁要吧。(原题:曾佩佩你的男朋友掉了)


推荐阅读 (点击蓝字阅读文章)

1.最亲爱的你,我只能假装不爱你

2.你只管去相亲,我看谁敢跟我抢

3.我只要一个和你白头偕老的梦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