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人物|狗尾巴草、蒲公英如何在他手中变成奢侈品的时尚利器?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理工男给人的印象,一般都是木纳、不懂浪漫的......直到菠萝君见到眼前这位大叔,才发现理工男,原来也这么会讨女孩子的“花心”。


       Chanel、Dior、Fendi等大牌请他设计,各大五星酒店敢让他一分钱不花,只用野花野草布置大厅。


       而张震大婚那天,更是辗转托人请到他,就为了给妻子一个浪漫的白色婚礼。




       他叫凌宗湧,CN Flower的创始人。这家40坪的花店,已经在台北街头开了18年。


       大学主修机械,不是专业出身的他,做的花艺却备受追捧,只是因为在他的手里,不论名贵与否,每一朵花,都有自己最美的样子。








      不过说起入行,倒不是因为热爱,而是因为——失业。


       1998年,学机械专业的凌宗湧,退伍回来,却怎么也找不到工作。朋友半开玩笑地说:“不如去花店当送花小弟?”凌宗湧想了想,还真去了。


       上班第一天,男孩子订了一束花要送人,老板让他去跑腿。他一边把花束小心地绑在摩托车后座,一边觉得这份工作和自己想的一样,太罗曼蒂克了。



收到花的女孩子,总是笑的特别开心


       然而等他屁颠屁颠回来,接到了第二个单子,却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这次送去的地方是——殡仪馆。


       给死人送花?晚上一个人都没有的殡仪馆,让二十出头的毛小子,害怕的腿都有点发抖。


       但回去的路上,他突然想明白了,谁说花一定只能够代表祝福,分享喜悦。它明明涵盖了从出生到死亡,从快乐到悲伤.......


       其实花艺,是陪伴人一辈子的艺术。


      他说:“人类对于花的想像变的贫瘠,送花也沦落成某种形式,但回到最初,花是人们想要用大自然最美好的动西,表达、传递自己的情緒。”


       也是从那天起,他下定决心要一直做下去。


       送花、剪枝、打扫花店......很快靠着学机械专业时的绘画功底,他从学徒到助理,成为能一个人接活的花艺师。


同年7月,他开了自己第一家花店:CN Flower。


情人节花束、结婚手捧花、开业花篮......


三年的积累下,任何花艺造型都难不倒他,但做着做着总没有什么劲儿。


CN Flower,是“Clear-Nule”的缩写,缘起于一個新疆女孩的名字,意为:温暖的太阳。


       直到2002年,凌宗湧在德国参展,看到当地知名花艺师的现场创作时,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突然开窍了。”


       他终于明白之前不对劲在哪,那就是不管在什么场合,国内对花艺的设计都长一个样子,塑料包装纸和胶带,能让任何花束都直挺挺的......


       很多人也只在乎花卉是否进口,价格有多贵,却没有欣赏美的心思。



       于是在他死皮赖脸的自荐之下,花店老板让他留了下来。每天除了干点杂活,就是帮老板遛狗。然后回到老板家中,还要根据晚餐内容去帮忙选择餐盘和蜡烛。


       结果等了一天又一天,老板都没有展现一些“很厉害”的欧洲花艺,摆在眼前的作品永远都太自然太普通。


       凌宗湧甚至都怀疑放弃国内的生意,在这里学习,到底是不是值得的。




       但渐渐的,他发现店里每天都有熟面孔来买花。不是过节,也不为送人,就单单只是因为花美。哪怕是田野里刚摘的一捧花,她们都美滋滋地把它带回家。


       这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原来花艺,不应该是奢侈的艺术,而是真真正正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里。它也不需要多名贵,因为哪怕是路边的一捧蒲公英,都有自己的美。


       于是一年后,凌宗湧回到台湾,把自己的工作室,搬到了大自然。




春天到了,

就去田野里采一捧油菜花;


夏天的一捧葡萄,

也可以是装饰;




秋天的落叶和绿蕨搭配,

意外地好美;



被大雪压折的梅花枝,

也不舍得让它白白枯萎;




枝干做成盆景;



或是随手插一枝梅花在陶罐里,

也雅致的很;




很快的,越来越多人知道,

台湾有一位花艺师,

能把狗尾巴草都插得很漂亮;




杭州富春山居、安曼法云、

W Hotel等五星酒店,

壮着胆子请他上门布置,

但他也不着急,拎一个篮子,

先去周边的树林转一转。



竹子、松果、落叶、

石头、青苔、树枝......

他总是能发现,那些被人们忽视的美。

然后认真画下设计稿,

不愿意辜负任何一株植物;



再根据酒店的结构、风格,

将它们巧妙地碰撞在一起;




Chanel、Dior、Cartier等奢侈品大牌,

也刮起了凌宗湧的“自然风”;


Miss Dior与 CNFlower携手打造了“2016情人节限定款 Miss Dior香氛花礼”


但他却不在意合作的是谁,因为他只想用花打动对方。


而他做过最打动人的花艺,是在婚礼上。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对新人,特别喜欢牡丹花,于是除了常规的桌花布置;



       他还将牡丹倒挂在走廊上,代替了红毯。当新人在花下,徐徐进场时,在场的所有宾客都被这一幕感动。


       而婚宴结束后,宾客只要吊起脚尖够一下,就能带走新人分享给大家的一朵花,就像分享着自己的幸福一样。




       大家都对这个创意赞不绝口,凌宗湧腼腆笑了笑:“花艺不应该只是堆砌美,其实它和我们生活之间都有着一种联系。”


       就好像新人根本不需要,特意记住结婚纪念日,每年的五月,只要牡丹花开了,他们也就想起来了。




更有趣的是,

他会在婚礼前一天,

带着新人和宾客

到大自然里去摘花剪草,

就为了亲手做一束胸花。



一朵粉色玫瑰

搭配着一小撮四叶草,

女孩子举起来,

开心地问大家美不美;




男孩子却还在手忙脚乱,

放左边?还是右边?

急得手指像在打架;



最后总算都做好了,

凌宗湧把胸花,

小心地别在宾客披肩上;



       第二天,大家都别着自己亲手做的,独一无二的胸花,出席了在香格里拉的草坪婚礼。


       红毯被天然绿草坪代替,也没有华丽的灯光秀、没有泡泡机,只有白色的纱布上点缀着朝气蓬勃的花草。


       仔细辨认了半天,发现很多都叫不出名字,但却知道它们都来自100米开外的森林里。



       接亲也没有加长林肯、没有身骑白马,一辆装饰着树枝的拖拉机,依旧让新娘笑着把手交到对方手里。


       幸福洋溢在脸上,就跟花儿一样,美丽。




张震大婚前夕,

也辗转托人请到凌宗湧,

操刀自己的婚礼,

最后他牵着新娘的手,

在媒体镜头前说:

谢谢你,CN Flower。



张震婚礼的一处花艺布置,因为他们不愿意公布,整体布置就无缘看到了


       除了大牌、明星的邀约,他还多次获得最佳空间花艺设计主角奖。


       台湾版《ELLE》评价他:最受高端设计师品牌和名流婚宴欢迎的花艺设计师。但他却说,人们喜欢的是美丽的花店,而不是有名的花店。


       他自己也坦白过去常常会跟花生气,当无法运用手中的花材进行创作时,他就会安慰自己是花不够漂亮......


       但他现在明白了,其实花有什么错呢,每一朵花都有独一无二的美,只要自己听懂了它的语言。

 



所以他开班教花艺,

不是呆在教室里,

而是带着大伙儿撒野,

挎个篮子跑在野地里去。




       他不只教大家怎么辨认花草,它们的名字和各自的性格......


       他还告诉每个人,花草也是有生命的,我们要尊重每一朵花,尊重并学会欣赏它们自然的美。


       每一次看着大家,捧着自己亲手做的花束,乐的跟个孩子一样,他自己也笑弯了腰。


       他突然意识到,18年前打动了他的那一朵花,原来也一直在打动别人。




美,不是奢侈,

也不需要创造,

它近在咫尺,

藏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

等着你去发现。



如果你想认识更多设计师朋友,和专业的时尚设计赛事、潮流资讯等服务,就关注“金顶针”微信公众号!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