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这位曾打败黑泽明的男人用四个妓女戳穿了岛国的尿性丨毒药头条

毒药 2018-03-12 22:24:52


铃木清顺(1923年05月24日- 2017年02月13日)病逝的消息,只在小范围骨灰影迷圈子里引起了波澜。


的确,如果没有这个噩耗,毒药君几乎快忘记了这位曾经打败过黑泽明的电影大师。



很多年轻影迷听说铃木清顺,是从他晚年并不算出挑的《狸御殿》。2005年章子怡也凭借这部电影正式走向了职业生涯巅峰。



2011年88岁的铃木清顺与比他年轻48岁的粉丝结婚,也创造了日本娱乐界最大年龄差。一时间,国内小伙伴“又哭着相信爱情了”。



铃木清顺的职业生涯可分为两个部分:日活(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时期的商业电影和新浪潮时期的独立电影。


他的电影作品个人风格明显:极端艳丽乖张的色彩、规整或无章的构图手段、多重影像、生涩的臆想和复杂的隐喻。当然,还有不少人啧啧称赞的暴力与情色。


电影《梦二》剧照


在他早期的职业生涯中,打打杀杀的动作片占领了日本电影的主流,“拍出的电影别人都看不懂”则成了日活公司对他的评价,于是他遭遇了炒鱿鱼。


在没工作的日子里,铃木清顺过的优哉游哉,每天爬爬山,逗逗鸟,重回江湖后,他坚持自己的风格,“大正浪漫三部曲”开创了日本电影的新形式。



大正时期是日本二十世纪初的年号(1912-1926),在这个时代,通俗文学勃勃生机、结合西方的新派戏剧欣欣向荣,浪漫成为了这个时期的文艺界的标签。《浪漫三部曲》正是以此为背景创作的电影。


《流浪者之歌》在1981年拿下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和最佳美术四个重要奖项,力克从戛纳载誉归来的黑泽明的《影子武士》,拿下《电影旬报》年度十佳第一的评价。


而毒药君今天介绍的这部片,是铃木清顺前后两个时期的“分水岭之作”


《肉体之门》

Gate of Flesh


是的,正如浮想联翩的电影名一样,故事讲述了战争环境中四个妓女的故事。


跟国师《金陵十三钗》不同的是,《肉体之门》故事发生在二战之后,日本打了败仗,社会动荡,经济崩溃,日本人民意志消沉的大环境。



毒药君之前听过一个说法:战争打得越久,女人裙子就越短。


乍一听,是军妓、慰安妇、红杏出墙等污污污的画面。但仔细一琢磨,这话有道理:战争周期越长,包括布料在内的物资就越短缺,在举国战争之际,资源优先供给军队,所以女人裙子越来越短也就无可厚非了。



《肉体之门》的故事,就恰当地印证了这一点。


电影开头,女主玛雅在火炮、飞机、防空警报的嘶吼中慌乱地躲避着战乱,妓女、乞丐、小贩、游民、美国大兵塞满了邋遢的街道,烧杀抢掠随处可见,死无葬身家常便饭。


饿坏了的玛雅抢了一块红薯撒腿就跑。



不料在逃跑途中摔翻在地,眼看走投无路,向路过的红衣妓女求助:你能帮我找份活儿干吗?红衣妓女倒也没藏着掖着,直接问卖不卖身。



短短几分钟,故事背景交待得干净利落。


健壮的男人在战争中死去,战败让日本全国茫然无措,整体萎顿下来。而那个时代日本的女人,要想活命就必须出卖肉体,她们的表情饥饿而空洞。


既然大家都很丧,那妓女的客源是什么群体呢?答案是驻扎在日本的美国兵,他们横行霸道,每个人脸上都刻画着“战胜国”的傲娇。



为了生存下去的女人,哪里还顾得上礼义廉耻?



说回女主玛雅,走投无路的她只能栖身做了妓女,与其他三位小伙伴住在被轰炸的只剩四壁的房间中。她们或妖媚或丰腴,但无一不有着爷们儿性格,我们根据四位妹子的衣着来称呼她们:阿黄、阿绿、阿红、阿紫。



玛雅,也就是阿绿,入行最晚,最漂亮,自然也就最抢手。刚开始接客的阿绿,自然有些抗拒,面对干柴烈火的嫖客,非常不自在。



但迫于生存,很多时候也只能忍辱负重。她自己也深谙没有市场就没有买卖的道理。


电影中,一位抢匪打断了他们的性交易,尽管得到了好处,但她还是抱怨劫匪差点毁了她的饭碗。从这里开始,民女阿绿逐渐脸谱化,她的人设开始像俗世妓女靠拢。



妓女分片区,她们有一条天然鄙视链存在:穿礼裙的看不起穿和服的,因为前者更颓废;而啪啪啪不收钱,则是这个行业的大忌:睡觉就是做生意,身体就是本钱,谁要是不要钱白睡,我们就没法做生意了。



说的好有道理,毒药君无力反驳。


那么问题来了,怎样关系的人睡觉可以不用钱?答案是正经男女关系。


因此这条禁忌实则在拒绝正经男女关系,换句话说:不允许妓女谈恋爱。比如片中一个穿和服的妓女“美津子”,爱上一个卖彩票的有妇之夫,甘愿做情妇,啪完后没收钱就放走了男人。破了规矩被发现后,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被困在船上裸体暴晒。



这个规矩表面上荒诞,其实在意料之中,畸形社会土壤中必然滋生出畸形的规矩。


纵观整部电影,导演常常在主线之外的角落里加上自己对战败的埋怨,有一处阿红与嫖客的对话,毒药君印象很深——


嫖客抱怨阿红叽叽歪歪只认钱的时候,阿红一针见血地回答:还不是你们不争气,打败了仗。好比大年三十晚上,债主来家里要账,年幼的孩子对嗜赌如命的父母一句狠狠的咒骂。



某天,四姐妹平静的夜晚被一个日本大汉晋太郎打破,他失手杀掉一个美国兵逃命至此。四姐妹遭美国大兵蹂躏已久,看到帮自己的人负伤,自然收留下来。



阿绿脸上的特写笑容已经证明,这两人一定会发生些什么,阿绿像崇敬战争前的有力量有理想的男人一样崇敬他,她面前的男人男人气十足,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身体堕落并不代表对爱情不向往。晋太郎孔武有力的动作和对战争的坦诚,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阿绿,她为晋太郎疗伤,眼神不愿意离开。晋太郎独有的男人气质在这片颓败的废墟中感染着阿绿。



晋太郎与四姐妹畅聊打仗的日子,并开诚布公表示日本战败的事实,但这并非老百姓颓废下去的理由。



被爱情沐浴的不止阿绿自己,其他三姐妹也同时爱上了晋太郎,于是我们看到了影史上最强烈的色差比对。



看过王家卫《堕落天使》的毒友们知道,通过颜色融情于景,表现人物内心甜腻,这种事半功倍的手法,原来是铃木老爷子创造的。



甜腻过后,依旧面临生存的难题。在感情发展过程中,妓女们的生意一直都没间断,这也预示着他们的爱情必将走向绝望。



在几轮吃醋大战之后,阿绿终究还是向晋太郎表白,并顺理成章的上了床,尽管知道不收钱的惩罚,但阿绿还是选择遵从内心,并制定了与晋太郎的私奔计划。



然而,阿绿还是没有逃过朝夕相处姐们们的惩罚,加上之前三姐妹的醋意,这次的惩罚更加严厉:阿绿脱光衣服被吊在放量,任由阿红阿紫阿黄抽打。



而此时等待阿绿的晋太郎遭人出卖,被宪兵杀害,这段还没开始的爱情就这样夭折了。



电影的最后,剩下的三姐妹依旧在日本街头叫卖着,脸上洋溢着淫荡的笑,像是阿绿和晋太郎从没出现过。一个摇臂转场,美国国旗迎风飘扬。



故事简单得有些单薄,但铃木清顺借助四个妓女和一个男人描绘除了那个时代日本的混乱。毒药君最最佩服的还是导演直面惨淡的勇气,在他的镜头下,没有对破败的丝毫粉饰。


反观片名《肉体之门》,通过肉体那扇门,我们既能看到子弹过后的尸体,也能看到人皮囊下真挚的信仰,正如阿绿在片尾的旁白。



电影反战情绪不是依托在对这场战争给他国造成的灾难,而是依托在对战争给日本本国伤害的思考,都说“家丑不外扬”,可是铃木清顺恰恰把镜头对准了日本国民最不愿意看到的地方,这种反思精神值得点赞。今天的日本已经很发达了,或许,他们前进的动力很大一部分来自对当时的愤恨。




本  月  精  选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