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央视的尴尬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点击上方“新奋青”关注我们




正所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无论是工具还是奴才,只要是不能再满足主人的使用需求就难免会被抛弃,工具还好一点,既没思维又没知觉,莫说是被丢弃,就算是被回炉也不能牢骚半句。奴才却不一样,虽然既没原则又没尊严,但好歹是个活物,挨两下打也知道痛,饭碗丢了也知道要饿死。当然,作为奴才,饭碗轻易还丢不了,就算是不能刀山火海、出生入死至少也能提鞭坠凳,磕头赔笑。不过要是碰上那种不好虚荣而又精明强干的主子,只会磕头的奴才又活不下去,所以只能不停地利用各种可行的方式来向主子证明,自己除了磕头还会别的,于是一幕又一幕的笑话就这么发生了。


关于自身的奴才属性,早在前年年初总书记前往检阅的时候,央视就已经自认。宗人府姓皇,奴才们姓党。可偏偏这几年来,内务府的收支没把握好,武功高强的大内侍卫都开始减员,更别说这一帮腌臜的家伙,因此公公们茶余饭后除了谈论哪位娘娘盘儿更靓,活儿更好,就是在琢磨怎样向上头证明自己还有用。显然,由于整日深居宫中,不敢接触外面那色彩斑斓的花花世界,公公们的智商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以至于本想在宫墙边上抓贼的他们,错抓了好人,还闹得满城风雨。



明白人早就说了,即便央视的节操早就被自己啃得所剩无几,可它至少还是个正规媒体,而且代表着国家的颜面,基本素养肯定是过关的,因此对着无印良品的这出乌龙不可能是一场意外,假若真是这样,那么真的是当奴才的资格也没有了,所以这一次乌龙即便不是蓄谋已久,也是有意为之。一定会有看官发问,央视何以如此,早就被割了一刀,为何还要自残容貌?其实道理很简单,就算它不自残,我们这些长着雪亮眼睛的群众会觉得它好看吗?

 

且说那315晚会,十数年如一日打着正义的旗号戏弄观众的智商,头几次看见他们道貌岸然地打假曝光,还真的像那么回事,有些无良商家,他们不说,我们还真不知道,他们一说,多少算是给我们提个醒,可是时间一长,看懂了他们的套路,我们也就觉得恶心了。一年又一年的曝光无良商家,可为啥看不到处理结果呢?有些商家被曝光了就改头换面继续放肆,有些干脆连头面都不改,照样在消费市场上活得好好的。十多年了,地沟油还是那些地沟油,合成肉还是那些合成肉,315晚会也还是那个315晚会,出去吃饭,地沟油或许是我们的唯一选择,但打开电视,315可不是非看不可,这么一来,老百姓的生活如旧,但315晚会站在政治立场上传递安全感的任务却完不成了,眼看就成了只会磕头的废奴才,所以只能把自己仅有的一点良知剁吧剁吧,用如此悲壮的方式含泪向自己的主子献上殷勤。



而这又不仅仅是央视一个栏目面临的尴尬。想过去,看今朝,央视整体的尴尬与堕落早就已经表现了出来,因为根正苗红而且阉割得分外干净,央视曾一度备受恩仇长期占据话语高地然而成也吾皇,败也吾皇,央视崛起的优势恰恰也成了它堕落的推力。

 

在如今这个时代,娱乐是电视媒体生存的根基,就算是强迫全国的电视台每天拿出半个小时来转播新闻联播,也依旧无法拯救它的收视率。起初,央视因为一家独大、资源独享而崛起,可慢慢地,各大地方台励精图治,进步势头迅猛,网络媒体又后来居上,经济一发展,央视原来的那点家底也就不算什么了,他能高清,人家也能高清,他有特效,人家也有特效,软件硬件都不逊于他。那就只能拼脑子,观众喜欢有意思的东西,地方台和网络都可以竭尽全力地去满足,但央视却不行,因为有大后台,所有配合着还要有高姿态,不择手段地去搞乐子,上面绝对不能允许,而且自己也早就没了那套器官。


当然,央视也不会自甘堕落,于是在政治第一的基础之上努力地谋求逼格与娱乐的统一,短时间内让自己得以回光返照,但是这些举措不足以挽回台前幕后离职的主持人与编导们,不足以挽救春晚收视率与好评度逐年暴跌的状况,也不足以这么多年来为所欲为给广大观众带来的创伤。汉字大会完了可以搞诗词大会,诗词大会结束可以弄朗读者,但这些节目归根结底是留不住观众的,对于观众而言,想要有意思,可以去看网剧,看地方台的娱乐节目,想要长知识,可以去自己读书。而既不要有意思,又不想长知识的观众能有多少呢?

 

其实对于央视而言,更大的考验却还是在上面,央视之所以存在,根本原因还是政治宣传的需要、舆论导向的需要,对于媒体而言,想要达成这两个目的,是绝对不能太招人讨厌的,可现在,人们不只讨厌央视的贱骨头,更讨厌包裹在外面的臭皮囊,试想一个奴才的名声顶着风都能臭出八里地,他的主子会放心让他给自己做形象公关吗?除非,那个太监是安德海,他的主子是慈禧,他们的国家是大清国。

 

那么央视的未来,我们大可拭目以待。



END



新知、新识

为理想奋、为自由青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