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在检索国内外性侵害人数统计时,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大陆的统计数据很少,能够查到的只有在过去三年内由民间组织(包括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民生观察工作室等)针对由媒体曝光的性侵害事件的件数统计。而政府官方发布的数据只有国家统计局上的公安机关立案的强奸刑事案件件数:“33417”、“34102”两个单单薄的数字。在三个大前提条件(“仅限于2013和2014年的年度指标”,“必须要公安机关立案”和“必须是强奸刑事案件”)下,没有任何统计分析,没有任何地域分布说明,没有任何详细报表展示,甚至连其他年份的数据也没有。在2014年后,这个“数据求和”的工作似乎也停止了,或者至少是不公开了。


仅存的官方统计数据


搜索结果集中在民间的不完全统计,缺乏数据更新



对比一下,中国台湾保护服务司的数据公布:


中国台湾保护服务司针对性侵害统计的报表汇总


中国台湾历年的性侵害事件统计。

笔者在10月下载报表时,更新日期显示为2016/8/31;

在12/9日下载最新报表时,更新日期显示为2016/11/30


 2005-2016年历年汇总统计表和各年各季度的单独报表供人公开下载。历年汇总统计表统计了2011-2016年第二季度的性侵害事件通报案件数量,并根据案件特征进行分类统计。

案件特征包括有:

(1)通报单位:教育、社政、警政、司法、医院等;

(2)被害者与加害人的关系:配偶、邻居、同事、男女朋友、不认识等;

(3)案发地点:私人住所(被害人住所、旅馆房间、汽车、加害人住所等);非私人住所(学校/教室、马路边、娱乐场所、公共厕所、其他等)。

而各年各季度的单独报表则覆盖了从2005年到2016年第二季度,各地的性侵害通报案件数量和分类统计,其中地域范围包括了中国台湾部分地区以及中国福建省金门县和连江县等地。各季度单独报表的具体统计格式与历年汇总统计表一致。



而搜索美国的性侵害案件数据统计更是十分方便直观。直接输入“性侵害”,谷歌自动提供备选词条:“性侵害统计”。搜索结果与我们想要的结果“针对性侵害事件的统计数据”相关度极高,而且很多网页里都包含有数据处理之后的统计百分比与数据分类。






三个问题


“强奸”和“性侵害”的定义有什么区别?


强奸:在非自愿情形下有关阴茎插入性的阴道交、肛交和口交行为。男女都可成为强奸的受害者。

性侵害:未征得对方的同意故意性接触对方身体的行为。包括接触身体的任一部位,隔衣或脱衣,利用他们的身体或者物体。什么是同意?她或他选择认可同意,并有选择的自由和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性侵害并不仅仅指性交。猥亵,引诱卖淫,组织、强迫卖淫的行为也属于性侵害。而猥亵是指违背被害人的真实意志,强行与被害人发生除性交以外的行为,包括抠摸,舌舔,亲吻,搂抱等行为。

比如说,有的人会在公共交通或商店等公共场合下意识地挤碰女生,触摸女生的胸部、大腿、躯体等部位。俗称“咸猪手”,就属于猥亵,属于性侵害。


在中国中西部未成年人被性侵经历的调查报告中显示,在16周岁以下的学生中,16.7%的女性和10.5%的男性有过被迫性侵害的经历。1%的学生曾被迫性交;8.9%的女生和5.0%的男生至少有过一次身体性接触的性侵害经历。调查研究了湖北,河南,河北和北京的四所学校的高中生的童年性侵害经历。总计有3261名学生匿名填写了调查问卷,共回收2300份有效问卷, 占被调查总人数70.5%。被调查者的平均年龄为17.2岁。


通过被迫性侵害与被迫性交的人数比例差异,我们也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因而“性侵害”的统计数据能够在受害者人数上,比“强奸”得到更全面更大的计算结果。很多人被“咸猪手”猥亵后,会被吓呆,或者觉得丢脸不敢和人讲,更不要提去报案。因此我国被“性侵害”的人数明显被低估了。如果按照上面的样本数据比例来算的话,在中国,有性侵害经历的人数是被强奸人数的十倍以上。


      大陆为什么缺少类似的官方数据统计?


人口基数过大,走街串巷,挨家挨户进行统计调查的成本过高。但是细一想,我们不能总用这个理由来解释一切问题。既然有两年的“公安机关立案的强奸刑事事件总数”,那好像算一下各地区的“公安机关立案的强奸刑事事件总数”并不难,反正现成的数据都有了。警察叔叔秉公执法,想必受害者的性别、案发地的分布、犯罪时间的分布、犯罪嫌疑人与受害者的关系、受害者的受伤程度等等问题自然不在话下。

 

那是什么导致我们缺乏这样的官方数据统计呢?

首先,因为中国人对待性的羞耻感与隐秘性,导致报案人数比实际受害者人数少很多。犯罪者大部分是受害者的熟人,增加报案的难度。

小明会说:“等等!大清已经亡了!为什么说中国人觉得性羞耻?你封建!你落后!”;小红会说:“谁说大部分强奸犯都是被害女生的熟人?你这不是存心挑拨吗?动摇人心,无视真善美!你胡说!”

然而,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有关强奸的谣言》报告中写到:

【根据美国橘县强暴危机中心(orange county rape crisis center)1991年的统计报告,在60%的强奸事件中,受害者事先认识罪犯。7%的攻击者是受害者的家庭成员。这些数据只反映了已报案的强奸事件。被熟人侵犯的受害者一般不会去报案,所以这个统计数据不能反映真实的熟人强奸率。】

【超过50%的报案强奸事件发生在家中。由大学女生和成年女性报告的性侵害事件中,80%的受害者是被关系密切的朋友或家庭成员侵害。】

针对“小明”们的疑问,其实,性教育在家庭与学校中的缺失正是人们逃避这一话题的表现之一。虽然中国女性初次发生性行为的年龄在不断提前,但中国的家庭社会环境仍旧视“性”为影响孩子身心健康的内容,家长羞于讨论,学校也从未对此有过真正意义上的重视。在欧美国家通常小学生学习的性教育内容,在中国却被延迟至中学阶段,且生理卫生课教师对于“性知识”这一章内容在课堂上也往往极力回避,从而给多数学生留下“性知识”属于不良内容的错误认知。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中国针对性的法律与社会保障体制极不健全。缺乏重视,才会缺乏行动的动力。我们目前在这方面基本一片空白,然而美国全美反性侵热线与1100多家性侵危机中心都保持合作。什么是性侵危机中心呢?这个名词对我们来说很新奇。性侵危机中心一般会和警方,医院,法院合作来支持性侵害受害者的需求。它们通过三种途径来对抗、消除性侵害。这三种途径分别是对受害者的治疗、预防性侵害的教育项目以及替性侵受害者主张合法权益。

 

在英国伦敦,则有一个叫做Open Doors的公益组织,免费为性工作者提供建议服务,全程保密。Open Doors的服务对于身体检查、避孕、性健康、如何应对性侵害以及语言问题等等都有涵盖。Open Doors理解,有的人被逼卖身,有人走投无路、无法存活,就算有人自愿选择性交易,就算有人是偷渡者至少她们的基本合法权益不容置喙。Open Doors更关注的是这个边缘群体的权益,以及如何保障她们的权利。试问,连对边缘群体的保护措施做的都如此之好,那么每个公民的权益保障又怎么可能是一张白纸呢?


数据统计有什么用?一堆数字能够减少女性被性侵害的几率吗?


统计的作用,在于通过提取一个个独特的案例的特点,进行对比分析。从孤立的样本中,找到适用于描述整体的规律,从而得到经验或教训。

比如人们找到一批古代典籍,觉得书里这话说的真有道理啊,我们必须把此人奉为圣贤。但是问题来了,作者可能是伟大哲学家柏拉图,但也可能是别人,到底是谁呢?那么为了防止在天堂发生版权或名誉纠纷,必须找到真正原作者。于是,人们开始分析这些典籍的各种特点,比如每篇文章每句话的平均长度。如果这个数值和已知作者是柏拉图的文章相同,那么无名典籍的原作者是柏拉图的概率就更高。


性侵害的问题同样需要数据统计。社会学和调查统计本就不能分家,毫无教材可供查证,所有的资源大多都来源于生活。男子被性侵很久之后,鼓足勇气去报案。“对不起,这不是强奸罪,因为法律规定强奸罪被害人只能是女性,哪有男人被人XXOO的?” 说话者说不定还会捏着鼻子嗤笑该男子。男子不服了,“你凭什么说男性不能被强奸?男性也是人。”可是他拿不出证据,红唇白齿,法律这庄严神圣的东西岂容我们这一介小民指指点点?他空口无凭,义愤填膺,却证明不了自己的痛苦,证明不了有多少男子因被强奸而受多大生理伤害,心里痛楚。统计数据就是事实,就是证人清白,洗刷世人对受害者偏见的武器。

 

性侵害受害者中男女比例是多少,证明男性也可以被性侵害。衣着暴露与衣着正常或保守的人的比例多少,证明是否被强奸与衣着暴露毫无关系(更何况衣着暴露也是自己的自由,衣着暴露不是在邀请别人强奸自己。个人的意愿始终是第一位)。受害者与强奸者的关系是直系亲属的比例占多少,告诫世人必须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即便是父母也没有侵犯孩子身体的权利。倘若普及性教育之后,性侵害犯罪率连年下降,证明性教育确实对全民的性意识有好处,可以降低犯罪率(当然若是犯罪率连年有升无减,孔乙己先生也可以说性教育毫无廉耻)。性侵率的地域分布若是公布,民间组织或者官方就可以探究下去,为什么某省某地犯罪率奇高或奇低,有何社会因素,是因政治、社会还是文化导致,从而抓住病根,一举破敌,甚至把良好经验分享到全国各地。

 

性侵害的数据统计,虽不能惩治犯罪者,虽不能弥补受害者的伤疤,虽不能制止此刻正在发生的性侵害、性暴力。它只是冰冰冷的数字躺在电脑里,但是它显示了你的决心,你的恳切,你的发愿。只有从这一步做起,从公开透明做起,我们才能了解中国的性侵害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了,才能知道问题在哪里,才能知道怎么挖掉病根。

 

不要再装睡了,不要再冷落我了。


参考文献:

1.     Chen J, Dunne MP, Han P (2004) - Child sexual abuse in China: a study of adolescents in four provinces

2.     http://www.opendoors.nhs.uk/

3.     List of RAPE MYTH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Duluth Sociology of Rape © 2001, John Hamlin



希希学园致力于让更多的孩子尽早接受全面性教育,学会做负责任的决定,学会自我保护。目前希希学园正在申请民生银行的项目资金支持,希望让更多的流动儿童接受全面性教育,支持我们请帮我们投上您宝贵的一票!!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投票链接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