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这样的“假老师”我不止一次的遇到

CBR传播人 2018-02-04 18:14:28

文字|大总裁

图片|《驴得水》






2017,是三一五晚会开办的第26年,也是中国消费者维权协会建立的第33个年头。


今年的3·15打假晚会上,各种深藏的消费陷阱陆续被曝光。充斥着海量虚假信息的互动百科,潜藏在我们周边的日本“核污染区”食品,另一种“瘦肉精”也卷土重来......凡此种种无一不让我感到心惊。


转念一想,既作为学生,也作为消费者的我们,在“人才培养”、“本科立校”被反复提倡的现如今,需要维护的最大的权益究竟是什么呢?我们该揭露曝光的又是什么呢?是以次充好的不良淘宝电商卖家,堂而皇之进入校园的“三无体检队”,还是花式糊弄课堂的老师?


几番争论下,有了我们今晚的这篇文章。


【正文】


我可能上了一堂假课


“我觉得,我可能上了一堂假课。”


开学第一天,    A大大一的菲菲便对课堂产生了怀疑。


“我的专业课老师在课上给我们推荐了一款保险,说那是要算他业绩的,让我们每个人都去申请注册一下。”她神色犹豫地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


随后,这位老师记下了每个注册过保险的同学的名字,并且委婉地告诉他们,期末考评可能会有“印象分”加分。


不仅如此,这位老师上课比学生还喜欢看表,“他让我们每天提前二十分钟下课,有没有搞错,一节课总共也就四十分钟哎——”


……


你不是上了一堂“假课”,只是遇上了一位“假老师”。然而像这样的“假老师”,在大学里绝非只是个例。



一言不合就让我们看电影


罐头的某老师兼任她的专业课与选修课。然而她却时常懊恼自己是否应该庆幸选修了这门课。


因为这位可爱的老师根本分不清哪个班该上哪节课——时常在选修课上讲专业课知识,在专业课上讲选修课的内容。

  

“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我真的是一脸懵逼,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罐头说着,无奈地松了耸肩。


据罐头描述,这位老师上课无教材,无PPT,全程头脑风暴放飞自我,想到哪讲到哪,恨不能把所有人都拉进他想象力的黑洞里去神游太虚。


好容易熬到他词穷,却又见他嘴角一扯:


“同学们,我们来看个电影吧。”


最开始罐头和她的小伙伴像中学生一样为老师不上课改看电影而内心雀跃——后面我们知道,他只是讲不下去了。”


大学我们都是考进来的,可这样的老师又是怎么进来的?我听后心里暗自打鼓。


毕竟连地摊上兜售的成功学鸡汤都说了:别把你的顾客当傻子。可放回身边,却总有老师将学生当智障。


你们不让我接小孩

我就不给你们上课


“我不管哦,你们必须给我把上午的前两节课换掉,我要去送小孩上学哦——”


四十几岁的女老师捏着嗓子态度强硬地向班上六十几个同学表示,因为要送孩子上学,全班同学必须统一调课,否则她就罢课。


在H市念书的阿聪从没想过,开学的初次见面,专业课老师便给全班同学来了个下马威。


这一调课意味着班上近一半的学生需要重新选课,而且因为是老师私自调课,至少有两个时间段的课程无法任意选择。


班上一时炸开了锅,大家都在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对——毕竟这门是专业课,谁也承担不起挂专业课的风险。


我真的非常理解,非常痛心,一想到您不能准时去接孩子,天真可爱的她可能会独自在幼儿园哇哇大哭,我就感到自己的良心备受煎熬好吗!


但是——我拒绝好吗!


都说学生与老师是双向选择,那您形而上学,不行退学好吗!



即使下面只有一个人在听

我也会继续讲下去的


虽然有个别老师水课,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大学老师。


初春多雨,晚上我抱着电脑找空教室,见有间屋子只零零散散坐了七八个人,就把电脑放在了最后一排。


只是我刚刚开机,就见老师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对不起同学们,我迟到了。”


……这是一堂只有八个人的课。


不过后来这位老师向我解释,因为那是一堂二专新开的课,所以同学才这样少。


当问及如果上课都没人跟您互动是否会影响上课情绪时,这位老师有些哭笑不得,


“肯定会啊。”


“但即使下面只有一个人在听,我也会继续讲下去的。”


一直讲下去。



彼此成为“配得上”对方的人


浏览任意一所大学的网站时,不难发现,几乎每所学校都在强调高校的四大基本职能,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而排在第一位的多是与课堂质量紧密相关的“人才培养”。


但当认真学习的学生遇见了不想上课的老师,满怀热情的老师邂逅了无心向学的学生,坐在这般少了生机与成长、缺乏沟通与交流的课堂上,高校官网上再“饱满”的论述都显得苍白。 


那位对着八个同学上课的老师曾告诉我,排除有些老师讲课太烂或者根本不愿意讲课的情况,师生上课尬聊的根源在于双方知识储备不相等,因而太难用探索的姿态去一起讨论问题。


说白了,人家知道的比你多,让你查资料预习你又犯懒不愿意挪窝。


所以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应该为了彼此而去成为“配得上”对方的人。



不用考试,没有考评

也会风雨无阻,来见你


既然打假是为了保护认真生产的商家,抵制抄袭是为了保护认真写作的作者,那么吐槽水课的老师,也是为了保护那些三尺讲台上认真讲课的人。


“即使只有一个人,我也会继续讲下去的。”


老师和学生,从来不该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而该是共生的海葵与蟹。如世人需才、才亦需世,于彼于此,都缺一不可。


真希望有朝一日回应他的不是一间需要他离开时绕到最后一排把灯关上的教室,而是语气迷之宠溺的:


“即使不用考试,没有考评,我也会风雨无阻,来见你的。”


“因为你的课啊,我喜欢听。”

或许老师也在郁闷

自己遇到了“假学生”




扫一扫关注

正大传媒·传播人

向上的力量


©文章首发于传播人,如需转载请联系团队

[email protected].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