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文-天晚了 就不要搭便车

小PIA跶 2018-07-03 07:05:00

Hey ╭( ・ㅂ・)و ̑̑

大家好

我是PIA跶



搭便车

朱学恒


都市传说让人感到不安的一点,就是它总是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与什么外星人入侵之类的大型超级传说相比,这些传说比较有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但也因此,每种文化和每个国家的个别差异也造成了不同种类都市传说的产生和流传。譬如说在日本这种信息高速流通和极度爱美的国家,就有可能发生很多关于网络科技和美容保养之类的传说,但在美国很多地方则会发生完全不同类型的都市传说。


在美国,最有名的都市传说之一,就和搭便车的习惯有关。由于天真单纯的老美在美国这么大的地方旅行,许多时候确实是需要“出外靠朋友”,这些帮忙包括让人搭便车或者是去搭便车。许多美国大学生在口袋没啥钱的状况下横越美国,就是靠着一站一站搭便车,然后才能够一路到达目的地。但是,这种搭便车的习惯也造成了很多的不可预测性。


因为通常这些拿着招牌或者是临时在路边搭车的人,都不会非常整洁,很多时候驾驶员根本不愿意停车载他们。但同样的,这种恐惧并不是单向的。开车的人害怕搭便车的人,很多时候搭便车的人也无法预料自己到底会坐上什么样的车子,司机会不会对他们有可怕的念头或是想法。


搭便车与真实犯罪


常看电影的读者,应该会记得一个美女演的丑女电影《女魔头》(Monster)。南非名模出身的查理兹·赛隆担任女主角,饰演美国犯罪史上凶狠的连环杀人犯艾琳·沃诺斯(Aileen Wuornos)。连环杀人案的“女魔头”艾琳,从13岁起就在高速公路旁当雏妓,心中只有一个小小希望,就是有人可以救她脱离这种生活,离开自我毁灭的深渊。只是,一次次地期待,又一次次地落空。最后,当她最依赖的、在酒吧认识的女同性恋好友也要离开她时,艾琳终于发狂了。2001年,她在佛罗里达接连杀了六个男人,都是她以肉体换取搭便车的机会,在高速公路上拦下的司机。她因此被媒体视为美国犯罪史上最凶狠的连环女杀人犯之一。艾琳本人已于2002年被美国司法当局以注射毒药的方式在佛罗里达州处以死刑。


不只如此,美国历史上最恶名昭彰的连环杀人犯泰德·本迪(Ted Bundy,在他手下至少有23个年轻美丽的女子送命)最常用的手段就是以搭便车接近受害者。泰德·本迪看起来英俊多金且健谈,拥有令所有女性都会轻易放下心理防线的特质。他会先挑他看得上眼的美女,然后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的餐厅假意需要帮忙或是热情协助,与那些被害者搭讪,然后就以自己可以让对方搭便车或者是要求搭便车为由,制造和对方共处的机会,等到了高速公路附近的僻静之处,再骗对方下车并且性侵犯,最后加以杀害。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美国搭乘便车几乎成了一个禁忌。不要说女性司机不敢让人搭便车,连男性司机也都不敢让陌生人上车了。


神秘消失的便车客


甚至在日本之前发行的PS2上,一款以都市传说为主题的恐怖游戏《流行之神·警视厅怪异事件档案》(《流行神り 警视庁怪異事件ファィル》)中,也有着相关的故事:


FILE NO.39消失的搭车者


一名男子正驾车行驶着,突然出现了一位女子招手示意想搭便车。

男子人很好,同意让女子上车,并让她坐在车后,开车将她送至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户人家的家门前,男子想回头对女子说,你要去的地方已经到了。可是,原本应该坐在后排座位上的女子突然不见了。男子心中纳闷,嘀咕道:“难道已经自己下车回家了?”


他放心不下,于是下车按响了那户人家的门铃。一个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男子对这个男人说明了事情始末,突然,这个男人一脸悲伤地望着男子,说道:“你说的那个女子就是我死去多年的女儿。”


这就是一则源于美国的都市传说。在日本,也有类似“计程车”的故事,至于故事的起源,恐怕就要追溯到以马车作为交通工具的古代了。


所以,搭便车这种事的确充满了危险的浪漫气氛—废话,坐错车搞不好就会永别,这当然危险啊!自然很容易出现相关的都市传说。


近代都市传说大爆发或者说再度受到注意的一个原因,就正与便车传说有关。1989年,简·哈罗德·布鲁范德(Jan Harold Brunvand)教授撰写了一本叫作《消失的便车客》(The Vanishing Hitchhiker)的书,内容就是在探讨美国这些各式各样的都市传说,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所谓的“消失的便车客”。


基本上,简·哈罗德·布鲁范德教授在印第安纳大学修完博士学位之后,一边长期在多所学校教授英国文学和民俗学,一边花了将近20年的时间整理和收集了一大堆相关的都市传说,并且对每个传说作了原型分析。1989年这本书问世之后,他一炮而红,除了把“都市传说”这个词炒成美国当代的重要词汇之外,还继续出了一大堆相关的都市传说作品。简单在亚马逊网站上查一下,就有了这些结果:


《都市传说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Urban Legends)

《恐惧,很恐惧:恐怖的都市传说之书》(Be Afraid, Be Very Afraid: The Book of Scary Urban Legends)

《好得不像真的:都市传说大全集》(Too Good to Be True: The Colossal Book of Urban Legends)

《消失的便车客:美国都市传说及其意义》(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and Their Meanings)


当然,这些书籍目前大部分没有中文版,可是光看书名就知道它们都是一些相当具有代表性的都市传说。这些传说中不见得真有什么具备超自然力量的杀人魔,却让人不寒而栗,甚至会觉得相当恐怖。从其中一个故事的标题《窒息的杜宾犬》(The Choking Doberman)就知道,这其实是个相当有名的都市传说,有各种语言的版本,搞到最后大家都不知道发生在什么地方了。以下摘录自“巴哈姆特恐怖游戏版”:


有个妇人在回家之后,看到家里的杜宾犬倒在地上喘着。


她马上将狗载去找兽医。兽医告诉她,因为还不知道它呼吸困难的原因,所以必须切开气管,把管子放到里面去。又说这看了会让人难以忍受,所以劝妇人先回家,把狗寄放在该处一晚。


妇人一回到家,电话便马上响了起来。一接电话,原来是刚才的兽医。


“马上离开那间房子,然后到隔壁人家借电话叫警察!”


原来,兽医在手术时,发现让狗呼吸困难的原因,那是有东西卡在狗的喉咙里。而那卡在喉咙里的东西,是人的三根手指。


警察到了妇人家后,循着血迹,发现被狗咬掉手指的小偷正蹲在地上痛苦地压住自己手指被咬掉的部分。


当然,有趣的地方不只此处,光打开《都市传说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Urban Legends)这本书一看,基本上描述的就是另外一种模式的搭便车恐怖故事。以下摘录自“巴哈姆特恐怖游戏版”:


深夜,麻美开着新车行驶在回家的山路上。一路上,麻美不停哼着音响中传来的旋律。不久后,天空开始落下细小的雨滴。随着车子行进速度的加快,雨势变大,且并无停歇的迹象,归心似箭的麻美虽然嘀咕了几句,仍继续哼着歌开车。这阵雨丝毫没有影响到她愉悦的心情。


不久后,油表出现油量不足的信号,麻美只能暗自祈祷别在荒芜的山间小路没油,或是赶紧找到加油站,所幸不远处即发现了加油站微弱的灯光。


麻美将车暂停于加油站前,试着鸣喇叭以确定里面是否有人。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有任何人影出现,麻美顿时陷入沉思中。突然,一阵拍打车窗玻璃的声响把麻美吓回现实,原来加油站还是有人在的。


麻美示意加满油箱后,决定以信用卡付账。那人拿着卡进屋后,却久久没有任何动静,此举让麻美对他的印象更差了。“那人给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麻美心里不断嘀咕着。


不久,那人出现,表示麻美的信用卡不能用,请她进去跟发卡银行核对资料。


不情愿的麻美只好无奈地跟那人走进加油站。进门后,加油员却立即将大门反锁。当麻美拿起话筒,却发现另一端根本没有人声,暗觉不妙,准备开溜时,一只手却搭上了她的肩头。慌乱之中,麻美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猛然往那人头上砸去。


好不容易打开门的麻美,跳上车后疾驶而去,却不知自己也逐渐迈向了黄泉路。

“⋯⋯后⋯⋯座⋯⋯座⋯⋯有⋯⋯人⋯⋯”


加油员痛苦地爬出加油站,嘴中断断续续不忘发出警告,之后便晕了过去。


这个故事的版本还有美国版与日本版,我记得好像还在日本的《鬼话连篇》之类的节目上演过。不过,后座乘客所拿的东西倒是各有千秋,有人拿枪,有人拿麻绳,有人拿斧头。


这些关于搭便车的故事,其实都有一个大致的原型:一群人或一个人开车经过路边时,遇到了看上去非常瘦弱无助的女子,而且通常都是在真的非常空旷的荒郊野外,开车者多半都会愿意伸出援手。然后这些搭便车者多半都会说一个附近的地方,请驾驶前往,而这些目的地有时可能已经荒废,有时可能还有人居住,共通点就是这些神秘的搭便车者,通常在半路就会从车上失踪,不留下任何痕迹。等到驾车者到了现场,通常会意外发现原来有名女子不久之前才过世,而这里就是她的墓园,或是生前居住的地方。甚至有的时候刚好经过某个墓园,该名女子就会消失,而之前司机借给她的衣服,则是挂在某座坟墓上。


这一类故事,有趣的地方并不在于人怎么从行驶中的车子里消失,而是这类故事反复出现在东西方、古代与现代的情境中。古代的马车或许还存在跳车的可能性,但近代的车子就越来越困难了,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日本的综艺节目,甚至清代的《聊斋志异》都曾描述过类似的故事。这种类型的故事反复出现在不同文化、不同地方,似乎不能单纯用巧合来解释,或许在世界各地都有某种共同的原因,导致经常发生这些故事吧?


接下来要讲的,就是一个2006年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都很热门的短片,当然,原本并不是中文和英文的内容,是经过热心网友翻译之后在网络上大量传播的。这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搭便车神秘客范例。


事发地点:葡萄牙辛特拉市(Sintra)市郊一条高速公路(葡萄牙南部)

事发日期:2006年4月29日(周六)

事件类型:交通意外(两男一女全部死亡)

死者年龄:全部19岁,年轻人


一部私家车翻倒在路边,由于该路没人来过,所以当地警方相信三名死者都已经死去超过一天。至于为什么会扯上“灵异”,就是因为三名死者身边有台DV。这台DV中已拍摄了一段短片,而短片内容则是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此段短片网络上已有流传(香港已有,原版片长超过11分钟,但香港版本是经由网友剪辑的,只留下发生意外时的片段),内容大概记录了那三名死者游玩时的片段。


最后的几分钟是拍摄他们驾驶该车,进入另一条路(即事发现场)。据传他们走错路,而当时以夜视模式摄影,车上的女生要求折返,但被同车的另一位男子拒绝。车继续行驶,忽然在路旁见到一名女子,于是他们就停车询问有没有需要他们帮忙的之类的。


当时该女子(已死)说她迷路了,不知怎么回去,于是那三位年轻人便请女子上车(当时DV的镜头面对那名女子,片段时间为第4分30秒)。当女子上车时,画面受到不明原因干扰。那名女子在途中突然说她已在1982年的车祸中死去。当时车上的人以为她在开玩笑,所以没有理会,但后来面对镜头的女子越讲越伤心,恐怖的事就来了。那名女子突然从正常的面孔变成满脸插满玻璃,面目狰狞(片段时间大约是第7分钟左右),令车上的两男一女非常惊讶,结果导致意外发生。


事后,当地警方调查过当地一个农庄,的确有那名女子,而且已经去世数年。而片中因有日期显示,所以更可肯定这件事的真实性,因此这成为了轰动当地的新闻。


而据当地的报纸报道,一些灵异学家到此地视察后发现,其实除了这起交通事故外,还有好多起无法解释的车祸。现场一片荒凉,只有一片树林,是交通意外经常发生之处。警方不能肯定是否有灵异成分存在,但唯一确定的是片中的两男一女的确存在,并且死在车内,至于片中出现的 “第四个人”(女鬼)则在车祸后消失。


当然,我个人觉得这种短片很类似某种毕业作品,如果单纯说什么影片中读秒连续之类的技术问题,其实都可以很简单地克服。我想这部影片中发生的事究竟是真是假,就请各位读者自己判断吧!


便车预言客


不过,在东方世界,这种便车客神秘消失的故事,多半都只造成了一些毛骨悚然感而已,甚至有时候这些便车客上车是为了提醒“前有车祸路段,请开车者多多小心”之类的好心指引,像上面这类有点想要找人陪死的情况,其实是比较少见的。不过,类似的故事发生在西方世界,则都会有一些预言伴随着这些便车客出现。


在美国就曾经发生过规模非常大的系列事件,让人实在怀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20世纪30年代就有一系列发生在芝加哥附近的故事,同样都是描述一名过世的老妇人搭便车,在车上阐述且警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况后就消失了。


不过,真正所谓的便车预言客的大潮流,其实是在1970年到1980年之间频繁地发生在西方世界。1975年左右,德奥边境发生了一系列的修女搭乘便车并在说出预言后消失的案例。同年4月,甚至发生了一名四十余岁的商人在害怕之余开出道路的意外。接着在1977年,意大利米兰附近有数十名司机汇报,有一名神秘的修女在从他们的车上消失前,警告当年2月27日会有一场大地震摧毁米兰,但这个灾难后来并没有发生。


同样的,在1979年左右,克林顿的故乡小石城附近也发生了类似事件。有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坐上车后,一开始会谈论一些当时的政治事件,但最后则会开始描述耶稣基督将再度降临这个世界、天上再也不会下雨、世界会跟着进入另一个阶段等话语,然后就这么神秘消失了。这家伙持续出现的时间将近一年,连州警也都表示确实曾经收过许多类似的报告,但并没有作进一步的追踪。


同样这段时间,在美国从华盛顿州到俄勒冈的州际五号公路上,则有另一名50到60岁间的老妇人会来搭便车,同样也是满嘴各式各样的神迹和基督再临的主题,而且也同样预言附近的圣海伦火山会有大爆发,造成极端严重的伤亡。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州警察也确实接到了几名司机报案,同样都提到曾见过这个神秘失踪的便车客。


这一类故事集中发生在20世纪70到80年代之间的西方世界,但至今都没办法很清楚地推断出到底是什么样的事件或是状况,导致大家产生这样的集体潜意识。


不过,就一个旁观研究者的角度来看,这类事件的背后似乎有一些特别的原因在集体运作。一般的搭便车事件也就算了,但有预言的这几起事件,看起来都有些蹊跷。自古以来,预言就是被用来颠覆政权或者是营造某种宗教气氛的重要工具,要制造大规模的天象变化很困难,但是要通过口耳相传来想办法营造人心惶惶的状况就简单多了。


黄巾起义的口号就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苍天”就是指东汉,“黄天”则是张角自称。通过这种预言式的说法,让大家觉得天命已经改变,所以至少愿意跟着张角这些人冒着生命危险来试着推翻当年的东汉。不过,起义虽然是起了,但显然张角的五行之术不够正确,最后还是由别人接手了这个天命,根本没轮到他们。


同样的,到了清末的时候,也有类似的状况出现。


原先在明朝遭到打压的白莲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开始出现;后来甚至又变成带着许多民族主义概念的暴民,摇身再变成了协助清朝对抗外侮的急先锋,这时他们的口号就更简单了,“白莲下凡,万民翻身,扶清灭洋,天下太平”。因此当时许多老外和代表外国势力的铁路或是电报局之类的事物,都曾遭到他们破坏,这让局势变得更动荡不安。


各位如果看过电影《黄飞鸿》,就可以知道大致的情况。基本上这也是通过预言让人心浮动。白莲教所套用的则是佛教概念,弥勒佛被视为未来新一代佛教的继承人,因此弥勒佛成为了改朝换代之佛,历史上许多动乱甚至托言弥勒下生而发难。结果,一个继承太平盛世的弥勒佛,反而被搞成了每逢乱世就会出现的动荡不安的象征,这真是一件非常讽刺的事。


基本上,从那几次西方的便车客预言事件看来,所谓铁板钉钉的事证其实并不多,反而带来一种为末世教会之类的信仰宣传的感觉。那一阵子,美国的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搞得沸沸扬扬,人心其实非常动荡不安,很可能有不少宗教蠢蠢欲动,想要借着这样的灵异事件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所以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通过容易流传的方式来传递这些故事。至于谁真正获利了,恐怕只有当时的执行者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