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不吃西瓜的男人

蒙古海岸 2018-03-12 07:10:39
不吃西瓜的男人

不吃西瓜的男人

2016.5
起子诗歌
晚饭时候  不吃西瓜的男人 拍照 这一刻 下雨天  诗人 
还债  宠物  酒肉朋友  好开心  白毛巾  母亲节  其实我也有好汉情节 现在  什么树  梦中的怪物  劳动节

 起子2016年5月诗歌

     晚饭时候

晚饭时候
一个女人的声音
出现在楼下
“婊子,你给我出来!”
从楼前喊到来楼后面
我们停止交谈
一边轻轻地吃着饭
一边听她喊
“婊子,你给我出来!”
吃完饭洗碗
我也尽量不让碗筷发生碰撞
整个小区异常安静
只有这个声音楼下喊
“婊子,你给我出来!”
她足足喊来一个多小时
喊累来
她就回去来

    2016-5-31



      不吃西瓜的男人

我先从一篇散文中
读到了他
然后我又在现实中见到他
他的话不多
但还算开朗
白发已经有了不少
看着他的头顶
我就想起那篇散文
作者描述了
他们之间的一次交谈
关于他不吃西瓜
那是因为
他曾经从望远镜里
看到一颗子弹
打爆了他的一位战友的脑袋
在几十年前
在越南
写散文的是我的妻子
而他刚从我们手上
买走了一套房子

  2016-5-28





      拍照

她拿出镜子
检查了自己的
眉毛和眼线
补了点唇膏
在镜头前站好
“好了!”
又立刻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我摁下快门
拍了一张她的剪影

  2016-5-26





      这一刻

她靠在我肩膀上哭
我搂着她安慰
突然觉得这一刻
值得留念
就趁她不注意
拿起手机来了一张自拍
后来我在照片中看到
她漂亮
动人
伤心的样子让人可怜
如果一个演员
刚好要表演这一出戏
她的样子
就是表演所追求的极致
而我在边上
嘴角微微上翘
露出每次自拍时
面对镜头不自觉的微笑
刚好破坏了这一幕

  2016-5-24





      下雨天

下雨天
我在一幢玻璃楼房里开会
领导在台上讲着冷笑话
我转过头去看透明的墙壁
玻璃真是好东西
阻挡了雨滴却放过了光线
光线照到我身上就停了
作为一个公正的人
我过段时间就拿起杯子
往自己体内倒一点水
里面并没有光

  2016-5-22





      诗人

几年前
一位北方诗人
来了南方
找我吃了一顿饭
喝了几杯酒之后
他对我说
“以你现在的名声
去了北京
他会见你的”
他说的那个“他”
当然是诗歌界的大佬
时至今日
我和那个大佬
也没见过一面
而那次吃饭之后
我和他也没再联系过

  2016-5-21





      还债

我在纸上写下
这个字
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
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
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
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佛
……
写了一百个佛字
再看佛
已经不像佛了

我又在纸上写
这个字
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
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
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
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魔
……
写了一百个魔字
魔也不像魔了

同样的事情是有一次
我在银行办理贷款手续
填了很多表格
签了很多自己的姓名
直到后来我看那几个字
都已经不认识了

而现在我还在为那个不认识的人
还债

  2016-5-21





      宠物

我家的狗
越来越顽皮
翻垃圾桶
偷吃厨房的菜
是时候教训一下它
做一下规矩了
我向它走去
知道犯了错的它
躲在角落
看起来
健康
强壮
生命力旺盛
但很害怕
我算了算
它也许还能活十来年
生命就是一个绝症
该宠爱的就去宠爱吧
我这样想着
就招呼它
“过来,
让我摸摸你。”

  2016-5-19





      酒肉朋友

我有一个酒肉朋友
经常找我一起喝酒吃肉
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作为好朋友
在喝了酒之后
我们交换了对世界的看法
我喜欢狗
他居然喜欢猫
我赶紧在心里把他从朋友中剔除
连酒肉朋友都不能算

  2016-5-18





        好开心

从小
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我舅舅
我的表哥像我姨夫
这么说的时候
他们看起来都好开心
我不觉得我们和长辈们长得有多像
也不知道那有什么好开心的
今天看到我舅舅
已经老成另外一副模样了
我应该还是长得不像他
而我看到我表哥
的确像极了他的父亲
仿佛我死了多年的姨夫出现在眼前
我真的好开心

    2016-5-12





      白毛巾

我用自来水
搓洗白毛巾
搓出一盆黄水
后来发现
自来水是黄的
等出来的水
干净后
我又搓毛巾
搓出一盆清水
毛巾上的黄色
已经洗不掉了
我用黄毛巾洗脸
几天之后
黄毛巾变回了
白毛巾

  2016-5-9





      母亲节

母亲节还剩两个多小时
收到一条朋友发来的微信
“我妈走了,解脱了”
他的母亲身患绝症
在病床上躺了好多年
据他说
他的母亲一直渴望继续活着
但活得痛苦不堪
现在解脱了
这几年我的朋友
过几天就把他母亲送去上海化疗一次
今年以来不再去化疗了
他白天上班、接送孩子
晚上睡在医院
不止一次他跟我透露
快要撑不住了
现在解脱了
我看着他发来的那几个字
心中默默地想
解脱了好
解脱之后爱才会苏醒

  2016-5-8






      其实我也有好汉情结

长城出现在
新闻图片中
密密麻麻的好汉
站在长城上
男好汉
女好汉
老好汉
小好汉
胖好汉
瘦好汉
中国好汉
外国好汉
秃头的好汉
手拿自拍杆的好汉
气喘吁吁的好汉
谈恋爱的好汉
戴眼镜的好汉
愁眉苦脸的好汉
手牵着手的好汉
被其他好汉推着走的好汉
都是为了做一回好汉而来的好汉
其实我也有好汉情结
但没有站到好汉中间去的勇气
我觉得好汉应该是骑着马的
因此几十年前我在上学的途中
看到了一头牛
到了学校后我对我的同学说
我在路上看到了一批马

  2016-5-5





      现在

她说
“你跟我在一起时给我的感觉
和你跟朋友在一起时给我的感觉
是不一样的。”
接着她问
“哪个是真实的你?”
我说
“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
她又问
“到底是哪个?”
我又回答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此刻我独自一人
我还在想这个问题
我问自己
“那么,现在呢?”

  2016-5-4





      什么树

我用二十年的贷款
预购了一套
带院子的房子
两年之后才能建成
将来我要在院子里
种一棵树
但现在我想不好
种一棵什么树
而此刻
那片荒地上
建筑工人已经开始动工
我的房子和院子
会慢慢出现
也许那里刚好有棵树
应该已经被挖掉了
至于那是一棵什么树
我也想象不出来

  2016-5-2





      梦中的怪物

梦到一个怪物
冲着我哇哇乱叫

后来她把我推醒
说我在哇哇乱叫

  2016-5-2





      劳动节

劳动节去工地
看几个工人干活
他们在砌一堵墙
墙不高
但砌了整整一天
小心翼翼
一块砖一块砖地砌
砖缝对得笔直
有时候他们停下来
为一两块砖的摆放方式
讨论一番
然后又恢复沉默
从上午到下午
我都在看着他们砌墙
看他们认真的样子
我怀疑他们已经忘记了
这是在劳动
仿佛几个艺术家
正在创作出一件作品
把一块空地
一分为二

  2016-5-1

公众号ID:showme0225
蒙古海岸  发布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