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火眼 第二章 奥菲莉娅 (3)

苏乘六 2018-07-03 17:50:29


辛珀宵还未出门,就从窗口看见远远站在院外的叶雪笙。

她在两家的公共绿地处徘徊了一会儿,接着靠坐在不大的行李箱上,低头想事情。她今天穿了件略大的高领白毛衣,衬得一张脸更小了,看起来竟有些纤弱。没见过她射击格斗、潜行突袭的人,只看她此刻的样子,大概会立即想到兔子之类的小型食草动物。

一只专注思考的兔子。思维要是能实体化,她头上已经浮着一座亚特兰蒂斯了。

辛珀宵打开门,先去取车。叶雪笙听到这边动静,立即站直。辛珀宵驾车趋近,只见叶雪笙头顶的亚特兰蒂斯随着他们之间距离缩短,渐渐变得阴云密布。

辛珀宵:“……”

再冒几只幽灵出来,可以直接拿到游乐园当鬼城赚钱了。


辛珀宵把车停在叶雪笙旁边。只见她身体紧绷、笑容僵硬,一副没背好台词,但打板已响镜头已开,只能壮烈上场的演员样。

辛珀宵知道叶雪笙这几天在躲他,虽然没主动去找她,但也没打算不闻不问。这时看着她一副遭遇天敌的小动物的样子,辛珀宵突然想:算了。

她既然要装失忆,那晚就不存在。她自然也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算了。

不知是不是洛城那边的案子占了他大半心绪,辛珀宵突然不想再追究或改变什么。想毕,他出声唤她:

“叶雪笙。”

女生一惊。

辛珀宵:“……”

更像兔子了。

辛珀宵下车,打开后备箱,在叶雪笙不安又茫然的视线中,提过她的行李箱放好,合上后备箱,打开后车门:

“上车。一小时后的飞机。”


叶雪笙有点不敢相信,辛珀宵竟然没质问她那晚闯入的事。詹森知道她的军队身份,无论辛珀宵是否也知情,她曾潜入他家的事必须另算。叶雪笙出门前,对着镜子练了一百多次装傻充愣的表情,竟没用上。

辛珀宵为什么不问?他真的疼到意识不清,忘了那天的事?

叶雪笙坐在副驾驶位后面,可以看见辛珀宵的侧脸。没记错的话,他脖颈上那个会发光的金色纹身是在左侧,这个角度看不见。纹身会发光叶雪笙不惊讶,之前他们抓过一个境外暴恐组织,胸口纹着绿灿灿的神龟库尔玛,印度教保护神毗湿奴的化身之一。胡离当时还调侃,纹胸口那么隐蔽干什么,纹额头上,帽子也不用带了。 

叶雪笙好奇的是辛珀宵的纹身图案,她事后查过,那条蛇叫Ouroboros,欧若波罗斯,意味着循环、重生。他为什么要纹这个图案?和他不欲人知的病痛有关么?

叶雪笙正看着辛珀宵深思,忽见他从车内镜里看了自己一眼,说:

“要上高速了,安全带。”

叶雪笙连忙捞过旁边的安全带系上:

“对不起,我忘了。”

之前出任务,不管乘的是汽车、装甲还是军用飞机,为了保证机动性,都是不系安全带的。而且大多也没安全带可系。出了部队,她每次坐车都要提醒自己这个步骤,老实按规操作。刚才脑袋里太忙,把这条忘了。

叶雪笙看一眼辛珀宵,不禁想,他是知道她的军队身份这样提醒,还是单纯看她没系安全带,这样提醒?

叶雪笙觉得最近脑仁有熟的趋势,有点郁闷。

之前印徵说过她:你没这方面的心眼,就别在这方面逗乐了。叶雪笙觉得印徵说得对,之前也确实不需要一边和队友执行任务,一边揣测队友身份。遇敌、战斗、收队,简单明了。大部分时间安静地做个高武力值的打手就行。遇到辛珀宵以后,却越发向诸葛摩斯的方向发展了。

叶雪笙在程观案结案当晚,就依据阿尔菲所说,用冰岛、心理学研究所,加上自闭症、辛珀宵等关键词搜索过,没有直接搜到辛珀宵的信息。但搜到署名Persona Xin的相关论文很多篇,发表时间断续持续了几十年,最早一篇已经是三十年前了。一般研究者的学术页面上都有照片,Persona Xin的页面上没有。叶雪笙只能揣测:难道辛珀宵的父亲或者母亲就是从事相关研究的,他是子承家业?叶雪笙来美后分别认识过名叫铁锤、铁柱、铁链子的欧美人,知道他们取名更注重表音,所以辛珀宵这位亲属的名字取意“人物、表象”,她并没多想。

叶雪笙甚至想单刀直入,问问关于程永新犯案和永新杂货铺铃铛的问题。但她总觉得辛珀宵今天看起来有心事,便想:还是自己先查,再问他吧。

于是她只问:

“特派,这次的案子是什么情况?”

辛珀宵依然是从车内镜里看她一眼,停了一下,才说:

“还不知道。”

……不是在忧心案情?那个停顿又是为什么?

叶雪笙有些遗憾不能看清他的表情,无法推测他停顿时的想法。 

辛珀宵大概不想说话,又怕叶雪笙觉得无聊,打开了车内音响,溪透卵石般的钢琴曲响起,车行高速的噪声静了。

前案已结,后案待知。正值冬假,一学期的课业已完,詹森那边给的研究任务,目前就是去洛城协助案件。想想,这竟是来美后,第一次能够稍稍放松的时间。

琴声静透,叶雪笙靠向椅背,望着窗外迅速闪过的树木民居。

印徵牺牲后,她曾申请参与调查。但453爆炸案被归为绝密,叶雪笙没有达到密级,连视频资料都没资格查看。胡离和丛青知道视频内容,但她不能让他们违规。之后的一段日子叶雪笙很拼命,就想早早立功,军衔升上去,密级也能高一些。谁知不久后,黄政委通知她来美加入“特行”。开始她是拒绝的,但黄政委说,特行的任务执行完,她的密级就够了,可以参与453爆炸案调查。她便来了。

来了之后底子太差,虽然之前山海队也有英语训练,但多是日常交流、暴恐交涉,用那些去写心理学研究生作业,恐怕下次给她上课的就是FBI了。很长一段时间,学习语言、跟上课业进度,就耗费了叶雪笙全部心力。加上不时要去打打硕鼠,保护保护章妙小公主,几个月时间眨眼而过。那个召唤她来的“特行”在此期间毫无音讯,要不是几天前胡离提起,叶雪笙差点都忘了她其实是挂名在这样一个组织里的。

叶雪笙想起昨晚詹森说“论纯净度,肯定比不过你们”,突然觉得,这个悄无声息的“特行”,可能根本不像表面上那样闲散无为。

叶雪笙望向辛珀宵,想:他呢?和特行有关么?

又想:他白天看起来身体正常,难道每次都是晚上不舒服?什么病会这样?

每天都那样疼么?


洛城和三藩之间距离很近,飞机一个半小时便到了。

叶雪笙还没来得及感受洛城的空气和三藩有什么不同,就看到警局的车已经等在约好的出口,见了他们,一个白人警探立即迎上来,对辛珀宵伸出手:

“辛博士?您好,我是洛城警局的马克斯。”

辛珀宵与他握了下手:

“辛珀宵。”

接着辛珀宵让出自己旁边的叶雪笙:

“我的同事,叶雪笙。”

马克斯向叶雪笙伸出手,两人互致问候。接着便引了二人上车,一路向警局开去。路上马克斯说:

“被害人特殊,没有提前发资料给你们。我大概说一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