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比起《神探夏洛克》,《狄更斯时代》更挑剔观众

影陌客 2018-03-13 06:56:08
点击上方“影陌客”可以订阅哦!
影陌客

比起那些依靠劲爆场面和戏剧化情节带给观众强烈情感刺激的剧集,英剧《狄更斯时代》不同,反而挑剔着观众。作为这部剧的观众,需要的不仅仅是耐心,更多的是文学知识储备。如果不能精确的找出角色与查尔斯·狄更斯小说中的对应关系,《狄更斯时代》的观影过程将会变得十分艰难——和《神探夏洛克》对于观众的挑剔不同,没有阅读过《福尔摩斯探案集》的观众至少可以通过炫酷的镜头刺激脑内神经递质分泌获得兴奋感,但如果没有读过狄更斯的著作,就会一头雾水,什么都得不到。




《狄更斯时代》像一锅乱炖,融汇了最具狄更斯特色的小说中的人物,《圣诞颂歌》中贫穷多子而又渴望节日的克瑞奇一家,《远大前程》中的内心阴沉的艾米利亚·郝威香,《雾都孤儿》中的大恶人比尔·塞克斯,塞克斯良心发现的太太南希,救济院里的班布尔夫妇,《荒凉山庄》的詹姆士上尉,《马丁·翟述伟》里的杜甘普,《我们共同的朋友》里的维纳斯先生……


虽然成分复杂,但这道口味独特的狄更斯乱炖在工序却又井井有条。《狄更斯时代》的编剧曾执笔超过四千集的超级英国肥皂剧《东区人》,从狄更斯等身著作中浩如烟海的角色里择取部分作为新剧中的人物,在工作量上似乎并不算是挑战,这些人物或许没有在原著中占据主角的地位,但辨识度却足够高。

《狄更斯时代》截取了这些人物能够产生交汇的时间段,通过对人物身份与人物生活空间的巧妙转换,在不完全脱离原著设定的前提下,编织出一张交错复杂的人际关系网,就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漫威宇宙,把独立成篇的单个故事,放置在同一设定下,产生的能量或许无法超越原作,但总会产生新的火花。


本剧以专有名词“Dickensian”为名,自从1856年《牛津英文大辞典》收录了创立于1855年的政经综合期刊《星期六评论》中出现的这个单词,并将之定义为“狄更斯式的描述”,围绕着狄更斯之名的形容词就开始了不断变体的过程。


Dickenesque、Dickensy、Dickensish、Dickeny这些拼写各异的词语在整个十九世纪中平等共存,但表意各有不同。有时候,它指代的是某种漫画式的感觉;有时候,它指代的是工业革命初期城市肮脏的工作环境;有时候,它代指的是怪诞的人物刻画;有时候,它指代的是深刻的社会观


当现有语言无法满足集体性文化想象对所见、所想的表述时,就会将一个作家的名字形容词化,他的作品被延展到广泛的文化领域中去,这是对一个作家的成就的肯定——用作家来定义一个时代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啊,狄更斯之后虽然也有许多作家的名字形容词化了,比如卡夫卡式的(Kafkaesque)、米兰·昆德拉式的等等,这些作家或许能够体现出某种写作范式、某种书写风格,但尚不足以定义一个时代,而Dickensian一词可以。


当现代人将狄更斯作品做加法后,得到的集合可以勾勒出属于作家的那个时代,哪怕这个时代定义仅仅存在于现代人的想象之中。


在一部现代人拍摄的剧目中,狄更斯的时代不仅仅意味着伦敦阴郁的天空,工业革命带来的粉尘煤灰,还意味着贫富差距巨大带来的孤苦、多愁善感、经由上帝之手安排的巧合以及美德与回报之间的强纽带关系——这些都是现代电视剧观众喜闻乐见的情节,这或许也从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电视剧《狄更斯时代》里没有收录狄更斯最伟大的著作《双城记》与《艰难世事》,这些作品要么太过壮观,要么太过悲惨,不太符合现代人对于狄更斯时代的想象。


BBC长期翻拍各种经典作品,但《狄更斯时代》与近期的《无人生还》《战争与和平》有所不同的是,它不再拘泥与原作的设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电视剧择取的六部作品,仅占狄更斯全部长篇作品的三分之一,对于狄更斯的文学世界而言,仍然只是冰山一角,它呈现出的是狄更斯式的通俗、三观正确的怜悯与同情以及煽情,而我们都知道狄更斯的伟大并不来源于这些。







专注于电影从业者
影陌客
微信号:movemovie
搜索微信号,或者上滑到顶端点击 影陌客 关注
影陌客APP即将上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