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靖边县教育局曹彬34万字长篇小说:《生活的路》连载(十五)

靖边新闻 2018-06-12 10:41:13
点击“蓝色字体”关注
靖边新闻
生活的路
                    作者:曹 彬
第十五章
林立原为没取得第一名感到惶恐!
上学期期末考试,他的成绩门门在九十分以上,排名全班第二;第一名是爱默读英语的吴佳雨。这让他多少有点不服气,不就是多错了一道数学题吗?这学期定要超过她,因此他的生活过得忙碌而充实。
不过,第二名也拥有第一名没得到的奖励,那就是“模范通讯员”奖。因为上学期多投了几篇广播稿!他想,本学期要继续学好各门功课,感受一下师范学校第一名的骄人滋味。可让人揪心的是,文作老师已将《冲刺》审稿移交给他,让他深感时间不够用。当然这项工作是对他的肯定和鼓励,促使他不断提高阅读和写作能力。立原感觉责任重大!
图书室的藏书都老得连豆腐也咬不动,杂志种类少得可怜!为了汲取新知识,他要经常跑新华书店。勤快果然有好处,他发现许多前所未闻的书籍杂志。
第一次看见《诗刊》,随手翻阅,不错!居然能读懂一些,他有些爱不释手。还有《小说月报》、《散文天地》等杂志也让人目不暇接。毕竟囊中羞涩,只好忍痛割爱、拣最喜爱的《诗刊》买一本。
返回的路上,他突然想出个主意,在小圈子里定个“规矩”:每人定期买一本不同类别的杂志,交换阅读。
这个主意得到众人的赞同,连吴佳雨等一帮女同学也受到影响,偶尔拿一本新书与他们交换……
文作老师还提醒他们要多读古典名著,以便打下深厚的写作功底,锻造精炼的语言表达能力。老师的话肯定是经验之谈,于是班内掀起读名著风潮。
在立原的带动下,班内投稿《冲刺》的人越来越多。连一向专注于谈情说爱的王利东,也苦思冥想凑出几首“朦胧诗”,恳求立原修改后刊登,以向女朋友们展示“才情”。看来,《冲刺》的冲劲要蓄势待发!
一个人显然无法胜任办小报工作。这样下去,别说争第一名,怕连倒数第二名也要力保。于是立原提议文学小组实行分工负责制,自己担任主编、确定两位编辑分期审稿排版,又劝说孙世飞刻蜡纸。世飞却扬脸一笑说:“我又不是文学爱好者,凭什么为你们效力?”
“音乐与文学是天生的一对双胞胎,不懂文学你如何表达音乐的意蕴?”立原笑着说:“我还准备拜你为师呢!”
“那就通过吧!”世飞略一沉思,痛快地同意了。
吴佳雨一脸自信地走过来,毛遂自荐道:“不要美术编辑吗?我会画小插图。”
众人笑着仰头问:“你行吗?”
“怎不行,你们几个不也是非专业人士吗?”佳雨笑着认真地说。
“那你写个申请,等主编批准才能接收。”
佳雨笑着反问道:“怎没见你们几个写申请?”   
立原已经笑得弯下腰去:“同意、同意,欢迎加入!不过……”他停了停说:“不过,你要主动工作。”
“愿效犬马之劳!”佳雨羞涩一笑,跑开了……
看着她真诚的举止,立原突然感到她的性格有了很大改变。难道是自己那封信的功劳?可他又有点不相信。也许是读书使她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陶冶了性情!她说话的某些神态,简直与张彩丽形影相近!
立原有些激动了……忽然记起去年冬天张彩丽的来信,埋怨不去看她、并热情邀请他到卫校“参观”。其实地区卫校与第二师范相隔只有五公里,骑车半小时就能到达。立原想,星期天一定去看她!
星期六下午,他把饭碗一撂,冲出饭堂,在教室门口猛然眼睛一亮:张彩丽正笑盈盈地站在门前,旁边还有一位陌生女同学!彩丽简要介绍:“这位是李雁鸣,咱老乡,西庄沟李家畔的。”
立原高兴地点点头,关切地问:“没吃饭吧?”彩丽咯咯一笑:“吃没吃,你连句虚让的话也不敢说嘛。”
“你的话就是能切中要害!”立原竖起大拇指:“好!我诚心请二位,现在饭堂没好菜了。走,我请你们到本地最大的小食堂。”逗得两位女同学抿嘴窃笑。
在校门口的“师生食府”——两间平房外带一间厨房的小饭馆门前,他掀起油渍斑斑的门帘,作出“请”的手势,把两位女客人让进简陋的小包间内。
没有点菜的必要,这里只经营两道饭食:米饭炒菜和炒面。各学校灶上都不安排面食,因此彩丽和雁鸣各要了一盘炒面。立原花五元钱从外面门市部抱来两罐饮料、两瓶啤酒,放在桌子上。将饮料分别推到两位女士面前。
雁鸣仿佛已与立原很熟悉了,笑着问:“买东西还有讲究,都成双成对的?”三人大笑不止。立原一边开启瓶盖,一边学古文里的词句解释:“偶尔为之、偶尔为之!”三人又是一阵笑声……
立原倒满三杯啤酒,首先端一杯站起身:“来,为咱们老乡聚会,干杯!”
雁鸣笑着摇头:“不会喝酒。”
彩丽端一杯站起来,笑着说:“喝就喝,不就是一杯啤酒么。”立原竖起大拇指:“正是,这才像个老同学的样子!”
“按你说,不喝这杯酒咱们就不像老同学?”彩丽抓住了话柄。立原笑着解释:“当然不是这个道理。可你没听古人说,知己相逢要喝酒吗?”彩丽已经笑得眯住眼睛:“不对,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这不就对了!既然古人千杯都少,那咱还在乎这一杯吗?”立原拐弯抹角劝酒的妙语,逗得二人仰面大笑……
雁鸣被这亲切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也不由自主地端起酒杯。三个杯子响亮地碰一声,立原一饮而尽。然后笑盈盈地看着两位老乡如喝中药汤一样,艰难地一口一口下咽……
三人坐下来,彩丽将喝了一半的酒优雅地端在手中,嗔笑道:“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女同胞喝酒?”立原赶忙解释:“不是看、是欣赏。我觉得女同胞喝酒的姿势与她们的风度一样动人!”说完这话,他突然感到自己有点“酒后失态”。幸亏张彩丽没有介意,反而嗔笑他“学会了油嘴滑舌”……
吃饭的时候,彩丽总是有意无意瞅一眼立原。发现他已从初中时的腼腆小伙子,成长为师范学校热情大方的年轻人!
立原一米六九的个头,方脸盘上一双聪慧的大眼睛。衣着虽然很普通,但穿在身上显示出独特的魅力。
环境改变人啊!彩丽边吃边想,心中涌上莫名的喜悦……
在两位女同学吃饭的过程中,立原把剩下的啤酒全部消灭了。随后,他用现金结清十元饭钱。这时候不好意思付饭票,那样不是寒酸了点?这学期二百元生活费,只动用了九十元。再接待几次彩丽不成问题!
回宿舍途中,他又大方地买了五元钱的瓜子和一些小吃。
同学们见林立原领回来两位漂亮的陌生女士,说笑几句纷纷离开,给他们聚会创造出“干净”的空间。这是互相尊重的礼仪!
王利东在立原肩膀上拍一巴掌,嬉笑着说:“这小子艳福不浅,前途大大地有。”彩丽和雁鸣假装没听见,从容地转过身……立原大笑着把利东推出门外,将两人让到炕上坐下。端上两杯开水,自己坐到地下木箱上。
他们分别叙述了学习生活方面的一些趣事,宿舍内不时传出愉快的笑声。隔壁几个调皮男生借口找这问那,隔一会儿进来一个,“贼眉鼠眼”地瞅一瞅,又匆匆离开。三人都明白这个情况,也不以为然。
立原好奇地问李雁鸣:“你父母肯定文化不浅,给你起了这么文雅的名字!”雁鸣说,父亲念过几天书;自己秋天出生的时候,正好一队大雁“咕噜、咕噜”叫着向南飞。父亲记得很深刻,就顺势起了这个名字。
“原来这样,很有传奇色彩!”立原像有学问的人一样,补充出这句文邹邹的话。彩丽在一旁暗暗称奇,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有些文采!
立原像忽然记起什么似的,又问雁鸣:“我们村刘建民婆姨李巧兰娘家就是李家畔的,是不是你们那个李家畔?”
雁鸣瞅他一眼,微笑着说:“还能有几个李家畔?谁不知道那个刘建民。”
“他怎啦?”立原瞪着眼睛问。
“他不务正嘛!”
立原点点头:“你也知道?”雁鸣笑着说:“你们文人不是常说,好名不出门、坏名扬千里吗,你们村怎有这种人?”
“那是极个别现象,其余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务正人。比方说我……”立原幽默地一眨眼睛,让雁鸣和彩丽忍俊不禁。彩丽取笑他:“别王婆卖瓜。名声好坏都在众人嘴里呢,不是你夸自己完美,众人就称赞你。”
“那我还不是怕她对我们村中下坏印象吗?”立原指着雁鸣说。三人又是一阵开心的笑……
晚上,立原找来吴佳雨,让她带着彩丽和雁鸣去女生宿舍休息。同时以他的人气指数,安排该宿舍两位女生到别处借住。
佳雨仿佛不自在地接受了这个任务。她看出,三人的关系非同寻常;当然她不知道是林立原与张彩丽的关系不同一般,李雁鸣只不过是过客而已!
暗夜里,佳雨心事重重地回味立原去年寒假写来的信,仍然感到热情四射。她朦胧感到,跟这样的同学交往,一定能增长智慧、陶冶生活激情!那一刻,她的心情如钻出云层的太阳,突然洒下万道金光……
新学期返校后,同学们发现她嘴角生出一丝微笑的神情,平静的面色经常衬出一层淡淡的红晕。进出教室遇到迎面过来的同学,偶尔也报以浅浅一笑。与上学期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同学们都惊讶她的改变!当然不知道她曾与林立原通过信……
立原俨然像师兄关照师妹一样关心着吴佳雨。经常把优秀杂志、优美的文章推荐给她。
赵静玲等几位女同学已开始在背地里谈论他俩的“恋爱”秘闻,可是粗心鬼林立原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此时,立原的思绪也在黑暗中不断迸出火花。他仔细对比张彩丽与吴佳雨,突然发现,彩丽具备率真的优雅美、佳雨天生含蓄的柔和美。如果把二者结合在一个人身上,那是怎样的呢?
“那是矛盾美!”另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答。立原笑了,笑自己的牵强附会。难道世上有既热情活泼又文静平和的人吗?这大概就是青春期男孩子特有的心理活动吧!其实年轻人并不了解“完美女性”应当具备怎样的品格,只是常常沉迷于林黛玉式的柔弱或者刘巧珍般的细腻!
第二天,他请几个大力士同学帮忙,从学校灶上买到最高档次的饭菜,招待张彩丽二人。饭罢,带着她俩“参观”第二师范校区。
他试着找王利东借照相机,他知道利东的相机一般不外借。这种奢侈品只有干部家庭和极个别先富起来的农家子弟才买得起,有一部相机那就是身价!
为了这部相机,利东和父亲不知磨了多少口舌,才死皮赖脸把钱缠到手。其实他父母也是农民,经济条件并没有宽裕到带相机的程度。但是为了留住女朋友美丽的倩影,他十分需要一部照相机!
上师范后,利东更注重自身包装。一套廉价的白西服,配一条鲜红的领带,十分招人眼目。节假日,总见他挂着相机忙碌穿梭着。入学仅两三个月,他已与几个未褪尽土气的漂亮女同学,结成新朋友,经常帮她们打饭提水。
星期天,他就挂着相机,带上新朋友在“天桥”四周摆姿弄势。用他的话说,这是普遍培养、重点选择!当然新朋友们也不是只管坐享友情。经常替他洗衣服,还不时资助些饭票……
令立原没想到的是,利东竟然爽快地拿出照相机,简单指导一下操作程序。立原高兴得拿上就跑……
时令已经是春夏之交,校园周边的白杨黑柳绿意正浓,操场下边的水浇田一层层、一块块,玉米和蔬菜长势喜人。农民正在间苗、锄务,好一派田园风光!
三人不知不觉照了十几张单人风景照,立原又给彩丽和雁鸣照了合影。接着转悠到“天桥”上,立原请过路的高年级同学为他们三人照了合影。而后,雁鸣笑着提出给彩丽和立原来张合影,被彩丽羞涩地拒绝了……
之后,张彩丽说要回去,立原把她们送出校门。走出一段距离,彩丽回头大方地提醒他:“看你穿那件上衣,快洗破了。下周星期天进城,在电影院门口会合。我和雁鸣给你当参谋,买一件合适的,钱要你自己掏。”
立原兴奋地一扬拳头:“一定,不见不散!”
雁鸣在一旁咯咯笑着说:“干脆你掏钱给彩丽也买一件。”
彩丽不好意思地笑着转过身……
立原机智地立即转换话题,问张彩丽:“昨天忘记提起,张德禄的情况怎样?”彩丽转过头神秘一笑说:“等下周告诉你……”
靖边最权威官方公众号“靖边新闻”
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投稿
投稿要求:充分反映靖边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民生工程、风俗民情、美景美食等方面的原创图片、文字或视频,具有较强的吸引力、感召力和宣传效果。
稿邮箱:jbxwzx@163.com
联系电话:0912-4643111
  靖  边  新  闻      
1、长按左边二维码
2、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
3、关注“靖边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