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花生米为啥是丹东人酒桌上的钉子户?

今日丹东 2018-07-03 21:07:39



阿三:

花生米为何是酒坛钉子户 


丹东人可分为很多种,比如,能吃苦的,不能吃苦的,喜欢吃海鲜的,不喜欢吃海鲜的。当然,还有种分法,那就是:爱喝酒的,不爱喝酒的。


爱喝酒,不等于能喝酒,这点必须澄清。否则,全国人民都以为咱们酒量好得不得了,那是个误会。


但这跟花生米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还得从酒开始说起。

即便是喝酒人,也分很多种。有的是三天一小喝,五天一大喝;有的则是一季度喝个三五次。而真正的丹东酒人,一周最少有一次以上的酒局。否则,根本不值得一提。


为什么要对喝酒频率严格划分?因为这涉及到数据统计。一年喝一次的,点菜多是奔着场面及视觉而去,花生米显示不出频繁性。唯有三五日一小聚,四六天一大喝的,才能看出花生米的高曝光率。

聚会频了,便涉及成本,而丹东酒人多以尽兴为目的。所以,吃什么在酒人的眼里是浮光掠影,喝多少才是不变主题。那在此前提下,一旦要点几样共识度高、且保留意见少的,花生米就应召前来。


为什么是花生米?

那还用说:便宜,多样,便捷。

东北除了地多,什么都少,而在种植成本及工艺的双标下,花生就成为农家地里的常有之物。它秋收时可生吃,风干后可干吃,下锅里能煮,放火里可烤。尤其携带大量油脂,即便无大菜入席,也可根据花生米多少直接开喝,这为酒人节约成本、食客餐前牙祭提供了物质性可能。


因此说,吃法的多样性、简便性赋予了花生米的江湖地位。更为主要的是,丹东人骨子里的“大哥”情怀,使其餐饮气质跟花生米不谋而合。


什么是“大哥”气质,粗俗点说,是有纹身戴手串,肚圆脸大脖子粗的;高雅点说,则是谈笑有附和,往来有小弟者。这样的形象随意一把花生,便烘托出其霸气。加上许多文学作品对白酒、牛肉、花生米的标配介绍,让丹东人对花生米产生了好感。艺术的扩散性裹挟着 “大哥”的性格需要,在心理上固定了花生米的专项位置。


所以,除非是把妹以及没事谈A轮融资的主儿,否则,但凡跟酒有关系,无论什么季节点什么菜,花生米都要在场。


那就没有其他食物能撼动花生米的地位吗?

有人说,毛豆。

对不起,它只能做偏房,成不了钉子户。

原因很简单,毛豆拥有的一切特质,花生米都有,而花生米有的,毛豆却望尘莫及。这就是差异。


摊开来说,毛豆的季节性太强,一般只能存活两个月,这是致命的弱点。对丹东酒人来说,必须要选择可随叫随到并提供味蕾保障的食物作为酒局备选。相比之下,毛豆的问题就显而易见了。这在生理特征上输了一截。


最为重要的是,毛豆吃法太单一,如此一来,半壁江山没了,竞争力也就彻底失去了。

所以,毛豆扶不起,但也没必要扔。多一种选择总是好的,对酒人来说。


就这样,花生米在丹东酒坛上树立起了威信,它依靠自己的努力,并在本土人性格的助推下,伴随着商家、酒者的多重筛选,实现了钉子户的梦想。


如果你是一位酒人,是一位有着素养且对花生米怀揣深深眷恋的酒人。那么,从今天起再到饭店,就告诉服务员:老妹儿,来盘钉子户。

服务员必须心领神会地答:

哥,妥妥地。

就这么大气。




[ 编辑│祎乔 ]



友情链接